分享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研究述评

 xmq1973 2010-07-11

  要:近年来国内学术界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涵与基本内容、现实针对性和实践意义、逻辑结构与功能、建设路径和机制等问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出现了不少研究成果。本文在对此进行简要述评的基础上提出了几个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的问题。

关键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述评

近两年来,国内学术界兴起了一场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热潮,出现了不少研究成果。本文主要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涵与基本内容、现实针对性和实践意义、逻辑结构与功能、建设路径和机制等问题作一个简要评述,以期推动该问题的进一步深入研究。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涵与基本内容

    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是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首先必须回答的问题。理论界从不同视角对此进行了界定。

    从唯物史观的角度看,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独立性并对社会存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社会复杂的经济结构、阶级阶层结构决定了社会复杂的意识结构和社会意识形态结构,其中客观地存在着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被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以及中间阶层的意识形态。而阶级阶层的意识形态的核心层面是价值体系或价值观念体系。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就是社会的多种价值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起主导作用的价值体系。”[1]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多种价值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起主导和统领作用的价值体系,它表征着社会意识形态的本质,“决定着社会意识的性质与方向”,[2]“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3]

从价值哲学的角度看,马克思曾指出:“‘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人们在认识和改造世界、创造和实现价值的过程中,必然要形成一定的价值观念。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在长期共同的认识和实践活动中,必然要形成一定的价值观念体系,其中居核心地位、起主导和统领作用的就是其核心价值体系”。[4]“社会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系统得以运转、社会秩序得以维持的基本精神依托”,“是党对意识形态进行反思的必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必然得到国家机器等上层建筑的支持和保护”。[5]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特有的价值评判标准,是社会主义价值体系中最根本、最集中的价值观念。

从伦理学的角度看,有学者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立足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之上的价值认同系统”。具体而言,“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居于最高层面,是指对作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认同,从根本上说,是指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价值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是指对国家、民族追求的未来美好发展前景的价值认同;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是指对实现共同理想的动力之源的价值认同;社会主义荣辱观居于重要地位,它指的是对公民思想行为选择标准的价值认同。”[6]从这个角度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社会所倡导的思想理论、理想信念、道德准则和精神风尚的有机整合,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道德基础。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一定社会的文化结构包括主导文化、多种亚文化和反主导文化。文化是制度之母,价值是文化之魂。与社会的文化结构相适应,社会文化中的价值体系也存在着主导价值体系、多种次主导价值体系和多种反主导价值体系。有学者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不同思想领域核心价值组成的体系和主文化。”[7]也就是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主文化、时代的主旋律,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同思想领域核心价值概念和核心价值观念所组成的体系,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思想领域、政治思想领域、法律思想领域、道德思想领域等各种核心价值组成的体系。

    从政治学的角度看,任何一种政治体系,如果只停留在制度层面上是不可能稳固和持久的,只有当政治体系的价值取向、目标内涵在人们的内心凝固以后,才能产生巨大的能量,推动政治文明建设的进程。有观点认为“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价值层面的本质规定”,“有利于形成社会主义公民文化,进而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有利于整合政治合法性资源,因而有利于探索执政党的执政规律,进而为和谐社会建设提供保障。”[8]“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在精神和生命之魂,它决定着社会主义的发展模式、制度体制和目标任务,在所有社会主义价值目标中处于统摄和支配地位。”[9]

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把它概括为四个方面,即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这四个方面相互联系、相互贯通、有机统一,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价值体系。其中,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灵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主题,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精髓,社会主义荣辱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础。[10]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地位给予了高度肯定,认为“在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信念、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以及社会主义荣辱观这个‘四位一体’的价值体系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始终是灵魂”,因为“它在揭示社会主义根本区别于其他社会体系的独特价值及其客观依据的同时,展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进步性、人类性和无限生命力,从而能够真正起到整合并引领日益多样的社会价值观的作用”[11]。“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根本前提。”[12]

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现实针对性和实践意义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我们党适应现阶段我国社会思想观念的新变化新特点提出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有学者认为,“在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在思想大活跃、观念大碰撞、文化大交融的时代背景下,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具有极强的现实针对性和极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13]在这种复杂的时代背景下,“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和差异性进一步增强,这有利于人们更新观念、拓宽视野、激发活力,但也带来了人们价值取向的多样性,思想观点的五花八门,正确的与错误的、先进的与落后的、主流的与非主流的思想观念相互交织。这种现实迫切要求我们必须对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核心部位作出清晰界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旗帜鲜明地告诉人们,无论在社会思想观念如何多样、多变的情况下,无论在人们价值取向发生了怎样变化的情况下,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部位不会动摇。”[14]“中国共产党人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不是人们强硬杜撰出来的僵硬的意识形态,也不是强制人们贯彻执行的思想观念,更不是仅仅挂在人们口头上的空洞口号,而是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内在要求提出来的,它的提出具有深刻的背景与意义”,“一是反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现代化建设的本质要求,进而确立其基本价值的需要;二是避免因多样化的社会思想、思潮而产生的模糊认识、思想分化,进而为和谐文化提供共同的精神纽带、为人们奠定共同的思想基础、为人们提供心灵上的方向性引导的需要;三是为弥补当代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一些人的价值真空和纠正一些人的错误价值取向的需要;四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建设的需要;五是为提高中国在当今世界的软实力的影响,防止西方颓废的文化扩张和价值观的渗透,也需要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15]

 从实践层面看,“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将是一个长期的奋斗过程,需要克服各种困难,经历各种风险,应对各种挑战,只有以‘和谐’为纽带,协调各种关系,化解各种矛盾,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凝聚各方面力量。”[16]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要凝聚全国人民的意志、智慧和力量,打牢团结全国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共同思想基础。因为,“人们的行动总是在一定的认识、思想、价值观驱动下进行的,认识、思想、价值观一致,行动的步伐才会整齐,力量才会投向同一个目标,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认识、思想、价值观不统一,行动的步伐就会混乱,内耗就会加大,力量就会相互抵消,效果就会事倍功半。这是历史的和现实的、国际的和国内的大量客观事实反复印证了的客观规律、客观真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千千万万的党员和民众的认识、思想和价值观,要完全做到一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符合大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做到主流认识、主导思想、核心价值观一致,这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17]

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结构与功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一个有机系统,具有完整的结构、特定的功能和独特的作用。

有学者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立足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之上的具有完整结构的价值系统”,它由“核心价值观、伦理价值观、政治价值观、经济价值观、社会生活价值观等几个层次构成”,“马克思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融合而成的新型价值观——‘实现人的全面和谐发展’是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的内核”。[18]还有学者参照科学哲学家拉卡托斯的理论,“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结构分为核心、保护层、反例和危机—转机”,“核心”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保护层”就是对核心的“具体、有效的寄予、融入和防护”;“反例”就是“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相左甚至相反的情况”;“危机—转机”说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总会面临这样那样的怀疑”,“如果我们能辩证地看待怀疑和挑战,危机就可能成为转机”。[19]

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功能和作用,一部分学者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本身进行分析,认为它具有“坚定理想信念”、“引领社会思潮”、“提供道德规范”、“激发社会活力”、“促进人的发展”的基本功能,[20]“具有意识形态整合和抵御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等功能”,[21]具有“指导功能、引领功能、整合功能、创新功能”等。[22]

还有一部分学者分别从和谐文化建设、思想道德建设等方面阐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作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四个基本内容,对于和谐文化建设各自具有独特的意义与作用,为和谐文化建设分别提供着理论指导力、理想感召力、精神凝聚力、道德规范力,同时,四个方面相辅相成、互融互促,共同构筑着和谐文化建设必需的力量源泉,从而充分彰显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和谐文化建设的‘根本’之义”。[23]“‘根本’一词生动、形象而又准确、深刻地揭示了和谐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之间的关系。如果说和谐文化是一棵大树,那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它的根基和主干。没有根基就没有大树。离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没有和谐文化。”[24]还有学者认为,“和谐文化建设的实质就是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来引领社会思潮,尊重差异,包容多样,最大限度地形成社会思想共识,形成全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和团结和睦的精神纽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和谐文化的建设中占有核心与根本的地位。”[25]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对于形成全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和团结和睦的精神纽带,形成全社会共同的理想信念和道德规范,打牢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道德基础具有重要的作用。有学者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既体现了思想道德建设上的先进性要求,又体现了思想道德建设上的广泛性要求;既坚持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符合不同层次群众的思想状况;既体现了一致的愿望和追求,又涵盖了不同的群体和阶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有广泛的适用性和包容性,具有强大的整合能力和引领能力,是联结各民族、各阶层的精神纽带。”[26]其四个方面的内容,“既有党和国家指导思想的倡导,又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的导向作用;既继承吸收了中国文化的优秀传统,又体现了当今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本质规定,它们相互联系、互相贯通,共同构成了社会主义思想道德的基本内容,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指明了方向”。[27]

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路径和机制

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路径和机制,学术界也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归纳和探讨。

    有学者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关键要全党重视,狠抓落实。一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一重大任务上来。二要动员全党全社会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三要大力宣传和深入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融入到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融入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过程中,融入到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过程中,融入到人民群众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奋斗的过程中。[28]

    有学者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必须大力推进理论创新,不断丰富和发展当代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必须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宣传活动,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普及融入国民教育之中;必须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各种社会思潮,自觉抵制各种错误思潮干扰。领导干部的行为及其体现出来的理论素养、理想信念、精神面貌、思想境界、道德情操,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起着重要的示范和导向作用。能否建设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从一定意义上讲,关键在于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29]

有学者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合乎思想价值观念发展的内在逻辑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规律,具有先进性与广泛性相统一的层次性,有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层次,也有社会普遍思想层次。这些决定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构建除了要形成科学灌输理论的路径依赖外,还要有上下良性互动的路径创新,以及建立健全科学有效的机制以保证坚实的社会基础。[30]

有学者从方法论层面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必须以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作为方法论,在操作层面要把握四个方面:先进性与广泛性的统一,就是既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又倡导包容多样,最大限度地形成社会思想共识;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统一,就是既要继承和吸收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中的积极因素和合理成分,同时又继承、吸纳人类文明发展大道上产生的各种价值体系中的积极因素和合理成分;稳定性与开放性的统一,就是说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体系应具有相对稳定性,同时又要随着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理想性与现实性的统一,就是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既要高于现实、超越现实,又必须具有现实针对性,能够切实解决当前人们普遍关心的利益问题、普遍存在的思想问题。[31]

还有学者从文化的视角阐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文化路径,即着力构筑共同的理想信念,着力提高文化认同,着力引导文化心态,着力增强文化传播的价值支撑。[32]

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机制,有学者从五个方面作了归纳:1.建立和完善学习教育机制。一是建立健全人才管理体制、工作平台和课题研究机制;二是不断深化学习教育内容,创新学习教育方法,提高学习教育质量;三是大力弘扬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坚持学以致用,注重实效,克服形式主义。2.建立和完善激励机制。要发挥政策对道德生活的导向作用,不仅要注重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的需要,而且要体现和谐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要求。3.建立德行代价补偿机制。对德行主体为履行道德义务而遭受的合法利益的牺牲,应由社会以精神或物质的适当形式予以补偿,并使这种补偿以普遍有效的制度化形式明确地固定下来。4.健全规章制度,建立完善监督机制。不但要建立完整的社会主义道德体系,还要善于总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实践中的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并用制度化的形式固定下来。还要通过行之有效的监督,引导人们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5.构建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要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形成党委统一领导、党政群齐抓共管、文明委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积极参与的领导体系和工作机制。[33]

五、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几个问题

从以上的综述可以看出,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研究,国内学术界已经取得了较为丰富的成果,但在以下几个问题上仍有进一步探究的必要。

1、进一步深化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理论研究。理论界已经从不同视角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涵进行了研究,每种理论视角都丰富和深化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理解。然而,如何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作出更简明扼要的提炼,如何进一步探究其内涵和外延、内在逻辑和实践要求,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有何内在关联等,都是摆在理论界面前的重要课题。

2、进一步加强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比较研究。要借鉴国外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经验和教训,深入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资本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关系,深入研究全球化背景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面临的挑战,深入研究如何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防范和抵御西方文化渗透和意识形态渗透。同时,也要借鉴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合理因素。

3、进一步推动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价值认同。正确的理论体系,只有被人民群众普遍接受、理解和掌握,并转化为社会群体意识,才能为人们所自觉遵守和奉行。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认识、认同和接受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要采取多种载体、手段和途径,结合人民群众切身实践与根本利益,深入、广泛、持久地开展宣传教育,在全社会营造浓厚热烈的氛围,使其逐步深入人心,真正成为全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和团结和谐的精神纽带。

参考文献:

[1]李斌雄,夏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界定的多维视角[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07,(8):18-21.

[2]韩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支柱[N].光明日报,2007-08-28(09)

[3]胡锦涛.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N.人民日报,2007-10-25(01).

[4][10][13]秋石. 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J].求是, 2006,(24):3-6.

[5]陈新汉.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从价值哲学的角度看[J].哲学研究, 2007,(11):17-23.

[6]吴潜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科学内涵[J].道德与文明, 2007,(1):4-7.

[7]郑杭生. 关于指导思想和共同理想的几点思考——从社会学视角分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J].学术研究, 2006,(12):5-10.

[8]周和义.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政治学解读[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2007,(12):56-57.

[9][14]李国华.进一步深化对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认识[J].党建, 2006,(12):11-12.

[11]侯惠勤. 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是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之根本[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07,(3):1-7.

[12]韩震.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J].思想政治课教学, 2007,(12):4-8.

[15]韩庆祥. 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现实意义[J].中国党政干部论 ,2007,(10):18-21.

[16]王联斌. 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 2006,(6):12-15.

[17]郑国玺. 简论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几个理论和实践问题[J].理论与改革,2007,(6):14-16.

[18]张利华. 试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结构与内涵[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2007,(4):32-37.

[19]黄凯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责任主体、路径依赖和结构浅析[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7,(4):26-29.

[20]张民杏.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功能[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2007,(3):21-22.

[21]石国亮. 试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意识形态功能[J].理论与改革, 2007,(5):12-14.

[22]乔法容,赵增彦. 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功能[J].马克思主义研究, 2007,(9):78-82.

[23]湖南省社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