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FENGKONG / 我的图书馆 / 【原创】《人间词话》札记(二)论风格 | ...

0 0

   

【原创】《人间词话》札记(二)论风格 | 学术理论 - 论坛 - Powered by P...

2010-07-11  YIFENGKONG
【原创】《人间词话》札记(二)论风格

1、 词之风格、流派自明代诗人、词学家张綖《诗余图谱》始有明确概括。其曰:“词体大略有二:一婉约,一豪放。盖词情蕴藉,气象恢宏之谓耳。”
2、前人在谈到婉约与豪放之属性时,用语并不一致。主要有三:一称为“体”,二称为“派”,三则无以称之。探究其实际意义,把婉约、豪放视为“风格”则为较普遍的看法,数百年来得到广泛认同。
3、婉约风格的典型特质有:温婉、清峻、秀丽、隽永、醇雅、蕴藉等。其代表词家有秦观、晏殊、欧阳修、柳永、李清照、陆游、周邦彦、姜夔、温庭筠、冯延已、史达祖、吴文英、周密、张炎、王沂孙等。
豪放风格的典型特质有:豪迈奔放、慷慨激昂、气象恢宏、雄奇旷达等。其代表词家有苏轼、辛弃疾、陈亮、刘过、叶梦得、张元干、张孝祥、陆游、刘克庄、刘辰翁等。
4、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包括“定稿”、“删稿”、“附录”、“拾遗”在内),明确论风格的不多,且散见于对词家的分别评点之中。笔者拟略加归纳评论。
5、王曰: “画屏金鹧鸪”,飞卿(温庭筠——笔者注,下同)语也,其词品似之。“弦上黄莺语”,端己(韦庄)语也,其词品亦似之。正中(冯延已)词品...则“和泪试严妆”,殆近之欤?
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李煜)之词,神秀也。
少游(秦观)词境最为凄婉。
梦窗(吴文英)之词,吾得取其词中一语以评之,曰:“映梦窗零乱碧”。
端己(韦庄)词情深语秀。
以上皆王国维论词家婉约风格之语。
又曰:“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 “苏、辛,词中之狂。”
太白纯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后世唯范文正之《渔家傲》、夏英公之《喜迁莺》,差足继武,然气象已不逮矣。
东坡之旷在神,白石之旷在貌。
美成词多作态,故不是大家气象。
此实论词之风格豪放也。

6、且读婉约词二、三首:
晏殊《破阵子》:“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词人以春序春物,引出清新活泼少女的游春对话,用笔明丽清婉,秀润无伦,将天时美景、人物情态全归于词中。堪称婉约风格精品。

秦观《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这是一首暮春怀人之作。一个“弄”字,道出春的万种柔情;一个“系”字,足见情人(至友)间的千般深情;一个“悠”字,饱含情人(至友)间的百般缠绵;一句结语,比肩几人说尽了千古愁情。可见该词是多么清丽凄婉!

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写词人与爱人赵明诚别离时的相思之苦、情愁之深。全词设色清丽,情思笃真,愁绪神驰,意象蕴藉。是婉约词的典范之作。

7、且读豪放词代表作:
苏轼《念奴娇》:“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一作“崩云”),惊涛拍(一作“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是豪放词的千古绝唱!词人通篇大笔挥洒,偶衬谐婉之句,展现出一幅气势磅礴、格调雄浑、感慨超旷、境界宏大的人生画卷。

辛弃疾《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全词以豪壮与悲情、理想与现实的强烈对比,表现了稼轩收复中原、忠勇爱国的宏大抱负,抒发了晚年报国无门、壮志难酬的沉痛悲愤。风格极其豪放,为辛词的代表作之一。

8、具体分析一词家、一词作的风格,婉约与豪放之分野并不是绝对的。
总体风格豪放的词家,亦有婉约之作、清丽之韵;总体风格婉约的词家,偶有豪迈之作、奔放之句。
基本风格豪放的词作,时有蕴藉之句、秾丽之语;基本风格婉约的词作,亦偶有慷慨之言、旷达之句。
概数词家,苏轼、陆游、周邦彦乃豪放中有温婉;辛弃疾虽是词中狂人,也偶为醇雅之词;姜夔、温庭筠、李清照于婉约中透出豪放;叶梦得则前期温婉、后期豪放。
细品词作,开豪放风气的苏轼,其千古绝唱《水调歌头》(中秋词),词中设至胜之境,遣至丽之词,寓至深之理,蕴至美之情。既高屋建瓴,又峰回纾徐,于豪宕中见韶秀飘逸、回环摇曳之韵致。
辛稼轩《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是其抒发报国无门的悲愤之作,其中有“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教读者于豪放中领略了沉郁、低泣的凄婉风格。
在词史上,李清照继柳永、秦观、周邦彦之后,被誉为“婉约之宗”。但她的一首《渔家傲》,以气度恢宏、格调雄奇的意境,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气势磅礴的豪放风格和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