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会成为洋野鸡大学的富矿?

2010-07-13   xiongmao0...

“我只能说中国是野鸡大学的富矿!”这是澳洲野鸡打假专家George Brown回答记者的一句话。

持有相似观点的专家还有美国远程教育与培训认证委员会负责人Michael Lambert。他说,关于野鸡大学骗人的故事他听得最多的就是从中国学生那里听到的。

面对这些令人尴尬的说法,我们不得不反思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成为洋野鸡大学的富矿?

开放的中国信息仍然相对闭塞

“在美国有些文凭几乎100%无价值,有的实用价值很小,而美国现在有100多个假认证协会,即便是美国居民也有很多人搞不太明白,当他们(野鸡大学)向亚洲市场进军时,不懂的人就更多了。”美国打击野鸡大学的权威专家Chip说。

教育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在如今这个学习型社会、知识型社会,大家都想要学习这本身是件好事,是可喜的现象,中外合作办学的目的是为了引进国外的优质教育。什么是优质教育有一个认定问题,政府要有一定的把关,即将成立的“境外教育资质鉴定中心”将成为一道最好的过滤网。比如说美国的学校,没有得到六大认证机构的认证,你的学位就没有任何价值。各个国家的教育体系不一样,方方面面对他的了解是有限的,信息不对称是造成洋野鸡大学在中国走红的客观原因。

随着一部分中国人对美国的认证制度开始有所了解,洋野鸡大学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策略。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当问到某野鸡大学招生人员该校是否得到美国教育部承认的认证机构认证时,对方回答没有,随即对该认证作了一番批驳,然后说:“更重要的是学到先进的知识。”

“我们到一所学校去读书,学到知识当然重要,但同样也是为了拿到一个文凭,用于升学、求职或者移民,所以文凭的实用性也很重要。”一位教育工作者对此表示反对。

那些在中国开展得非常红火的野鸡大学的文凭是否会被美国一流高校所承认呢?记者选择了3所野鸡大学———纽伯特大学、美国世纪大学和普莱斯顿大学,询问加州伯克利大学、华盛顿大学等美国一流高校是否会承认这些学校的学位。答案无一例外全是否定的。美国地区认证的正规学校全部不接受上述学校的学生转学分,同时也告知上述学校的文凭不可以作为升学的证明。

一位接待人员还讲到他们曾经遇到过中国学生交上这样的文凭,最终学校通知他们的学历是不被承认的,有学生还发 E-mail过来询问:为什么美国大学的文凭,美国也不承认?

美国某公司一位曾经负责招聘的先生告诉记者,近几年很多从大陆和台湾来的中国人都拿着野鸡大学的文凭上门应聘,文凭都是什么MBA、EMBA,招聘官员通常的做法是:如果应聘者除了野鸡文凭外,还有一个认证的如本科文凭,那么他们会把所谓的MBA学位省略,而视本科学历为最高学历。这位先生还说,在与几个中国大陆来的人员交谈过程中他发现,他们也不是很懂这文凭其实是野鸡产物。

社会和雇主是最大的受害者

“有些人是知假买假,真正受害者是社会和雇主。”美国远程教育与培训认证委员会负责人Michael Lambert如此评说野鸡大学的受害者。

2002年5月11日在武汉召开的第三届MBA发展论坛上,众多专家对MBA报名人数逐渐增多、考试成绩越来越高,而学员年龄越来越小的现象表示忧虑。但与之相反的现象是,报考洋野鸡大学学员中大多为国企或国家事业单位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机关干部,而且年龄普遍偏大。

这部分人并不担心学历会不会得到国家权威认证部门的认证,对他们来说,这个学历只要能够得到本单位、本部门人事和组织部门的承认就足够了。这对那些在机关和企业待了很多年,正需要一个学历来作为晋升的依据的人来说,不用考试,只要花钱就能拿到的学历无疑是雪中送炭。

而在有些地方,政府部门的官员不仅自己拿了一个这样的学位,还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向机关、企事业单位力荐这样的学历教育。

这是深圳市信息化办公室2002年3月26日以“深信办发〔2002〕33号”发的关于举办“高级工商管理EMBA研修班”的通知:

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各行业、驻深单位:

为了贯彻落实中共中央《2001—2005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和中组部、国家经贸委联合下发的《“九五”期间全国经贸系统引进国外智力规划》提出与有关国家政府机构、跨国集团或民间团体“合作举办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班,使广大干部职工达到国际上承认的MBA知识水平和相应的能力”的指示精神,经研究,决定引进美国国际大学(American World University简称AWU)硕士学位课程计划,举办在职高级工商管理EMBA研修班。

现将通知印发给你们,请将本通知及附件转发到每一个基层单位和各部门所属企事业单位,并认真组织实施。

据知情人士介绍,深圳市信息化办公室的某领导自己就持有美国国际大学的博士学位。

也有人认为洋野鸡大学学位不过是文凭交易中的腐败现象中的一个缩影。近几年来,机关干部攻读学位已渐成风气,很多政府机关都纷纷与高校联办机关人员的在职研究生班。真的假文凭和假的真文凭弄得人眼花缭乱。

我们应该反思自己的体制

记者从清华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某知名企业的总裁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作了一场题为“做自己想做的人———心态与成功”的报告。这位总裁就是美国檀香山大学企业管理博士生。这位总裁从白手起家奋斗到拥有1亿多资产的千万富翁,拥有非常多的社会头衔,应该称得上成功人士。

野鸡大学开办的项目中最多的是 MBA、EMBA、DBA等商务课程,或许也正说明它迎合了我们这个社会的需求。1991年中国高校试办 MBA班,最初只有几所高校开设 MBA班,到2001年7月,开设这种班的中国高校已有62所。但不足两万的毕业生相对需求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因此 MBA在中国刚一诞生,报考率就居高不下,2002年全国有5万多人报考 MBA,而计划招生人数是8000人,录取比例约为7∶1。野鸡大学就在这个时候适时登场了。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国优质资源比较匮乏,比如 MBA、DBA这些商务课程,我们才刚刚10多年的历史,而国外都已历经了一个世纪了。中外合作的方向是对的,但不应该是名义上的,只是挂个名,也不派老师来,没有实际意义,真正的中外合作应该是引进国外优质的教育资源,把先进的课程介绍进来,把优秀的老师派过来。他认为野鸡大学红火的一个社会原因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推行的是文凭主义,把学历看得太重,加之这种供需矛盾,所以给野鸡大学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我们国内有的时候是逼良为娼的做法!”中国人民大学顾海兵教授说话毫不客气。顾教授说,美国的大学实行的是注册制度,办大学和办公司差不多。但公司办起来了,不一定有市场,同样哪怕你叫“国际大学”,招不来学生也没用。一方面受市场制约,另一方面受中介制约。没有得到中介认证机构的认证就得不到承认。这些“新办大学”、“盈利大学”到中国来这么有市场,一方面是因为不了解别国体制,那是外因,内因还是因为有市场———有人总喜欢上当。另外就是我们的体制逼的,有些人不得已而为之,比如说招聘一上来非得大学生不可,非得硕士、博士不可,非得洋博士不可,有的人不看能力,同样是博士———“海龟”和“土鳖”,就非得要“海龟”。最近国外已经开始清理这种招聘广告,凡是有性别、年龄、学历歧视的招聘广告都是违法的。而国内往往设置各种各样的门槛,还认为是正确的,所以有些人没办法,只好想方设法弄这么一个学历,弄不到正规大学的,弄一个这样的对付一下。

“所以我认为要挖挖深层的原因,不能简单地责备老百姓,我们这个社会什么都要看出身,我们的老百姓在这样的体制和环境之下,有时候没办法。”顾海兵教授认为,面对这种现象,我们应该冷静地反省自己的体制,“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如果野鸡大学是“苍蝇”的话,那也是因为我们有了“裂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