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有名 / 赵孟頫 / 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

0 0

   

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

2010-07-23  榜上有名

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

《烟江叠嶂图诗卷》 纸本,行书,纵49.8cm,横413.9cm。辽宁省博物馆藏  
 右军被松雪誉为“总百家之功,极众体之妙”,而赵孟頫承二王之脉,成为元代集书法之大成者,从而翻开了书法史新的一页。元代的虞集曾说:“赵松雪书,笔既流利,学亦渊深。观其书,得心应手,会意成文。楷法深得《洛神赋》而揽其标,行书诣《圣教序》而入其室,至于草书,饱《十七帖》而变其形,可谓书之兼学力、天资、神奥神化而不可及矣。”(《式占堂书画汇考》卷十六)可见赵孟頫博采众家,熔炼而成自己风格。他的书法风格的全面成熟,黄惇先生认为当在四十岁前后。也有人认为大德五年(一三O一)到至大三年(一三一O)才开始形成自己的书法特色。这后一说显得稍为晚了点。因为大德五年的赤壁二赋、六年的吴兴赋卷,都有赵书成熟期的各种标志,他的《重修玄妙观三门记》楷书,也是成熟的赵体风格。辽宁省博物馆的《烟江叠嶂图诗卷》,末署纪年。但这件作品应是成熟时期的作品无疑。
 
                      《烟江叠嶂图》为宋代大画家王诜的代表作。苏东坡在朋友王定国处观看了他收藏的王诜这幅画后,写下了一首《书王定国所藏烟江叠嶂图》诗。

江上愁心千叠山,浮空积翠如云烟。
山耶云耶远莫知,烟空云散山依然。
但见两崖苍苍暗绝谷,中有百道飞来泉。
萦林络石隐复见,下赴谷口为奔川。
川平山开林麓断,小桥野店依山前。
行人稍度乔木外,渔舟一叶江吞天。
使君何従得此本,点缀毫末分清妍。
不知人间何处有此境,径欲往买二顷田。
君不见武昌樊口幽绝处,东坡先生留五年。
春风摇江天漠漠,暮云卷雨山娟娟。
丹枫翻鸦伴水宿,长松落雪惊醉眠。
桃花流水在人世,武陵岂必皆神仙。
江山清空我尘土,虽有去路寻无缘。
还君此画三叹息,山中故人应有招我归来篇。
            赵孟頫《题烟江叠嶂图》纸本。大字行书,纵47厘米,横413厘米,《烟江叠嶂图 》是北宋画家王诜的作品,藏上海博物馆。赵孟頫实际书写的是北宋苏东坡题咏王诜《烟江叠嶂图》诗一首:江上愁心千叠峰,浮空积翠如云烟。山耶云耶远莫知,烟空云散山依然。……。赵氏墨迹传世虽多,惟大字却少见。从中不难看出其大字功夫之深。后文徵明在赵孟頫书苏轼题王诜《烟江叠嶂图》诗后补水墨米家山水。
 

《中国书法》杂志2005年第四期中载有篇名为《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三题》的文章。主要针对“辽博本是真迹还是钩填本”做了一些鉴定。他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首先,对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的写作时间作考证。证实赵孟頫对王诜的画是情有独钟,曾于大德七年(1303)年画过一幅《重江叠嶂图》,起构图与王诜的《烟江叠嶂图诗卷》相似,此画无赵孟頫自题,而有虞集的题跋,同时赵孟頫收藏过王诜的《连山绝壑图》,因此,赵孟頫有写《烟江叠嶂图诗卷》的可能性。作品中赵字已充分显示成熟的风格,用笔娴熟,结体俊美飘逸,书写自然,所以认为其书写时间应为大德六、七年间。接着有讨论了赵孟頫诗跋的风格特征与意义。最后切入主题,作者认为王诜的《烟江叠嶂图诗卷》版本多,流传混乱,画着的前人题识、题签、印章等一度分离,之后又有混装的现象。赵孟頫的诗题曾装如姚氏本图,后有被分割。而赵书的摹本又特别多,因此辽博本是否真迹在过去就有怀疑,该卷的题首有“双钩赝作佳者”几字,则是乾隆的鉴定结果。作者在细观了辽博本后,从“笔法多有不到处”、“某些数学细节的忽视”、“个别字的笔顺也与赵书相异”这三方面论证此卷是“钩填本”

对于作者所持观点,我仔细阅读了这件作品。发现赵孟頫书《烟江叠嶂图诗卷》,未署纪年,但从作品的书风看,用笔爽朗清俊,筋骨透逸,笔势奔放挥洒自如,应是赵孟頫成熟时期的作品。而成熟时期的时间,黄惇先生在《中国书法全集·元明卷》中提到是在四十岁前后,认为大德五年的《前后赤壁赋》、六年的《吴兴赋》都有赵书成熟时的各种标志,他的《重修玄妙观三门记》楷书,也是成熟的赵体风格。于是我拿这件作品与赵孟頫同时期的《前后赤壁赋》、《吴兴赋》做比较,发现作品虽然整体风格近似,但中间出现许多赵孟頫此时不该出现的书写错误。下面我就将其列举:

(1)字形结果局促。第一行的“愁”字,整个字形揉作在一起,极不舒朗,作品一开始就出现此等毛病,实属不该。第十行的“川”字,呈一个倒三角的字形,这不符合赵字的书写习惯。另外还有“公”字,前两笔的行笔方向几乎一致,形成两条平行线,这在书写中是低级错误。还有“还”字,整个字的笔画就像被绳紧紧缠绕而无法分开,笔画之间相互叠加,有为赵体。

(2)用笔草率。赵体用笔爽朗,但无草率之意。可作品中出现了很多的败笔,不像是赵孟頫这样的大家所为。如第二行的“浮”字,行笔过于流滑,使得笔画中部空洞而缺乏质感。“来”字的中竖,行笔快慢失控,中段形成断笔,而赵孟頫一直以来以稳重著称,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失误。又有“渔舟一叶”的“一”字行笔过快,缺少起伏变化,以至线条就像用排笔刷过而已。“息山”的“山”是竖折笔突然起笔,中间缺乏过渡,显得异常突兀,不合常理。

(3)行笔交代不清。有的过于拖沓,作品中凡有捺画的,如有出锋,则笔画不知是迟疑还是涂改,扭动过于厉害。有的却没写完整,出现笔不到,意也不到的情况。如第七行的“中”的竖画,行笔过半悄然而止,太过短促,不合赵孟頫平时书写习惯。另外,文中带有“禾”部的“积”、“稍”二字,撇、竖两笔连写后中间缺少过渡,只是一笔而下,让人误为“木”部。

(4)书写不合常理。如“径”、“生”两字的最后一笔横画写的太长,收放关系不明显。“妍”、“媚”二字的“女”部笔画交错于一个点上,这是书写大忌。同样,第十一行中的“林”、“麓”二字出现在同行中,那末笔的书写,一般书家都会进行处理使其有所变化,而这里却都写成长点。同样出现类似情况的在《吴兴赋》中,一行中多次出现捺画,赵孟頫都将其处理,绝无雷同。此外,文中两个“绝”字都因最后一笔的文章没放好,使其留白均匀,失去动感。可《吴兴赋》中多次出现此字而没犯此等毛病。除此之外,“翻”字左部笔顺多次涂改,使人糊涂;“寻”字笔画纤弱,形体凋疏;“归”字的起笔肥胖臃肿,软而无力。在我看来,赵孟頫如此高明的一位书家,不至于写出这样的作品。

以上是我对这件作品在书写过程中提出的种种看法,因为只看到杂志的印刷品,作品被缩小,无法从印章上鉴定,但从用笔、结果两方面就可说明辽博本并非赵孟頫真迹。不过,即使为钩摹作品,还是把握了赵体的风格面貌,对赵字有一定的研究,难怪乎乾隆爷在卷首提有双“钩赝作佳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