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公子 / 我的图书馆 / 舟曲泥石流灾害救援纪实(组图)

0 0

   

舟曲泥石流灾害救援纪实(组图)

2010-08-12  云中公子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72小时救援纪实(组图)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72小时救援纪实(组图)
8月8日,四川省九寨沟县消防大队成功救出一名妇女。 龚成摄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72小时救援纪实(组图)
8月8日,四川消防部队官兵在甘肃舟曲县城一栋危楼前展开救援。龚成摄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72小时救援纪实(组图)
8月10日,甘肃舟曲,已经消失的月圆村。 本报记者 张鹏摄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72小时救援纪实(组图)
  8月10日,甘肃舟曲灾区,一名遇难者的遗体被救援人员抬出。(图片来源 潇湘晨报 刘有志)

  不抛弃 不放弃

  黄金救援72小时

  抢救生命争分夺秒  

  张林 张坤 姚云辉

  8月8日19时47分,四川省九寨沟县公安消防大队官兵在舟曲县三眼村附近一塌陷房屋下探测到生命迹象。废墟中隐隐传来被埋压者微弱的求救声,争分夺秒的生命救援开始了。

  经探查,被埋压者附近都是碎砖瓦和断木,还有一些钢筋从填满的泥土中尖锐地刺入地面。消防官兵用切割机将钢筋锯断,现场火星四溅。一块块砖,一根根笨重的木头逐渐被抬出,消防官兵加紧救援节奏,淤泥清理出来后,被埋压者的背部逐渐显露了出来。

  “被埋压的大姐身上还有钢筋砖瓦压着,不能再进行清理了。”九寨沟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尹保信迅速向赶往现场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消防支队支队长廖军作了汇报。经讨论,营救方案确定,首先启用机动链锯,破拆被压妇女身上的钢筋砖瓦,再用手刨的方式把她下半身的泥土全部刨除。

  谁打头阵?“报告队长,我去!”战士们纷纷请命。尹保信命令九寨沟县消防中队攻坚班队员、上等兵何勇投入战斗。尹保信对笔者说,何勇在2010年参加了全省消防部队“打造天府消防铁军”集训,身为“铁军”的他还曾参加过今年的玉树抗震救灾。

  何勇直接钻进塌方房屋,他借着手电筒的光线看到,被困妇女的头部被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双脚被紧紧地卡在两块木头之间。破拆工具是不能派上用场了,稍不注意支撑点被破坏,受困妇女可能面临二次危险。何勇来不及戴手套,就用双手开始搬砖,一块块的砖块被迅速转移出来。

  内部情况允许使用大型机械后,何勇小心翼翼地用机动链锯割开被困人员身上的钢筋,每割一条钢筋,何勇都会深呼吸一次,生怕让被困妇女再次受伤。周围的消防官兵都捏了一把汗,看着一根根钢筋被割开,提在大家嗓子眼的心也放了下去。

  被困妇女的身体露出来了,可是双腿仍被木头紧紧压住,周围的消防官兵迅速使用液压顶将木头撑住,何勇用手不停地刨着大姐腿部周围的泥土,被割破的手鲜血直流,可他一刻也不敢耽搁,嘴里还一直说着:“大姐,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这时,险情再次出现,周围泥土在大姐的身体稍微显露出后猛烈地冲了过来。周围的战士迅速跳进深坑,用身体紧紧靠在淤泥上,为营救工作建起了一堵人墙。

  20时18分,何勇将大姐抱出了废墟,医护人员迅速将大姐送往医院。

  救救我的同学

  据新华社甘肃舟曲8月10日电(刘昕 郭海勇 杨小龙)10日是黄金救援72小时最后一天,武警赴甘肃舟曲县抢险部队展开拉网式搜救。

  从6时起,武警甘肃总队官兵就开始在三眼峪村的废墟上一字排开,进行拉网式搜救。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有的甚至把头贴近废墟,探听地下的动静。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太阳的照射下,战士们沾着淤泥的手臂和腿上结壳龟裂,黝黑的脸上溅得到处是泥点子。而自发赶来慰问的群众,则为战士们送来了解暑的绿豆汤和西瓜。

  目前,这个总队官兵已经转移营救群众近500人。

  赴舟曲救援的武警森林部队官兵分成了8个搜索救援组,深入灾情严重的白龙江沿线乡村,走村入户搜寻被困群众,目前已经营救出138人。

  14时,舟曲县关家村,一名小女孩拉住森林官兵的手求救。小女孩称她的同学被困在一幢楼内。整幢楼已被淹没了两层。小女孩不停呼喊着“颜慧”的名字,终于,颜慧出现在了三楼窗台前,满脸惊恐与泪水。

  救援随即展开。11名官兵系好安全绳后游了过去,战士欧阳明东第一个到达楼前,并顺着楼房防护栏攀爬到了三楼。

  “还有其他人吗?你的家人呢?”欧阳明东问。

  颜慧顿时失声痛哭起来。原来,由于洪水突袭,颜慧父母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赶紧往楼上逃命,被洪水夺走了生命。

  欧阳明东抱起小颜慧,让她从窗口出来。小颜慧得救了,官兵们把她背上岸后,又赶紧掏出水和干粮塞到她的手里。之后,官兵们又来到了齐腰深的泥污中,用木杆和木板开始了挨家挨户新的营救行动。

  城江桥堰塞湖爆破泄洪

  蔡晖 王经国 缑健宏

  “桥上的群众请迅速撤离。”

  10日16时,在舟曲县城江桥上,来自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的官兵们,正准备对舟曲县城江桥堰塞湖实施爆破泄洪。

  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军长何清成说,目前,城江桥堰塞湖是对舟曲县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最大威胁。

  “今天我们是沿河道实施多炸点并列式爆破。”工兵团副团长刘春延说,官兵在水下1米深的淤泥处埋设了10个共50公斤的防水乳胶炸药,爆炸后将冲破淤泥,加深水道,加快水流量,同时会借助水流不断扩大水流冲积面。

  泥石流强大的冲击力把堤岸边一座5层居民楼夷为平地,上面全是被冲积而下的石块和淤泥,有的石块有汽车轮胎大。而表面看似已干裂的淤泥,轻踩一脚很容易就被陷进去,有的甚至能没到膝盖处。

  记者在现场看到,战士们踩着石块和搭的木板,扛着绑着炸药的圆木,小心翼翼地来到堤边,然后一个点一个点地插入。刘春延说,由于水流急,必须要把炸药绑到木头上固定住,才能将炸药放到设定好的爆破位置。

  “轰!”16时27分,当爆破手唐文军有力地按下起爆按钮时,只听一声巨响,炸药的冲力将水面激起100余米高的黄色水浪。爆破后的白龙江河道北侧明显加宽,“现在,城江桥堰塞湖北岸已被冲开一条3米深、5米宽的口子,可以明显看到这里的水流速度加快了。”何清成说。

  据新华社甘肃舟曲8月10日电

  守望亲人

  《甘南日报》记者 刘彦斌

  “可能是救不出来了。”三眼村70岁的一位藏族老阿妈低声念叨着。尽管这么说,但她还是不住地向家的方向望去。

  巨大的泥石流将她的家埋得没了踪影。不仅是所有家当,被埋的还有她12岁的小孙子。泥石流把三眼峪沟的300多户人家埋在泥石之下。

  在逃出来一天多的时间里,这位黑衣白发的老奶奶无论谁劝都不肯离开,一直等待着奇迹出现。

  ;40多个小时过去了,由于天气炎热,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松软的泥浆和碎石让官兵的救援显得异常困难。抢险的官兵顾不上疲劳和天气的炎热,继续奋战,吃力地在泥浆和碎石中搜救被埋者。

  9日下午,记者在县公安局附近的灾区现场看到,4位官兵挖掘出一位失踪者遗体,当他们将其用毛毯裹上放在担架上后,旁边手拿红旗的一位武警战士眼圈红了。

  在警戒线外,站着不少不肯离去、等待亲人消息的村民。虽然被告知除救援人员外,其他人禁止进入仍有危险的垮塌现场,可仍不时有人哭着想冲进去寻找被埋的亲人。更多的人则静静站在警戒线外,远远看着官兵们救援,等待消息。不少老妇人相互依靠着,在太阳下不时地擦着眼泪,相互安慰。

  泥石流撕碎了舟曲

  本报记者 张鹏

  甘肃舟曲——没有人曾见过暴雨如此密集地爆发,也没有人能想象山洪会如此凶猛,会淹没那么多居民楼和村庄。

  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场仅仅持续了40分钟的降雨过程,顿时将整座舟曲县城变成了一叶躺在泥石流上的扁舟。就像它的名字昭示的那样。

  8月10日下午,灾后第三天,官方召开新闻发布会说,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已致702人遇难,1042人失踪。当天过后,灾后72小时生命时间窗口宣布关闭。这意味着,“幸存者生还的可能,几乎降低为零了。”

    泥石流像一堵厚厚的墙,速度比高速火车还快

  8月10日中午,预报中的阵雨并没有到来,而代之以炎炎烈日。

  在灾情最为惨烈的月圆村,沿着泥石流冲刷留下的巨石与泥浆混成的灾难现场行走,没几步,尸臭味便强烈地刺鼻。

  “都把人烤熟了。”一位年纪在20岁上下的解放军战士说。战士们的胳膊、脸都被晒得通红,在大型机械一时还难以到达现场的情况下,他们挥舞着铁锹,不知疲倦地挖土石,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无奈,挖出来的只有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顺着泥石流冲刷出的沟壑,救援队伍被分成一个个小分队。现在,这里是整个舟曲县城最大的救援现场。从泥石流肆虐过后的痕迹,不难想象8月7日晚的惊心动魄——目击者称:“泥石流就像一堵厚厚的墙一样,高达10多米,裹着一层白白的水雾冲了过来,速度比高速火车还快。”

  整个月圆村彻底消失了。月圆村大约有2000名村民,这里曾有错落有致的房屋,而现在,它被一层厚厚的泥浆层掩埋了。

  8月7日晚11时40分许,电闪雷鸣,在持续强降雨40分钟后,裹挟着巨大滚石、泥土的泥石流从三眼峪沟口倾巢而出,势不可当。刚刚进入梦乡的村民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逼近,来不及反应,就被裹进了泥石流的漩涡。

  “连哭的人都没有了。”村民李毓明说,整个月圆村少有幸存者,大多数村民不是被埋,就是被泥石流裹进了白龙江。有消息说,已经在白龙江捞出了数百具尸体。

  李毓明痛苦地指着远处,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说,舟曲城关一小前边的一幢住宅楼整体位移了几十度。

  而在位于罗家峪沟的春场村,一幢砖混结构的居民楼生生被洪峰切成了两半,半幢楼齐刷刷地被连根拔走了。

  从8日上午8时开始,村民自发开始救援3名悬挂在6层楼上的女子,当时3名女子的脸色已经吓得惨白。泥石流将楼梯冲成了危梯,人们无法靠近。当天下午,洪水稍退,村民用悬吊的绳子,成功解救了这3名女子。楼上剩余的十五六个人,包括一个6岁的小女孩在内,都被冲走了。  

    丈夫孩子都不在了

  这场罕见的泥石流,撕碎的不止是大地。上千个家庭也在瞬间被撕碎。

  韩成玉再也听不到丈夫的鼾声和小儿子的吵闹了。当丈夫和儿子、女儿的遗体被清理出废墟的时候,这位守在废墟旁整整两天的女人,浑身的劲儿迸发出来——她挣脱亲人的胳膊,向遗体跑去,亲戚们又再次把她拽回来。

  因为尸袋还没有运抵灾区,所有被挖出的尸体只能裹以被单,经过简单的消毒后,被临时制成的担架抬走。等到丈夫的尸体被挖出时,韩成玉的哭声已细若游丝。她再也没有力气哭了。

  “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把我也收走算了。”断断续续的哭泣中,人们只听见妇人说了这一句话。

  目送抬着尸体的担架穿过一滩泥泞,妇人怔在原地,脸上神情木然。她膝盖的伤疤已经结痂,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她身后的家已经面目全非。这幢原本6层高的楼体,受旁边楼宇的冲击与挤压,已经削低为4层。第一层被灌进泥石流完全淹没,而二、三、四层像饼干一样叠在了一起,只留下已经倾斜的第五层、第六层。这幢公安局的家属楼,至少将30多名民警及其家属掩埋了。知情者称,仅顶层的十余人逃出了恶魔之手,幸免于难。

  进入灾后第3天,救援黄金72小时的窗口尚未宣布关闭,但生还的可能事实上已经微乎其微。来自中国救援队的12条搜救犬仍在四处忙碌,寻找生的迹象。但很可惜,一无所获。

  不过,奇迹也会出现。8月7日当晚,一位派出所民警被泥石流裹挟漂流四五公里后,竟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只是一条腿严重骨折。52岁的刘马胜代同样创造了奇迹,8月10日上午11时,他被解放军战士成功救出时,距离泥石流发生已经近60多个小时。被发现时,这位聋哑人被卡在一楼的拐角处。恰巧,此处堆积了大量要修建房屋的木头,将墙角封成了一个死角,形成了一个存在空气的小空间。

  简易的葬礼

  告别亲人,这是一项麻烦又令人痛苦的事。家园已毁,人们没办法让告别充满复杂的仪式感。

  墓穴只挖了一米多深,碰到碎石层后,不得不作罢。即便是由三合板订制的简易棺材,也让3个村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55岁的死者薛世成和妻子被合葬在一口棺材里,墓地就在他母亲之墓的旁边。

  没有葬乐,没有墓碑,家人甚至没办法让这对老夫妇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离开人间。只是选择了下午5时整下葬。

  “只能一切从简。”前来帮忙的一位老者说。死者的女儿在挖了几铁锹土后,众人匆匆掩埋了这对老夫妇。

  站在这块北山上的向阳之地,耳畔哭声此起彼伏。整座舟曲县城陷入悲伤。这种悲伤的情绪需要被释放,灾后第三天的傍晚时分,不少幸存者烧掉了死者的衣服,就在亲人们消失的地方开始祭奠。缕缕青烟在废墟上升腾起来。

  人们没有办法忘记,当失去束缚的泥石流冲毁村庄,袭击这座县城时,小城的居民几乎无处可躲。逼仄的舟曲县城区东西不到2公里,南北不到1.5公里,居住着接近5万人,城区人口密度位居全甘肃县级城市之首。

  这叶扁舟在8月7日晚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重创。“像这么大的世界性灾难,把整个舟曲撕碎了。”李毓明说。

  本报舟曲8月10日电  

  绝不轻言放弃

  新华社记者 王甘武 姜琳

  和时间赛跑,同死亡竞速。

  灾情来势汹汹,人民群众的生命遭遇严重伤害和威胁。截至10日17时,舟曲遇难人数已经上升至702人,另有1042人失踪。跳动的数字刺痛着每个人的双眼,在泥淖下挣扎的生命牵动人心。1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强调,现在正处在抢险救援的重要时刻,一定要把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放在最突出位置。争分夺秒抢救被困人员,千方百计做好抢险救援各项工作。

  快一点,再快一点!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轻言放弃。不放掉一个机会,不耽误一点时间!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民兵预备役人员,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和专业救援队伍快速动员,已经全力投入了这场紧急行动中。在道路狭窄,挖掘设备等大型机械无法施力的紧急关头,官兵们镐挖手刨,昼夜奋战。正是他们的全力以赴,千余群众成功获救,一个个危机中的生命打开了重生之门。

  不抛弃、不放弃、不延迟。抢救人民生命,保护群众财产,需要的是多方联动、科学部署。陷于泥淖的被困群众急盼解救,保受创痛的受伤群众亟待医治,痛失家园的受灾群众尚需安置。面对房屋倒塌、道路损毁、堰塞湖危险尚未完全消除的严重灾情,每一项工作都关系群众的生命安危财产安全,每一个细节都关系抢险救援工作的实际效果。以卓有成效的救援行动践行“人民生命高于一切”,让被困群众尽快脱险,是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的急切期待,更是所有救援人员的光荣职责。

  这是一场生命的争夺,这更是一场毅力的拼搏。时间一点一点在流失,生命救援的困难一点一点在增加。关键时刻,需要更大的努力。当务之急是加强前线统一指挥,充分发挥人民子弟兵的突击队作用和大型机械设备及生命探测仪器的功能,拉网式搜寻一切生命的迹象;充分发挥专业化队伍救援和当地群众自救互救两方面优势,统筹做好生命抢救、医疗救治、人员转运、生活安置、秩序维护等项工作,尽快解除灾区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面临的严重威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