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己下问 / 《论语》 / 《论语 ·公冶长第五》讲要选录-01

分享

   

《论语 ·公冶长第五》讲要选录-01

2010-08-14  虚己下问

《论语 ·公冶长第五》讲要选录

(一)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孔子曰:公冶长,可与以妻也。虽受牢狱之灾,然非其应得之罪也。即以其女嫁之。

公冶长孔子弟子,《史》谓为人,孔安国谓为人。《疏》引范宁云,公冶长行正获罪,罪非其罪,孔子以女妻之,将以大明衰世用刑之枉滥,劝将来实守正之人也。又引《论释》一书记载云,公冶长,途中闻鸟相呼,往青溪食死人肉。须臾见一老妪当道而哭。冶长问之。妪曰:我儿前日出,至今不反,谅已死,不知所在。冶长曰:向闻鸟相呼,往青溪食肉;或许是汝儿。妪往,果得其儿,已死。即报村官事实。村官以杀人罪归冶长,付狱。冶长以解鸟语辩之。狱主试其实,系冶长在狱六十日,卒有雀在狱栅上相呼,谓白莲水边,有运粟车翻覆,粟散在地,收敛不尽,往啄之。主遣人往验,果如其言。后又解猪及燕语,屡验。于是获释。

公冶氏解鸟语,先儒多以不经,往往避而不言,树德《论语集释》按《周礼秋官》,夷隶掌与鸟言,貉隶掌与兽言,又举经传注疏,古多通鸟兽语者,何不经之有。是也。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南容,名,一名,字子容人,孔子弟子。国有道时,南容能为国用,国无道,则以其明免于刑戮之祸。孔子以兄之女妻之。出处有道,此是其贤。

古注以此为一章,朱子与上章合一,今从古。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贱,名不齐孔子弟子,《史记弟子传》作密不齐。宓密古同,均读伏音。

「君子哉若人。」注:「若人者,若此人也。」「斯焉取斯。」上斯字指子贱,下斯字指君子之行为。

孔子称赞子贱曰:此人是君子,然若无君子者,则子贱焉能取斯君子之行以为君子耶。

子贱之贤,孔子归功于之君子,圣人谦虚如是。国多君子,亦是事实。《吕氏春秋察贤篇》云:宓子贱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居,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巫马期问其故于宓子,曰:我之谓任人,子之谓任力。任力者故劳,任人者故逸。宓子则君子矣。又谓孔子子贱能尊贤,以成其治。《说苑政理篇》略同。皆见子贱之贤,与多君子。

子贡问曰: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子贡自问于孔子也何如。孔子答曰:汝器也。器有差别,不知何器,故再问之。孔子答以瑚琏之器。

瑚琏,《说文》作瑚槤,氏《考异》,琏,力展切。古注,曰瑚,曰琏,曰簠簋。皆宗庙盛黍稷之器,甚为贵重。

器喻有用之才,为政篇,「子曰君子不器,」是喻全才。此许子贡以瑚琏,虽未至于不器,然为高才大用可知。人在世间,有所取,必须有所予,若其才能不及子贡者,但成任何一器,尽其在我,用之于世,求其俯仰无愧可耳。

或曰: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冉雍,字仲弓,先儒或以为冉伯牛之子,或以为伯牛之宗族,难以考定。

或人称冉雍为仁,然而惜其不能佞。孔子答或人曰:用佞何为,佞者口辞捷给,以此抵御人,屡次为人憎恶。也仁乎,不知也。言仁,何用佞耶。

孔子不轻许弟子以仁,故曰不知其仁。佞,据《说文》,有巧讇高材诸义,讇即古谄字,义属不善,巧、材皆非恶义。春秋时人以佞为贤,故或人有此议论。然以佞为贤,不免于滥,圣人防其流弊,故以口给之义释之,使仁与佞不混一谈也。

子使漆彫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漆彫开,名,字子开宋翔凤《过庭录》云:「启,古字作启。吾斯之未能信,吾字疑为启字之讹。」宋说可从。对师长称吾,礼所不许。斯,指为仕。未能信,为仕,未能自信。意恐不能胜任。氏《正义》:「夫子使仕,当在为司寇时。《古今人表》作启。启者开也。故字子开。」

孔子漆彫开为仕。对曰:,为仕,未能自信。孔子悦之。何以悦之。注曰:「善其志道深。」《疏》引范宁曰:「孔子悦其志道之深,不汲汲于荣禄也。」

恭录自《论 语 讲 要》雪公 讲述 ,徐醒民教授 敬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