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雅士 / 专病专治 / “一针通”治疗耳鸣耳聋,疗效与众不同

分享

   

“一针通”治疗耳鸣耳聋,疗效与众不同

2010-08-18  杏林雅士

天津市一针通特色疗法创始人  张克明 

医疗现状
      千百年来,耳聋耳鸣等症一直残酷无情地折磨着患者,同时也困扰着束手无策的国内外专家们!
“目前尚缺乏证据表明扩张血管剂疗效优于安慰剂或其他疗法,也缺乏证据表明,哪一种扩张血管剂疗效最佳,……通过系统评价至今尚无一种方法被公认为有效”
                                                                 一摘自刘铤主编《内耳病》
     “耳蜗听觉感受器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感音神经性聋的治疗十分困难。……耳鸣而长期以来又无特效药物和治疗方法,所以耳鸣成为耳科三大难症(耳鸣耳聋眩晕)之一。”
                                                                一摘自谢鼎华、杨伟炎主编《耳聋的基础与临床》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华医学会耳鼻喉科分会已明确规定,针灸不能治疗神经性耳聋,针灸治疗百分之百没有效果。”
      总之,纵观国内外对耳科三大难症的医疗现状,可以说它不是日益完善与提高的过程,而是走到越来越见不到光明的死胡同,遗憾的是专家们仍徘徊于此。这让那些医治无术、医德不良者钻了空子,寻找到了发不义之财的机会,给患者增加了经济负担和精神伤害!
 

 一针通简介
      笔者也曾对某些疗法进行过临床验证,效果令人失望。受古人“为刺只要,气至而有效”的启示,于是对“气至病所”针刺法进行了殚精竭虑地探索研究,常冒自身危险和痛苦于不顾,反复进行自我针刺尝试,以自身的感受来体会和领悟其中的奥秘,愚者千虑百试也有一得,终于无师自通,对如何激发掌控“经气”的产生,行径及进入耳内病灶等方面达到了自由王国的程度,对针灸学中顶级感传现象“气至病所”针刺法取得了旷古未闻的突破!
      受《三国志.华佗传》记载,华佗主张:“若当针,亦不过一、二处”的启发,认识到针灸取穴,贵在精当。所以又对针灸取穴进行了精简探索,对患者抽样分组,观察疗效,对照筛选,去粗取精,最后精简至每次治疗仅取一个穴位,使经气命中并深入到耳内病灶,患耳内有非常舒服的感觉,1日可针1至2次,由若干个穴位轮番使用,不按疗程,仅周日休息的独特针刺疗法。即自命名的“一针通”疗法。
     
一、适应症
根据耳聋耳鸣原因可分为:
1.以咽鼓管功能失调引发的分泌性中耳炎,气压创伤性中耳炎及咽鼓管异常开放或阻塞等症。
2.慢性中耳炎引起的中耳炎后遗症:粘连性中耳炎,鼓室硬化症等。
3.原因不明的双耳进行性聋鸣,偶有眩晕,有闹境反聪的耳硬化症。
4.间歇性反复发作性眩晕,伴有耳聋耳鸣与耳胀满感的梅尼埃。
5.可伴有耳聋耳鸣的良性位置性眩晕。
6.原因不明的突发性耳聋耳鸣或伴有眩晕、听觉过敏、响度失真等症。
7.由于腮腺炎、流感、带状疮疹、脑膜炎等引起的感染性耳聋耳呜。
8.  由于使用耳毒性药物引起的耳聋耳鸣,伴有眩晕的药物性聋。
9.由爆震或长期噪声刺激导致的声损伤性耳聋耳呜。
10.老年性耳聋、耳呜或伴有眩晕、头昏、平衡失调等症。
11.兼有传导性、感音性、神经性耳聋耳鸣同时存在的混合性耳聋。
12.由糖尿病,甲状腺功能异常,高血脂等代谢性疾病导致的代谢性耳聋、耳鸣。
13.聋哑:  自幼失听,丧失了学习语言机会或已学到的语言没有得到巩固,因失听又重新丧失。    等等……
      再好的疗法,也不可能包治百病。经临床实践观察:
      A.上述诸症中,凡由于某些原因使中耳或内耳受到损伤,发生了病变而引发的耳呜、颅鸣、聋哑、半聋半哑、传导性聋、感音性聋、神经性聋、混合型聋、听觉过敏、响度失真、音调失真、耳胀满闷堵痛、眩晕、头昏、平衡失调以及面瘫、半面痉挛等症,是一针通的适应症,有效率98%左右
      B.对病变部位发生在听觉通路者疗效次之。具体说病变部位距中耳、内耳越近疗效越高,反之则疗效逐步逐减。
     C对病变部位发生在中枢或其邻近部位疗效不确切。
     D对听觉系统发育异常、畸形、缺失、肿瘤等导致者无效。
     E针灸时能否合作,将程度不同的影响疗效。
疗效比较
      以分泌性中耳炎为例,可看出不同的疗法,有着不同的疗效。
      采用一针通治法,不仅简便,安全,疗效极高,并且无痛苦,更无后遗症。一般2周左右即可获显效或痊愈,有效率近100%,多少年来,尚未遇到一例无效患者。
     

临床资料
1.病例年龄:7至93岁    
2.患病时间:3周至几十年
3。病例人数:行医几十年,患者无数。
4.治疗方法:一针通,不再配合其他疗法。
典型病例1:初女士,48岁,山东省青岛市铁路职工,于2008年8月1日来津初诊。
主诉:其丈夫代诉:极重度耳呜,双耳丧失听力已近5个月。
现病史:2000年,突发性左耳聋、耳呜、眩晕呕吐,经当地医院治疗,眩晕消失,但耳聋耳鸣不仅未减轻,而且进行性加重,几年后听力完全丧失,右耳听力也逐渐下降,并伴有耳鸣,不得已佩戴了助听器,但近几个月开始,右耳听力骤降,助听器已不起作用了,耳呜加剧,令人无法休息和生活,曾多方求治无效。
      效果:初女士治疗前—,左耳绝对全聋,右耳90分贝,与人交流只能靠写字。经四个月的治疗,不用戴助听器已可以与人交谈了,令人无法忍受不能入睡的耳鸣声几乎销声匿迹,能正常休息了,有时候不注意已不感耳鸣声了。但左耳仍无听力。
      体会:右耳听力有了明显提高,耳鸣由极重度变为轻度,可能是由于某些病因使听毛细胞发生了变性,紊乱,萎缩,休眠等,虽丧失了听觉功能,但坏而未死,一针通对该类病患者疗效甚佳;左耳听力未见变化,其原因可能是由于听毛细胞,甚至包括耳蜗等遭受了极严重损伤,而导致了它们彻底死亡,甚至完全消失,一针通对该类患者治疗无效。如果在听毛细胞尚未完全凋亡之前,早些经一针通治疗,有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典型病例2:  曹女士,37岁,山西省阳城工商局员工,2008年7月31日初诊。    
      主诉:颅鸣已十二年,重度耳鸣耳聋已有5年
      现病史:戴助听器方可与人们交谈,耳鸣明显影响休息和工作。
      1997年生孩子几天后,开始出现颅鸣,鸣声不清脆、不强烈,完全可以忍受,从2004年开始又出现双耳重度耳鸣,听力下降,不得已配戴了助听器,病因不详,曾先后去过太原、郑州、北京等多家医院求治,但治疗均未见效。
      效果:经治疗两个月余,双耳听力明显提高,已摘掉了助听器,双侧耳鸣销声匿迹,但颅呜依旧。
      体会:该患者为中枢性颅鸣,不易被掩蔽,利多卡因点滴鸣声有变化、消失,一针通能使感传抵达耳内,但远未达到听中枢,所以一针通对中枢性者疗效不理想。失代偿性耳鸣则为末梢性耳呜,一针通有特效。
      典型病例3:高女士,38岁,秦皇岛某高中教师,2005年11月22日初诊。
      主诉:眩晕、耳鸣、耳聋急剧加重约一年。
      现病史:1998年使用链霉素一周后,突然出现眩晕伴右耳鸣,停药一周后症状缓解,但从此每逢天气闷热时就复发且加重,经当地医院、北京几家医院治疗症状反而加重,出现了医疗意外,并发了听觉过敏,响度失真,音调失真,尤其眩晕更令人无法忍受,怕听,怕自己说话,怕看,怕光。更怕反光等多种复杂症状,苦不堪言!
      效果:治疗一个多月,各种症状明显改善,由于工作需要,回单位工作去了。春节后又回津继续治疗四个多月诸症大部分消失,有极少症状尚未完全消失,因工作需要,回校任教,至今尚未反弹。
      体会:该患者患有耳鸣耳聋,听觉过敏,响度失真,并且伴有严重的耳源性眩晕和眼源性眩晕等,虽然病情复杂且严重,但属于末梢性、功能性、神经性、紊乱性,所以治疗理想,经多年临床观察,以 “气至而有效”的治疗理念,触类旁通,对面瘫,半面痉挛,鼻炎,眼源性眩晕等症疗效也与众不同。该患者在某医院治疗时出现了医疗意外,导致病情恶化,症状复杂化,尽管该医院对患者进行了经济赔偿,但病痛是无法补偿的。
      典型病例4:邢先生,58岁,天津市河北区某公司经理。2005年5月19日初诊
      主诉:左耳突聋伴有耳鸣已约40天,西欧数国治疗无效。
      现病史:右耳自幼失聪,原因不明。2005年去西欧出差,刚到了西班牙,左耳听力骤降,伴有耳鸣,立即住进某医院,一周未见效转院到法国巴黎某医院,仍未见效又转院德国某医院,共治疗了35天,仍无好转,不得已要回国求针灸治疗,该医院一位专家说:“针灸不能治疗神经性耳聋,这是你们中国人自己说的”。邢先生回国后,即来此治疗。
      疗效:经过治疗40多天,左耳听力由65分贝提高到25分贝,原来自幼无听力的右耳(98分贝)提高到80分贝。
      体会:从该病例可以看出,我国的医生往往选用价格昂贵的进口药物,这样并无实效,却加重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另外:中华医学会耳鼻喉分会做出的“针灸治疗百分之百没有效果’,“针灸不能治疗神经性耳聋”有,障于客观事实之《规定》,不仅在国内造成了极大的负面作用,而且也在国外给中国针灸抹了黑!它误导了广大患者,阻挠了医疗科学技术的发展与进步!
      典型病例5  李先生,男,38岁,天津市润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2009.4.20日初诊。
      主诉:先左后右耳堵塞感,听力下降,失代偿性耳鸣,听觉过敏。
      现病史:2009.3.29日晚,左耳有堵塞感,4月3日在某医院取出耵聍后,堵塞感不仅未改善。并且很快出现了听力下降(45分贝)、失代偿性耳鸣,尤其有明显的听觉过敏症状,如自己走路时关节的活动声、脚步声、手挠头发声、吃饭时咀嚼较硬的食物声等自感声音特大。4月7日即去天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就医,采用针灸加脉冲电针仪、输液等治疗两周,不仅无好转并且原来较轻的右耳也发展到与左耳症状同样严重了。
      效果:经治疗四周,一切症状消失。
      体会:据有关资料介绍,大部分突聋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自愈倾向。西医认为,若超过一个月治疗,则造成的听力损害可能无法恢复,所以强调,发病至就医时间越短,越是最佳治疗期,疗效就越高,反之殊差。该附属医院也是国医、专家、教授云集之所,在最佳治疗期,采用了针灸加电针仪,输液等多联疗法,但效果令人失望;在已超过最佳治疗期情况下,仅采用一针通这么一个单一的疗法,却取得了理想的疗效。二者疗效相差悬殊,所以然者何?针刺法异耶!经多年临床观察,一针通对耳科三大难症,尤其突聋同样是治疗越及时,见效越快,疗效越佳。对耳聋耳鸣同时伴有非常痛苦的听觉过敏、响度失真、良性位置性眩晕等特异症状者,疗效往往甚佳,多少年来尚未遇到一例治疗无效者。
     典型病例6:张某某,男,15岁,山东省乐陵市人,1991年3月5日初诊。
     主诉:其母代诉,自幼聋哑。
     现病史:先天性或后天性不详,左外耳畸形,其他未见异常。
     效果:经治疗四个月后,右耳有了听力。并且提高较快,能听到并能学说出简单的单音或连音或单词。但左耳却无听力,经几家医院细心检查,诊断为:鼓膜过厚。
     体会:一针通对遗传性,尤其显性遗传性、畸形等导致者治疗无效。在聋哑人群中,占绝大多数的聋哑人尚有不堪用的少许残余听力。即相对全聋,经多年临床实践观察验证,该类患者如果经一针通治疗,约有80%的聋哑人可以回到幸福的有声世界。
      讨论
      1、一针通的精髓是“气至而有效”。美国·金观源教授新著《针灸反射学》一书是这样描述的:“大量的针灸临床实践证明,循经感传与针灸疗效呈高度的正相比关系(p>0.01),而感传线抵达病灶的远近与疗效有关,即越接近病灶或患部疗效越佳,反之则逐步递减。”
一针通的感传是抵达耳内病变部位。所以它对该部位发生的功能性、神经性、紊乱性的耳聋、耳鸣、眩晕等有非凡的疗效。而对病变部位发生在听觉通路次之,对发生中枢或其邻近等疗效疗效最低。
      2、一针通使传统的针刺法或许有了“质”的变化,犹如“鱼跃龙门”,又似“破茧化蝶”的蜕变。它使“经气”与患部零距离,这里“经气”的威力能量乏强大是目前其他疗法所无法比肩与替代的。能量强大的经气使调节神经功能和反馈机制产生一系列生理反应,把因神经一血管相互作用失调而导致的恶性循环和各相应症状得到改善和纠正。清除致病因子,提供养分,改变缺血缺氧和代谢障碍,促进对受损伤的、变性的、萎缩的、休眠的,渐进性调亡的毛细胞的修复,使偏盛偏衰的各种现象进行双向良性调节,提高耳神经细胞对外界刺激的敏感性,使各种生理功能趋于和达到动态平衡,实现良性转归。
      3、一针通激发出的具有多功能双向良性调控的经气,即通过多层次,多靶心,多途径进入病灶而达到治疗的目的,感传可能似西医的神经反射,而经气也许相当于电磁波。关于这两个方面也恰恰是目前国内外专家认知与治疗的空白,该疗法解决了目前传统疗法之弊端:即由于耳微循环发生障碍而阻止了药物的通过,结果药物只能分流到人体其他不需要的部位去,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实际疗效悖于专家们所预想的那样,然而药物还有一定的副作用,所以该类疗法不仅白白浪费了药物资源,而且还需特别谨防药物对有关脏腑器官发生毒副作用的可能!
      4、耳鸣与耳聋关系最为密切,有着相似的神经学说,是听觉系统发生病变而引起功能改变的不同表现。西医认为,越严重的耳鸣其病理过程越复杂,治疗难度就越大,耳鸣作为病理性兴奋,即使切断或破坏耳鸣侧的耳蜗神经,耳鸣的感觉却依然存在。笔者经多年临床实践观察。一般地说耳聋越严重,治疗难度就越大,但耳鸣却恰恰相反,即越严重耳鸣,往往疗效越佳。究其原因可能有二(、1)极重度耳鸣是末梢性耳鸣;(2)极重度耳鸣也许类似于某些疾病的急性期。多少年来,一针通尚未遇到一例重度耳鸣治疗无效者。
      5、可否能改变基因:据日本基因学家村上和雄等研究发现,基因不是永久不变的。事实上很多基因处于休眠状态或没有积极制造蛋白质,而通过某种形式刺激可以把它们唤醒,据有关报道,“笑”就能激活23种基因,那么可以想象一针通也有可能激活一定数量的基因,理由是一针通能使患者耳内有很舒服的感觉,在需要取针时,患者们往往不过瘾,请求多留一会针再取。当然这仅仅是以理推测,究竟能否激活或激活多少基因还有待于基因学家们去研究证实。
      6、查明病因非常重要,以便对症治疗。但笔者认为,并非完全如此。例如爆震性耳聋,爆震声瞬间已逝,但由此造成的耳聋耳鸣却依然存在。患病时,病因可能是主要矛盾,但是一旦造成听觉系统受到损伤,发生了病变,导致了耳聋、耳鸣等,如何消除病变则上升为主要矛盾,而病因则将为次要矛盾。
      结束语
      笔者对一针通的探索研究也仅是起步,个人的学识精力能力有限,加之时间仓促,欠妥与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有关专家不吝购赐教。
      一针通是笔者独辟蹊径创出的具有我国传统特色的“气至病所”针刺疗法。经多年临床实践验证,对耳科三大难症取得了与众不同的卓效,在不同程度上填补了国内外对该领域治疗的某些空白,使广大患者见到了康复的曙光!
      众所周知,检验真理的标准应足科学实践。任何“规定’’或结论应产生于调查研究之后,而非之前。中华医学会耳鼻喉科分会在八十年代明确做出的“针灸不能治疗神经性耳聋’,“针灸治疗百分之百没有效果”之《规定》,尽管该学会在我国极具权威,但笔者仍坚持正言直谏;该《规定》确实有悖于客观事实!应予改写!仅就笔者而言,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采用针灸疗法已使河北省盐山县的翟某某,李某某等聋哑人回到了幸福的有声世界。请问这又如何解释呢?目前,中国针灸在国内可以说渐次式微,而在海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却得到日益广泛的传播,大有超越国内之势!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反省吗?
      中国人不可以有傲气,但绝不可无傲骨!不作深入调查研究,盲目的自我否定,振兴中华从何谈起,又怎能更好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一针通独特针刺法作为具有我国传统民族特色的杏苑新秀,将向国内外展示中国针灸无穷魅力,为国增光添彩,向世界人民做贡献!然而,回顾历史的每一寸进步,毕竟都是在艰难地挑战当时人们根深蒂固的道德与观念中次坷前进的。

 

耳中苦鸣辨治愈

邹孟城

一、客邪耳鸣

  青年徒工乔某,于1974年初冒寒外出,忽觉寒风猛然吹过左耳,耳中嗡然一声,随即噪鸣不已。言语时耳中鸣响更甚,且觉有气自左耳中出。耳科未予结论,如此十余日不止,于3月3日就治于余。夫耳鸣一症原因多端,盖耳者肾之窍,肾虚于下,阳浮于上则耳鸣,治宜滋填镇摄。若兼见心肾不交者,又当参以菖蒲、远志,以开心火下降、肾水上达之路,此曹仁伯之临证心得也。相火寓于肝胆,游行三焦,三焦与胆皆属少阳之经,环绕于耳。肝胆风火相煽,循经上扰,必病耳中苦鸣,清泄之法,又不可废也。而乔某之症,与此内发之病不同,乃风寒入于少阳经中,闭阻经气而成上述见症,一经解散,病必自除。治当疏解少阳以达其邪,即以毫针刺左侧听宫及两手中渚,以捻转法泻之,针尚未出,耳中鸣声已失。

  二、风火耳鸣

  打字员徐某,素体康健。1975年春,已届中年,常觉耳鸣盛于左侧,入夜尤甚。夜愈静则鸣声愈噪,深以为苦。急急寻余为开耳聋左慈丸。余告之曰:耳鸣虽是小恙,治法亦宜分别,或虚或实,最须审辨清楚,否则投剂不确,效必不彰。无奈其执意甚坚,余思左慈丸即使误服,亦不致酿成大祸,若非事实教训,彼必不肯信服。即疏方予服左慈丸,凡三阅月耳鸣依旧,复问治于余。诊得其六脉不衰,反多弦象,舌苔正常。耳鸣作则如蝉声高噪,止则沓无影踪。发时以手指紧按耳孔,则按之愈重鸣声愈甚。平时耳之前下方下关穴处常有胀满不适。余曰:此乃肝经之风火上扰清空,是实证而非肾虚也。《经》曰:“虚则补之,实则泻之,不虚不实以经取之。”为取患侧之耳门、中渚、下关三穴,行捻转泻法,留针二十分钟,隔日一次。首次针后,耳中鸣声显然减轻。连针五次,不复再鸣。

  按:耳鸣一症有虚实之分:客邪气闭、痰火上扰、肝胆火炽等皆为实证;中气虚惫、肾气不足、水不涵木而致虚阳上僭等则为虚证。临证之时务宜分别,辨证施治,可获良效。

  余治此证取穴以局部及远端相结合,局部于耳门、听会中选取一穴,远端则取患侧之中渚。盖耳为手足少阳经绕络之地,听会属足少阳胆经,耳门中渚为手少阳三焦经之俞穴,两者相配善疏少阳经气,有治耳鸣之良好作用。病情严重者加针翳风、侠溪。如因外感而致者,加外关、合谷;气闭者加太冲;痰火内盛者加内关、丰隆;肝阳上亢加太冲、丘墟;气虚加百会、气海;肾虚加肾俞、关元,或加三阴交、太溪。

  上述二例皆属实证,一因风寒自外而入,袭于少阳经中,不能自行解散;一因肝胆之火自内而发,由下冲上,循经而达于耳中。两者病因虽异,而胆经受病、经气被阻则一一也,故取穴相似而皆获良效
 附;

单穴治疗

耳鸣以自觉耳内鸣响,如蜂鸣,蝉噪,放气等为主症,临床上以神经性耳鸣多见,针灸有一定效果,对于各种器质性病变者,难于取效。

        单穴治法:毫针刺下都穴,针顺掌骨间隙刺入穴位0.5~1寸,左右捻转各十余次,一般先刺患侧即效,10分钟后不效加刺健侧,留针30~60分钟,其间每10分钟行针一次,出针后压迫针孔。

        下都穴定位:于手环指,小指掌骨小头高点之间取穴。图片

                                本图片由针灸医师提供

 

中医针灸治疗耳鸣

 

文章来源:盛生网

 

  典型病例:

  1.   金先生,74岁。左耳先天性耳聋,右侧耳鸣、耳聋三个月,看电视时音量要在32以上,与人交谈困难。

  2. 王女士,40岁。耳鸣6个月,听力稍有下降,每到夜间耳鸣尤为明显。

  耳鸣是耳鼻喉科常见病、多发病、难治病,耳鸣是患者在耳部或头部的一种声音感觉,但外界并无相应的声源存在,是多种耳科疾病的症候群之一,在我们的青壮年、中老年人群中时常可见,并且非常耐受。

  中医认为肾开窍于耳,故大多耳鸣、耳聋多于肾虚有关。但也见于风邪、内热、痰水所致,但这些多属实证,治疗起见效快,预后较好;肾虚所致耳鸣、耳聋多由肾阴玄虚。肾阳虚衰、肾气不通于耳所致。治疗时病程较长。现代医学分为主观性和客观性耳聋两种。神经性耳聋属于主观性耳聋。那么应该如何治疗耳鸣呢?

  治疗耳鸣可以运用西医也可以运用中医药、针灸治疗,耳鸣中医是非常有优势的,以服用中药配合针灸治疗为主,注意精神调理,保持心情舒畅,避免过度忧郁或恼怒,加强体育锻炼,增强体质,保持充沛的活动精力,增加机体免疫能力,戒除烟酒。多能会有明显改善或痊愈。 

  实证主证:起病突然,耳内如闻潮水声,音调低沉,怒则加重。

  取穴:翳风,听会,中渚,侠溪。肝胆火旺加太冲,丘墟;痰热郁结加丰隆,劳宫。

  操作:用捻转泻法,运针1分钟,留针30分钟,听会应张口进针。

  虚证主证:起病慢,耳内常闻蝉鸣之声(音调高),昼轻夜重,遇劳更甚。

  取穴:翳风,听会。肾虚加肾俞,太溪,关元;脾胃虚弱加脾俞,胃俞,足三里。

  操作:用捻转平补平泻法,运针1分钟,留针20分钟。

  耳穴疗法

  取穴:肾、肝、内耳、枕、肾上腺。

  方法:用王不留行籽贴压后,嘱患者每日按压5次,每次5分钟,5日更换1次。毫针刺用中等刺激,留针20分钟,10次为一疗程。亦可采用埋针法,以保持较长时间的刺激。

  电针疗法

  取穴:同以上实证或虚证。

  方法:毫针刺入穴位后,进行提插手法,得气后加电刺激。刺激量逐渐加大,通电时间半分钟,稍停后继续通电半分钟,重复3-4次。注意虚证电刺激量不宜过大。

  头针疗法

  取穴:晕听区。

  方法:毫针刺法,每日1次,10次一疗程。

  穴位注射疗法

  取穴:听宫,翳风,完骨。

  方法:选择当归注射液,丹参注射液或维生素B12,任选一种,每次每穴2毫升,隔日1次,余同注射常规。

  耳鸣,耳聋一般病程长,可采取针刺为主配合其它疗法综合治疗.平时宜注意保持心情舒畅,避免忧郁恼怒,注意饮食调理。实证忌肥甘饮食,虚证忌辛辣刺激性食品。耳鸣夜间甚者,睡前忌饮浓茶,咖啡,酒类等饮料,戒除吸烟习惯为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