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大陆在民国时期国民党及国民党军制造惨案

2010-08-24  一品青蛙

 

    最近一个时期,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只要一提或反映与国民党军队斗争的文章或电影就有人出来反对或指责特别是像反映解放战争主题大片《集结号》出来之后,这方面的言论更是甚嚣尘上......

    这里面不乏有所谓“理论工作者”、“知名专家”、“网民代表”,更有甚者公开叫嚣“要走出国共两党斗争的框架”不要再提或再拍反映国内战争年代的事和电影;什么“中国人不该打中国人”“解放战争是民族的悲哀”等等,殊不知这些人究竟站在什么立场来评判那场史无前例的国共两党战争!
  
    我们应当清楚认识,国共斗争不是民族与民族的斗争,不是地区与地区的斗争,更不是国家与国家的斗争,而是两条民族复兴路向之间的斗争.民族复兴是中华民族自近代以来的最高使命。与历朝历代的中兴相比,民族复兴直接应对、挽救由于外国的入侵引起的军事、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危机。民族危机表现军事上被侵略、领土上被分裂、经济上被剥削、政治上被压迫、文化上被同化的危机状态。民族复兴就是要摆脱这些危机状态。

   

    国共两党的斗争贯穿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历史。这两股力量影响并决定了中国的历史进程。1949年前的大决战实际是当时中国两大势力和两种不同的思潮的决战。

 

  从更远一点的历史角度看,国共两党的斗争也是精英集团和平民集团的斗争, 国民党代表地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精英,共产党代表工人农民人民大众,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国共两党是阶级基础和性质完全不同的政党。

 

  中国进行革命战争的时间最长,人员牺牲最惨烈,战果也最辉煌,前前后后从1927年起,有几千万人为了民族解放和劳动人民的解放献出了自已宝贵的生命。

 

  然而,我们更应该了解到,国共之所以战争,是代表着统治阶级的蒋家王朝极其腐败,人民处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局面,而不能不发动武装斗争。统治阶级极其腐败,人民处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局面的出现,就象是一个人得了极重的病,不用流血手术的办法,已经不能制止病势的蔓延和发展,为了及时的解除劳动人民的痛苦,这时就应当想到用流血的办法了,如果这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政党这时还不能奋起抗争,进行武装起义和暴动,那么这个党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废料!

 

   在此我们不妨简单从温一下历史。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以后,国民党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的反革命屠杀政策的指导下,无数共产党人遭到杀害。两党处于不共戴天的仇视状态,但在困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以博大胸怀,从国家和民族大局出发,提出与国民党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然而,事实上国民党作为当时的执政党,它对当时力量薄弱的中国共产党的既定方针是限制并达到最终意义上的消灭。在抗战的硝烟还未散尽,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又开始大举进攻解放区,公然挑起国内战争。

 
    然而,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事实再一次验证了这句古话,仅仅三年多的时间,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群众便将国民党军队的绝大部分力量消灭殆尽,取得了解放战争的最终胜利,国民党逃到台湾。
   

    我们讲述这段历史,就是想告诫那些企图以所谓“民族和平大旗”混淆是非,别有用之心人。国共两党的那场斗争,是两个民族复兴路向之间的斗争.是两大势力和两种不同的思潮的决战!中国共产党人绝对不会忘记也绝不会放弃这方面的原则立场。

 

  今天,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能再提国共合作完成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完全是以民族利益为重;其博大胸怀、捐弃前嫌之举、兼收之并蓄为大。以最大的诚意谋求两岸关系的和平与发展,正如《易·乾》中写到那样:“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但是,这一切绝不意味着要否定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反动派那场腥风血雨的解放战争。我们不能忘记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下面我随便摘录几篇记录在案的国民党军队罪行!大家看看吧。
    由于国民党发动政权是代表官僚资本、地主阶层利益的政权,其残忍程度决不亚于日本鬼子。现在有的人只知道国民党军队在抗战期间的历史贡献,而忽略了其反人民的一面。

 

    蒋时代,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淹死89万人,造成数千万难民;红军长征后的3年时间里,仅中央苏区被杀的共产党员和群众达80多万人;南京雨花台上被杀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20多万,其中有的还是孕妇……。蒋政权屠杀时,连几岁的孩子,像小萝卜头、杨虎城的小女儿也不放过。

 

  蒋政权杀人手段和日本鬼子一样残忍,像朱德的入党介绍人孙炳文在龙华被腰斩。腰斩酷刑在清朝雍正皇帝起被禁止,却未曾想到又被蒋政权用来屠杀共产党人。

 

  领导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的赵世炎被砍头。

 

  国民党刽子手将陈独秀的大儿子陈延年按倒,以乱刀将他砍死。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杀害张叔平烈士时,用八寸长的铁钉将其双手钉在墙上,又用两枚长钉穿过他的脚心深深钉入土中,使他流血而死。

 

  广州起义时,女战士游曦等人被脱光衣服示众,割掉乳房,尸体砍成几断。被枪杀的女学生被扒光,下身插入树枝。

 

    四一二惨案 :1927年4月2日,蒋介石为消灭共产党,在东路军指挥部召开反共会议,研究反共方案。何应钦在会上极力支持主张消灭共产党。4月9日,何应钦在南京直接调兵解除了林祖涵(林伯渠)所率的第6军3个主力团武装,包围江苏省党部和省总工会,逮捕了部分革命者。次日何又令军警强行解散南京共产党支部,逮捕全体共产党干部。4月12日,何应钦的东路军26军在上海对工人纠察队进行突袭,对共产党员进行了大规模杀害,这就是震动全国的“四一二”惨案。
  
    中央苏区80万老百姓被国民党军杀害:1934年23日,国民党军占领会昌。至此,整个中央红色根据地全部陷落。国民党军占领中央苏区后,立即实行白色恐怖,瑞金被杀1.8万人,宁都被杀4800人,兴国被杀2100人,雩都被杀3000人。整个中央苏区约有共产党员和群众80万人被杀。苏区到处呈现田园荒芜、人烟稀少的惨象。

   
    平江惨案: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驻湘鄂边第27集团军总司令部根据蒋介石的秘密命令派特务营一个连,突然包围了新四军驻湖南平江县嘉义镇的通讯处,并将新四军高级参谋涂正坤等当场枪杀。晚上,又将八路军少校副官罗梓铭、通讯处秘书吴渊、新四军司令部少校秘书曾金等6人活埋于平江县的黄金洞。通讯处财物被洗劫一空。
  
    曾担任过浙江省委书记的李硕勋在海口被捕,受刑被打断双腿用箩筐抬出去枪杀。

 

  蔡和森烈士四肢被钉在木板上,胸膛用刀捅烂。

 

  蔡会文烈士身负重伤被俘后坚贞不屈,被国民党兵按住,割断喉咙而牺牲。

 

  在老蒋的老家附近的四明山地区,年青的女共产党员李敏被捕后,被国民党士兵刺了27刀牺牲,和她一起牺牲的同志被刺30多刀。共产党员的区长徐婴牺牲后还被丧心病狂的国民党顽匪剖尸挖心。

 

  陆定一的原配夫人唐义贞烈士,被凶残的敌人破开肚子,倒地挣扎痛苦不堪而死,嘴里都是泥巴。

 

  朱德的夫人伍若兰,被捕后,敌人切开她的肚子,她牺牲后,还砍下她的头颅挂在赣州城门上示众。

 
    与刘少奇为同学的谢文卿烈士等人,被国民党匪徒塞进装有石灰的麻袋后,用刺刀活活刺死。

 

  1944年3月,因国民党横征暴敛,浙江平阳县江南爆发抗丁抗粮的农民大刀会暴动,遭国民党政府武装镇压,数百人被屠杀。国民党县长张韶舞将被害群众头颅摆成人头阵陈列示众,张还拍成照片送至南京政府邀功,谎报杀的都是共产党。蒋政府予以嘉奖。

 

    被杀害的非共产党人,也不计其数,国民党左派邓演达被蒋亲自下令秘密枪杀,国母宋庆龄气愤至极当面骂蒋。

 

  浙江大学教授费凡在报刊上撰文痛斥蒋实行法西斯独裁,蒋恨之入骨,下令将其秘密绑架,关进白公馆集中营,后被枪杀,尸体抛入镪水池中毁掉。
  
   被暗杀的民主人士有史量才、杨杏佛、李公仆、闻一多……。
  
   黄炎培的大儿子(并非是共产党员)在上海解放前夜,被国民党特务活埋。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将领陈长捷在长城一带制造对内蒙古伊克昭盟蒙古族人民的屠杀事件,叫伊盟事件,又称“三·二六”事件。驻东胜的国民党伊克昭盟守备军总司令陈长捷、第26师师长何文鼎等,顽固奉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反人民政策,无休止地敲诈勒索,掠夺牲畜、财物,排挤抗日的蒙古族武装,扣发蒙古保安队官兵粮饷,对蒙汉人民实行血腥统治。又以解决伊盟驻军粮食为名,强垦蒙古族牧地,终于酿成“三·二六”事件。1943年3月26日,首先由伊克昭盟札萨克旗(今伊金霍洛旗)保安队下级军官劳赖(老瑞排长)带领官兵发动武装起义。两旗和伊盟蒙古人民积极支持起义队伍,许多投入游击战。事件发生后,陈、何军队对起义军民进行血腥镇压,烧杀抢掠甚于土匪,暴行震动全国。

 

  蒋介石还有一嗜好,喜欢看死人照片。许多人被杀后,蒋介石都要查验照片,就地枪决,拍照呈验。瞿秋白、杨虎城一家、宋绮云(小萝卜的父亲)一家等许多人被杀后,均拍成照片让蒋亲自过目。

 

  代表反动地主豪绅利益的国民党当局,不但残酷镇压这些反抗者,对他们的家属也进行株连报复。美国记者斯诺于1936年到陕甘苏区采访徐海东时,异常吃惊地听到“国民党军一共杀了徐家66人”,他的“27个近亲,39个远亲”“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甚至婴孩都给杀了”,斯诺就此懂得了什么是中国的阶级战争。


    皖南惨案:1940年10月19日,蒋介石指使何应钦、白崇禧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名义致电八路军朱德、彭德怀和新四军叶挺、项英,强令将在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1个月内开赴黄河以北。这明显地暴露了国民党制造分裂、挑动内战的险恶用心。11月9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复电何应钦、白崇禧,据理驳斥了国民党的无理要求,但为顾全大局,仍答应将皖南新四军部队开赴长江以北。而蒋介石对此不予理睬,仍按原定计划密令第三战区顾祝同、上官云相将江南新四军立即“解决”。1941年1月4日,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在叶挺、项英率领下开始北移。1月6日,当部队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新四军英勇抗击,激战7昼夜,终因众寡悬殊, 弹尽粮绝,除傅秋涛率2000余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壮烈牺牲。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遇难,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高峰。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于1941年1月17日发布命令,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新四军番号,下令进攻新四军江北部队。中国共产党对此进行了坚决的回击,命令重建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不久,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正式成立。随后,新四军扩编为9万余人。同时,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发言人的名义发表谈话,揭露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的真相。在一片反对声中,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更陷于孤立。1941年3月,蒋介石被迫“保证”决不再有“剿共”的军事行动。至此,国民党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被彻底击退。新四军军部机要员施奇在皖南事变中被抓,因国民党十几个兽兵轮奸致重病,她坚贞不屈,最后被刽子手活埋。活埋时,因土坑较浅,施奇在坑中挣扎泥土蠕动,刽子手发现后往土坑中倒入水,然后用脚踩实。 在上饶集中营里,国民党看守使用各种酷刑折磨被俘的新四军官兵,如使用电刑,女的将电线绑在乳头上,男的则将电线绑在生殖器上。当有女“犯人”要被枪毙时,头天晚上,国民党看守中就会有人便将她押到自己的房内进行强奸蹂躏,第二天再进行枪毙,还恬不知耻的声称自己是“废物利用”。

 
    一二·一惨案:1945年12月1日,昆明发生国民党军警杀害进步师生的惨案,亦称“一二·一”惨案”。1945年11月《双十协定》墨迹未干,国民党就背信弃义地向解放区发动进攻。11月5日,党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用一切方法制止内战。"当时在有"民主堡垒"之称的昆明,学生们在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领导下,决定积极进行争取和平、民主的爱国运动。抗战时期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等校联合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简称"西南联大")的党组织和云南大学等校党组织,在党的省工委领导下,由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云南英语专科学校四所大学的学生自治会联合召开时事讲演会,反对蒋介石制造内战。11月25日晚,讲演会在联大图书馆前的草坪上举行。各校的学生、教员、教授约6000人,纷纷前来开会。联大教授钱端升、费孝通、伍启元、潘大逵等发表演说,揭露国民党腐败、独裁、内战阴谋,拥护共产党和平、民主、团结的主张。在大会进行中,驻防昆明的第五军邱清泉部包围联大校园,鸣枪放炮,企图威胁群众、扰乱会场,晚会在枪炮声中照常进行,会场情绪激昂,愤怒的人们万众一心,口号声压倒了枪炮声。会上通过了由各校28个社团提议的《反内战宣言》。大会结束以后,军警们又断绝交通,不让学生们返校,致使数千人在深夜寒风中踯躅。第二天国民党中央通讯社造谣说:联大附近“昨晚7时许发生匪警”,故意混淆视听。为抗议军警暴行,联大等18所大中学校学生,于26日相继宣布罢课,要求追究对晚会开枪的责任,公开道歉,保证不得再有类似事件发生。接着,全市30多所大中学校一齐罢课,成立了罢课联合委员会,并组成许多宣传队、演出队,到街头讲演宣传。云南警备总司令关麟徵、代理省主席兼国民党省党部主任委员李宗黄命令各校28日复课,声称如不遵令,即"采用武力压制,不惜流血"。各校在街头进行宣传的学生,遭到军警的毒打,还有人被抓进宪兵队。12月1日,一大批佩带"军官总队"符号的军人,分批闯入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联大工学院、联大师范学院、联大附中等处,捣毁校具、劫掠财物、殴打师生,甚至向人们开枪投弹。当天有4人被杀害,20多人被杀伤,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一”惨案。烈士的鲜血震怒了全国人民,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12月2日,4位烈士的遗体入殓以后,在作为灵堂的联大图书馆,凭吊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国各地人民纷纷声援昆明学生。国民党当局为了缓和全国人民的反对情绪,不得不解除关麟徵、李宗黄的职务。“一二·一”运动是中国青年继“五·四”和“一二·九”运动后,为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争取国家的独立、自由和人民民主而进行的一次英勇斗争。它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第一声号角,打破了国民党统治区的沉寂,推动了和平民主运动的发展,对中国革命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校场口惨案 :1946年2月10日,国民党派遣的特务、打手,破坏"陪都各界协进会"等19个团体发起举行的“庆祝政协成功大会”,李公朴、郭沫若及新闻记者多人被打伤,连同失踪、被捕共有60多人,制造了校场口惨案。


    李闻惨案:1946年6月底,民主同盟和各界人士在昆明发起万人签名运动,要求和平。虽然民主同盟一再声称自己并非暴力团体,只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反对暗杀和暴动。但南京国民政府却密令昆明警备司令部、宪兵十三团等机关:“中共蓄意叛乱,民盟甘心从乱,际此紧急时期,对于该等奸党分子,于必要时得宜处置。”昆明警备总司令霍揆彰奉令后,拟定了逮捕、暗杀民盟负责人的名单。其中李公朴先生被列为第一名,闻一多先生为第二名。7月11日晚,李公朴和夫人于外出归途中,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时隔四天。15日下午,闻一多也遭杀害。这就是“李闻惨案”。


    1946年6月,蒋介石挑起了全国规模的反革命内战。同年11月23日,我军撤离淮北,淮北根据地沦入敌手。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还乡团血洗淮北,淮北烈士陵园遭到严重的破坏,他们扒墓劈棺,抛撒彭师长遗骨。


    下关惨案:1946年6月23日,上海市五六万人在火车站广场召开群众大会,欢送代表赴南京请愿。     经过长达8个小时的艰难旅程,列车终于到达南京下关车站。代表团刚刚下车,就有3个自称是苏北流亡青年的人挤到代表身边来,要代表说明此行的目的,发表对时局的意见。代表团秘书胡子婴答复道:此行的目的无非是要向政府当局和中共呼吁停战,达到全面永久和平。   

    忽然有人鸣笛,一群自称“难民”的暴徒蜂拥而来,骂声四起,一片混乱,把代表们包围起来。而两旁站立着的军警熟视无睹,听之任之。在混乱中,代表团被有计划地分割成两部分:马叙伦、雷洁琼、陈震中、陈立复被推推拉拉,进了候车室;盛丕华、蒉延芳、吴耀宗、阎宝航等则被挤进了西餐厅。   

    到晚上11点多,也就是代表们被围困5个多小时后,候车室门口只剩下一个宪兵和一个警察,而围在外面伺机行凶的“难民”却有一二百人。突然,“难民”堆里一个人敲破窗户钻进候车室,于是,大批“难民”一拥而入。顿时,桌椅、汽水瓶一齐向代表们飞来。 阎宝航和雷洁琼为了保护马叙伦,拼命以身体挡住暴徒,但挡了这面,露出那面,防不胜防,结果马叙伦还是挨了打。后来马叙伦被一个宪兵推到男厕所后面的办公室里躲起来,才免于继续挨打。学生代表陈震中被打成重伤,记者高集背部、腿部受伤,头部受伤最重,左眼球已突出。


    马家沟惨案 :1947年农历七月至八月,国民党匪军进占平度后,白埠、蓼兰、吴庄、门村、田庄等地的地主还乡团盘踞在马家沟,一个多月的时间,杀害革命干部和翻身农民400余人(“烟台沟”100人左右,西大湾300余人)。其残暴手段:水淹、活埋、矛枪穿、铡刀铡、火烧、香触、枪杀,惨不忍睹。当时尸体遍野,“烟台沟”内充满尸体,堵住水流。
  
  新河惨案 :1947年,平度西北乡辛安、张舍、灰埠、官庄、新河等地的地主还乡团400多人,盘踞新河村。自农历七月二十二日至八月十二日,仅20天时间,以大刀砍、扎枪穿、石头砸、铁锨劈、枪杀等惨毒手段,残杀革命干部及翻身农民470余人。有的被“大卸八块”;有的哺乳婴儿爬到被杀的母亲身边,竟被活活摔死;潍南一批烈、军属转移回乡,路经新河被抓,集体遭枪杀。杀人疯狂时,胶河水一片血红,新河大桥西头尸体连片,野狗争食,行人欲断。
   
    刘胡兰惨案: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人(现已更名为刘胡兰村)。1945年进中共妇女干部训练班,1946年被分配到云周西村做妇女工作,并成为中共候补党员。1946年12月21日,刘胡兰参与暗杀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的行动。当时的山西省国民政府主席阎锡山派军于1947年1月12日将刘胡兰逮捕,因为拒绝投降,被铡死在铡刀之下,时年15岁。随后,刘胡兰被中共晋绥分局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毛泽东当年为其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1947年,朱念群等三位共产党人,被白公馆的特务用美国制造的电椅处死,结果一人死亡,两人并未断气,国民党特务刽子手杨进兴说了一句:美国造的鸡巴玩意儿也不一定好用,他残忍地抄起十字镐掘入朱念群两人的头颅,使两人鲜血脑浆流出而死……

 

    1948年,在雨花台,卢志英烈士被国民党特务用毛巾堵住嘴巴,用木棍打昏后活埋。  
 
    南京四一惨案:1949年的四一是国民党政府和谈代表赴北平的日子。1949年3月底,数千名南京学生一致通过了争取和平宣言,表示要团结一致,反迫害、反饥饿、争生存、争自由、争真和平。早上八点多钟,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戏剧专科学校等十多所学校的6000多名学生,从中央大学浩浩荡荡向国民党“总统府”进发。游行队伍的四周,军警密布,如临大敌。学生们毫不畏惧,高呼着“拥护中共八项和平条件”、“反对假和平”等口号,继续前进。学生们的口号声和他们散发的传单,像火山熔岩,一路点燃起南京市民的爱国热情。国民党军警在学生们返校途中,大打出手。打死三人,打伤数百名学生,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南京“四·一”惨案。
  
    1949年11月27日大屠杀时,非共产党员的王振华、黎洁霜夫妇被押出白公馆牢房,夫妇俩同戴一副手铐,各抱着一个在狱中出生的孩子,大的两岁、小的一岁。孩子眼见刽子手的狰狞面目,哭喊着叫妈妈。黎洁霜对特务说道:“多打我几枪,你们把孩子放了!”“不行,斩草除根!”当着父母的面,特务杨进兴扼杀了两个幼小的生命……
    ...................
   
   以上就是当年国民党及其军队制造惨案的一部分,当年不灭掉这样的国民党政府,天理难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