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盖 / 我的图书馆 / 兰花“退烧” 没天价更风光

0 0

   

兰花“退烧” 没天价更风光

2010-08-25  老盖
兰花“退烧” 没天价更风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胡适先生写下这首诗,希望能花开添香。没想到,兰花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不仅繁花似锦,还被炒成千万身价。但泡沫终有破碎时,赚得盆满钵满的炒作者纷纷抽身而退后,兰花身价陡落到两三千元。告别了3年的辉煌,兰花终究回归理性。“我只花了120元,就购得这株大花卉蝴蝶兰。”近日闭幕的中国兰花博览会中,成都的张晓兰终于捧得一株心仪的兰花而归。

  A
  我花开后百花杀
  “黄金有价兰花无价!”国内市场屡屡创出数百万元的天价兰花后,一夜暴富的传奇引得无数人投资兰花。这更让兰花有了“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气势,一盆兰花的价格竟远远高过“奔驰”、“宝马”。一株名为“三羊开泰”的兰花,在云南被买家追捧到1000万元。
  两年暴涨 两年暴跌
  兰花“退烧”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这首经典老歌在张晓兰的骨子里种下对兰花的倾慕,“那时对兰花就感觉是空谷幽兰,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拥有的。”张晓兰说,在兰花尚未被商业开发的年代,拥有一苗空谷幽兰,并非易事,但兰花炒成天价时,她也只能望兰兴叹。
  崇州街子古镇兰花协会会长张启祥种兰已经40年了,对于兰花的起起落落了然于心,“从2004年开始,兰花的价位一片涨声。到了2005年和2006年,被炒作成‘天价’的兰花呈现一种疯狂的态势。”在张启祥的印象中,2006年,一苗名为“三羊开泰”的兰花,在云南被买家追捧到1000万元。在当时四川的兰交会上,一苗“天彭牡丹”也以600万元成交。
  天价兰花的狂热持续到2007年,兰花开始“大跳水”。“当时惨淡得像‘熊市’!”张启祥说,“经过2007年和2008年的冷清走势后,今年的兰花市场尽管价格从几万元跌到几千元,但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兰花终于走出狂热,慢慢理性下来。”
  B
  繁华褪尽皆本色
  兰花放下花架子,显现平民本色,让以前许多望而却步的人多了购买的欲望。一两千元的花费,对普通百姓来说,还是能够承受。这也变相打开了兰花的市场,送兰花也成一种流行趋势。
  尽显平民本色 商机无限
  日前,崇州市举办的兰交会上,“天彭彩虹”以每株2600元的价格成交,成为此次交易会上最贵的兰花。之后在温江举办的中国兰花博览会中,“天彭牡丹”以3300元的价格成交,是此届博览会中兰花最高成交价。“兰花价格的回归,反而赚得人气和商机,尽显平民本色。”张启祥淡泊的语气之中,不乏赞赏。
  2月27日,第十九届中国兰花博览会在温江举办,开幕式当天,人流如潮。买兰的人群中,除了像张晓兰一样的爱兰之人,也有专门驾车前来批量购兰的大客户。“这些客户相中的品相较好兰花,单价为六七百元,他们一出手至少是10多盆。”兰花种植户陈贵德说,开幕当天,他就卖了40多盆兰花。据主办方统计:中国兰博会开幕当天,自由交易区的成交额达到500多万元。“天彭彩虹”的街子兰花种植户说,与2004——2006年的兰花大热相比,今年的价格已经缩水10倍。“表面看,好像是损失了,其实是赚了,2000多元的价钱卖得并不亏。”成都某公司工作人员李辉一次性向陈贵德购买了8盆“绿云”,“这些都是准备送给客户的,档次不能太低,平均每苗价格1000元。”李辉说,兰花姿态优美、花香淡雅,送客户显得有文化气息。“以前兰花太贵了,送不起,近两年来兰花价格跳水,给客户送兰花也成流行趋势。”
  C
  利字头上一把刀
  炒兰花就像入股市一样,当价格炒热后,想发财的散户悉数跳了进来,赚得盆满钵满的操盘手立即抽身退场。这样累积的一个资本积木瞬间被人抽去根基,跟风的散户就被这利字头上那把刀,一刀一刀割去投资。
  拓宽大众兰 方是花正道
  刘礼红近7亩的大棚里,种植的兰花均是银杆素、春箭等价格低廉的传统品种。“1亩地就有15000盆兰草。打个比方:即使每苗只卖1元,15000苗就能换来15000元的收入,而成长到了一定时期,兰花会分苗,1苗变2苗,如此下来,1亩地每年就有几万元的纯利润。何乐而不为?”刘礼红说,他主要栽培中低档次的兰花,让更多的兰花走进寻常百姓家,而不是种精品兰,载进少数炒家手中。
  温江区兰协副会长刘礼红说,2004年到2006年正值兰花疯狂时,当地约有2000亩土地种植兰花,种植户上万。“当时一苗兰花被卖到几万元甚至数百万元,很多人都被眼前的利益诱惑。就如听说某个水塘里能捞出金币一样,一个人跳下去了,另一个人也跳下去了……捞金币的人越来越多,兰花市场空前爆满,赚够了钱的人立即抽身而出,花价怎能不暴跌?”兰花经过了“狂热”、“低迷”之后,当初的跟风者现在约剩下三分之一。对于这些种兰户而言,摆在面前的事实和生路是走规模化种植道路,让兰花真正走进百姓家,发展庭院兰花经济,如此来搭建起坚强有力、健康发展的市场。
  张启祥也坦言,“我家中最名贵的兰花品种也就是一盆天彭牡丹。养兰就是养心性,养品相。对于精品兰,抱以欣赏、保护的态度。对于大众兰,进行规模种植,开发栽培,才是真正拓宽市场的道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