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骞 / 我的图书馆 / 在美国买枪容易,买抗生素很难,这是为什么...

0 0

   

在美国买枪容易,买抗生素很难,这是为什么?

2010-09-10  千骞
  背景资料:“超级细菌”目前主要是指革兰氏阴性杆菌。假如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可能也会产生革兰氏阳性菌。现在有一种叫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目前还有一两种药对它有效。假如人们一直不注意,老是滥用抗生素,迟早会产生对革兰氏阳性杆菌的超级耐药菌。耐药菌是需要全球关注的问题。我国医疗上,大医院用药比例为30%至50%,其中用抗生素的费用所占比例近一半。目前,相当多的一般感冒、流感及病毒感染,医生常规开出抗生素的现象相当普遍。另外,农业、渔业大量使用抗生素也会造成超级耐药菌的发展。有调查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由于滥用抗生素,在中国,细菌整体的耐药率要远远高于欧美国家;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原料约21万吨,人均年消费量是美国人的10倍。然而,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的病人人数不到20%,80%以上属于滥用抗生素。

  “超级细菌”是谁制造的?

  如果你因为某种一般的感染用上了各种抗生素,二十天过去了还不见好转,这说明你可能染上了“超级细菌”,你已经高度耐药了。简单的说,就是没什么抗生素能对你发挥作用了。这个“超级细菌”不是外星人送给我们的礼物,也不是敌国的阴谋投放,悉心制造了这种“超级细菌”的人正是你自己。我们使用的抗菌药越多,耐药就越多,最后就会生成所谓的“超级细菌”,更准确的说法叫多重耐药细菌。

  说来惭愧,本人是国家药监局“安全用药宣传员”,自己用药却很不注意。我上呼吸道容易感染,为了加速解决问题,我通常口服阿莫西林(口服青霉素),以前是吃了两天就见效,现在不行了,三四天都没效果,应该就是耐药了。我们平常泛指的炎症其实区别很大,有的是细菌,有的是病毒,有的则是真菌。如果盲目用药就不可避免会出现药物滥用,其恶果就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你健康的敌人。

  给我们健康树敌的两大主因一是我们自己的观念,二是给我们看病的医生。

  先说说我们自己的观念。尽管大家都知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道理,可得了病又都盼着能快好,怎样才能快好呢?用药!用好药!明明多喝水、多休息就能自愈的病,上来就得打吊瓶,医生要是不给打吊瓶,甚至会怀疑医生的能力和医德。人体是一个系统,本身是具有修复功能的,而盲目用药、用猛药就会破坏这个系统以致失灵,最终导致免疫能力低下,疾病如影随形。当然,有的朋友会说,我得了重病不用猛药行吗?这我无从置喙,得什么病用什么药,处置权最终在医生,但树立防患于未然的安全用药观念却在我们自己。

  再来说医生。首先要申明,我无比尊重医生这个职业。同时必须承认,在医改尚未走出以药养医的困境下探讨这个话题颇为尴尬,因为我们无从知道这板子是该打医院还是该打医生。据本台记者调查,在全国各大医院的药品销售中,抗生素的地位举足轻重。以上海某儿科医院的统计数字为例,该院每年销售收入的前三位都是抗生素。15种最畅销的药物中抗生素就占了11种。业内人士介绍说医院对抗生素类药物一般加价15%—20%,而医药经营企业为了争夺市场通常还会给医生提成。抗生素药物从制药企业到医药经营企业再到医院,最后到患者手上,价格已经上涨了数倍。

  我国目前每年因抗生素滥用导致数百亿医疗费用的增长,同时致使近8万患者因抗生素不良反应死亡。更可怕的是未来我们将面临无有效抗生素可用的局面!因为研制一个新型抗生素大约需要十年时间,而它产生耐药细菌却在两年之内。受此影响,许多制药公司越来越不愿意为研发抗生素买单。

  世界卫生组织近期在63届东南亚地区委员会会议上呼吁各国理性使用抗生素,以保证抗微生物药物的疗效。问题是当使用抗生素与医药经营企业、医院、医生的收益挂上了钩,如何做到理性?

  至于患者,由于缺少专业知识,医患之间信息严重不对称,能做到的只能是绷紧安全这根弦儿,并时刻谨记:是药三分毒!除此,你什么也干不了。


  中国有可能面临“超级细菌”的危机:新药研制赶不上耐药菌繁殖

  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一旦真正意义上的“超级细菌”爆发,中国将有可能成为“超级细菌”的重灾区。

  据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调查的数据,中国每年有20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其中因抗生素滥用造成死亡占40%。后果如此严重,为什么抗生素还能在一些医院中无节制的使用呢?一名医药公司的销售经理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抗生素药物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诱惑。这名经理透露,抗生素药物从制药企业到医药经营企业、医院,最后到患者手中价格上涨了数倍。投标报价指导价定的越高,抗生素药物的利润空间就越大,医院也就越喜欢使用。同时医院和医生都拿回扣。

  近期,由卫生部、北京市卫生局主办的“抗菌药物临床合理应用培训”,旨在有效遏制细菌耐药的威胁。目前,我国使用量、销售量排在前15位的药品,有10种是抗生素。抗生素和合成抗菌药物的发明应用是医药领域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但细菌耐药现象也成为不可忽视的事实。在我国,许多时候对抗生素的依赖甚至到了滥用的程度。

  正常人体内有许多共生菌群,抗生素特别是广谱抗生素的不合理应用,打破了其平衡。每一种抗生素投入使用,没有被杀灭的细菌会迅速产生对这一抗生素的抗体,成为耐药菌。20年前,抗菌药环丙沙星开始在临床上应用时,副作用小、治疗效果好,但现在环丙沙星对60%以上的病人失去作用;二战中,几十到一百单位的青霉素就可以发挥作用,现在相同病情,几百万单位的青霉素也没有效果。据统计,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我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总体聋哑儿童的30%至40%,而一些发达国家只有0.9%。在住院的感染病患者中,耐药菌感染的病死率为11.7%,普通感染的病死率只有5.4%。这些数字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研制一种抗生素大约需要10年时间,而产生耐药菌素却在2年之内,抗生素的研制速度远远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许多大的制药公司越来越不愿意为研发抗生素埋单,其原因除了抗生素开发到一定程度后,再开发新的品种所需的研发费用越来越高外,更重要的是快速的失效使医药公司的巨大投入得不到产出补偿。如今中国存在的几乎对所有抗生素都有抵抗能力的“超级细菌”名单越来越长,它们已成为医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
  如绿脓杆菌可以改变细胞膜的通透性,阻止青霉素类药物的进入;结核杆菌通过改变体内蛋白质结构阻止抗生素与其结合;更有甚者,有的革兰氏阴性菌可以主动出击,用水解酶水解掉青霉素和头孢菌素类药物。这种耐药性既能横向被其他细菌所获得,也能纵向遗传给后代。临床上出现很多这样的现象:由于耐药菌引起感染,抗生素无法控制,最终导致病人死亡。

  医学界流行这样一句话:在美国买枪容易,买抗生素很难。美国对抗菌药物控制很严格,定期考核医生的抗菌药知识,不及格者将停止其处方权。而中国正好相反。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生素院内使用率为30%,欧美发达国家的使用率仅为22%-25%,但我国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其中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占到58%,且半数以上为多种抗生素合用,预防性用药占抗生素使用的1/3,术后预防性用药高达93.4%,门诊感冒患者约有75%使用抗生素,外科手术则高达95%。据调查,中国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的病人不到20%,80%以上属于滥用抗生素。凡超时、超量、不对症使用或未严格规范使用抗生素,都属于抗生素滥用。这其中既有医生用药习惯问题,也有医学知识普及不够的原因。一些医生和患者迷信抗生素,将其视为万能药。甚至很多患者认为,不给用抗生素就不算治疗。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冯小军接受《北京日报》采访时说,其实在欧美国家,即使你发烧到39℃,大夫也不会轻易使用抗生素。这和医生、患者对抗生素的科学认识水平有关。

  不可否认,经济利益驱动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抗生素利润空间大,从医药生产、销售企业到医院、医生,滥用抗生素现象的背后存在着巨大的利益链。滥用抗生素不只是“谁吃药、谁打针、谁受害”的问题。即使自己和家人都尽量避免使用抗生素,也不能保证不成为抗生素滥用的受害者。滥用抗生素已经成为公共卫生问题。目前,我国农业、养殖业中使用抗生素现象非常普遍,我们吃的粮食、蔬菜、肉类、乳品乃至医院的空气,都充满了抗生素和耐药菌。这些耐药菌通过饮食、呼吸进入了我们的身体,人一旦发生细菌感染,即使从来没有使用过抗生素药物的人,同样可能面临抗生素治疗束手无策的局面。要从根本上杜绝抗生素的滥用,需要在政府引导下,以医生为核心,动员社会各界的力量参与进来,让每一个老百姓都知晓滥用抗生素的危害有多大。现在很多医生只是凭经验用药。专家建议,建立微生物检验中心,让医生知道每一种抗菌药物的作用和不良反应以及日剂量的多少,指导医生临床用药。
  很多人有个习惯,病了先自作主张吃药,反正家庭小药箱里有不少抗生素。再贵再好的抗生素也存在危害,随意用很容易导致身体菌群失掉,最好将家里小药箱中的抗生素都清理掉;如果必须吃抗生素,一定要遵医嘱按时按量服用,不要感觉好一些了就不吃,以免身体产生耐药性,最后导致无药可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