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丁一卯 / 文学作品 / 越剧唱词 戚毕合作《白蛇传》(全场)

分享

   

越剧唱词 戚毕合作《白蛇传》(全场)

2010-09-14  一丁一卯

越剧唱词 戚毕合作《白蛇传》(全场)

说明:
  这是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版的中国越剧精品剧目选(伍)《白蛇传》全场录音CD所附的全场唱词,包括该剧的所有唱词与念白,但说明性动作提示性的文字较少,故不称其剧本。对盗草与水斗两场的武场,因无唱白,CD也作了简略与省略处理。七阶子抄录,转载注明。

  《白蛇传》是流传在我国民间的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是说在峨嵋山修炼千年的白蛇(白素贞)和青蛇(小青),不甘深山寂寞,化作主婢二人来到人间,在杭州遇药店伙计许仙,白与许结为夫妇。法海和尚从中破坏,唆使许仙在端阳节那天给白娘子饮下雄黄酒,白酒后显出原形,吓死了许仙。白舍生忘死至昆仑山盗来仙草,将许救活。许仙醒后心生疑惑,私上金山,法海将其幽禁禅堂,白素贞带小青水漫金山,因惊动胎气,败走临安。许仙逃出,在西湖断桥夫妻相遇,言归于好。不久,白娘子产下一子梦蛟,满月那天,法海施法将白摄入金钵,压于雷峰塔下。梦蛟长大得知身世后,屡至塔前哭祭。直到小青炼成神火,烧毁雷峰塔,才得一家团聚。

  越剧舞台上的《白蛇传》,较有影响者有上海越剧院袁雪芬、范瑞娟演出版,各原合作越剧团起戚雅仙、毕春芳演出版,尤其是后者,1952年首演以来,六易其稿,渐趋精致,为戚雅仙、毕春芳代表剧目之一,曾先后多次录音。现在出版的是根据原合作越剧团1961年的全剧录音整理的精华版。需说明的是,该版录音中的“倒塔”一场,无白娘子与梦蛟的对唱,音质也略有损坏,考虑到这这段演唱在合作越剧团历来演出中均有,且在观众中流传较广,缺少未免可惜,我们在这里选用了剧团1961年录制的另一版“倒塔”,拼成一个较完整的《白蛇传》录音,希望广大戏迷喜爱。


演员表

白素贞:戚雅仙
许 仙:毕春芳
小 青:水青莲
法 海:潘笑笑
艄 公:陈金莲
许梦姣:胡少鹏

原合作越剧团乐队伴奏,1961年录音。


目录

第一场:思凡
第二场:借伞
第三场:订盟
第四场:现形
第五场:盗草
第六场:水斗
第七场:断桥
第八场:合钵
第九场:倒塔
第一场:思凡

白素贞:(唱)青妹呀, 
    我与你养心求正修千年,
    深居山洞不见天,
    云锁峨嵋禁春秋。
小 青:莫不是你迷恋红尘不羡仙?
白素贞:(白)青妹。(唱)
    青妹识破怀中意,
    羞得我满脸红云飞。
    青妹呀,
    人间繁华欢乐多,
    对对鸳鸯交颈眠。
小 青:姐若离山下凡尘,
    妹愿相随到人间。
白素贞:怎奈金母管教严,
    条条天规法无边。
小 青:说什么金母管教严,
    道什么天规法无边,
    姐姐呀,
    休多踌躇快上路,
    背师离山出洞天。
白素贞:(白)轻声。
小 青:姐姐,说走就走。
白素贞:走!(唱)
    冲出峨嵋万重山,
小 青:踏跛云层往人间。
白素贞:滚滚云海思潮涌,
小 青:茫茫空灵方向迷。
白素贞:青妹呀,
    只要你我志不移,
    哪怕此去路途艰。
第二场:借伞

白素贞:(唱)
    凌空穿越万里云,
小 青:霎时已至西湖滨。
白素贞:果然一派艳阳景,
小 青:绿树红花满眼春。
    一片湖水清如镜,
白素贞:三面青山抱古城。
小 青:行人拥挤满苏堤,
白素贞:柳浪深处闻啼莺。
    久禁洞府隔人世,
小 青:方知人间胜仙境。
白素贞:(白)青妹,来此已是人间,你我快化作凡人模样。
小 青:是。
白素贞:青妹,你看,我变得可像?
小 青:嗯,像,像一位大家闺秀。
白素贞:哦。
小 青:我呢?
白素贞:你一个婢女。青妹,你我何不就主婢相称?
小 青:主婢相称?
白素贞:嗯。
小 青:好啊。
白素贞:若有人动问,就说我姓白,父母又亡孤零无依。
小 青:如此甚好,姐姐,
白素贞:嗯?
小 青:娘娘。
白素贞:嗯。
小 青:走啊。
白素贞:走。正是:(念)
    游不完湖山胜景,
小 青:观不尽三竺六桥。
白素贞:(白)青儿,那边有个官人,好俊秀的人品啊。
小 青:在哪里啊?
白素贞:你看,他夹着雨伞,向那面缓缓走去。
小 青:嗯,一表人才,倒是个诚实少年。
白素贞:只是难以近他。
小 青:这……有了。土地哪里?
土 地:来了,来了。
小 青:哎土地,
土 地:噢,二位仙姑,唤小神是何事?
小 青:我家娘娘她呀,不甘深山寂寞苦,愿作人间贤淑妇。
土 地:哦?哎,土地只管地方事,你今叫我作媒婆?
小 青:成人一件美事,胜造七级浮屠。
土 地:哪有这样的造化哟。
小 青:哎,你若执意不允,休怪青儿动怒。踏坍土地小庙,看你怎受香火!
白素贞:青儿。
土 地:哎慢慢,我早就答应了。但不知这个媒怎样做法?
小 青:你与我变个艄公。
土 地:哦?要我变个艄公。
小 青:桥亭等候传呼。
土 地:桥亭等候传呼。
小 青:你我作个冰人。
土 地:你我作个冰人。
小 青:风雨同舟共渡。
土 地:风雨同舟共渡,哈哈……
小 青:速速变来。
土 地:遵命!
小 青:待我赠你一顶凉帽。
白素贞:嗯,还缺少一枝桨。
土 地:噢,待我来变。哎,摆渡哦。
白素贞:青儿,他走远了。
小 青:我们快赶上前去。
土 地:哈哈哈……
许 仙:(唱)
    清明扫祖坟,
    归途赏春景。
    西湖风光好,
    难慰孤苦心。
小 青:(白)他直往前去,待我呼风唤雨。
许 仙:啊呀,朗朗晴天,霎时乌云密布、狂风暴雨,这天好不奇怪也。哦,待我到那边
    去躲一下吧。
艄 公:(唱)
    南屏晚钟声,
    日落近黄昏。
    霎时乌云布,
    风卷雨倾盆。
    不如雇船归,
    免湿新衣襟。
许 仙:(白)啊呀,雨越落越大,看来是西湖玩不成了,不如雇船回去吧。船家!
艄 公:哎,客官,你要往哪里?
许 仙:清波门。
艄 公:好。下船吧。
许 仙:啊呀,这一阵雨落得好大。
艄 公:这一阵雨落得好啊!
许 仙:嗳,把我的衣服都淋湿了,还好什么?
艄 公:常言道,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雨难成亲哦。
许 仙:错了,是地下无媒难成亲。
艄 公:嗳,无雨难成亲。
许 仙:无媒难成亲。
艄 公:嗳,无雨!
小 青:哈哈。
许 仙:就算是无雨难成亲,这与我有什么相干?
艄 公:嗳,自有你的好处噢。嗨!
许 仙:哎呀,船家,休得打趣,快开船吧。
艄 公:好,我来了。哎,开船哪!
小 青:船家,
艄 公:哎。
小 青:你们要往哪里去的?
艄 公:清波门。
小 青:我们要到钱塘门去,可否请你们行个方便?
艄 公:哎,客官,岸上有两个女客要往钱塘门去,能否行个方便?
许 仙:噢,既是雨大,速速有请。
艄 公:噢,客官言道:既是雨大,速速有请。
小 青:多谢。
艄 公:哎,开船啦!
许 仙:外面风雨大,请二位到舱里来坐。
小 青:娘娘,既是那位官人美意,就不必推辞,进舱去吧。
艄 公:哎,你这大姐,你看,那位客官站在船头,你家娘娘在舱里,两人默默相对,倒
    有一比啊。
小 青:比作何来?
艄 公:喏,好比那双峰插云哦!哈哈……
许 仙:这……
白素贞:青儿。
小 青:那位官人,你的衣服都淋湿了。
许 仙:啊,不妨不妨。
小 青:快进舱来吧。
许 仙:遵命,遵命。
白素贞:青儿,你过去代我言道,就说中途遇雨幸搭宝舟,得免狼狈,深为感激。
小 青:是。那位官人,我家娘娘说,中途遇雨幸搭宝舟,得免狼狈,深为感激。
许 仙:哪里哪里。
小 青:娘娘,那官人回说,哪里哪里。
白素贞:青儿,你去说,恕我等失礼,叫官人衣履尽湿。
小 青:是。那位官人,我家娘娘说,恕我等失礼,叫你官人衣履尽湿。
许 仙:好说,好说。
艄 公:哎。
小 青:娘娘,那官人回说,好说,好说。
艄 公:船到湖心,你们要站稳了!哈哈哈……
白素贞:(唱)
    见他诚实性忠厚。
许 仙:见她貌美又温柔。
白素贞:如此郎君不易得。
许 仙:如此淑女世少有。
白素贞:若能嫁他……(同唱)
许 仙:若能娶她……
白素贞:共白首,
许 仙:结鸾俦,
白素贞:百年好合,
许 仙:夫唱妇随。
白素贞:称佳偶,
许 仙:喜心头。(白)啊呀,我想到哪里去了。
艄 公:你这大姐,你来看。
小 青:那边是什么所在?
艄 公:月老祠。
小 青:月老祠。
艄 公:(唱)
    月老祠来月老祠,
    男娶女嫁他做主,
    隔湖远对月老求,
    千里姻缘凭红丝。
    (白)哈哈……
许 仙:唉,(唱)
    说什么隔湖遥对月老求,
    千里姻缘凭红丝。
    我许仙祠前来回千百次,
    至今尚未娶妻子。
艄 公:(白)哎客官,你两眼盯住月老祠,莫非也想牵红丝?
许 仙:这……取笑了。
艄 公:哎,两位女客,钱塘门快到了,准备上岸啦!
许 仙:(唱)
    恨煞西湖路太短,
    相见不久又告离分。
白素贞:两情默默未表心,
    再要逗留无原因。
艄 公:(白)哎,上岸吧。
白素贞:青儿,风雨未定,怎能登岸?
小 青:是啊,还是再等一会吧。
许 仙:卑人有雨伞在此,拿去一用何妨。
白素贞:这……路遭风雨,幸君垂怜,又蒙借伞,使奴深感。
小 青:既是你需要,他愿借,何必客套。
许 仙:是啊,区区之事,何足挂齿?
白素贞:既如此,明日着青儿把伞送到尊府,登门道谢。
许 仙:怎劳送还,明日卑人自来拿取。
白素贞:官人驾临寒舍,理当恭候。
许 仙:岂敢。但不知家住哪里?
白素贞:家住钱塘门曹公祠堂。
小 青:娘娘。
许 仙:哎,尚未请教尊姓。
小 青:我家娘娘姓白。
许 仙:噢,白娘娘。卑人姓……
小 青:姓许名仙对不对?
许 仙:哎,你怎会知道我的姓氏?
小 青:不是明明在你的伞上刻着。
许 仙:噢,对对对。
白素贞:许官人,明天准来。
许 仙:决不食言。
艄 公:哎客官。
许 仙:啊,哎呀呀……这一阵雨落得好啊!
艄 公:啊,好?
许 仙:呃……哈……
艄 公:哈哈……
小 青:许官人,明天定要来。
许 仙:一定来。
艄 公:哎,开船啦!
合 唱:(唱)
    莫教倚门望眼穿。
第三场:订盟

许 仙:(唱)
    西湖巧遇两娇娘,
    一缕情丝牵心上。
    相约今日登门访,
    犹觉昨宵夜更长。
    不待鸡啼就起身,
    穿得一身整洁相。
    飞步行出清波门,
    (白)曹公祠。(唱)
    不觉已至她门墙。
    (白)青姐,青姐。
小 青:那边不是许官人吗?
许 仙:正是卑人来了。
小 青:我家娘娘候你好久了。
许 仙:噢。
小 青:快随我来吧。
许 仙:是是。
小 青:许官人,请。
许 仙:青姐带路。
白素贞:(念)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小 青:(白)娘娘,许官人来了。
白素贞:青儿,你又来骗了。
小 青:这不是许官人吗?
白素贞:许官人驾临,恕我未出远迎。
许 仙:冒失登门,望请见谅。只因店务忙碌,来迟一步,甚为歉哉。
白素贞:许官人,百忙中抽空来此,倒使我心中不安。
许 仙:雨伞在此,卑人告辞。
白素贞:稍坐一会,又有何妨?青儿,快整顿杯盘,请许官人小饮几杯。
小 青:是。
许 仙:何劳如此客套,卑人就要回店。
白素贞:一杯水酒,何足挂齿。许官人,昨日冒雨归家,可曾受寒?
许 仙:多承关怀,一路平安。
白素贞:许官人啊,(唱)
    昨日西湖雨倾盆,
    幸仗同舟免摧凌。
    临别又蒙借雨伞,
    情重义高感深恩。
许 仙:同舟共济理该应,
    何足挂齿记在心。
白素贞:古道有缘千里会,
许 仙:得能相见三生幸。
白素贞:若不嫌弃请畅饮,
许 仙:如此厚待我愧难领。
白素贞:(白)许官人不必过谦,请饮。(唱)
    恕我冒昧启口问,
    家中还有什么人?
许 仙:父母早已命归阴,
    我从小由姐姐来带领。
    家徒四壁贫如洗,
    药铺之中作营生。
    一身独处似飘萍,
    孑然孤苦少人怜。
白素贞:听他道出身世事,
    苦比黄莲令人悯。
    (白)许官人啊,(唱)
    你的身世多悲惨,
    我与你是同命人,
    先父在世为总兵,
    一家欢聚乐天伦。
    不料好景难久长,
    可叹二老同丧命。
    从此留下主婢俩,
    独居无倚苦伶仃。
许 仙:听她言,暗伤神,
    铁石之心也动情。
    如花似玉红颜女,
    竟然命薄如秋云。
    恨煞造化太弄人,
    (白)娘娘,(唱)
    孤苦心难慰薄命人。
小 青:(白)我家娘娘她呀,(唱)
    昨日西湖同船渡,
    好比枯枝又逢春,
    见你诚实直爱慕,
    愿将此身托与君。
许 仙:(白)真的?
小 青:婚姻大事,还会假来?
许 仙:啊呀,青姐休得取笑。(唱)
    许仙碌碌一庸才,
    囊中窘迫难自生。
    (白)你家娘娘呀,(唱)
    出自名门官家后,
    贵如金屋芙蓉身,
    贫富远隔天地别,
    我怎敢应承这门亲。
小 青:娘娘既愿结夫妇,
    粗茶淡饭无须论。
许 仙:今日若把婚姻定,
    叹我无力下聘金。
    定亲完姻要数百两,
    我药店里能赚几分文。
小 青:(白)许官人啊,(唱)
    休为聘物苦费心,
    妆奁衣饰早齐整。
    月老有我青儿在,
    美满姻缘一言定。
许 仙:既蒙不弃来允婚,
    待我回去禀明姐姐,
    拣一个吉日良辰来迎亲。
小 青:(白)今宵花好月圆,正是吉日良辰。拣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夜成亲。
许 仙:啊?今夜成亲,这……这怎么使得。
小 青:这有何使不得?
许 仙:啊呀呀,人间婚姻须要三媒六证,我许仙成亲却是三言两语呀,这,(唱)
    好不喜煞人也!
小 青:(白)快去准备起来。伏礼,一拜天地,二拜本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合 唱:(唱)
    风雨同舟共飞桨,
    患难相济成鸳鸯,
    西湖此夜春似海,
    花好月圆百年长。
第四场:现形

许 仙:(唱)
    石榴花开红似火,
    龙舟竞渡遂金波。
    一年易过已端阳,
    剑蒲角黍满窗户。
    (白)哈哈……自与娘子在西湖成亲,来到苏州开设保和堂药铺。如今店业兴隆,
    夫妻恩爱,许仙从此生计安定,逍遥自在。哎,今天恰逢端阳佳节,等一会与娘子
    对饮美酒,共庆佳节。
白素贞:(念)
    青儿深山支藏身,独自彷徨心不宁。
    眼看端阳午时近,一露真形祸非轻。
许 仙:(白)娘子。
白素贞:许郎。
许 仙:娘子。娘子,看你神色不好,莫非……
白素贞:噢,没有什么。
许 仙:不能,娘子往日谈笑风生,今天为何闷闷不乐?
白素贞:许郎不必挂心,想是昨夜受了些寒,身子略感不适。
许 仙:既如此,待卑人与你诊上一脉。噢!(唱)
    原来娘子已怀孕,
    为何早不告我听?
    娘子啊,
    自从红楼完花烛,
    夫妻来到姑苏城,
    开设药铺保和堂。
    安分守己作营生。
    娘子是华佗再世医道精,
    妙手回春名远震。
    今日玉田得珠胎,
    往后是欢聚天伦情更深。
白素贞:(白)许郎,今日端阳,店堂早就歇市,你正可去观赏龙舟。
许 仙:我正欲与娘子同去。
白素贞:许郎,为妻身子欠安,今日不能奉陪了。
许 仙:娘子,不妨到外面去散散,说不定就会好一些。
白素贞:许郎,为妻实在是无力行走,还是你独自去的好。
许 仙:娘子真是扫兴。
白素贞:许郎,你看时辰不早,快去看龙舟吧。
许 仙:既是娘子身体不适,卑人就在家里服侍娘子。
白素贞:嗳,为妻要一个人静静地躺一会,不要你服侍,你快去看龙舟,去。
许 仙:好好,既如此,待卑人先扶娘子进内房休息片刻再说。
白素贞:嗳,你去……

法 海:阿弥陀佛。
许 仙:待我与娘子去赎一帖安胎药来。
法 海:阿弥陀佛。
许 仙:师父,今日来此,该是化缘?
法 海:不。
许 仙:看病?
法 海:非也。
许 仙:那为何而来?
法 海:我是为你而来呀。
许 仙:为我而来?
法 海:是啊。(唱)
    姑苏连年瘟疫降,
    千年白蛇掀风浪。
    老僧远从镇江来,
    挽救施主免祸殃。
许 仙:(白)师父,此话怎讲?
法 海:(唱)蛇妖就在你身边。
许 仙:(白)没有啊。
法 海:(唱)在里边。
许 仙:(白)在里边?
法 海:(唱)正是她?
许 仙:(白)师父,她乃是我娘子。
法 海:她是千年白蛇所化。
许 仙:不,(唱)
    师父不可胡乱讲。
    娘子貌美人贤德,
    体贴入微情义长。
    辅助许仙成家业,
    举止行动无异样。
    怎说她是蛇妖变?
法 海:施主啊,叹你至今不自省。
    满面黑气死当头,
    再不醒悟命无望。
    今日恰逢端阳节,
    蛇妖最怕见雄黄。
    午时劝她饮三杯,
    酒后便会知端详。
    日后若有疑难事,
    可上金山来相商。
    (白)老僧告辞了,阿弥陀佛。
许 仙:师父……这话从何说起呀?(唱)
    自与娘子结成双,
    朝夕相聚共一堂。
    言语行动无破绽,
    蛇妖岂会变娇娘?
    定是禅师将我骗,
    不,法海道高有声望。
    娘子与他无冤仇,
    怎会恶意来中伤?
    莫非我娘子真是蛇?
    倒叫许仙意彷徨。
    嗳,常言真金不怕火,
    端阳本当要饮雄黄,
    但愿她不是蛇妖变,
    许仙从此心宽放。
    (白)有请娘子。
白素贞:许郎,你怎还没有去观龙舟?
许 仙:哎哎。明明是一个娇娘,怎说她是蛇妖所变。哎,娘子身体不适,卑人放心不下。
白素贞:现在我好多了,你快去吧。
许 仙:不,我今天要与娘子同饮几杯雄黄酒,共庆端阳。
白素贞:哦许郎,为妻今天不能饮酒。
许 仙:嗳,娘子,今天乃是端阳佳节,哪有不饮雄黄酒之理?待卑人去拿来。
白素贞:许郎,许郎……啊呀,(唱)
    许郎不解我苦衷,
    声声相劝饮雄黄。
    恶时当头须谨慎,
    我只得随机应变作主张。
许 仙:(白)娘子快来。
白素贞:许郎,为妻今天实在不能饮酒。
许 仙:啊呀且住,往日与她饮酒从不推却,今天竟是滴酒不受,莫非她真是……我今天
    一定要她喝,是蛇非蛇也可以一解疑问。娘子,我今天一定要与你同饮几杯。
白素贞:许郎,为妻今天不想饮酒。
许 仙:嗳,娘子,今天乃是端阳佳节,哪有不饮酒之理?娘子快来。
白素贞:许郎。
许 仙:娘子请啊。
白素贞:许郎苦苦劝饮,这……这如何是好?
许 仙:娘子。
白素贞:我若不饮,岂不使他扫兴。
许 仙:哎,娘子。娘子,这一杯恭喜娘子身怀六甲。
白素贞:许郎,为妻身子欠安,多饮不得。
许 仙:娘子往日酒量如海,我一定要你喝了这一杯。
白素贞:为妻不能喝了。
许 仙:娘子不喝这一杯,卑人也不喝了。
白素贞:许郎他怎知我的苦衷。好,就陪你饮了这一杯。
许 仙:嗳娘子。娘子啊,这一杯祝我们夫妻天长地久,白首偕老。
白素贞:许郎,为妻再也不能喝了。
许 仙:娘子,你就喝了最后的一杯吧。
白素贞:为妻醉了。
许 仙:娘子不喝这一杯,难道你不愿与我天长地久,白首偕老?
白素贞:嗳,许郎,不是这个意思。
许 仙:那么就应该喝了。
白素贞:许郎……
许 仙:快喝吧。
白素贞:想我千年功行,三杯雄黄谅是无妨。
许 仙:娘子,请……娘子,再来一杯。
白素贞:许郎,你要害我不成?
许 仙:啊,娘子何出此言?
白素贞:噢,为妻醉了。(唱)
    一霎时浑身痛,如裂五脏。
许 仙:(白)娘子……
白素贞:许郎,不许你进房!
许 仙:娘子……(唱)
    娘子她见雄黄,神色慌张,
    在席间曾劝酒,再三推让。
    想娘子往日里,酒如海量,
    怎会得三杯酒,醉倒牙床?
白素贞:(白)啊哟……
许 仙:(唱)
    蓦然间从房内,传来巨响,
    莫非她真是蛇,显了原状?
    吓得我身颤抖,毛发悚然,
    我不够进房去,仔细张望。
    (白)且慢,(唱)
    法海话若是真,我此惊难当,
    左思量右思量,一无主张。
    (白)也罢!(唱)
    我决定闯进去看个端详!
    (白)啊呀,蛇妖!蛇妖!蛇妖……
小 青:(念)避过恶时辰,匆匆回家门。
    (白)许官人,许官人!娘娘,娘娘……娘娘醒来!
白素贞:(唱)
    醉熏熏神志昏,如梦一场。
小 青:(白)许官人给你吓坏了。
白素贞:啊?!许郎,许郎……(唱)
    我抱住许郎,心如刀绞,
    泪如江海滚滚浪。
    (白)许郎……
小 青:谁叫你贪杯,闯下祸根。
白素贞:只怪我怕使许郎扫兴。青儿,你说有何仙方可以救活许郎性命?
小 青:昆仑山上有灵芝仙草,功能起死回生。
白素贞:如此,许郎托你照应,我往昆仑一走。
小 青:娘娘,灵芝草乃是昆仑镇山之宝,由鹤鹿二童看守得紧。你一人前去岂是他等对
    手?
白素贞:这……难道我与许郎之缘就此完了不成?
小 青:娘娘你要三思。
白素贞:只要能救活许郎性命,何惧赴汤蹈火,我万死不辞!
第五场:盗草

(巍峨险峻的昆仑山上,鹤童、鹿童一同看守着仙界至宝灵芝草。一日,鹤童欲去后山巡
(视,叮嘱鹿童小心仔细,鹿童待鹤童走后,径自打起瞌睡,这时,白娘子恰好驾风到来)
白素贞:(唱)
    驾长风,越关山,奔波万里,
    为许郎,觅灵芝,不顾艰险。
    拨祥云,细观看,已到昆仑,
    遥望去,灵芝草,光芒万千。
    (白)好啊!(唱)
    见鹿童,梦黄粱,睡意正浓,
    我何不,轻移步,冒命上前。
鹿 童:(白)阿嚏……啊!何方妖孽敢私闯仙山,偷盗灵芝?
白素贞:仙童啊!(唱)
    为羡红尘下山岗,
    西湖花烛嫁许郎。
    端阳误饮雄黄酒,
    现形吓得夫命伤。
    人间缺少还魂汤,
    求觅灵芝昆仑上。
鹿 童:灵芝乃是仙界宝,
    珍贵非凡世无双,
    千年开花万年果,
    怎能轻易救世上?
白素贞:常言仙佛善为本。
鹿 童:速离灵山休多讲。
白素贞:念我千山万水苦。
鹿 童:莫怪我双槌不饶放!
白素贞:只要能得灵芝草,
    纵然舍身也无妨!
鹿 童:(白)妖孽你敢轻举妄动!
白素贞:既是仙童不饶,恕白娘子少礼了!
(白娘子拔剑和鹿童斗了起来,鹿童不敌,鹤童赶来助阵。白娘子力抵二童,终于取得了
仙草)
白素贞:二位仙童,娘娘去也。
第六场:水斗

(白娘子盗来灵芝草救活了许仙。数天后,许仙依然半信半疑,独自去金山寺找法海,法
海将许仙留在金山,要劝其出家。白娘子得知,与青儿一起寻上金山。)
白素贞:(唱)
    我夫私上金山道,
小 青:听信贼秃祸自招。
白素贞:恨法海棒打鸳鸯两分开,
小 青:怪许仙疑惑不决情轻抛。
白素贞:(白)青儿,来此已是金山。
小 青:待我叫开山门。呔!里面可有人在?
知客、悟禅:阿弥陀佛。
知 客:两位女客到此阿是烧香?
白、青:不是。
悟 禅:那么还愿?
白、青:也不是。
知 客:一不烧香,二不还愿,那么倷来做啥?
小 青:来找寻我家官人。
悟 禅:伢寺里香客蛮多,倷官人姓啥叫啥?
白素贞:姓许名仙。
知 客:许仙官人啊?我听师傅讲啊,伊拉屋里有个白蛇精。
白素贞:嗯?!
悟 禅:还有一个青蛇精。
小 青:啊!若再罗嗦,休怪我剑下无情!
白素贞:青儿。
知客、悟禅:师父!师父!
法 海:善哉,善哉。
白素贞:老禅师,弟子有礼了。
法 海:孽畜,你竟敢来到金山,惊动老僧,扰乱佛殿!
小 青:快还我家许官人来!
白素贞:望你将我许郎放了出来,同我回去。
法 海:孽障!回头是岸,我劝你早返峨嵋!
白素贞:老禅师,你身在佛门,慈悲为本,开个方便之门,放许郎出来,莫叫鸳鸯两处分。
小 青:娘娘。
白素贞:老禅师,望你念我一往情深,释放许仙,夫妻团聚,永不忘你如海深恩。
小 青:娘娘。
白素贞:老禅师……
法 海:休得多言,还不与我速速退避!
小 青:娘娘何必与他多讲,倒不如同他见个高低!
白素贞:青儿。
法 海:啊!哈哈哈……(唱)
    孽畜休得逞强能,
    须知佛法无穷尽。
    许仙南柯梦已醒,
    从此与你断孽根。
    他随老僧在金山,
    皈依三宝绝红尘。
白素贞:(白)啊?!(唱)
    我与他海誓山盟,
    愿作鸳鸯共衾枕,
    各不相负有前约,
    他怎会削发入空门?
    放出许郎早相会,
    夫妻再续未了情。
法 海:你休痴心多妄想,
    重谐旧好待来生。
白素贞:(白)啊,(唱)
    你是个出家人,
    却生就铁石心,
    硬拆散鸾凤交,
    只落得夫妻分,
    前没仇后无恨,
    何嫉我恩爱深?
法 海:你是蛇妖他是人,
    岂能长处共天伦!
白素贞:(白)青儿……
小 青:秃驴啊!(唱)
    满口咄咄骂妖孽,
    我俩何曾背人伦?
    娘娘她,敬夫如同敬天地,
    何曾害他半毫分?
法 海:你再多言缠不清,
    一杖打你骨成粉!
白素贞:(白)嗳,(唱)
    莫道禅杖法力大,
    惧者不上金山门,
    放出许郎万事休,
法 海:(白)我不放你待怎样?
白素贞:(唱)
    杀上禅台取你命!
法 海:(白)两妖竟敢无理,与我看风火蒲团!
知客、悟禅:是。

(白娘子和青儿同知客、悟禅动起手来,刹时就破了风火蒲团。法海见状,亲自来斗。)

小 青:请娘娘发令。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娘娘。
白素贞:水漫金山!

(霎时间狂风大作,白娘子率领水族掀起江水,漫上金山。法海也唤来天兵天将助阵,但
都被白娘子与青儿打败,法海只得抛出法宝青龙禅杖,身怀六甲的白娘子惊动了胎气,和
青儿败下阵来。)

白素贞:许郎。
法 海:啊哈哈哈。
第七场:断桥

小 青:娘娘。
白素贞:(唱)
    平空挥下无情棍,
    一对鸳鸯两处分。
    难敌法海佛力高,
    败转钱塘忿怎平。
小 青:(白)娘娘,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会。
白素贞:青儿,我们不是到了临安西湖么?
小 青:正是西湖。
白素贞:前面可是桥亭?
小 青:是桥亭。
白素贞:记得下山时候,与许郎初次相见,好像也在桥亭。
小 青:是在桥亭。
白素贞:桥亭依旧,人事全非。
小 青:娘娘,以往之事,何必回首。
白素贞:触景生情,怎能不想!(唱)
    想当初,
    桥亭三月春光好,
    一见许郎情丝绕。
    但愿此生常相聚,
    做对同林比翼鸟。
    谁知平地风波起,
    以往的欢乐一笔销。
    湖山依旧人事非,
    徒对沧海满怀恼。
    许郎啊,
    恨你一旦多薄幸,
    轻信法海将妻抛。
    叹我今向何处去,
    含泪彷徨苏堤道。
小 青:(白)娘娘。(唱)
    许仙背你上金山,
    引来祸灾事非小。
    狼狈至此全由他,
    一腔怒火顶头烧。
    (白)许仙啊许仙!(唱)
    日后得能见你面,
    青锋剑下情不饶!
白素贞:(白)青儿。
小 青:娘娘,我们还是回山去吧。
白素贞:回山……青儿,我身已怀孕,怎能回山。
小 青:这……娘娘,我们到桥上休息一会。
许 仙:(唱)
    下金山,出镇江,
    蓦地飞步至钱塘。
    (白)啊呀娘子,你你你怎会弄得这般狼狈呀?
小 青:许仙你来得正好!
许 仙:啊呀……娘子……娘子,啊呀!
小 青:娘娘,待我杀了这种负心人。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娘娘不要理他!
许 仙:娘子!
小 青:啊!
许 仙:娘子救命啊。
白素贞:你好薄幸也。
许 仙:娘子,许仙知罪了。
白素贞:谁是你的娘子。
许 仙:娘子,你就看在夫妻份上,饶了我最后一次吧。
白素贞:你也懂得夫妻情分?(唱)
    我待你仁至义尽真情爱,
    你不该以怨报德将我害。
    你若知夫妻情分深似海,
    又怎会轻信谗言上金山。
许 仙:(白)是许仙不好。
白素贞:(唱)
    早劝你僧道无缘莫来往,
    你却是一进佛门就不想回。
许 仙:(白)是许仙不好。
白素贞:(唱)
    我与青儿不畏艰难将你寻,
    斗法海,险乎做了剑下鬼。
    既然你怕我疑我金山去,
    又何必追我寻我西湖来?
许 仙:(白)娘子,这……是许仙不好。
小 青:哼!啊!
许 仙:(唱)
    娘……娘子啊,
    劝娘子休发雷霆且忍耐,
    这都是许仙之错许仙罪。
    想当初不听你娘子良言劝,
    悔不该我一念之错上金山。
    谁能料法海强我在佛门,
    紧相逼与你娘子绝恩爱。
    我难抛舍一场夫妻万缕情,
    许仙才闯出庙门逃下山。
白素贞:(白)你既自愿上山,又何必逃下山来?
许 仙:我……我难舍你娘子。
小 青:你倒说得好听!娘娘,(唱)
    何必与他把理谈,
    从今后恩断义绝两分开。
许 仙:啊呀!娘子,娘子……
白素贞:桥断难接,情绝难续。
许 仙:娘子,许仙不能没有你娘子啊。
小 青:哼!
许 仙:青儿,许仙下次再也不敢了。娘子,许仙下次再也不敢了。
白素贞:(唱)
    见冤家,心欲碎,
    泪湿裙衫我无限悔。
    当初西湖成花烛,
    指望与君是永相随。
    不料美梦难久长,
    过眼烟云尽虚伪。
许 仙:劝娘子莫伤悲,
    求青儿恕我罪。
    怪许仙太糊涂,
    恨法海理更亏。
    几兴风浪几引灾,
    害得夫妻失恩爱。
    娘子啊,你有孕之身须自重。
小 青:(白)亏你还想得到娘娘怀有身孕!
许 仙:(唱)
    娘子啊,莫为往事锁愁眉。
    (白)也罢!(唱)
    许仙从此决心改,
    永与法海断往来!
    (白)娘子,你……你就饶恕我了吧。
白素贞:(唱)
    冤家他,跪尘埃,
    既恨又痛更怜爱,
    见面毕竟情难割,
许 仙:(白)娘子……
小 青:娘娘,(唱)
    事不三思后悔晚。
    自从你与他夫妻配,
    害你并非此一回。
    你一片厚情换薄义,
    是福是祸你该明白。
    娘娘呀,
    及早醒悟快回去,
    以免日后再受害。
白素贞:(白)青儿,(唱)
    不能全把许郎怪,
    罪魁祸首是法海。
    既是许郎知过错,
    愿他从此事不再。
小 青:娘娘痴情难自拨,
    青儿不愿再相随。
白素贞:(白)青儿,你要走?
小 青:嗯,我要走。
白素贞:青儿,与你相聚了这许多年,同甘共苦,形影不离,如今你怎忍心离我而去?
小 青:娘娘,非是青儿忍心,须知法海佛面兽心,金山一战,仇恨更深。如今虽脱灾难,
    须防日后祸根。
白素贞:青儿,我身已怀孕,快要临盆,你若一走,更有何人照应?
许 仙:青儿,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许仙这一次决心改过,你就不要走,跟着娘娘吧。
白素贞:青儿,我与你情同手足,患难之亲,你若真的要走,也该待我孩子临盆。
许 仙:青儿……
白素贞:青儿,你就跟我回去吧。
小 青:娘娘……
白素贞:回去吧。
第八场:合钵

白素贞:(唱)
    母子夫妻合家欢,
    喜今团聚遂夙愿。
    秋风经寒叶犹红,
    几回离合更添欢。
小 青:(白)娘娘,娘娘。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娘娘,小官人的衣服都整理好了。
白素贞:噢。
小 青:今日是小官人弥月之喜,等一会客人都要来了,你快梳妆更衣。
白素贞:对。
小 青:娘娘,许官人一早出去料理酒筵,怎么到这时候还不见回来?
白素贞:是啊。
许 仙:来了,来了。
白素贞:许郎,可有准备定当?
许 仙:一切齐备。
白素贞:许郎,你说孩儿像谁?
许 仙:哎,像卑人得很哪。
小 青:但愿他不要像许官人那样无情无义才好。
许 仙:嗳,青儿,卑人以后绝不再有负娘子。
白素贞:青儿,你快到里面去收拾吧。
小 青:是。
白素贞:许郎,你该替孩儿取个名字。
许 仙:哎,啊呀,我倒忘了告诉娘子,昨晚我梦见一条蛟龙飞入我家,此乃大吉之兆。
白素贞:蛟龙……哎许郎,何不就取名“梦蛟”?
许 仙:“梦蛟”?
白素贞:嗯。
许 仙:这个名字很好!
白素贞:许郎,这些衣服梦蛟可以穿到七岁。你看做得可好?
许 仙:很好,很好。
白素贞:让我抱他到里面去睡。
许 仙:好。

法 海:(白)阿弥陀佛。
    (念)西天取得混元宝,午时飞钵收蛇妖。
    (白)阿弥陀佛。
许 仙:师父,你……你怎么又来了!?
法 海:老僧与你素有宿缘,特地再次前来度你。
许 仙:师父你何故苦苦地缠着我?
法 海:老僧为的是救你性命啊。
许 仙:师父,弟子万死不信。我家娘子几次三番救我的性命,而今已生下孩子。
法 海:不伤你命,时辰未到;生下后裔,乃是妖孽之根。
许 仙:师父,纵然我家娘子是蛇,她也是一条好蛇啊。
法 海:嗳,那白蛇,违妇道,背人伦,水漫金山罪更深。金钵一只交与你,午时合在她
    头顶,佛法难容天理定,从今与你孽缘尽,孽缘尽。
许 仙:(唱)
    闻此言,失魂落魄汗直淋,
    禅师啊,此事万……万不能,
    破镜重团圆,
    岂可又告分。
    许仙要妻室,
    孩儿需娘亲,
    夫妻恩,骨肉情,
    下此毒手我怎忍心?
    求禅师发慈悲,
    宽饶娘子一条命。
法 海:(白)佛旨如山,岂能凭你。
许 仙:禅师,我,我愿以自己的性命代替娘子。
法 海:嗳,如违佛旨,五雷击顶!
许 仙:师父。
法 海:拿去。
许 仙:师父,师父……
白素贞:许郎。
许 仙:哎。
白素贞:许郎,刚才好似听见有人同你讲话。
许 仙:没有啊……
白素贞:许郎,你在做什么?
许 仙:没有做什么……
白素贞:许郎,你因何神色慌张?
许 仙:我没有慌张。
白素贞:看你面色惨白,莫非得了病了?
许 仙:我……我没有生病啊。
白素贞:啊,许郎,你在流泪?
许 仙:没有流泪呀。
白素贞:许郎,到底为了何事?
许 仙:为了……为了……
白素贞:什么?
许 仙:那法海……
白素贞:法海!?
许 仙:他……
白素贞:他怎么样?
许 仙:他他他……
白素贞:啊!
许 仙:娘子……
法 海:许仙,还不与我下手!孽畜,金钵来也!
许 仙:啊呀……
白素贞:哎呀!
许 仙:啊呀,娘子,娘子!
白素贞:啊哟……
小 青:娘娘!
白素贞:青儿,你快逃命!
小 青:啊!?
法 海:孽畜!还不现出原形,归顺佛门!
小 青:贼秃,我与你势不两立!娘娘……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当初听了青儿言,何来这泼天祸灾?
白素贞:事已至此,还提他做甚。你快逃命!
小 青:不,杀了贼秃,才泄我心头之恨!
白素贞:青儿,佛法无边,你岂是他的对手,留得身躯在,怎怕仇不报。
小 青:我放心不下娘娘。
白素贞:你不用管我,你快走,你快逃命。
小 青:青儿拜别娘娘。
法 海:阿弥陀佛。
白素贞:许郎……
许 仙:娘子!娘子,莫非你真是……
白素贞:是我隐瞒你了。
许 仙:那你为什么早不与我讲明?
白素贞:非是我不把真情吐,只怕你胆小要受惊。
许 仙:娘子!
白素贞:许郎。(唱)
    许郎啊,
    为妻是,千年白蛇峨嵋修,
    羡红尘,远离洞府下山走。
    初相见,风鱼同舟感情深,
    托终身,西湖花烛结鸾俦。
    以为是,夫唱妇随共百年,
    却不料,孽海风波情难酬。
    为了你,兴家立业开药铺,
    为了你,端阳强饮雄黄酒,
    为了你,舍身忘死盗仙草,
    为了你,水漫金山法海斗,
    为了你,不听青儿良言劝,
    为了你,断桥硬把青儿留。
许 仙:(白)娘子……(唱)
    娘子是,真情真意恩德厚,
    我却是,薄情薄义来辜负。
    娘子是,朝暮相伴不离分,
    我却是,几次三番把你丢。
    娘子是,昆仑盗草救我命,
    我却是,恶意劝饮雄黄酒。
    娘子是,为我不听青儿劝,
    我却是,引来金钵把魂勾。
    许仙是,不分善恶祸自招,
    许仙是,悔不尽来我恨不休。
白素贞:我不怪许郎将我负,
    只恨法海少理由。
    他一再陷害下毒手,
    恩爱夫妻难到头。
    金钵虽小重如山,
    压得我有口气难透。
    (白)啊哟,啊哟,痛死我也!
许 仙:娘子!
白素贞:(唱)
    许郎啊,看来今生缘已尽。
许 仙:(白)不,(唱)
    待许仙打破金钵将你救。
白素贞:(白)不。许郎,梦蛟已醒,你快去把他抱来,让我们母子见最后一面。梦蛟,
    (唱)儿啊!
    见我儿好比刀穿胸,
    忍不住泪珠如潮涌。
    只指望亲抚儿长大,
    谁能料惨别娘怀中。
    紧依偎,温暖能几时,
    苦相对,泪落儿面孔,
    儿无知,泪水当乳吞,
    娘悲切,心乱眼朦胧。
    顷刻间,金钵将娘收,
    从此后,有谁把儿痛。
    儿啊,
    这一件件衣衫为儿做,
    一针针是娘亲手缝。
    娘为儿制就七年衣,
    可怜儿,八岁就无衣御寒冬。
    儿呀儿,你因何笑对为娘看?
    (白)是啊!(唱)
    他怎知,生离死别痛。
    你要看,趁此娘还在,
    再想见,除非三更梦。
    (白)许郎……(唱)
    许郎你,为人善良性忠厚,
    就只为,缺少主见受作弄。
    怪你胆小两取软,
    事已至此悲何用。
    过去是,家内一切我安排,
    从今后,你早晚寒暖要自珍重。
    许郎啊,梦蛟你要好抚养,
    免我在地下牵心胸。
    (白)啊哟,啊哟!
许 仙:娘子!
白素贞:(唱)
    一阵阵金钵无情催,
    一句句话满咽喉中。
    恨法海佛面禽兽心,
    活拆母子分西东。
    许郎啊,叫孩儿血海深仇须牢记,
    待长大,复仇救娘出牢笼!
法 海:(白)孽畜,我将你镇在雷峰塔下,永不超生!
白素贞:贼秃,总有一天我推倒雷峰,报此大仇!
法 海:若要雷峰塔倒,除非西湖水干!压下去!
许 仙:娘子,娘子!娘子……
第九场:倒塔

梦 蛟:(唱)
    花有子,树有根。
    游鱼无水命难存。
    别家孩子依娘怀,
    独我梦蛟苦伶仃。
    乌鸦尚有反哺情,
    孤儿更盼慈母心。
    (白)娘!(唱)
    只见雷峰高耸天,
    不闻娘声空悲啼。
    可怜我,寻娘走得鞋底穿,
    思母长夜难入眠,
    娘啊娘,你在塔中可知情?
    儿今又来找寻你。
    (白)娘!娘……
白素贞:(唱)
    耳听声声唤娘亲,
    莫非我儿他来临?
    (白)梦蛟!
梦 蛟:娘!
白素贞:(唱)儿啊!
梦 蛟:(白)娘……
白素贞:(唱)
    转眼已过七年整,
    喜见梦蛟长成人。
    为娘身禁雷峰下,
    常把我儿挂在心。
梦 蛟:娘……
    儿思娘来断肝肠,
白素贞:娘思儿来更凄凉。
梦 蛟:儿思娘,不吃茶和饭,
白素贞:娘思儿,暗把珠泪弹。
梦 蛟:儿思娘。寒窗无心勤攻读,
白素贞:娘思儿,纵死九泉难瞑目啊。
梦 蛟:儿好比孤雁独宿寒林间,
白素贞:娘好比三月风筝断了线。
梦 蛟:儿好比羔羊迷途空彷徨,
白素贞:娘好比乌云遮月暗无光。
梦 蛟:儿好比海上漂浮失舵舟,
白素贞:娘好比龙困海滩恨不休。
梦 蛟:儿想娘啊……
白素贞:娘思儿啊……
梦 蛟、
白素贞:两地相思一样心。
梦 蛟:(白)娘!(唱)
    如今母子喜相逢,
    同回家门聚天伦。
白素贞:为娘思子心虽切,
    怎奈身被雷峰镇,
    恨煞法海心太狠,
    咫尺天涯难相亲。
梦 蛟:(白)待儿推倒雷峰!
白素贞:儿啊,若要雷峰塔倒,除非西湖水干。
梦 蛟:娘!娘,娘……(唱)
    霎时不见慈母影,
    好比春雷击头顶。
    (白)娘!娘……若要雷峰塔倒,除非西湖水干,法海!(唱)
    我娘犯了什么罪?
    永镇雷峰受苦辛。
    梦蛟不顾生与死,
    淘干西湖救母亲!

小 青:(白)深山炼灵火!
风火神:怒把雷峰破!
小 青:放出灵火,烧干西湖!
风火神:是!西湖水干!
法 海:何方妖孽,竟敢如此猖狂!
小 青:贼秃,你来得正好!
法 海:啊!哇呀呀。
小 青:毁塔!
风火神:是!
小 青:娘娘!
白素贞:青儿!
梦 蛟:娘!
白素贞:梦蛟!
梦 蛟: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