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tiancheng / 我的图书馆 / 杨贵妃恋上李太白

0 0

   

杨贵妃恋上李太白

2010-09-22  zhentianc...

杨贵妃恋上李太白

时间:2010-09-03 13:1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李白(公元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中国唐朝诗人,有“诗仙”“诗侠”之称,可谓史上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才华盖世。

    杨贵妃,本名杨玉环(公元719-756年),唐代宫廷音乐家、歌舞家,其音乐才华在历代后妃中鲜见。她天生丽质,可谓大唐第一美女,有“羞花”之貌,天姿国色,与西施、貂蝉、王昭君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

    后世很多人硬要暧昧地将这二人拉到一起,给这对作古千年的才子佳人造点诽闻。

    湖南卫视最近正在热播的尤小刚秘史新剧《杨贵妃秘史》中,就很煽情地将这“李杨恋”当做戏里的三大感情主线之一,剧中杨贵妃与李白扑朔迷离的暧昧关系成了一大看点也备受争议。那么杨贵妃与李白在历史上到底有何瓜葛?查阅了一些历史资料,笔者发现二人年龄相差18岁,与电视剧中的扮演者的年龄倒也相仿,所以,该秘史编剧合理想象这对才子佳人曾经有一段浪漫情史也并不为过。那么历史上二人到底是否暧昧,是否有过情史呢?

    经考证,“李杨恋”纯属子虚乌有,李白和杨贵妃绝无爱情纠葛。

    天宝年间的一天晚上,唐玄宗带着他的宠妃杨玉环,乘月色观赏移植到沉香亭的四株名贵牡丹。兴庆湖畔,他们漫步长堤,身后是空辇和一行最出色的梨园弟子。他们在花香月色之中,摆下歌舞。李龟年正张罗着管弦班子准备唱的时候,唐玄宗说:“赏名花,对妃子,此情此景怎能再唱旧词?”叫李龟年拿着金花笺赐给李白,让李白赶紧写词(也就是配合歌唱的七言律诗)。哪想到这时李白正和几个朋友躺在酒楼里呢。李龟年赶快用冷水激醒他,叫人把李白架进兴庆宫,而李白这次奉旨拍马屁,还是要拍唐玄宗最爱的女人,自然认为接近最高领导,升官进爵的好机会到了。他就抖擞精神,卖了十二分的力气,写下了《清平调》三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其实坚持李白和杨贵妃有私情的人,大多从李白所写的《清平调》三首上做文章,对于诗中文字的“索隐”真是达到了让人可笑的地步,例如,“飞燕”来暗喻贵妃当时的处境就像一只可怜的燕子似的,对明皇没有真感情却还要无奈地把自己的身体倚靠在明皇这新的“妆台”上。李诗里令他常相思伤感的景物经常带有“燕”字,如春思里的“燕草”及别的诗里的“燕山”等。莫非贵妃的小名有个“燕”字,李白才常借“燕”来传情?如果大家都照这个思路来解读古诗,那就太热闹了。首先这里的“可怜”是夸杨贵妃娇俏可爱的意思。白居易在出任杭州刺史的途中写过一首诗《暮江吟》,咱们上小学的时候都学过了。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珍月似弓。”这里的“可怜”就是用“可爱”之意,两首诗这个词的意思是一样的。然后,翻遍正史野史,杨玉环的小名里还真没个“燕”字,“玉环”的记载最多,也有史书记载她叫“玉奴”。李白借“燕”传情,可真是“索隐派”的兄弟们坐在屋子里自己拍脑袋想出来的。我们平日里见了领导的夫人都要赞两句,李白是奉旨为杨贵妃的美貌作诗,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众所周知杨贵妃是肥美人,她本人也挺忌讳的,听到李诗仙那么善解人意,说她象古代第一瘦美女赵飞燕,怎能不开心,又怎会向唐玄宗进他的谗言呢?

    而与杨贵妃传出绯闻的男人里面,最靠谱的是安禄山和杨国忠,这两位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

    安禄山是杨贵妃的干儿子,儿子看娘,天经地义。杨贵妃可以呼啦啦把安禄山给扒光了,唐玄宗来的巧,看到了这一幕,杨贵妃说是在行“洗儿礼”呢,两人的暧昧关系可想而知。

    杨国忠呢,是杨贵妃的堂兄,在京城里代表着贵妃娘家,不仅杨大美女自己可以时不时的回娘家串串门,走走亲戚。连唐玄宗也认真老实地把情敌当亲人了,杨贵妃惹他生气了,赶她出皇宫也是送到杨国忠手上,那真是机会多多。
    其实,在最近有幸拜读的蒙曼老师新作《蒙曼说唐·长恨歌》中看到的李白的结局才是证明这段“李杨恋”纯属子乌虚有的铁证,杨贵妃的两大绯闻男友中安禄山,权利大的可以拥兵造反了,“安史之乱”闹得大唐悬的很呢,后来安禄山、史思明都被自己儿子给杀了,我看主要是他们内部起了争执,大唐打了八年这才平了乱,否则还不定是什么结局呢。杨国忠呢,其实只是杨贵妃的一个远房堂兄,一个街市上的二流子,智商不高,无才无德。这样的人可以位居宰相,其中玄妙不由让人会心一笑。

 

    而李白仕途却何等狼狈!李白之才,昭天皓月的,谁都知道他当了两年的待召翰林的虚职就被赐金放还了,假如李白与杨贵妃真有情史,杨贵妃只稍稍吹吹李隆基的枕头风,他自然可以轻轻松松做上高官。何至于“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般的兴冲冲去当官,竟落到那般凄惶的下场!

    蒙曼老师做客“百家讲坛”期间,在《蒙曼说唐·长恨歌》讲解里对李白也有精彩的演说,而从《蒙曼说唐·长恨歌》这本书中更能让人品味到别样的李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