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创)“诗 者 王”——从海子的诗理解海子

 魔轩阁 2010-09-24

“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夜色》)。诗歌者可以成王,正如:“哲学王”一样。海子却是“诗者王”。“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太阳是我的名字/太阳是我的一生/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的心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祖国》)”。“诗者王”,海子要在诗的世界称王,这个“诗”即是指他自己的诗,也是指自己的诗所创造的新世界。正如他自己给自己的评价:“你是年老的国地上/一位年轻的国王/老年皇帝会伏在你的肩头死去/”(《绿松石》),他将是这样的一位诗人“你既然不能做我的妻子/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王冠/我将和人间的伟大诗人一同佩戴……/使石头开花/像一顶王冠/秋天的屋顶又苦又捍/空中弥漫着一顶王冠”,那么又有谁会将自己的信仰俸若神明。 ­

    在诗的世界,他是王。无论是在《玫瑰花园》中,“我脱下诗歌的王冠/和沉得的土地的盔甲”,还是在《七百年前》一诗中他“打马进城”,或是在《秋》中“王在写诗”。他的诗中无时无刻不透示出“王”的意象,甚至是拿“一只火红的老虎”来比喻自己。 ­

海子是一个神话,他结束了80年代的诗歌风格。正如他的《弥赛亚》“谨用此太阳献给新的纪元!献给真理!谨用这首长诗献给他的即将诞生的新的诗神!”但这个神话让我或许多了些困惑,而同时他却是一个先验性的诗人。他的整个生命里程便如他所创造的诗的世界,而他自己更是坦言“春天/春天/他何其短暂/春天的一生痛苦/他一生幸福”(《秋日想起春天的痛苦也想起雷锋》),让我们来读这句“春天一生痛苦/他一生幸福”又是多么深刻的自我剖析啊!然而我们更多的人还是认为他是一个消极的诗人,对于他的诗也对于他的人。 ­

    从《亚洲铜》、《敦煌》、《诗人叶赛宁》、《给萨福》、《太阳》,这是些多么纯净的诗歌。但当他把第一首《死亡之诗(之一)》写出来,他便为自己埋下了命运的种子。他是一个神,诗歌中的王者,也许他在写第一首《死亡之诗》时并不知道“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一块木板笑成两截/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这个“笑声”“两截”究境指什么?然而我们如果联系了他死亡的方式,便会惊人的发现这是多么震撼的偈语啊!而第二首《死亡之诗》似乎让人不明白,他想写什么。其实在这一首诗中已充分地体现了他死亡的征兆,他经过了长时间的创作与思考,终于将“王”提升到一种完美的精神高度,他对于“王”的实现方式给出了一个充分的理由。“雨夜偷牛的人/把我从人类身体中偷走/……于是非常高兴/自己变成了另外的彩色母牛/在我的身体中/兴高采烈地奔跑”。 ­

   为了更加充分地让大家明白海子是怎样实现这一转变,我将从他创作的诗歌中使大家理解 。“北方星光照映南国星座/村庄母亲怀中的普希金和我/闰女和鱼群的诗/安睡在雨滴中/是雨滴就会死亡”(《两座村庄》),确实“是雨滴就会死亡”,海子用他生命的消逝应验了“雨滴”的命运。他在追随着“普希金”的足迹,他向往,他追求,并最终完成了他的诗的使命。然而我到认为这种说法不可以取得支持的,相反我更大的感觉是他在用自己的死来向人们说明“我是多么幸福,诗歌,王国,太阳”。也许他是疯了,我想还是让我们来和这个疯子一起感受疯子的幸福“从黎明到黄昏/阳光充足/胜过一切过去的诗/幸福找到我/幸毫不说:“你瞧/这个诗人/他比我本人还幸福”。海子就像小孩子一般,张望着大自然,好奇地幻想,他是多么的单纯多么的简单。而他却比谁都富有“我无限热爱着新的一日/今天的太阳/今天的马/今天的花揪树/使我健康/富足/拥有一生”。幸福竟然给他说,海子比他还幸福。这是多么胆大的幸福,幸福的胆大,又有谁可以说我比幸福还幸福?我们还在追求什么,看看海子,看看查海生“今天的马,太阳,花楸树”这么简单的原因,便使他“富足”。 ­

    当诗歌走完了一生,海子也就意味着天命以完成,死亡便是奖赏。正如他在《晨雨时光》中所言:“不能携上路程/当众人齐集河畔/空声歌唱生活/我定会孤独返回空无一人的山恋”,事实是,他死在了山海关,有个带“海”字的地方,他的灵魂便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山恋。他死了,死在了大地上,而不是海中,空中。选择了死在大地,选择了死,他也早已给出了我们具体的答案“不曾料到又一次/春回大地/大地是我死后爱上的女人/大地啊美丽的是你/丑陋的是我/诗人叶赛宁/在大地中/死而复生”,为了像凤凰焚而生,他选择了大地(《诗人叶赛宁》)。 ­

    我们不难发现《死亡之诗——给梵高的小故事:自杀过程》在这一首诗中,海子对自杀充满了赞美之情,他是无比的向往。死可以让“雨夜偷牛的人”,“把我从人类身体中偷走”而自己呢?“兴高采烈地奔跑”。而有时他也把自己当成了大自然,一首《土地忧郁·死亡》从头到尾,无不在暗示自己要融于自然。 ­

   他在三年的写诗过程中终于找到了“成王”的途径,并给出了充分的理由。在以后的日子,他便用诗歌为自己编制着死亡的花圈。 ­

    与其相反的是一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诗中我们看到海子是多么的一个豁达的人。但又有谁想到,这首倾情心诉竟是一位即将在两个月后躺在铁轨走上天堂的人呢写的呢?“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完全解脱了。在诗的王国——成王;也是他把诗歌的命运在自己的身上的应验。“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你这长久的沉睡究意为了什么?/春天,十个海子低你的怒吼/围攻着你和我跳舞,唱歌/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温/在春天,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就剩下一个/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也正是他的这种“春天一生的痛苦/他一生幸福”,使他不断寻找诗的王冠。在诗的王国欲成王的过程中,他确成功了。 ­

    海子是时代的产物,也是时代的天才,他是一个神,但他也是疯子。海子的诗给了我们一种特殊的心境,海子的殉诗同样给了我们一种深度的思考,当某些人把一种事业与生命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要么成为我们景仰的精神领袖要么成为世界的一例渴望改变的种子,而这就是海子为我们大家所努力做的。 ­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