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云 / 随感 / 青梅竹马,一种脆弱的美丽

0 0

   

青梅竹马,一种脆弱的美丽

2010-10-05  竹木云

                               青梅竹马,一种脆弱的美丽
                                               ----读《国风·氓》
  
  古时南京,有一个地方,叫长干里。长干里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人从小在一起玩耍,长大,郎才女貌,结成了夫妻。李白据此写了一首诗《长干行》:“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就是自《诗经·氓》后,对青梅竹马最精确的演绎吧。
  在古代中国,青梅竹马如地上的小草,恐怕只能生长在乡野吧。皇室的公主,官宦的女儿,高墙深闺,那有机会,象乡野人家的女儿,可以出门采野菜,踏青,玩耍,和同龄男孩相识。到后来,男女受授不清,如一道紧箍咒,从天庭撒向乡野后,普通人家的女儿,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同男孩子玩家家了。于是,姑舅新眷,表哥表妹,成了青梅竹马的唯一类型。  
      花亭说,“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就像光着身子自由嬉戏在伊甸园的孩子,他们的世界是光滑圆整、自给自足的。”这话中肯。他们两小无猜,成长的过程,如顺水的舟,顺风的筝,没有经历过通常人情的折磨爱的烦恼,更没尝过逆水行舟,逆风前行的滋味。他们想怎么玩耍就怎么玩耍,偶有些苦恼,也会被平时的嬉戏抚平。他们的内心是一个世外桃园,悠悠我心,绝无他人,里面鸟雨花香,和风日丽。
  这样无风无浪无忧无虑如酒醇香的爱情,年轻人怎的不向往。我年轻时,就一直神往这种青梅竹马的爱情。想像着自己就是那英俊的竹马,而同村或者同桌的某个女孩就是那羞涩的青梅。直到后来知道了唐诗背后的真相,原来,这对浪漫的青梅竹马,婚后一个日暮倚修竹,愁老了红颜;一个重利轻别,早晚下了三巴。才知道《长干行》的诗行里,有的不仅仅是童年的天真烂漫,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完美,更有那刻骨的相思与寂寞。我才渐渐地悟到,世上最美的花朵,也最易遭遇风霜的侵袭。昙花艳丽,只是一现啊。
  真怀疑,现实中真若有如此完美的幸福,上帝也会心生嫉妒的。这样的幸福,因为太过于完美,也就太轻易了。如同脆美的玻璃人儿,经不起轻轻一碰的。这样的玻璃人儿,落到凡夫俗子手里,有的,不是陶醉,不是幸福,而是整天怕碰着伤着,怕红杏被墙外之手摘去的提心掉胆,令人丧气。于是,上帝安排她们长大,安排她们自由,安排她们偷吃禁果,但门里的要出去,门外的要进来,和谐终尔有了裂隙,接着外面的风雨雷电,一股脑儿侵袭进来了。没有经历过寒霜雨雪的爱情,如温室里嫩绿,不能承受寒霜雨雪的打压,终于枯黄了,分崩离析了。
  于是,一个童话终于结束了。
  青梅竹马自有故事产生以来,就不是浪漫的轻喜剧,而是寓言和悲剧。这样的悲剧,早在“青梅竹马”这个成语产生之前,就在《诗经》中诞生了。只是我们被后来李白的浪漫遮住了眼睛。《诗经》中著名的长篇叙事诗《国风·氓》,讲述的就是一位桑女与氓从青梅竹马、求婚恋爱、两心相许、结婚度日,到氓变心、一刀两断的全过程,把女子被弃的悲愤抒写得一泻无余,淋漓尽致。但后人记着了《长干行》的浪漫,忘记了《国风·氓》的伤痛。
  回过头来,我们看《诗经·氓》中的女子:她原本是一位靠采桑、养蚕、缫丝卖钱为生的乡间桑女。氓是一个“抱布贸丝”的小商人。两人在集市上相遇,相识。氓向她求婚时,面带着嗤嗤的敦厚的笑,她被氓的憨厚、朴实打动,而后有了好感,开始和他相处。每次相会,女子都要送氓过了漯河,一直到顿丘才肯分手。通过相处,一个热烈追求,一个痴心相爱。桑女答应嫁给氓。并订下了“秋以为期”的誓约。这段经历与感情,在我看来,是真实的,不容置疑的。它让人心生羡慕。那个阶段,她“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望穿秋水,泪雨阑珊,展开笑颜,瞬息间的喜怒哀愁都围着意中人的来去旋转不定。她完全沉浸在爱的幸福之中。
  但桑女不知道,爱永远是一个未知数。就像两小无猜,猜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猜得到开始,猜不到结局的。可况世间的一切充满了变数。桑女初为人妇时,“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这是怎样的辗转辛劳,为曾经的梦想,这道自己圈定的圜囿――爱情。她担当了一切的辛苦与操劳,早起晚寝,不分今日与明朝。无论怎样的困苦她都甘心忍受,无论怎样的委曲她都忍辱负重,无论多重的担子她都勇于承挑,甚至连丈夫的暴怒虐待也毫无怨言。谁知到头来,她却依然未能摆脱一幕被休弃的凄惨的人生悲剧。氓的翻然变脸,使她三年的憧憬与辛劳,顿化泡影。残酷的现实留给她的只是一掬辛酸的眼泪。她的容颜尚未逝去,她曾经的爱人就已经离她而去了。没有人能理解她的伤痛,连亲兄弟对她也是嘲讽式的笑,“兄弟不知,嘻其笑矣”。 这和《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在休归途中预想到的“我有亲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怀”的情形,是何其的相似。其实,世人的讥笑嘲讽这对于她早已无足挂怀了,自己留给自己的只是反思,“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读到这里,总是有一幅画面浮现在我眼前:一个遭人抛弃的憔悴女子,伤心地走在回娘家的路上,世上再没有她安身之处了,只有娘家。她走走停停,伫立在曾经等待恋人的漯河岸上,可是斯人已去,情感不在。眼前的风景更是面目全非,惜日“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如今却是“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江风吹动她的裙角翻飞,无数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她本梦想着与氓“及尔偕老”,白头到终,哪知“老使我怨”,反目成仇。回想未嫁之时,他“言笑晏晏”,“信誓旦旦”,谁能料到他会“不思其反”,忘义食言。“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浩浩荡荡的漯河水啊,你再宽也有堤岸;广阔连绵的沼泽地啊,你再大也有边际。为何我的痛苦竟没有到头的时候?人的头脑往往在悲伤时比幸福时更清醒,更冷静。这时候的桑女不是在悔恨,只是在追忆,只是在哀悼,哀悼自己曾经的痴迷不悟。“反是不思,亦已焉哉!”这是一种用整个身心的破损重创换来的宁静。“心如止水”是一种幡然悔悟,是她审视遍体的血痂而生出的一种劫后余生的宁静与从容。
  然而,上帝的残忍,不仅仅是对青梅竹马者的嫉妒,让她们伤痛离兮而已。她们透支的幸福太多,她们刻意的爱情太深,她们偿付的情债太重,重到轻易就能碾碎年轻脆弱的生命,让生命如秋叶,枯黄陨落。新月派诗人,出版家,翻译家邵洵美的死,表面上死于政治的残酷迫害,实质诱发于青梅竹马的深爱。他与妻盛佩玉是姑表兄妹,青梅竹马。单说两人名字的来历,就让人羡慕。其名“洵美”是他在10岁时据《诗经》“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美,洵美且都”而改的,为的是让自己与所喜爱的人名字永远连在一起。佩玉琼琚,洵美且都,才10岁啊,佩玉就成了他心中的偶像,多浪漫,多好!可是,现实给予他俩的,并不是浪漫,而冷嘲与残酷。就因为盛佩玉乃大官僚资本家盛宣怀之孙女,也因他因一味吟风弄月,追求“唯美”,而遭到鲁迅的猛烈抨击,说邵洵美是靠妻子丰厚的陪嫁办书店、跻身文坛的诗人。而邵洵美的不幸还在后头,从“反右”到“文革”,他被逮捕审查,挨斗受批,终而迫害致死。死时窘迫得连身新衣服都没有。《挪威的森林》里,直子青梅竹马的恋人木月,也是残忍的负债的牺牲品,木月的死,证明两小无猜的世外桃园,本身就是不完美的,而是有着天然的隐患与缺陷,存储着毁灭自身的密码程序。这种密码程序,爱越深,情愈痴,越容易导致密码解体,程序紊乱,自身毁灭。终于,她无法承受外部世界的狂风暴雨,吊死在一个和她内心同样幽深黑暗的森林里面。
  青梅竹马,经不起岁月的风蚀。《氓》中桑女的遭遇,是我明白,仅靠美貌来维持的婚姻是幼稚的。那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住风吹和雨打的。更何况,再美丽的花朵,也有凋谢的时候。再漂亮的脸蛋儿,也终将会被岁月的刀刻上皱纹。以为感情永一,或者以为感情可以代替一切,同样也是天真的。初恋时的激情,会随着时光的流失而逐渐降低,甚至可能降到冰点,接近冷漠状态。对情感的期望值太高,那么情感降温带来的失望就会越大,挫折感就会越深。《诗经》的时代,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就为后人留下了教训。凡世间婚姻的不幸,受伤痛最深的就是这些痴情女子。但千年的喟叹,并不能唤醒她们。即便命运赠之以毒酒,痴情人仍然会仰头饮尽,醇香如饴。因为回头细看,她六岁那年,就成了我的偶像。这种一如既往,前仆后继,犹如杜鹃泣血,飞蛾扑火,声声不断,绵绵不息的爱情。或许,就是青梅竹马的全部意义了。
  青梅竹马,经不起世俗的欺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古时勒在婚姻上的一根绳索。青梅竹马,偏偏不要这根绳索,这根绳索也就象藤一样,把她们缠勒不丢了。就象老百姓说的,小腿从来就没有拧过大腿的时候。陆游与表妹唐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陆游二十岁与唐婉结婚,两人琴瑟和谐、情爱弥深。但不幸的很,两人婚后三年不育,加之婆媳不和,引起陆母不满。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了同郡的赵士程。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漫游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时,却与唐婉不期而遇,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随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唐婉看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不久,唐婉便郁闷愁怨而死。爱,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的断肠诗句?
  青梅竹马,是一种美丽的宿命。而且,是一种脆弱的美丽。谁看破了宿命这张脆弱而暧昧的网,谁就有可能冲出两小无猜的小天地,到大世界中,享受更广阔的阳光。杨乃武与小白菜不是青梅竹马,但小白菜处理情感的方式,却叫人叹服。据说杨乃武出狱后找过小白菜,可小白菜拒绝了,她遁入空门,宁愿枯守一盏风烛,也不肯成全一个美丽的梦。其实,小白菜嫁了杨乃武,世上只不过又多了一对贫贫贱夫妻。而他们永远分离,人类却拥有了一个爱情经典。虽然小白菜对待情感悲观了些。但个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懂得。
  这样想来,不论是青梅竹马的爱情,一见衷情的爱情,媒妁之言的婚姻,还是自由恋爱的婚姻,重要的,不在于开场的形式,是否隆重热烈,而在于拉开爱情的序幕后,怎样在演出的全过程经营好自己的情感,应对好一切外来的风霜雨雪,让爱情这幕大剧,美满地落幕,才是青梅竹马的美丽宿命给予我们的真正启示。
      (2006年10月18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