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的感觉 / 闲侃红楼 / 【闲侃红楼】《红楼梦》中贾母如何破解“...

0 0

   

【闲侃红楼】《红楼梦》中贾母如何破解“金玉良缘”(闲侃红楼之十)

2010-10-10  怀旧的感觉
 


《红楼梦》
中贾母如何破解“金玉良缘”

 

                            风之子闲侃红楼梦之十 

 
      在拙文金玉良缘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里说到,所谓的“金玉良缘”就是王夫人、薛姨妈这对王家的姐妹为结成儿女亲家的目的而策划的一起阴谋,参与者还有薛宝钗、莺儿以及周瑞家的。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些人的身份,莺儿是宝钗的丫头,周瑞家的是王夫人从娘家带来的陪房,清一色的“王家人”,我们不妨因这个阴谋而称之为“王氏集团”。
 
在这里,我是不赞成刘心武先生的所谓金玉良缘不是指宝玉与宝钗的婚姻的说法的。刘心武先生说在古代带玉的很多,为何唯独只是宝玉?这有点“钻牛角尖”了。如果照刘心武先生分析,还煞费苦心搞“金玉良缘”做什么?在那个时代,只要经济许可,那个男子身上没有点玉什么的,那宝钗岂不是“人尽可夫”了?所以,所谓的“金玉良缘”肯定是有所指而不是泛指,瞄准的就是宝玉,这个一生下来就口中含玉的“奇男子”。
 
从“金玉良缘”阴谋实施的过程来看,是相当成功的。不仅搅得宝玉和黛玉吵吵闹闹,而且也着实让贾母大伤脑筋。而更可怕的是,居然连贾妃也参与了进来,“王氏集团”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小说第二十九回,贾妃要贾府到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顺带着把端午节的礼物也送来了,其中宝玉和宝钗的就是一样的。这当然是有深意的,就连宝玉也坐不住了,说:“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其实,这已经是一种强烈的暗示了。首先,表明贾妃也已经参与到了“金玉良缘”的阴谋当中,并且赞成宝玉和宝钗结合;其次,从贾妃省亲到送端午节礼物这段时间,王夫人肯定已经争取到了作为皇妃的大女儿的支持;第三,把端午节的礼物与到清虚观打醮联系起来,那么这次打醮肯定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打醮。
 
为什么这样说呢?
 
1、贾母要去而王夫人不去。按照以往规矩,几乎都是贾母到那里王夫人就陪到那里的,而这次王夫人竟不去,理由是:“一则身上不好,二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其实,这已经含有向贾母“示威”的意思。不仅搬贾妃出来压人,而且开始“耍大牌”,说身体不适。为什么?因为在王夫人看来,既然贾妃首肯了宝玉和宝钗,贾母就只有投降让步的份了。
 
2、王夫人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王夫人在得知自己不去而贾母要去,而且要多带人去的时候,王夫人“笑道:‘还是那么高兴。’”言外之意就是,看到贾妃不同意宝玉、黛玉结合而赞成宝玉、宝钗结合,老太太应该郁闷才对,怎么还那么高兴呢?而且,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的“敌意”表露无遗。
 
是呀,贾母为什么还那么高兴?还要去?她难道看不出来清虚观打醮也有可能是“金玉良缘”阴谋的一部分吗?如果是,那么:3、王夫人不去就是为了避嫌,而且,她还发话:“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这已经表明清虚观打醮是阴谋的一个部分了,王夫人想要贾母好看。
 
这些,难道贾母看不出来?不!贾母肯定看出来了。她不仅要去,而且看见大家都要去,“越发心中欢喜”。为什么?因为她要在清虚观破解“金玉良缘”的阴谋,当然人去得越多越好,而且“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这位“金玉良缘”阴谋的另一位主谋也去。
 
那么,清虚观打醮到底有没有猫腻呢?有,就是那个当年宝玉的祖父荣国公的“出家替身”张道士“突然”为宝玉“提亲”。说是一户人家的小姐“今年十五岁了”,而且“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得过”宝玉。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就在小说第二十二回,薛宝钗刚过了十五岁的生日,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巧合”,而且宝钗的模样智慧、薛家的根基家当,当然也配得上宝玉和贾家。这不是暗指宝钗又是指谁呢?
 
而且,我们必须注意小说在此处的行文,张道士的提亲没有任何铺垫,是很生硬的转过来的,就象在完成某种使命。如果,我们知道了张道士的另外一些身份就会更加相信上述判断了。张道士这人不简单,“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也就是说,他是和皇室有着密切联系的“御用道士”,那么他此番提亲是贾妃安排的也未可知了。再而且,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是张道士主动向贾珍提出要“拜见”贾母的,主动当然就有目的,而“提亲”就是目的。
 
因此,张道士的所谓“提亲”,已经不仅是暗示,而且是赤裸裸的想“逼迫”贾母同意宝钗和宝玉的婚事。
 
现在,贾府中的“王氏集团”、贾妃以及当今的“御用神仙”都在要求贾母做出让步和妥协,大有“泰山压顶乌云摧城”之势。可是,他们低估了历经风雨的贾母。贾母既然敢来,而且要求人多多益善,就说明她已经决定做出一个了断。只见贾母轻描淡写的说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穷家子,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难得好的。”
 
这段话有三层意思:1、针锋相对。你们不是老拿和尚来编排“金玉良缘”吗?好,我也胡诌一个和尚,他说宝玉不能早娶,于是一切皆成泡影;2、金玉不就是说门户相当富贵般配吗?我偏不,穷也没关系,只要模样性格好就行,这样金玉相配的说法就被否定了;3、谁也别动,宝玉的婚事得我老太太说了算,主动权在我这儿。
 
好一个贾母,难道不是临变不惊深谋远虑力挽狂澜的再世瑜亮(周瑜和诸葛亮)?“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何等的气派何等的智慧。
 
不惟如此,在张道士献上的一盘物品中,“贾母因看见有个赤金点翠的麒麟,便伸手拿了起来,笑道:‘这件东西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道:‘是云儿有这个。’”
 
史湘云配着个金麒麟,贾母岂会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拿起那个麒麟这么问?而且问是“谁家的孩子”。其实就是在告诉大家,我家宝玉的“玉”是“命”里带来的,是真的,什么金呀却是到处都有,是可以“造”的,是“谁家的孩子”都可以有的,比如已经订婚的史湘云也有。这就再一次尖锐而含蓄的指出了“金玉良缘”的虚伪性。而且,她的高妙之处在于让聪明的宝钗都上了当,主动来回答这个问题。
 
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金玉良缘”阴谋被贾母在不动声色中平息了下去。现在,王夫人该知道贾母当初为什么那么愿意去,为什么那么高兴了吧。贾母真的想去吗?不是,一旦她目的达到,立即撤退。三天的打醮,第二天就不去了,理由有两个:1、宝玉不高兴张道士提亲;2、黛玉中暑了。那就是在告诉“王氏集团”,宝玉、黛玉仍然是她的“心肝”,地位并没有变,纵然抬出皇妃和神仙也是没有用的。
 

        好一个足智多谋的老太太。以往我们说到《红楼梦》里的杰出女性,往往忽略了贾母,其实,贾母是其中非常杰出的一个,她不仅是宝玉和黛玉的“保护神”,而且是贾府“正义力量”的代表(这我以后还会说到)。而高鹗在后四十回把贾母写成抛弃林黛玉,支持宝玉和宝钗结合的主谋就成为了他最大的败笔,不仅违背了贾母的性格逻辑,而且完全违背了曹雪芹的原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怀旧的感觉 > 《闲侃红楼》

    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  |  送给孩子的礼物,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