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飚 / 散文 / 月上心头

0 0

   

月上心头

2010-10-12  大飚
 一束月光透过疏枝照过来,在院子里斑驳,跳跃。那时,我正在窗前想苏轼的句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千里,到底有多远?是不是天涯到海角的距离?月影凌乱,在疏疏落落的枝叶间闪烁其词。
    常常会在这样的夜晚,躲在一角,望月出神。人在月下,身前身后都是一片纯净的白,朦胧的白。除却天上的月亮,谁也看不见我,还有我心底很角落的一些情绪。那些情绪,被一缕缕月光牵着,一波,又一波,轻漾着,也恍惚着……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曾有过月下的孤单,群星之中热闹之下的孤单。窗开着,帘也开着,如水的月光,那么亮的照在窗前,而我,只是静静地站着,一个人身影淡淡,不知该将心事寄予哪一片月光。那时的月是清冷的,无端地清冷。或许,广寒宫的清寂,并非只在天上,酒在月下独饮,更带着尘世的薄凉。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可以想念的人,在月色的掩映下,已经迷蒙。但是依然以我熟悉的方式,进入夜的深处。我依然可以分辨出门前的那几棵树,哪棵是杨,哪棵是柳,旧日的笑语欢声曾落在哪棵树的枝叶上。原来,我还是那么怀念那些已经走远的日子,只是一轮明月,如何承载太多的想念?只是希望思念的远方,心里也有一轮明月朗照。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样的空灵与恬淡,我也曾经有过。月无语,人亦无语,却可以听见月下的所有声音。风吟,水流,鸟啼,心在这些自然的声音中倾听,忽然觉得,都市的所有喧嚣都已远离,留下的,就只有周围那片令人沉醉的静谧。那一刻,分明感觉,这些声音更像一盏灯,一直引领着我,静下来,静下来,一直静到可以听见月光落地的声音……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或许,种种心境,无关风月,也有关风月。风从月光下穿过来,人便有了吟风弄月的雅兴:“云破月来花弄影”,“暗香浮动月黄昏”,“月移花影约重来”,“一亭山色月窥人。”……这样的月色太美,沉迷其中,总能真切地感受到它的温润和清凉;这样的月色太纯,它在太白的樽里,东坡的赋中,张若虚的春江上,无须细品,只那么遥遥一望,便醉出了千缕情丝万股柔肠!
    最喜欢的还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无声无息的月色在朱自清的笔下是那么清新、灵动、曼妙、静谧,读着,便宛若置身荷塘,仿佛在那幽幽的小路上走着的就是自己了。
    都说月是故乡明。我也觉得家乡的月色最美。院子里到处铺洒着月光,那样光润,洁净,清朗;空气中漂浮着一种暗香,清淡,细致,飘渺,如风一样不可捕捉,又没办法忽略。我深情而良久地注视着月亮,月亮也用平静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我,一时间,觉得村庄、树木、房屋都澄明起来,似乎每一片细碎的月光中,都带着水一样柔软的心事,都藏着花朵一样芬芳的祈愿。
    应该说,除了月亮,没有谁可以在这个高度,深深地诱惑着我,每每觉得心累,不能确定自己是谁时,望一眼那个高度,便安和平静了。静得只剩下我简单而幸福的呼吸。
    女儿说,这原本就是我的生活:悠闲与沉静。听着,那个常常被莫名忘记的自己,竟有了一种水润新月的清明。也许,我真正在意的,就是这样一缕柔柔的月光,一抹淡淡的微笑,一份简单却深邃的道理!那么,就让我掬一捧月光酣然饮下,然后醉成月光一样的皎洁和清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大飚 > 《散文》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