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

 只为两眼 2010-10-14
 
 

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

(以下文字内容经杨近白根据录音、录影整理,未经陈忠康先生过目)

        一、在20多年以前,人们崇尚一些打破碑帖概念的字,当时的“破”,是对的,但是我们现在又不一样了。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到处充斥的是变形的东西,你就需要这个东西去破它。
  
  二、我对传统的复归是一定程度的复归,因为在传统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路子,空间变形是其中一种,也不是说不可以。但是我感觉现在写老老实实那一路人写的太少了。一般人一写(按传统经典的一路写),就被称作俗。但是你要这么写(变形)就不俗。
  
  三、你们都知道这一路(经典一路)好,为什么都不写这一路?这一路都没人写。为什么没人写?都知道唐楷难写,唐楷的“点”好,这个“点”就放在那里,但是没人来写这个。
  
  四、经典太完美了——你写它就完蛋了——这完全是个骗局,这是骗人的话。另起炉灶,然后我们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似乎这是一条很宽的路子——根本不是这样的。
  
  五、《丧乱帖》的每个字都超出我们想象,那个时候的字结构还不成熟,大家口口相传,谁厉害一点,就完善一些。我们看到丧乱帖,不平稳,半生不熟。我们现在才觉得好。说不定王羲之的审美理想里面,看到唐楷(智永),可能会吓死,这也许就是他追求的东西。
  
  六、现在大家觉得太成熟的东西没意思。唐代人和我们的时代是接近的。我们对文字的认知,从唐代到现在没什么太大变化。人们对够得到的东西比如唐代,会觉得没意思,魏晋的东西我们够不到,都觉得有意思。唐人的严密,我们用一辈子功夫或许也能达到。但魏晋的灵气,那种半生不熟,是超出我们想象之外的。
  
  七、宋以前的法帖,都是一笔一笔运出来的,从容不迫,在每一根线条里面都能感受到那种档次,那种心态都可以看出来,不急不火,从容不迫,这种气度,这种心闲神定的感觉我们是可以感受出来的。清代的字也有好的,比如康有为、何绍基的线条。但是这个时候的线条已经显得做了。当代人写字更多地是把擦、描、涂等等技法所有的都用上去了。
  
  八、用腕运,“运”出来的线条,这是一种蛮高级的东西。但是魏晋时候的字,不一定就是运出来的,一些地方是“甩”出来的。用腕的概念是从宋唐以后来的。
  
  九、写碑的,少有不碑帖结合的。但是我个人几乎不写碑,因为在我的感受,它们之间会构成冲突。




以下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 —————————————————————

(陈忠康先生问杨近白学书法的情况):——在训练方法上,可以参考国美的训练办法。像张(羽翔)老师,是国美出来的。比如说帖子的选择上,从真草隶篆都开始写写。不一定一开始都讲构成学的。但是学了构成的方法之后是很有用的。让人具备另外一种观察的眼光。但是还是得下一些基本的功夫。时间保证很重要,关键还要看心气。比如时间少,比较忙,那么训练的效果肯定差一些。还是要有大量的时间放下去。要每天多少个小时地连续作战。

(杨近白问陈先生每天大概写几个小时):要多写,我现在腰有点问题,以前腰不疼的时候,每天写到七八个小时是没问题的。连续写比断断续续地写效果不可同日而语。
还得看很多资料,很多文章。古代现代文章都要读,古人的书论论文选,基本要做到通读一遍。感兴趣的内容要记住。这样可以知道每个朝代,古人是怎么想的,是怎么看书法的。

(杨近白:怎么看白蕉?):白蕉、沈尹默还是不错的,是帖学的两大代表性人物。沈尹默受唐法影响更大一些,而白蕉就更接近晋人的那种书写性。

(老詹(詹逸然)介绍起东莞制造书法群体的学习、聚会情况)
在团体的交流方法上,不一定每个月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看对方的字,可以每个月定一个不同的主题,比如这个月大家一起看书论,把心得拿过来跟大家讨论。读书很重要。字本身有多少好说的呢?在书法技法层面上的问题,可能好几年都是一个同样的问题。多找一点好的东西,而不仅仅局限于书法本身。多关注古代,少关注现代。每个人要有研究性地给自己布置任务,比如我这个阶段学习某个古人,要找一些陌生的东西,边创作边进行理论整理。去找到所有研究某个古人的资料和研究成果,这样的学习才有研究性。

(杨近白询问陈先生曾对米芾下过多少工夫):米芾我在早期学习得不少,米芾是打开二王之门的一个途径,他的技法保持了很多二王的信息。

(杨近白询问怎么看刘彦湖先生的书法以及彼此交流情况):刘彦湖先生最突出的地方在于已经形成了他的书体框架,他的框架蛮好的。我最喜欢他的小篆对联。他的行草书,格调高,但是我觉得过于简单,圆转的东西太多了。其实在北京大家都不怎么交流。会打招呼和谈其他的,但不会交流书法,大家难交流,提意见也不合适,因为大家的路子本身是不同的,说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其他:人到中年,保持充沛精力是最重要的。心态也很重要。每个阶段要完成不同阶段的任务。20岁有20岁的玩法,70岁有70岁的玩法,不能在20岁的时候就把70岁的玩法给做了。
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陈忠康先生己丑春日东莞论书杂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