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凡高作品.阿尔时期全集

2010-10-18  遇8866
 凡高作品.阿尔时期全集
 
        凡·高的艺术中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是"桥"——人们联系和友谊的象征。(皮亚洛夫斯基)

        凡·高画了很多以桥为主题的作品, 他仔细观察蓝天和四周生机盎然的景物在河水中的倒影, 千方百计地表现河水的清澈透明。
  这幅画可以说是凡·高的色彩实验, 画家大量使用蓝、橙补色, 整张画在三原色调的展现下, 达到画面平衡和谐的效果。光影的感觉在画中不太明显, 全然以颜色为主导。笔触纵横交错, 细致入微, 赋予作品浓郁的日本风格。
  在给提奥的信中, 凡·高写道: "今天我带回来一幅有吊桥的油画, 有一辆二轮小马车从桥上走过, 背景是蓝天——河也是蓝色的, 河岸是桔黄色的, 岸上长着绿草, 有一群穿着衬衣与戴着五彩缤纷便帽的洗衣妇女……
  提奥, 我感到好像是在日本一样。我说得一点也不过火, 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美丽的景色。……无论如何要来一趟, 最好能住一阵子。惊讶吧, 居然有这种颜色。"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我现在正以马赛人吃蒸鱼的热情拼命画画——当你听到我画的是一些高贵的向日葵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惊讶呢?"(凡·高)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阿尔的朗卢桥
The Langlois Bridge at Arles
布面油画 60.0 x 65.0 cm
阿尔: 1888年4月
巴黎: 私人收藏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阿尔的朗卢桥和运河旁的路
The Langlois Bridge at Arles with Road alongside the Canal
布面油画 59.5 x 74.0 cm
阿尔: 1888年3月
阿姆斯特丹: 国立凡·高博物馆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阿尔的朗卢桥
The Langlois Bridge at Arles
布面油画 60.0 x 65.0 cm
阿尔: 1888年4月
巴黎: 私人收藏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维格伊拉运河上的格莱兹桥
The Gleize Bridge over the Vigueirat Canal
布面油画 46.0 x 49.0 cm
阿尔: 1888年3月
东京: 私人收藏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Les Alpilles, 圣-雷米附近的山
Les Alpilles, Mountainous Landscape near saint-Sémy
布面油画 59.0 x 72.0 cm
圣-雷米: 1889年5-6月
欧特娄: 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花瓶里的三朵向日葵
Three sunflowers in a Vase
布面油画 73.0 x 58.0 cm
阿尔: 1888年8月
美国: 私人收藏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花瓶里的五朵向日葵
Still Life: Vase with Five Sunflowers
布面油画 98.0 x 69.0 cm
阿尔: 1888年8月
二战时毁于火灾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十四条向日葵
Still Life: Vase with Fourteen Sunflowers
布面油画 93.0 x 73.0 cm
阿尔: 1888年8月
伦敦: 国立画廊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十四朵向日葵
Still Life: Vase with Fourteen Sunflowers
布面油画 100.5 x 76.5 cm
阿尔: 1889年1月
东京: Seiji Togo Memorial Sompo Japan Museum of Art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
Still Life: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
布面油画 92.0 x 72.5 cm
阿尔: 1889年1月
费城: 费城艺术博物馆

凡高全集.阿尔时期 - 香儿 - xianger
十四朵向日葵
Still Life: Vase with Fourteen Sunflowers
布面油画 95.0 x 73.0 cm
阿尔: 1889年1月
阿姆斯特丹: 国立凡·高博物馆

  凡·高在阿尔居住期间,强烈地爱上了遍地生长的巨大的金色向日葵的千姿百态,既有紧闭的苞蕾,也有盛开的花盘,花朵的黄色呈现出丰富的色调,从深橙色到近乎绿色都有。
  1888年8月,凡·高画了大量的向日葵写生,他打算用这些习作装饰"黄房子" 内他自己房间。他在12月病倒后,借绘画帮助自己恢复健康。无论在原作还是后来的复作中,凡·高的用意都是利用色彩表现自我,"我越是年老丑陋、令人讨厌、贫病交加,越要用鲜艳华丽、精心设计的色彩为自己雪耻……"
  在这些作品中,再也看不到自画像里那种短促的笔触,在这里,他的笔触坚实有力,大胆恣肆,把向日葵绚丽的光泽、饱满的轮廓描绘得淋漓尽致。他大胆地使用最强烈的色彩,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岁月将使它们变得暗淡,甚至过于暗淡。"尽管采取了种种保护措施,这些色彩仍然消褪了原有的光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