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之舟 / 老子 / 玄易道人解《老子》_《道经》第五章

0 0

   

玄易道人解《老子》_《道经》第五章

2010-10-19  漂流之舟
《道经》第五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舆。虚而不淈,动而俞出。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
  
  对于本章,各位注家的分歧首先体现在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的理解上。主要分两派,一派认为“不仁”就是不仁义,就是没有仁爱之心,天地、圣人视万物、百姓如草芥,不知爱惜。云老子是在为底层人民鸣不平;一派认为老子此处的所谓“不仁”是不以仁为仁,圣人法天地,无心于仁与不仁。我认为从老子全书整体立意的一致性来说,第二种理解是正确的,但有一点细小的不足,同时也是一个关键的不足,即:究竟“仁”应做如何解的问题。
  
  李航先生在其大作《道纪》中,通过对《论语》中关于“仁”的解析,得出结论:“简单的说,仁就是做正确的事。”对此,我深以为然。在此,结合我的体会再做一点补充,画蛇添足也罢,狗尾续貂也罢,反正是一吐为快。
  
  《说文》:“仁,从人二,会意。”作为一个会意字,“人”自不必说,“二”字做如何解才是关键。通观由“从人二”组成的会意字,二多表天地。仁从造字之始绝非仅只表述现在所说的仁爱这么简单,很显然,他要表述的是我们的行为过程中一种天、地、人合一的,亦即如老子所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行为模式,也就是“顺其自然”的要求在人类社会行为模式、规范中的体现。但“仁”决不单纯是“顺其自然”,而是要求人们去做“顺其自然”。演变到先秦时代,“仁”体现出的意义就如李航先生所说:“做正确的事”。而这个“做正确的事”即“仁”作为当时意识形态领域的一个重要的概念,是需要基于对什么是正确的事作出符合社会主流意识的判断的。而在这个角度来说,“仁”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多多少少失去了“顺其自然”的意义。但象李航先生解为:“做正确的事”应当依然没有问题。
  
  “虚而不淈”,从帛书,世传本为“虚而不屈”多数注家将其解为穷竭之意,而《说文》:“屈,鸟无尾,引为短”,穷竭义项需由短引而再申。有此注恐怕还是要用心良苦的通来假去,理屈不屈不管,词定是不能穷的。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的费尽周折,按帛书原文就能很贴切的解释。《说文》“淈:今人汩。汩,乱也。引为治”。很自然的解释,也顺理成章。前句说不以仁为仁,不刻意为仁,此句说不为治而治,不刻意为治。另:《说文》:“虚,本谓大,大则空旷,引为空。”
  
  最后说一下“多闻数穷”。世传本为“多言数穷”,解释也是五花八门,在此不一一列举。惟沈善增先生在《还吾老子》中解作:“多”与“数”对举,均为多意;“闻”与“穷”对举,“穷”为穷究之意。于是“多闻数穷”可理解为亲自多方去打听,屡次去穷究事由,不如静守于中。在下深以为然也。正如张学友所唱“不要问,不要说,一切尽在不言中”。且“闻”与“穷”不正如上文所言橐龠之状,一来一往,“多”、“数”不停吗。老子行文前后呼应,I服了U。
  
  到此,此章可俗译为:
  
  天地并不刻意去做所谓正确的事情,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也并不刻意去做所谓正确的事情,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就如同一个风箱,广大空旷,而无须多管,任其内部自由运动,动有物应,该出萝卜不出泥。而圣人为治,也应当象“道”对待天地这个大风箱似的,别象风箱里面的那个活塞两头跑个没完,问这个,管那个的。守于中就成了。
  
  
  
  附:李航先生在《道纪》中对“仁”的研究。
  
  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多年以来,对仁的解释五花八门。《辞海》里说:仁是一种涵盖极广的道德范畴。《新华词典》里说:它是同情、友爱的思想感情。如果我们将所有对仁的解释拿来比较的话,最后,一定会把自己搞糊涂。我们只是觉得仁是个好东西,比如说某某“不仁不义”的时候,肯定不是好话。可仁又不是简单的好,比如说某某“假仁假义”的时候,我们对仁的认识就彻底给混淆了。其实,《论语》的通篇都在阐述什么是仁,何必舍近求远去通过别人的理解来认识“仁”呢。先来看看《论语》中以下四段对“仁”的描述: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有子说:“为人孝悌而又喜好犯上的人是很少见的。不喜好犯上而喜好作乱的人是没有的。君子追寻事物的根本,根本建立后道会自然产生。孝悌就是仁的根本。”)《论语》第一章。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颜渊问孔子什么是仁。孔子说:“将自己克制在礼的范围内就是仁。一旦大家都将自己克制在礼的范围内,天下就达到仁的状态了。追求仁要由自己做起,不能归咎于他人。”颜渊问:“那具体怎样做呢?”孔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说:“我虽然不算聪明,但可以照着这几句话去做。”)《论语》第十二章。樊迟问仁。子曰:“爱人。”(樊迟问孔子什么是仁。孔子说:“爱人就是仁)《论语》第十二章。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子张问孔子什么是仁。孔子说:“能将五种美德推行于天下的就算是仁了。”子张问这五种美德都是什么。孔子说:“恭宽信敏惠。恭敬可以不受轻侮,宽容可以赢得人心,守信可以得到人的信任,机敏可以建功,恩惠可以领导众人。”)《论语》第十七章。通过上面四段我们可以看出“仁”似乎和很多概念有关。第一段中有子的话告诉我们孝悌是仁的根本,可见仁不是一个基本概念,它是基于前面讨论的那些基本概念的。第二段中孔子将认识礼,而自觉的受礼的制约称为仁。通过老子与孔子思想的对比可以得知,孔子思想中的“知礼”就是老子思想中的“知止”。 知礼、知止是人生要得到“不殆”境界所必须的也是正确的方法。第三段和第四段中,仁又与爱、恭宽信敏惠这些美德联系在一起。于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同“义”一样“仁”也是一个衍生概念。仁里面包括对事物的判断,在这一点上也与义类似。但是仁里面还包含着判断之后的行动,比如第三段中的“爱人”,第四段中的“将五种美德推行于天下”。简单地说,仁就是做正确的事。《论语》第四章中,“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孔子说:“人的过错,各有其原因。审视自己的过错,就知道什么是仁了!“)为什么审视自己的过错就了解仁了呢?过错是人所做的错误的事,了解这些错误的原由,就知道如何做正确的事,也就是知道仁了。
  
  做正确的事对一个人来讲并不难,难的是每一件事都做对。正像毛主席说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仁就具备这样的特点,做起来容易,坚持难。例如孔子就说:“有能一日用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有没有一天之中致力于仁的呢?我还没见过力不够用的)。也就是说做一天正确的事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孔子也描述了坚持下去有多难: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孔子说:“颜渊可以坚持三个月,其余的人也就在一天到一个月之间”。颜渊是孔子赞扬有加的弟子,通过对颜渊坚持仁的描述,孔子量化了“做正确的事”的难度。
  由于仁是一个衍生概念,是在对事物进行判断后而加以行动。因此,一个人很难评价另一个人是否“仁”,也就是说,一个人很难评价另一个人所做的事是否正确。当然,并不是说完全无法评价,只是说很难评价,因此在评价一个人是否符合仁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论语》第五章中: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孟武伯问:“子路仁吗?”孔子说:“不知道。”为什么呢?孔子说:“子路,千乘那么大的国家,可以让他来管理赋税。至于他是不是仁,我不知道。”孟武伯又问:“冉求怎么样?”孔子说:“冉求嘛,千户的城镇、百乘的家族,可以让他来管理。至于他是不是仁,我不知道。”孟武伯再问:“公西赤怎么样?”孔子说:“公西赤嘛,穿上礼服站在大堂,可以让他来接待贵宾。至于他是不是仁,我不知道”。孔子在这里准确地说出了他的弟子们的特点,但孔子没有评价他们是否符合仁。仁不仅仅是基于正确的判断并付诸实施,而且还要坚持。孔子说:“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一旦君子离开了仁,马上就成恶名。君子不能在任何的时候违背仁,无论多么紧迫,无论多么困苦)。要坚持做对每一件事会有多么难,这就是为什么孔子非常慎重地评价他的弟子是否符合仁了。仁不仅难在坚持。要作正确的事,就必须先判断是否正确,这种判断是有风险的。一个人,由于他所受到的种种局限,对事物的判断难免会出错。而一旦判断出错,则接下来所做的事也会出错。因此,判断力是仁的先决条件,出色的判断力是人的智慧的体现。就算是判断正确了,要付诸实施是需要勇气的。因此,仁要求一个人要智勇双全。孔子说:“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仁者安仁,知者利仁。”勇是仁的必备条件,而智慧是有利于仁的。如果一个人立志作君子,又有勇气,只是智慧不够,判断总出问题。这样的人,问题非常大。《论语》第十七章中: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路问:“君子崇尚勇吗?”孔子说:“君子具有正确的判断力是更重要的,君子有勇但没有正确的判断力就会为乱,而小人有勇但没有正确的判断力只会为盗”。因此,在仁的路上,提高判断力、洞察力,提高自身的智慧是至关重要的。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通过不断的学习。要不停的学习:“学而不厌”;要向所有人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孔子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十家的村子,必有向我一样忠信的人,但只是他们不像我一样好学罢了)。好学使得孔子可以在众多忠信的人中脱颖而出。孔子和所有的人一样具有人的本性,承载着与道、天、地共通的“大”,而孔子之所以发现了人生的真谛,关键在于好学。子曰:“君子博学与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孔子说:“君子要博学于文,约束自己在礼的范围内,就可以不超越界限)。
  
  通过上面的讨论可以得到这样的感觉:要做到仁是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因为,它不仅要求一个人有勇气,而且还要求对事物作正确的判断。而作判断是与一些正确的标准作比较的过程,但是谁又能保证标准是完全正确的呢?因此,很难将仁通过文字非常肯定地写出来。在众多的概念或是美德中,大部分都具有相对性,都会因时间、环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