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曲作家陈生铠群浅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歌舞团孙维良歌唱艺术的再创作

2010-10-29  文化天下...
                                               

                 陈生铠群浅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歌舞
                     团歌唱家孙维良歌唱艺术的再创作



孙维良 男出生地:大连 / 毕业于河南艺术学院声乐系 /现任海政歌舞团 独唱演员 /全国青联委员 /北京归侨联合会艺术顾问 。

    一、 我是在1998年第一次听过孙维良这个名字的,记得,当时我还在北京上学。那年他参加了全国青年歌手大赛,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时的他没有获的一个更好、更理想的奖项。后来我也是面临着工作、生活的现实,时间也是特别的紧,为此对他的关注也就淡忘了下来。
直到2001年,我在北京我恩师的音乐工作室里做一部电视剧的音乐时,再一次听到了他演唱的《山歌唱出好兆头》这首作品,当时我被他那声情并茂的演唱震撼了、感动了。也就从那时起,我对他的关注也就密切了起来。话又说回来了,在这些年里,他在声音的处理上是越来越成熟,到后来他演绎的《黄河妈妈》等作品的处理中是几乎完美的,没有瑕疵的。

    二、关于孙维良歌唱艺术的再创作。
我首先想谈谈什么是创作和再创作?
创作:诗人写一首诗,小说家写一部小说,剧作家写一个剧本以及作曲家编创一首乐曲,都是称为创作。
再创作:歌唱家演唱一首歌曲与演奏家演奏一首乐曲也同样要付出艰辛的创造性劳动,这样的创作就被称为二度创作或再创作。
    一首优秀歌曲,甚至经典歌曲,它的歌词和旋律毕竟是静止的,必须通过歌唱者把它们唱活了,听者才能感受到歌词本身与音乐的价值。为此,歌唱者才能用他本身的丰富阅历、生活的深刻体验,摸索出一个既有时代的特指,又有他本人个性特有的完整的艺术形象,然后用歌声把这些体验和特指富有热情和富有灵感地准确传达出来,这就是歌唱艺术的再创作,也就是在词曲作家创作基础上的再创作。

    三、关于孙维良歌唱艺术的再创性。
在谈孙维良歌唱艺术的再创性之前,我想说几句题外话。也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些歌者并没有意识到歌唱艺术是在再创作或者创作态度的不正确。他们而是在机械地将乐谱上的各种记号唱出了,照谱就搬地,一板一眼地完成谱面上的任务。原因是,他们只是把声音当作一中形式,认为只要把声音唱美就是最高要求了。因此,他们在歌唱时,就一味地把注意力放在声音上,“为声音而紧张,为高音而颤抖”。他们还在一味地、刻意地追求声音的圆润、声区的匀调、气息的支持、共鸣的优良等诸多演唱技巧;这些不是说不需要,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些对一个歌唱着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可是,那些一味的运用技巧,却恰好把他们的问题反应出来,就是我们说的有声无情,没有血肉,没有灵魂,也就是没有生命力的演唱。说句不该说的话,象这样的歌唱,可以说是:“是一种没有自然自如的演唱,而是一个字‘累’,还唱不好,就算勉强的唱了下来,也是一塌糊涂”;为此,也就别说什么自己的演唱风格和个性了。以上所说:孙维良他却做到了收放自如,可以说是完美的。例如他在演唱〈黄河妈妈〉一曲中的完美的、恰到好处的演绎。

    四、孙维良的演唱理念和演唱技巧。
关于孙维良的演唱理念和演唱技巧,他已经把演唱观念从单纯的声音思维中解脱出来,把情感投入声音中。因而,他的这种解脱就意味着一个歌唱艺术中不破的真理:“情欲信,辞欲巧”。我相信,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个作品的完美演绎,若不是为了表达体现思想的真情实感,那么对歌唱而言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孙维良的成熟演唱(也就是再创作),我想他是采用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想结合的创作方法,从而,进行深度的再创作。为此,我从他的演唱中得到一个规律,就是:“孙维良在演绎作品时善于真实、朴素地按照生活本身的规律,善于利用美妙的声音、富有的色彩及其他特有的表现风格,并依据他本人的个性特指和独到的见解把歌曲加以丰富、深化。因而,他的演唱给听众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歌曲的词句和音乐所表现的内容,而更多的是他有着演唱者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所以,他的演唱是闪着幸福的,或是在痛苦的泪光的晶莹眼睛里和浸润着热情的歌声中,使听者得到了深刻的印象和同样深刻的激动”。最为显著的例子就是他演绎的〈黄河妈妈〉。

    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歌者,他不但要能正确、忠实地表达歌曲的词句和旋律所规定的内含外,还要有歌唱者的再度创作,再度创作虽然有客观的制约。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歌唱者他不段要忠实地表达出词曲的内含,还要做到不当词曲作家的奴隶。这一点,孙维良他也做到了。他在演唱〈黄河妈妈〉的过程中,他有相对的自由,有他自己独特的领悟和风格。因此,他把‘受制约’和‘不受制约’的辨证统一和艺术的统一把握的很完美。为此,他在演绎〈黄河妈妈〉的时候,他是有意识地在歌曲的实质下,使歌曲本身的艺术形象地给以补充、夸张和美化,然而真正达到了‘真’与‘美’的统一。使真正意义上的“神、情、形、声、字、腔”六者统一的美的演唱。

    说了这么多,还是归根一一个道理。“孙维良的完美演绎是跟他丰富的知识和生活经验及创作经验是分不开的,说白了,就是生活、艺术与艺德的融合”。
 
 
 
陈生铠群
 
【陈生铠群】,(1979年2月——    )艺名:箫韵,汉族,云南.上村人,青年军旅词曲作家、演艺策划、编剧。北京铠群音乐文化传播公司法人,1979年2月出生在云南.会泽县的一个贫困山村,在家里排行最小,自幼喜欢音乐,据说在8岁的时候他就自己做了一支洞箫来学吹,在音乐方面非常的有天赋,可是当他在音乐的求学路上,由于家里贫困无法供他上学,他就靠着自己在假期和课余时间去打工赚钱来上学,他做工搬运工、洗碗工、当过包工头、街头买过唱、做过销售员、跑过龙套等等。陈生铠群这一路走来,在他完成学业的同时,还到处去拜师学习升造,在1998年拜古琴(洞箫)演奏家杨扬为师,跟他学习洞箫、古琴至今。2008年拜声乐教育家刘中连教授为师,跟随他学习声乐。创作的许多作品在全国及省市的各种比赛中获得优越的奖项。代表作品:孙维良《人在他乡喊故乡》、《相信我们》,秋野《人间自有公道》,贾堂霞《亲亲的红土高原》,杨洋《相思路》,何怡《村路带我回家》、《嫦娥奔月》,宁可《爱要走,情难留》等。
  
  姓    名:陈生铠群                                          
    艺    名:箫韵
  籍    贯:云南 
  身    高:170cm
    生    日:1979.2
    专    业:作曲 
  爱    好:音乐 文学 
  性    格:开朗
    现    居:北京
  擅    长:词曲创作,民族音乐创作(编配),新民歌创作,洞箫、古琴、埙、钢琴演奏等。
  喜爱的艺术家:肖邦、贝多芬 
  喜爱的一句话:塌塌实实做事、问心无愧做人,快乐地享受每一天。

部分主要作品
《瑶族情歌》、《人在他乡喊故乡》、《亲亲的红土高原》、《村路带我回家》、《流年》、《最后的眼泪》、《天地情缘》、《走不出的黄土塬》(电视剧“走不出的黄土塬”片尾曲)、《黄河汉》、《黄河月》、《爱要走,情难留》(电视剧“爱,已走了很久”片尾曲)、《泪别战友》、《退伍心情》、《人间自有公道》(电视剧“正义天下”插曲)、《老父亲》(专题片“我的父亲老支书”主题曲)、《问红尘》(电视剧“问红尘”主题曲)、《向往春天》(云南艺术客厅主题曲)、《梦回大平原》、《相信我们》(抗震歌曲)、《眼泪哭了》等600余首作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