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l1111 / 人身经历 / 要面子,让我俩活得好累

0 0

   

要面子,让我俩活得好累

2010-11-03  lgl1111
要面子,让我俩活得好累

  情感故事:

  我为他做面子,做错了吗

  倾诉人:盛晴  27岁  

  跟卢臣结婚的时候,大家都说我好福气,找了个吃穿不愁的老公。我承认,近70分的钻戒、度身定做的婚纱、150平米的豪华新房、耗资2万布置的婚礼现场,都是可以炫耀的。然而好景不长,卢家的顶梁柱公公因病突然去世,家里的经济情况一落千丈,我们的生活也因此受到牵连。

  尽可能地节省开销是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过去,卢臣家每月都会贴补我们五千元生活费,加上我们自己每月一万元的进账,过得舒舒服服,但现在,不仅失去了这五千元,还要负担卢臣妈妈每月的生活费二千五百元。手头骤紧的日子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我在这段时间里学会了计划,不需要的东西坚决不买,需要的东西也会货比三家再下手。本来,我嫁进他们家的时候,妈妈陪了一辆车给我,跟卢臣商量了之后,我改为坐公交车或卢臣载我上下班,主要是考虑到一家养两辆车子,费用太高。

  对此,我心中当然有抱怨,但是,既然发生了,不能改变的事情,多说无益。婆婆一辈子靠老公靠习惯了,也有点不适应,过去一起玩的玩伴再找来,她都一一谢绝人家的邀请,说到底,还是经济状况不允许她再当她的富太太。卢臣看了过意不去,私下里再塞点钱给他妈也是常有的事,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只是我娘家那边怎么办?该有的面子总还要做,否则是要被亲戚看不起的。

  妈妈对卢家遭遇的变故知道一些,但她并不清楚会这样伤筋动骨,而我也不希望她为我操心太多,就能瞒则瞒了。按照惯例,大小节日,我和卢臣还是会大包小包地提东西上门,逢上家族里有什么红白事,我们也都要随份子。恰好,今年二月,是爸爸六十岁大寿,想着自己手里还有点私房钱,就没同卢臣商量,私自给爸爸在酒店定了8桌寿宴。对家里,我当然说是卢臣定的,而卢臣那里,我又说是爸妈知道我们的境况不比以前,就自己掏钱办了,但是对亲戚朋友还说是由我们出钱出力。听了这话,我感觉卢臣有点不高兴,然而事实如此,他也就没说什么。稍后在筵席上,卢臣招呼得周到、认真,当天,爸妈听到最多的也就是,有这么个好女婿,福气啊。我看在眼里,心里却明白得很,那是我替卢臣做的面子。

  有段时间,婆婆迷上了炒股,我知道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愿拖累我们,想自己赚生活费,但股市已经低靡多日,她又没什么经济头脑,我自是不赞成。让卢臣去跟婆婆说,卢臣满口答应,谁料,半年后,婆婆还是亏钱了,数目还不小,有十万之多。我得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气,但看着卢臣蔫头耷脑的样子,我也就不好再指责什么。亏了的钱怎么补?我问卢臣。卢臣不吭声,半晌,他说他会处理好。我说,算了,钱可以再赚,你跟妈说,不要再折腾了,我们这个家现在经不起折腾。卢臣听我这么说,不高兴是肯定的,但理亏的是他,吵起来只会他辞穷。

  后来我才知道,婆婆亏的远远不止十万,她还借了钱,开始,卢臣也不知情,直到催债的亲戚找上门来,卢臣顿时傻眼了。又是一个十万元的难题,摆在我们面前,商量了许久,我们决定把我那辆车卖掉。婆婆说自己知道错了,再不会这样胡来,看着那样一个从未为钱犯过难的人满面愁容,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婆婆对于我的举动,自然是万分感激,她担心我不好向家里人交代,就自己跑去我家 “谢罪”了。妈妈一听,诧异卢家的状况已经到了那个地步,对着亲家,也不好细问,只得又叫我回家问话。整晚上的对话,无非是怕我吃苦受罪,又问我何必那么委屈自己,我说,只要一家人和睦,钱财都是虚的。妈妈听我这么说,也就看开了些。倒是卢臣有些不好意思上门看我爸妈了,怕他们责怪。很快,就到了中秋节,老规矩,我们拎着月饼、螃蟹去探望,怕卢臣难堪,我一早给爸妈打了预防针,让他们什么都别问。妈妈到底忍不住,问卢臣以后打算怎么办?晴晴也是时候要孩子了,再不生,就要成高龄产妇了。妈妈的言下之意,卢臣当然听懂了,结果回到家,我们好一番大吵。直到第二天,婆婆来我们家吃饭,我们还没和好。婆婆知道了事情的缘由,脸色也不好看,她丢给卢臣一句,你就不能像你爸那样,争点气?我明白,她那是不好冲我发火,只能骂自己儿子。此后,婆婆明显跟我疏远了,可能她也清楚,我到底不是她亲生女儿。 

  家里事弄得不开心,就想找人诉苦,可是向谁说呢?一堆朋友同事都看着呢,谁叫自己当初那么高调地“晒幸福”,现在要找人倒苦水,人家免不了要在心里偷笑。这个脸我可丢不起,唯有默默承受并化解。最难的还不是这个,继续维持自己幸福和富足的假象,才是更让人头疼的。快到我生日的时候,八卦的同事就问了,盛晴,去年老公给你买了条钻石项链,今年呢?怕是一条钻石手链少不了吧。“不知道啊,指不定人家都忘了。”说着,脸上绽放出笑容,心里却在不断盘算,自己的小金库还能拨出这笔开支吗?咬咬牙,硬是给自己买了只金手镯,代价是三个月的午饭要吃泡面,其他方面的开销也是能省则省。“怎么不是钻石的?”“老公说了,保值。”八卦的同事也就不罗嗦了,眼神里仍有着深深的羡慕。

  一次,好友王玥打电话给我,说怎么都不见声响了,是不是怀孕要生宝宝了?我说哪有啊,光工作都忙死了。于是她说,把你老公带出来,跟大家聚聚吧。我盛情难却,就答应下来,但事后又后悔了,让好友们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她会怎么看?而卢臣又会怎么想?结果,我根本没把这事告诉卢臣,赴约那天单身前往,口中却说着:他太忙,叫我请你们吃好喝好,今天他买单。席间,王玥看到我手上的金手镯,“老公送的吧?”“是的,生日礼物。”“你看,人家老公做得多好,你呢?”说着,把光秃秃的手腕朝老公面前一横。随即那男人就面露难堪,有点坐不住了。换了以往我一定会笑出来,现在,我觉得自己可笑。一顿饭吃掉一千元,大家还以为我是当初那个衣食无忧的小贵妇,也就不跟我客气。这笔账从哪里支出?我犯了难。幸好,单位发了笔额外的奖金,正好补上亏空,我也就连泡面都不用吃了。

  后来,不论在同事还是朋友面前,我都如法炮制,效果一直很好。直到有一天,另一个大学好友儿子满月,我和卢臣去喝了满月酒,王玥跟老公,还有一些其他朋友和我们坐一桌。一落座,王玥就对卢臣夸赞不已,说是对妻子体贴,又肯花钱,对妻子的朋友也好,起初听得卢臣莫明其妙,后来,卢臣才通过别人的嘴知道了自己一件件、一桩桩的模范事迹……勉强撑到离席,回家的路上,卢臣就跟我发飙了“你是不是嫌我穷,存心要我好看?”“我怎么会是存心让你好看呢?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我这是给你做面子呢。”“给我做面子?还是满足你自己的虚荣心?一顿饭请了一千?我们今时不同往日了。”“那我跟人家说你们卢家不行了,你就开心了?有面子了?你这个人的逻辑真是奇怪。”“实事求是有什么不好?你现在这样,只会让我感觉自己很无能。”我就纳闷了,都说男人好个面子,可我花自己的钱,面子给他做,他却不说我一个好。

  分析:

  为他做面子,

  实则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可不可以这么说,盛晴之所以如此热衷为卢臣做面子,实则是要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觉得可以。通过盛晴的讲述,我们已经看到了,她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女孩,不是半点苦都吃不来的娇小姐,她可以自觉自愿地削减开销,也可以卖车为婆婆还债,说明这“由奢入简难”的日子她不是不能过,但为什么还要在娘家人面前、亲戚朋友面前“装腔作势”呢?原因很明显就落到了难以面对别人异样目光的虚荣上。

  当初盛晴嫁得风光,如今夫家却落魄了,从心理上说,她一定接受不了这种落差,再加上经历了生活上的不断打击后,内心很难生出一种平衡,就算暂时自我调整好了,还是容易在外界的影响下遭遇倾覆。亲戚、同事、朋友在言语上一撩拨,盛晴就不知所措了,她的想法很简单,苦日子我可以捱,但表面上的风光我还是要,怎么能让他们看笑话呢?于是,她才会做出那些无聊行为。别以为她糊涂,她心里清醒着呢,否则不会觉得自己可笑。但她还是忽略了一旦事情被揭穿后的问题,譬如妈妈知道了女儿自己拿钱为老公做面子,肯定要数落她不中用,还会骂女婿不懂人情世故;婆婆知道了肯定又会说这儿媳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念想的都是她娘家人。而卢臣呢?夹在丈母娘和母亲中间左右为难是必定的,且心里还会生出一种责怪:都是你干的,害我要受这番罪。至于在盛晴的亲朋面前,卢臣更是郁闷不已,明明不是自己做的,却被贴上“模范老公”的标签,这不明摆着让自己难堪吗?男人在某些时候也是相当敏感的。凡此种种,换了谁,都不会觉得这面子做得有意义吧。只是卢臣这个态度,被盛晴看到又要不高兴了,掏了钱又不被说好,换了谁,也没人愿意吧。

  建议:

  面子做给他人看,

  生活还要自己过

  作为盛晴,既然苦日子都能过,就不要再在乎那些表面的虚的东西。作为丈夫,既然妻子能与你共患难,就尽量包容她的小缺点、小脾气。作为双方的家长,小两口好就是一大家子好,别搀和太多。现阶段,盛晴和卢臣的根本目标就是把自己的小家庭经营好,踏踏实实、实事求是,毕竟面子做给他人看,生活还要自己过。外人怎么说、怎么看都是外人的事,你管不着也无需去管。

  流 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