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琴 / 世界史话 / 世界史上五个惊人的大巧合(组图)(首译)

0 0

   

世界史上五个惊人的大巧合(组图)(首译)

2010-11-07  水晶琴

方伯(首发编译

有些巧合很太难以解释,写出来还会被人讥为电影情节。事实上,有的巧合甚至会令人脊背发凉...

 

5.布斯的弟弟和林肯的儿子

埃德温布斯(Edwin Booth),以身为刺杀林肯的凶手布思(John Wilkes Booth)的哥哥而闻名,大家反而忽视掉他曾经被誉为美国史上最伟大的演员。还有一些戏剧史学者和戏剧爱好者仍然认为,时至今,依旧当之无愧。身为演员 声誉极高,几近“神话”,后来他的雕像也一直被矗立在纽约曼哈顿的格拉莫西公园(Gramercy Park)。

在当时,埃德温布斯的盛名一如当代的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古典格调一如克里夫欧文(Clive Owen),男性魅力一如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优质一如乔什布洛林(Josh Brolin)。哇列,甚至神秘一如劳勃迪尼洛(Robert De Niro) ...

我打赌,大部分的读者在阅读本文之前,根本从没听说过这样一个人。

还有呢,

还有更怪异的:

埃德温布斯有一幕英勇事迹可以载入史册。它发生在南北战争结束前的几个月内,地点是在泽西市(Jersey City)一个拥挤的火车站。

跟据这名被埃德温布斯救起的年轻人表示:

意外事件发生在深夜,一群乘客正在向站在月台上的车掌购买卧铺的车位。那时是有一点拥挤,当快轮到我的时候,我正好推挤到靠在火车的车身上。在这时,火车 开始移动,顺着势,我的脚被扭到了,失去平衡,我跌到了车下的空间,无法使力,这时我的衣领被人大力地抓住,并迅速地被拽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当我回头要感 谢我的救命恩人时,一看,竟然是埃德温布斯,他的脸,当然我很熟悉,我向他表示感谢,并且叫出他的名字。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孩子,被绊倒了,发现是被武打明星罗礼士(Chuck Norris)伸手相救。不是那个在互联网上的诺里斯,而是在电视上看过一百万次的罗礼士。这就是那个孩子的心情。

由于埃德温布斯一直是在行善,即使没有狗仔队跟拍也一样,他确实不知道刚刚救出的是谁。他只是单纯地接受小伙子的感激,他可能签个名,就在火车上读一本《莎士比亚大战僵尸》的小说打发掉一个下午。

几天后,埃德温布斯收到了一封来信,寄信者巴多(Adam Badeau)是的格兰特将军(Ulysses S. Grant)的幕僚人员。原来,被他救起的这个年轻人是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的儿子罗伯特(Robert Todd Lincoln)。

请记住,巴斯家人和林肯家人可不是什么邻居,或同属一个政界圈。巴斯是著名的演员,在全国各地跑。只是这件事刚好发生在新泽西的一个月台。他救到的可以是任何一个陌生人,任何一个孩子。

这一件英雄事迹在几个月后,可能是这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变了,因为几个月之后,埃德温布斯的弟弟约翰布斯暗杀了这个小孩的爸爸林肯总统,也几乎毁掉了一整个国家。

有这样的兄弟姐妹,只会是带来麻烦。

 4.两个兄弟,一辆摩扥车,一辆出租车

老实说:底下的故事是没有办法去刻意创造的。这只是一个数学上的机率,但是当它碰到了,就令人对这对双胞胎姐妹无比感慨。

在1975年7月,大西洋两岸的报纸报导了17岁的厄斯金(Erskine Lawrence Ebbin),在百慕大(Bermuda)的汉密尔顿(Hamilton),骑着轻型摩托车时,被一辆出租车撞死。

将近一年之前,死者的哥哥也是在同一条街,同样骑着轻型摩托车,同样被出租车所撞死,死时也同样是17岁。

听起来,轻型摩托车是不安全的,对吗?而且,说不定他们骑车时也太莽撞了。

我们去查阅了几家海外图书馆,甚至到美国国会图书馆去查证这一份报导。

最后,我们找到了。

下图是摘自《斯肯索普电讯晚报》(Scunthorpe Evening Telegraph)1975年07月21日的第9版第3栏(如图):

对的。

两兄弟被相同的出租车撞死了。
同一个司机。
载着同一名乘客。
前后相距几乎刚好一年。

 

 

 3. 不约而同的《淘气阿丹》

1951年3月12日,凯查姆(Hank Ketcham)的漫画《淘气阿丹》(Dennis the Menace)初登美国报纸。它一直持续至今,遍及1000多种报纸,因为连环漫画永远不死。

巧合的是:

就在《淘气阿丹》上报的几个小时前,在大西洋的对岸,英国的漫画《毕诺》(The Beano)452期上市了,它的日期标的是1951年3月17日。这一天的特殊在于其初次的造型成为卡通画家大卫罗(David Law)笔下的《淘气阿丹》。

结果,他们的漫画有完全相同的名称,在同一天见报。这是英国的家伙在扯下美国的同行,还是美国的在扯英国的同行呢?

从各方面来看,当事两方既没有一方会知道,也没有任何方式可以知道,在大海的另一岸,正好有一个漫画也正在进行着。没有人提出诉讼。毕竟,如果其中有一人 得知,就至少会去改变标题,避免读者混淆,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巧合,或是荣格(Carl Jung)所称的“同步性”(synchronicity)。

此外,除了这个奇特的日期巧合外,两个主角也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凯查姆画的阿丹是根据他自己的儿子,大卫罗画的阿丹更像坚韧不拔的喀尔文(Calvin)。

虽然是不约而同,凯查姆和大卫罗决定友善地继续各自的创作和人物,结果是两人都大受欢迎,都有各自的读者群。

凯查姆的《陶气阿丹》在1993年拍成电影,主角是马修(Walter Matthau)。到了英国为了避免商标侵权和大卫罗的生气,电影是改名《丹尼斯》(Dennis)。

 

2. 迪克一家人

英国的迈可迪克(Michael Dick)的女儿丽莎失踪了10年。迈可为了找她已经快疯了。

在几度大海捞针、徒劳无功之后,迈可转向《萨福克郡免费报》(Suffolk Free Press )求助。报社对迪克一家的困境写了一篇报导,甚至决定加入一张家里的图片,好让丽莎想家。

然后,一家人聚集到街上,让报社的摄影师拍下他们的图片。报纸在街上派送几个小时后,丽莎在就和迈可一家人团聚了。果然,是邻近的农场耍了招!

丽莎是在仔细看过报纸上的照片,才知道整件事实。

一个失踪十年的女孩,刚好在原来的家人拍照时路过,而被拍入背景。

丽莎不知道他的家人正在那里,不知道有报社的人正为她失踪十年的报导拍全家照,而她刚好就距离100英尺之内。

她在描述这段经验时说,“很奇怪”“这也许是命运”。是啊,随你高兴叫它作要什么。它就是这么巧合

等一下,照片中为什么有一个箭矢插在一个女孩的脖子上呢?还是有意指向背景的丽莎呢?

 

1. 日本的神风

人人都喜欢听到气象学难以解释,而归因于“神灵干预”的好例子,

譬如说,希特勒和拿破仑都要入侵俄罗斯,结果都分别被暴风雪所阻止。哇,连续72小时的大雪使得大军受挫,不过大雪都不是下在俄罗斯。

还有些历史事件很奇怪。例如,英国人在1814年焚烧华盛顿特区,结果冒出特区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的龙卷风。把英国军队吹得溃不成军,也让特区那些联邦大厦的火灾轻易地被扑灭。

不过这些气象变化,都不及一个替日本解危的“神风”(Kamikaze),也就是那个后来被用于自杀式战斗机“神风”特攻队的队名。

1274年11月,蒙古人首次进攻日本,大军有23,000人,战船700至800艘。在海上航行两个星期后,掌握了最佳时机,甚至在日本的博多湾 (Hakata Bay),建立了一个滩头阵地。11月19日,这场被称为“文永之役”(Battle of Bun'ei)的战事中,日本守军兵力看似十分薄弱,随时都要准备撤往其他岛屿。

但是,原本诸事顺利的蒙古人,开始背运了。台风来了,吹垮了整个的舰队,就像在内部来了一个大爆炸。蒙古人只有打了一天,就因为损失惨重而撤退,而这些军队正是从亚洲朝鲜一路横扫到欧洲奥地利的同一批人。

不过,蒙古人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在1281年,在度发动比先前还要大的入侵。大军有14万人,船只4000艘兵分两路,一海一路。军力大约是上次的六.七倍的规模。这是元朝蒙古人能够支撑得起的兵力,也是蒙古统帅忽必烈企图征服日本的第二次。

八月中旬,巨大的蒙古舰队几乎也在七年前同样的博多湾,在度被一个台风所吹垮。

诡异的是,如果你要把日本当成一个强力的台风磁铁,你还真是是要很小心地在台风来与不来的空档中进出日本。在过去,台风几乎是从来不会入侵博多湾,而蒙古人遇到的其中一个台风,甚至是出现往常夏季台风季之外的11月。

赌蒙古人兵败博多湾的获赔率有多低呢?据日本消息,蒙古人第二次入侵遭遇到的台风,发生的机会是“百年一次或数百年一次”,偏偏蒙古人两次攻打日本都给遇到了。

看来,人算不如天算,所有算计都是枉然。

七年里的两次台风,都发生在蒙古人进攻的时候,而且都在蒙古舰队所在的地点。

从此,蒙古人再也没有想要去攻打日本了。(全文完)

 

文章出处 cracked.com 网站

原文作者 Jacopo della Quercia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