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10 / 我的图书馆 / 雄辩症 王蒙

分享

   

雄辩症 王蒙

2010-11-08  莫斯科10
 
雄辩症      王蒙

话说某公在患厚皮逻辑症之后,经过手术削皮,看上去皮薄了些,然而这只是“锯箭法”,治标没治本,不久皮又长厚了。更让人不解的是,此公在服了《逻辑学》之后,出现新的症状。
  
一日,此公又来到医院。正好这天在医院就诊的患者寥若辰星。
  
医生说:“请坐!”
  
此公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不坐的权利吗?”
  
医生无可奈何,知道此公曾有过的事情,于是倒了一杯水给他,说:“请喝水吧。”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此公说:“谁说你放了毒药?难道我诬陷你放了毒药?难道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没说你放毒药,而你说我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更毒的毒药!”
  
医生毫无办法,便叹了一口气,换一个话题说:“今天天气不错。”
  
此公说:“纯粹是胡说八道!你这里天气不错吗?即使是天气不错,并不等于全世界的天气不错,比如北极就在刮寒风,漫漫长夜,冰山正在撞击……”
  
医生说:“我说的今天天气不错,一般是指本地,不是全球嘛。大家也都是这么理解的嘛!”
  
此公说:“大家都理解的难道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大家认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如果公众的价值观出现问题,那真是可悲的事情,比如文革就是这样。要知道真理有时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医生已经有厌烦了,忍不住和他辩起来:“难道真理就掌握在你手里?”
  
此公说:“你的理解,我看是很平凡的,你们这些医生都给人看病,唯有我是被看病的,我虽属少数人,但我也没说真理就在我手里呀?”
  
医生说:“我们医生都是平凡的人,你是不平凡的人,不平凡的人也会得病,也要我平凡的人来治病。”
  
此公说:“我不平凡的人即使得病,也是得不平凡的病。”
  
医生说:“对!你得的是不平凡的病。”
  
此公说:“你才得病了呢,我说过我得了病吗?”
  
医生说:“你没病来医院干嘛?”
  
此公说:“我没病不可以来医院吗?医院是公众场所,我无权来吗?”
  
医生说:“你可以来,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此公说:“你无权命令我走,你是医生,职业道德不允许你赶我走。”
  
医生说:“医生的职业道德是对病人而言。闲杂人等都跑到医院来,医院不成了椒公园么?”
  
此公说:“你没有调查研究,怎么就知道我没病吗?难道我就不是病人吗?”
  
医生说:“你不是说你没有病吗?”
  
此公说:“难道我说的话就一定正确吗,难道我说过我没病吗?”
  
医生说:“我不用调查研究也知道你有病了。”
  
此公说:“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因此,你这是在骂人!”
  
医生摇了摇头说:“你的病我治不了,你去找其他的医生给你看吧。”
  
此公说:“你们医生都是穿一条裤子,木秀于林,风必吹之,那位医生都会说我有病的。”
  
医生无可奈何:“既然大家都说你有病,那你肯定是有病的,你大概不知道,还有木‘朽’于林,风不吹也自烂一说呢。”
  
此公说:“你们都说我有病,难道就我一个人有病,你们就没有病?”
  
医生苦笑着说:“你、我、还有其他医生都有病,好么!不要再说了!”
  
此公说:“你难道要剥夺我的话语权吗?”
  
医生说:“好!好!你有说话的权利。”
  
此公说:“不对!我还有不说的权利!”
  
医生说:“那你就坐下继续说吧,说累了,就喝点水。”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刚说完,医生心想,又转回去了,看来今天无穷无尽。于是苦笑着说:“今天真倒霉……”
  
此公说:“你还是医生吗?你知道医生的职业道德吗?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医生说:“那你就少废话,让我给你瞧病吧?”
  
此公说:“谁说我有病?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医生心头一惊,进入狗咬尾巴的逻辑怪圈了,因此就闭口不语。
  
此公说:“你为什么不说话?”
  
医生说:“我为什么要说?你难道要剥夺我不说话的权利吗?”
  
此公说:“那你就喝点水吧。”
  
医生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忽然感觉到,这话原是从此公嘴里吐出来的,自己怎么传染到了呢,就差点没晕倒在地上……
......经过多方调查,才知道病人当年参加过"梁效"的写作班子,估计可能是一种后遗症。
第二天,医生找到院长,说:“本人虽是主治大夫,但因某些特殊患者的病症--雄辩症的出现,本人深深感觉到知识的贫乏,无法给病人治病,想脱产去进修哲学、逻辑学。”
  
院长说:“就为一个特殊的病人?”
  
医生说:“特殊病人就不是病人吗?你可以剥夺特殊病人治病的权利吗?难道医院只是为了大多数人开设的吗?如此歧视特殊病人是没有道理的!假如你是特殊病人,你需要治疗吗?”
  
院长一听,一屁股瘫在沙发上,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说出一句话:“我看你已经有雄辩的能力了,不用再去进修,否则我这老院长也得去进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