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言凌 / 社会 / 日本雏妓初次接客排场浩大如行婚礼?

分享

   

日本雏妓初次接客排场浩大如行婚礼?

2010-11-09  英言凌
日本雏妓初次接客排场浩大如行婚礼?
 2010年11月08日 10:36

阅读提示:江户时代中后期,由于以商人为代表的日本人对处女兴趣和态度的改变,日本花柳世界中处女的发售价格明显高昂了许多。与普通的妓女不同,按规矩,初次接客的太夫会有引舟女郎和天神级的妓女陪伴,而且连续九天都需要排得满满的。此外,还要给妓院送礼,给用人们小费。不仅花费高昂,而且第一次接客的场面也搞得像举行婚礼一般,各种各样的仪式十分讲究。阅读《日本人的色道》连载

 

        江户时代中后期,财大气粗的商人在游廓、茶馆、酒楼等风俗场所,出手比许多中下级武士要大方得多,找妓女也尽量挑选处女,因为此时贞操观念和处女崇拜也开始影响到了日本町人阶层。而到江户时代末期,武士阶层在经济上已经完全没落了,他们靠向商人借贷过日子,更不用说玩艺伎和逛妓院,和商人争风吃醋了。

        由于以商人为代表的日本人对处女兴趣和态度的改变,日本花柳世界中处女的发售价格明显高昂了许多,这在江户时代的许多文学作品中也得到反映。

        且说世之介在京都的时候,一位大阪的商人朋友来拜访他,那天是日本弘法大师的忌日,这在京都地区是一个重要的节日,东寺有法会,他们自然要去凑热闹,几个人酒后决定到岛原去快活。进了八文字屋妓院,因为当天恰逢节日,有名的太夫(对最高等级的妓女的称呼)没有一个人闲着,那时候的日本人喜欢在节日逛妓院或招妓,所以来的只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天神级妓女。于是,

        世之介说:“这太不成体统了。我本人姑且不论,若冷落了大阪的客人,那可不行!”(妓院)虽然到各处去请太夫,却始终未能请到,于是八文字屋喜右卫门的太太亲自出来说:“有位从大阪来的名叫吉崎的太夫,今天开苞,正在丸屋妓院七左卫门那里。刚刚过去问过她是否方便,并说因为我们这儿有特殊情况,好像可以请来。”

“不就是因为初次接客要高价吗?这我是知道的,把她请来!”世之介刚一说完,便三番五次派人到七左卫门那里去请。吉崎终于来了。与普通的妓女不同,按规矩,初次接客的太夫要有引舟女郎和天神级的妓女陪伴,而且连续九天都需要排得满满的。此外,还要给妓院送礼,给用人们小费。

        不仅花费高昂,而且第一次接客的场面也搞得像举行婚礼一般,各种各样的仪式十分讲究,似乎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就说世之介这次与处女的初会吧:

        八文字屋的老板身穿和服裙和无袖上衣,老板娘也更换了衣着,头戴棉帽子,大蜡烛在厨房内闪闪发光,卖菜的和卖鱼的人在灯光中兴致勃勃地跑前跑后,厨师也按贵族制作菜肴。这种热烈的气氛给人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期间,来了四位下等妓女,特意为太夫准备房间,她们将十二件丝绸衬裙挂在衣架衣架上,小棉被像小山一样放了一摞,小褥子多得几乎使人误以为是一座锦缎山。地板上放上画轴、书橱、香盒、文卷匣、烟盆及其他日用工具等,都是古色古香的泥金漆画工艺品,看了使人眼花缭乱。

        过了一会儿,从门口传来了喊声:“太夫小姐喜气洋洋地光临啦!”话音刚落,太夫以两支手持的烛台为先导,文文静静地登上楼梯,坐在了上座的正中间。左侧坐着同一家的妓女十一人,她们是特意送太夫来的;右侧从太夫身后直到末座共有围女郎十七人,大家均身着一套深红色衣裳并排坐在那里。在太夫面前有引舟女郎和用人双手拄席听候吩咐。这时,妓院的老板娘向客人介绍太夫,她说:“真是奇妙的缘分。”这位原来是世之介他们在大阪曾经见过的太夫。相互寒暄时,人们把蓬莱山形的盆景和金色大索陶酒杯摆出来,简直像举行婚礼一样。他们用长把酒壶和涂漆酒具倒酒,互相交杯为盟。太夫中途退席换了便装以后,更别具风情。

        从太夫到妓院,都应赠予应时服装,还要给用人们一笔可观的小费。甚至女佣、管事的和陪伴来的男人也都来到大客厅,真是热闹非凡。各方面送来的贺礼摆在走廊内,有人将礼品一一登记注册。看到这些礼品,小气的人定会感到万分惊讶。

        以上材料虽然取自文学作品,却完全是真实生活的写照。“在讲究给初次接客的妓女举行仪式的那个时代,老板娘对那些妓女要从她们还是做粗活丫头起就给她们立规矩,监督她们的一举一动,把她们养大”。因为一旦出差错,等到开苞的那天被发现不是处女,买家会闹事的,至少要求退钱。自举行这种仪式(一般被称为“梳弄”)那天起,少女们就被当做成年妓女。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女人的贞操意识越来越强了,一些少不更事的少女在初次接客的时候,免不了要大吵大闹,“这种情况的结局往往是把那姑娘在嫖客的房间里放个两三天,但那嫖客在等了两三天之后,也还是差不多同强奸一样的手段满足了欲望了事。所以说,梳弄这件事,与其说是挣钱,倒不如说是件十分棘手的事”。不过在初次接客的时候若是老老实实地等着嫖客来宽衣解带,没有表现出处女那样的拒绝意识,闭上眼睛而无抗争,很可能已经不是处女了。据说,

        这种被称为“梳弄”的出卖初夜权的风俗,在战后的现在已不允许公开进行。强迫妓女从事她所不愿做的事情,也属于不尊重人权的范畴。即使是当时政府法律许可的卖春法中也规定,必须始终尊重妓女的意志。妓女为要挣钱,自己选择“梳弄”自己的对象,可称为个人的意愿,但决不能由鸨母来强迫。所以,在妓女表示同意之前,妓院老板必须等待。那么,房费、化妆品费、服装费等妓院垫付的费用什么时候能还上就不得而知了。

        作为常识,妓院老板习惯上要告诉妓女,出卖初夜权时,要尽量向嫖客多收费,好把这笔钱用做这个妓女购置今后从事烟花生涯的一些必需品。这也算是妓院老板自以为对妓女们的一点合情合理的照顾。另外,帮初卖的妓女物色有钱的第一个客人也算是老板对妓女的一大照顾。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