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飘零 / 我的图书馆 / 小巷深处爱悠悠

0 0

   

小巷深处爱悠悠

2010-11-19  细雨-飘零
 小巷深处爱悠悠
  “有时间别忘了常回家看看!”
  细雨,和风,湿漉漉的气息,耳边依然缭绕着母亲切切的叮咛。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岁月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在指尖上轻轻滑过,就像那白开水,似乎并品不出多少滋味。但巷子深处的一个个故事却铭刻在我心底。
  
  那一如一弯新月的小巷,在喧嚣的尘世中,总是那么默默地伫立,恬淡素雅,虽带有些许沧桑。但细细品读,一缕缕情丝却会像那鹅翎般撩拨着我的神经,痒痒的,酥酥的,暖暖的,甜甜的,这一切一切又让人感到是那么熟悉、细腻而生动,与喧嚣的都市中那些被利欲包裹了的灯红酒绿相比,在这儿倒让我真切地体验到人世间弥足珍贵的血缘亲情。
  
  夜阑星稀的夜晚,斜倚在床,静静地数着天花板上那纵横交错的格子,心飞出了蜗居,耳边仿佛响起了脚踩在石子路上发出的嗒塔声,一直叩响于我的心灵深处。也将我的心绪拽回了那熟悉的巷子深处,任由我翻晒着小巷珍藏着的一串串记忆的珍珠。
  
  曾几何时,细雨绵绵,我光着小脚丫,领着小我两岁的妹,在小巷中任头颅躲在一片硕大的山芋叶下,与风雨打闹嬉戏。
  “姐,你瞧,青苔给小巷缝织的这件绿袄多美啊!”
  
  小妹欢呼着,于是那绿柳红瓦、和风细雨便成了我和妹妹眼中一道最亮丽的风景,摇曳着我们甜蜜的梦境……霎时,风住了,雨歇了。抬眼一看,一把大油伞挡住我和妹妹头顶上的风和雨,母亲伫立在雨中,欢愉溢满了她的双颊。
  
  这就是我纯朴、善良的母亲,整日里她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她的孩子,从小到大,我、哥哥、妹妹一直被这种爱荫蔽、呵护着。顽童时我觉得我所享有的这一切是那么顺理成章而又理所当然。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像飞出笼儿的小鸟,但无论我飞到哪里,都能感受到身后母亲的那双充满关切的眼睛。当我有了我温暖的小窝,当我把母亲的殷殷关爱移嫁给了我的儿子,我才懂得品味母爱的内涵。
  
  时间长不回家,母亲总会托哥哥给我捎来各种蔬菜,或是一大包刚出锅的香喷喷的蛋炒饭,每次周末回家,母亲会待我如同上宾,可口的饭菜端到我的眼前,走时还不忘将零食塞满我的口袋,然后将我一直送到巷口,每一次街头拐弯处回首的那一瞬间,我总能看到母亲在向我摇着枯瘦如柴的手臂:
  
  “下周末还回家吗?”我懂得,这询问出自母亲之口也成她一周的念想与企盼。我知道终日里为生计奔波,为工作忙碌,在不经意间我也冷落了那份亲情,任凭岁月堆积着母亲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还有母亲内心深处那份无言的孤独与无奈……
  
  又是一个黄昏,下着雨,我忙着为双休回家的儿子包着荠菜饺子。突然手机响了,母亲让哥哥又给我打来电话:“咱妈已包好水饺,等着你回家去吃呢!”
  母亲,儿子,天平的两端,眼下我明显的倾斜于儿子,我愧对母亲,因为我知道我陪儿子的时日还长。
  
  一家三口急急走下小楼,匆匆踏上回家的小路。擎伞驱车过口,巷口伫立着望眼欲穿的母亲。抬眼,我的心不禁又一次颤抖:母亲单薄得犹如一片秋叶的身影在寒风中伛偻着,背后是灰蒙蒙的雨幕,飘摇的斜织着的雨丝,打湿了母亲刻满苍桑的脸,热泪已盈满了我的眼眶,我大步奔向了母亲,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肃穆了。我说:“我们都回来了。”母亲说:“好,真是太好了!”她踮起脚尖摸摸儿子的脑袋。
  
  细密的雨帘里,我与母亲相对而视的眼光里,传递着一种无言的心语,仿佛是一缕缕淡淡的栀子花的味道随风飘过。我用手轻轻的抚了抚母亲散落在腮边的乱发,母亲那涌动着的泪光里,闪烁着愉悦的笑容。
  
  忽然一阵风夹杂着雨星,迎面扑了过来,我不禁一颤。母亲心疼地把她那瘦削的肩膀靠了过来,“感冒了?回家先给你烧碗姜汤。”
  
  本来比我高出许多的母亲,现在却整整比我矮半个头,走起路来,伛偻着腰,步履蹒跚,我左臂轻轻揽着母亲瘦削的肩,右手擎着伞,静静地倾听着细雨春风编织和美的韵律,走向小巷深处。
  
  小巷深处雨中,女相依的画面便也定格在我的心灵深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