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外田戈 / 花草 / 栀子花

0 0

   

栀子花

2010-11-26  界外田戈

                栀子花

栀子花又名栀子,黄栀子,原产中国。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环境,较耐寒,耐半阴,怕积水,要求疏松、肥沃和酸性的沙壤土。属茜草科、栀子属。常绿灌木。小枝绿色,叶对生,革质呈长椭圆形,有光泽。花腋生,有短梗,肉质。果实卵状至长椭圆状,有59条翅状直棱,1室;种子很多,嵌生于肉质胎座上。57月开花,花、叶、果皆美,花芳香四溢。根、叶、果实均可入药,有泻火除烦,清热利尿,凉血解毒之功效。栀(zhī )子花的话语是“永恒的爱,一生守侯和喜悦“。 传说中栀子花的花语是等待的爱情

                   栀子花

栀子花又名栀子,原产我国南部,因花朵形状像古代盛酒器具“卮(zhī)”而得名。

  栀子花瓣洁白,叶色浓绿,初夏时节绽放出浓郁的芳香,是著名的观赏花卉。其花有单瓣和重瓣之分,但只有单瓣能结果。果实、根部均可入药,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栀子花诗:

    南朝梁·萧纲。《咏栀子花》:“素华偏可喜,的的半临池。疑为霜裹叶,复类雪封枝。日斜光隐见,风还影合离。”

  唐·杜甫。《栀子》:“栀子比众木,人间诚未多。于身色有用,与道气相和。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

  唐·刘禹锡.《和令狐相公咏栀子花》:“蜀国花已尽,越桃今已开。 色疑琼树倚,香似玉京来。 且赏同心处,那忧别叶催。 佳人如拟咏,何必待寒梅。”

  宋·朱淑真。《水栀子》:“一根曾寄小峰峦,苫葡香清水影寒。玉质自然无暑意,更宜移就月中看。”

  宋·杨万里。《栀子花》:“树恰人来短,花将雪样年。 孤姿妍外净,幽馥暑中寒。 有朵篸瓶子,无风忽鼻端。 如何山谷老,只为赋山矾。”

  宋·苏籀。《栀子花一首》:“镂裁雪羽元同质,合辑龙沈更一家。气袭禅僧鼻端白,葩敷溪女鬓唇斜。牵缠芗色诚虚幻,结习因缘可叹嗟。芍药调和传汉殿,酴醿脂泽有浑耶。”

  宋·刘过。《咏余商卿栀子花》:“捍不求知色自然,朝来何许雪华鲜。如行佛国参知识,未嫁仙姿益净娟。梅子已黄犹夜雨,客游方倦作春眠。地卑山近征衣润,不费熏炉一炷烟。”

  宋·舒岳祥。《栀子花》:“六出台成一寸心,银盘里许贮金簪。月中不著蝇点璧。春过翻疑蝶满林。陆地水光山院静,炎天冰片石坛深。杨州只说琼花好,漠漠风水何处寻。”

  宋·董嗣杲。《栀子花》:“玉瓣凉丛拥翠烟,南薰池阁灿云仙。芳林园里谁曾赏,檐卜坊中自可禅。明艳倚娇攒六出,净香乘烈袅孤妍。风霜成实秋原晚,付与华灯作样传。”

  宋·王义山。《栀子花诗》:“当年曾记晋华林。望气红黄栀子深。有敕诸官勤守护,花开如玉子如金。此花端的名薝卜。千佛林中清更洁。从知帝母佛同生,移向慈元供寿佛。”

  宋·陈造。《次栀子花韵》:“居士窗前檐卜花,清香不断逗窗纱。伤和错底风过关,照夜偏怜玉雪葩。琼树未应矜洁白,金神端为发英华。世间俗眼便红紫,试遣诗翁较等差。”

 

  明·李东阳。《栀子花》:“抽白媲黄总称才,谁遣山栀人画来?似为诗家少知己,杜陵吟罢不曾开。”

 

  栀子花爱情解密:

  从春天到初夏都可以看到栀子花的白色花朵。高雅的香气令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基本个性:你就像是开放在黑夜里芳香纯白的栀子花一样,有强烈的感觉到处充满女人味。你不喜欢接近群众,重视自我空间。你虽然有热情开朗的一面,但仍让人感到些许孤独。你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就举棋不定,甚至受到伤害。不过你是那种越挫越勇的人。

  恋爱倾向:属栀子的人好恶分明。你选对象不会在乎对方的外貌或地位,而是全凭自己的感觉。只要喜欢上一个人,你满脑子都会一直想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其它的事全抛在脑后。乍看之下你是一个开放的人,但在爱情上却是相当保守。你不擅长谈情说爱,理想中的对象是诚恳、能互相信赖的男生,彼此再慢慢培养感情。你这份纯纯的爱是无法容忍对方背叛的。

  小心花刺:你总是在意周遭朋友的看法,别人无心的一句话都可能对你造成伤害。你过分的自我要求只会给自己不必要的压力。不要太过神经质,请常保一颗平静的心。

 

  [花语]

  栀子花的花语是--“喜悦”,就如生机盎然的夏天充满了未知的希望和喜悦。

  花占卜 :您有感恩图报之心,以真诚待人,只要别人对您有少许和善,您便报以心灵致谢。这是因为您有一颗赤子之心,不懂人心险恶,而您的真诚使您常怀欢愉,宽恕他人也使您充满喜悦。

  花箴言 :有时候要把自己的喜恶表现出来。

  也有解释说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约定”。很美的寄托。大意是因为,此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直到近夏至才会绽放,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树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或许栀子花这样的生长习性更符合这一花语。不仅是爱情的寄予,平淡、持久、温馨、脱俗的外表下,蕴涵的是美丽、坚韧、醇厚的生命本质。

栀子花传说

  栀子花是天上七仙女之一,她憧憬人间的美丽,就下凡变为一棵花树。一位年轻的农民,孑身一人,生活清贫,在田埂边看到了这棵小树,就移回家,对她百般呵护。于是小树生机盎然,开了许多洁白花朵。为了报答主人的恩情,她白天为主人洗衣做饭,晚间香飘院外。老百姓知道了,从此就家家户户都养起了栀子花。

  因为栀子花是仙女的化身,女人们个个都戴着她,真是花开遍地,香满人间。

  栀子花

  有位长得娴淑优雅的清纯少女,名叫Gardenia。她有个洁癖,就是喜欢白色系的东西,从身上的衣着至居家的一切家具,都是使用白色的。她是以为虔诚的信徒,经常祈求神,祈求将来能嫁给一位与她同样清纯的夫婿。

  在某个冬天的夜里,有人来敲门,她开门一看,竟是一位穿着白色衣着和长着白色翅膀的天使,天使对他说:“我是纯洁的天使,我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位可以与你匹配的纯洁男性,所以特地赶来告诉你。”并从怀里掏出一粒种子对她说:“这是一颗天国里才有的花种子,你只要将它种在盆钵里,每天浇水,第八天它就会发芽,枝叶也会慢慢地茂盛起来,而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天天保持身心的纯洁,而且要每天吻它一次。”当少女还没有来得及问清花名时,天使已消失在黑夜里。

  Gardenia依照吩咐小心的栽培这颗种子,终于看到它开出纯白典雅的花朵。算算日子也已一年了,就在这天夜里,天使又出现了,女孩高兴地述说那朵清香的美丽花朵以及一年来的心得。天使就说:“你真是位圣洁的少女,你将可以得到最清纯的男士来与你搭配成双。”说完,天使的翅膀竟落了下来,变成一位英俊潇洒的美少年。他们终于配成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纯洁典雅的白色花朵,就是栀子花。

 

食疗价值

  茜草科灌木植物山栀的花。又称枝子花、山栀花、雀舌花。我国华东和西南、中南多数地区有分布。夏季花初花放时采收,晒干备用,或用鲜品。

  [性能]味辛、微苦,性凉。能清肺热,凉血止血。

  [参考]含挥发油,其中有乙酸苄酯、乙酸芳樟酯,另含色素甙、木蜜醇。

  [用途]用于肺热咳嗽,或鼻衄。

  [用法]泡茶,或煎汤服。

  [附方]

  栀子蜂蜜汤:鲜栀子花9~15g,蜂蜜少许。加水煎汤服。

  源于《滇南本草》。本方栀子花清泻肺热,蜂蜜润肺燥。用于肺热或肺部燥热,咳嗽,或咯血。

一朵栀子花

     从没留意过那个女孩子,是因为她太过平常了,甚至有些丑陋——皮肤黝黑,脸庞宽大,一双小眼睛老像睁不开似的。 

  成绩也平平得很,字迹写得东扭西歪,像被狂风吹过的小草。所有老师都极少关注到她,她自己也寡言少语。以至于有一次,班里搞集体活动,老师数来数去,还差一个人。问同学们缺谁了。大家你瞪我我瞪你,就是想不起来缺了她。其时,她正一个人伏在课桌上睡觉。 

  她的位置,也是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桌,靠近角落。她守着那个位置,仿佛守住一小片天,孤独而萧索。 

  某一日课堂上,我让学生们自习,而我,则在课桌间不断来回走动,以解答学生们的疑问。当我走到最后一排时,稍一低头,突然闻到一阵花香,浓稠的,蜜甜的。窗外风正轻拂,是初夏的一段和煦时光。教室门前,一排广玉兰,花都开好了,一朵一朵硕大的花,栖在枝上,白鸽似的。我以为,是那种花香。再低头闻闻,不对啊,分明是我身边的,一阵一阵,固执地绕鼻不息。 

  我的眼睛搜寻了去,就发现了,一朵凝脂样的小白花,白蝶似的,正落在她的发里面。是栀子花呀,我最喜欢的一种花。忍不住向她低了头去,笑道,好香的花!她当时正在纸上信笔涂鸦,一道试题,被她支解得七零八落。闻听我的话,显然一愣,抬了头怔怔地看我。当看到我眼中一汪笑意,她的脸迅速潮红,不好意思地嘴一抿。那一刻,她笑得美极了。 

  余下的时间里,我发现她坐得端端正正,认真做着试题。中间居然还主动举手问我一个她不懂的问题,我稍一点拨,她便懂了。我在心里叹,原来,她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呀。 

  隔天,我发现我的教科书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朵栀子花。花含苞,但香气却裹也裹不住地漫溢出来。我猜是她送的。往她座位看去,便承接住了她含笑的眼。我对她笑着一颔首,算是感谢了。她脸一红,再笑,竟有着羞涩的妩媚。其他学生不知情,也跟着笑。而我不说,只对她眨眨眼,就像守着一段秘密,她知道,我知道。 

  在这样的秘密守候下,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活泼多了,爱唱爱跳,同学们都喜欢上她。她的成绩也大幅度提高。让所有教她的老师再不能忽视。老师们都惊讶地说,呀,看不出这孩子,挺有潜力的呢。 

  几年后,她出人意料地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在一次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她写了这样一段话:老师,我有个愿望,想种一棵栀子树,让它开许多许多可爱的栀子花。然后,一朵一朵,送给喜欢它的人。那么这个世界,便会变得无比芳香。 

是的是的,有时,无须整座花园,只要一朵栀子花。一朵,就足以美丽其一生。

 

我爱栀子花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春天的脚步声远了,夏天已经来了。

 我们住宅小区的花园里就有几株栀子花。在这栀子花盛开的季节,我走进院子里的栀子花丛,看见它们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已展开两三片花瓣,还有的花瓣全展开了,像一颗颗白色的星星,点缀着绿油油的草丛。这时,一股芬芳的花香扑鼻而来,栀子花的香味可不是一般的香味,而是浓浓的、使有感到心情舒畅、沁人心脾的那种。“啊,真香!”我情不自禁地喊到。栀子花的的花朵是白色的,它分大栀子和小栀子两种,大的有拳头那么大,小的只有两三根手指头那么小。它有许多花瓣,一层挨着一层,都看不见中间的花蕊了。我轻轻地掰开层层花瓣,终于看见了它黄色的花蕊,花蕊的四周有许多约1厘米长的嫩黄色的细条像卫兵一样,围绕着黄色的花蕊,守卫着它。栀子花的花瓣呈坏雨滴状,摸起来就像婴儿的皮肤,也像上等的绸缎,滑滑嫩嫩的,非常舒服。它的叶子也很奇特:叶子很长,是翠绿色的,每片叶子下面都连在一起,而且还有凸丐的地方,非常像杨桃,站在栀子花丛边,眼前的栀子花就像一位穿着白纱裙的少女,亭亭玉立,在阵阵微风中轻姿漫舞。

  我爱栀子花,因为它在烈日炎炎的夏日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清新;我爱栀子花,因为它把清香送给了我们大家。

美哉!栀子花  

 

  学生带来了许多栀子花,每一双小手掌里擎着一朵,或是用双手托着,每一朵都是那么的纯净,不敢用手去接,生怕一双浊手玷染了这至美至纯之物。一张张纯真的脸蛋,面前这么地绽开着一朵如此纯洁的花朵,不免心动。不知是花儿的芬芳所致,还是孩子们这份稚嫩的浓情,深深陶醉着我呢?

栀子花,是喜水的,临水而居,是水边的仙子,有淡雅的芬芳,似有若无地飘散在风中,令人总要想象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境来!在我的家乡,人们喜欢将栀子花栽插在水田边,一边亲水,一边靠岸,每逢六月花季,朵朵栀子花从圆盘似的花枝上,这儿一朵,那儿一朵地绽放,如孩子们脸上甜甜的笑容,映在清水里,别样的美丽。老人们告诉我,栀子花是爱干净的,长在干净的土地上,也以某种方式净化着周围的空气,包括人们的心灵。

 外婆常常摘下许多,或是浸泡在清水里,一只白瓷碗,几只花骨朵,俨然成了梳妆台上最美的风景,阵阵清香夹杂着水的气息,氤氲满房;或是用白棉线扎起来,一朵一朵的如同牵着手臂游戏似的,从蚊帐的顶上一直垂下来,晚上睡在床上,用蒲扇轻轻扇着,一股一股的香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进心田里来,周身轻松惬意无比。

因为,家乡是有名的里下河水乡。故而,栀子花的身影,随处皆是,农家的庭院,村口的井畔,自留地的水边,它的清香,也如同水乡人家的笑容一样,飘飞在这片土地上空的每一个空间,每一缕香息里,似乎都流淌着水乡人无比的热情似的,无法躲避,也不须躲避。外地的人经过,总要讨要一些,因为实在难舍这份淡雅的芬芳。

美哉!栀子花儿啊!圆润的外形里,还藏着一颗金色的心呢!放久了的栀子花,慢慢在空气中幻化成一抹淡黄,直至枯萎,一抹一抹的黄,如同蚕食一片一片地吞噬着它的净白,它的丰润,它的柔滑,如老人们幸福的笑容,堆成一团,算是一朵栀子花最后的表白,我不禁粲然,多美的花儿啊,多美的一颗心儿啊!在生命的任何时候,总是以美示人,我相信每种生命的凋谢,都是痛苦的,凄然的,而栀子花选择了涅槃——从一种美,转化成另一种美!把萎缩的痛和风干的撕裂,无声吞咽成一曲忘我的歌!这就是选择!

不难想象,一朵鲜美的栀子花与一朵干瘪的栀子花的对比,但是,我们没有遗憾,只有敬畏。因为,即使是一朵栀子花的选择,也是生命的一种力量的展示,我想当一朵栀子花在干瘪的最有一刻的时候,依然会有魅力的说:我枯萎,我依然芬芳!是的,不信,你闻闻!

传说,栀子花是仙子下凡。其实,许多的传说,只是代表着人们的一种普遍心态。我想这传说背后的心语其实就是:人心如花呀!

用栀子花来映照自己的一颗心!向善,还是向恶?不言而喻!真是庆幸,能够生长在一片长满栀子花的土地上!试问,难道这不是生命的一种幸福吗?

 

栀子花开,栀子花香

 也许是由于栀子花树属于那种常绿灌木,且易于栽培和管理的缘故吧,在川西这个清雅秀丽,并且多雨的城市里,许多地方都用她来做绿化环境的树木了。而这些栀子花木也都按照自己的习性,在每个炎热的夏季来临之时,让栀子花儿悄然如期的挂上枝头,并散发出她们自身的体香来。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家这个院子里也栽上了许多的栀子花木。这院子里的栀子花也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吸引着院落里的那些爱花的老人,以及那些爱花的孩子们,总是情不自禁的去采摘。老人们摘回家去,好像是为了让栀子花儿的香气熏染她们的家,而孩子们却是图一时地兴起,摘到手里玩玩,不久也就玩腻了,抑或是有更吸引他们的东西出现了,就会随手的把那些个栀子花丢弃在地上。于是院落里你随处可见那些被遗弃的栀子花,这些离枝而枯萎的花朵、花瓣就成了我们每日清扫院坝时多出的一种垃圾了。很奇怪,清扫中竟也没有些许的惋惜,反而是漠视的感觉。

每每栀子花开的时候,在这个城市的街角也总有不少无事可做的老太太们把栀子花儿串成一串沿街叫卖,似乎卖得还很便宜的。在我看来,栀子花儿是不值得我去鉴赏的。因为意识中,她们不过是老太太们临时用来粉饰她们的家,或者是卖了赚点零花钱,以及孩子们手里一时的玩物罢了,她们太平常了,平常得让我不屑一顾;而对于她们散发出的气息,也从未让我感到有什么独特之处。

到了季节栀子花该开放了,就自然的开放了,要采摘的人们自然也没忘记了要采摘,可那些个栀子花却不曾打动过我这个自认为是爱山、爱水,爱花、爱草,爱一切清新、脱俗的自然美的我!记忆中,院子里的栀子花儿遵循着大自然赋予她的规律:花开花谢,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可我却始终固执地对这满庭的白色花朵儿视而不见;对空气中弥漫着的她们的气息,嗅之,却浑然不觉。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骨子里竟有种拒绝她们的意识存在着。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栀子花了?那还是在去年那个夏秋交替之时,一个好偶然的时候,听到了刘若英唱的那首《后来》:“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白褶裙上……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当时就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虽说在歌里,栀子花不过是以一个故事的引子出现,可那赋有诗情画意的情景从此却开始在我眼前忽隐忽现起来,便有了想要观赏一番栀子花的想法,也有了要品味一番栀子花香的心绪。于是我寂寥的生活中竟开始有了期盼。

今年新春伊始,我就已经开始耐着性子,等候着栀子花枝开始吐露新芽,又耐着性子等候到栀子花枝头挂起零星的花骨朵,眼看着被那绿装包裹的朵儿就要争艳吐芳了,心里也开始不平静起来,感觉所期盼的这一刻,不是盼了一年,而是有如一个世纪般那样悠长。很奇怪,还不曾看见栀子花儿绽放,就依稀感到有阵阵暗香袭人而来了。终于在这个夏季的一天清晨,迎来了这院子里栀子花儿羞涩开放的时刻。看着这花,万没想到这栀子花儿竟是如此的洁白,有如雨过天晴后,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般纤尘不染;嗅着这香,也万没想到她们的香气竟也会是如此的清馨宜人,令人陶醉。这一刻,我盼望已久,于是置身于这院子的栀子灌木丛中,感觉里,已经迷失了自我,万物仿佛都已不存在了,有的就只是这些开放的、纯白的栀子花儿和从她们身上散发的醇香之气了。半晌,回过神来,不由得自己一阵感叹,只是,却再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此花此香了。感叹中,不免自责起来,没想到自己怎么会是如此的庸俗不堪,在身边就有如此洁白无暇可人的花儿竟不知道去欣赏,在眼前就有如此沁人心脾的香气却从不曾用心去品咂……我不仅对自己失望起来。

不好,采花的老太太来了,顽皮的小孩子也来了,那一刻我竟有了心疼的感觉,为那无辜的栀子花儿难过,为那就要失去的花容而失色,为那就要消失的香气而黯然神伤。刹那间,竟还有了想要阻止那些摘花的老太太和小孩子们的冲动……

 这天下午,看见老园工在清理草坪,于是就上前去搭讪。说起这院里的栀子花,他到颇有感触:去年修枝时修剪得多了些,今年的栀子花儿显然比往年少多了,这院内的栀子花的香气也不会有往年那样浓郁、持久了。你没这种感觉吗?他问我。我好惭愧的支吾道:呵呵,没有。他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不在说什么了。是啊,我怎么就没发现呢?一直一来,我是多么的喜爱大自然的美景,看过那么多的山水田园、花草树木,唯独却忽略了我家这个院落里的栀子花儿,如果不是刘若英的那首《后来》唱得那样痛彻心骨、凄婉迷离,我想自己也不知猴年马月才会注意到这些栀子花,也不会有想要去呵护她们的那种感觉了。然而,我几乎盼了一年的栀子花,原本想要在她开花之即,细细的观赏她的容颜,想要在她开花之即,呼吸中装满她的芬芳,却不料:今年的花朵是最少的,香气自然也是最短的,在我还来不及仔细的观赏她的花容之时,就快没了她的踪影;在我还来不及细细地品味她的花香之时,就已经快没了她的气息。

造物主就真的是这样捉弄人的吗?我错过了院子里的栀子花儿开最灿烂的那些时候,也错过了院子里栀子花儿香气浓郁且持久的那些时候,当我开始在意她们的时候,没想到,却已有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哀叹。好在,只要这院子里还有栀子花木,这栀子花儿开依旧会有时,栀子花儿的香气也依旧会有时。或许来年还会给我一个惊喜:会比今年的花儿更多,醇香之气更幽长,会给我这个迟来的赏花之人以补赏的机会,想到这些,心中多少有了点慰籍。

转而,却不免又哀叹起来:那么人生旅途呢?我们每个人是否都曾或多或少地错过了些永远不再来的人或事呢?

多雨的城市上空又开始飘落下带着愁绪的小雨。雨中,又飘来了刘若英唱的那首《后来》,听着,感受着,也默默的伤感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