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8万村民走出2万游医 游医之乡的挣扎与蜕变

2010-11-29  LM0318

8万村民走出2万游医 游医之乡的挣扎与蜕变

2010年11月03日14:00海峡消费报雷宇明
一个村庄,8万村民,有2万多人在外从事医疗行业,资产多达数百亿,中国100多个大中城市的民营医院中,85%由他们投资建设。

莆田市秀屿区东庄镇,被世人称为“中国游医之乡”,被当地人称为“莆田首富”。

四五百万元别墅民居

根本算不得什么

在东庄镇区面积1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是别墅,这些民居一般单层建筑面积就有两三百平方米,大多数都是五六层。67岁的村民林文良告诉记者:“许多人本来还要把房子修得更高一点的,但因为会挡住别家的风水,最多只能跟别人家一样高。”言外之意,村民并非没钱,而是邻居相互限制罢了。

“这些漂亮的小楼根本算不得什么。”当地民居的豪华,往往是外来人对东庄的第一印象和直接感叹,然而“游医祖师爷”陈德良却说,仅凭住房的漂亮豪华来判断当地哪家人有钱,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豪华民居最多不过价值四五百万元,而在外面收购或承包一家民营医院,少说也得上千万元,多的更高达几千万。有的人家在全国各地开办十几家民营医院,投入的资金更是高达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

全镇只有一家正规医院

在东庄镇石前村,有一家豪宅屋顶像美国白宫,主人叫林文良,今年67岁,三个儿子都在外省开办医院。

记者与林老先生攀谈,他说,东庄过去与周边几个乡镇比,算是最穷的,20年前还是一个贫困的海滨小镇,人均几分地,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农民的主要活路是将海蛎挑到内陆平原换番薯渣,勉强糊口。

后来怎么大家都行起医来了呢?几位村民介绍,东庄人过去并没有行医传统,改革开放前这里也和全国大多数乡村一样,村里也就是两个“赤脚医生”而已,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卓大满和尤大。就是发展到目前,东庄镇上也只有镇医院一家正规的医院,有的村里有卫生所而已。

小镇建起全国医展馆

东庄镇有一个现代化展览馆———“中国莆田秀屿医疗器械药品展销馆”。因为占全国民营医院85%的市场份额掌控在东庄人手中,对医疗器械和药品的需求自然不小,许多厂商都愿意到东庄人的家门口向他们推销。

近10年来,每逢春节、清明等我国传统节日,全国各地医疗厂商和医药代表,都利用东庄人集中回家过节的机会,云集东庄镇,寻求洽谈业务,自发形成了一个医疗器械药品交易市场,通过多年的发展,近年来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05年春节,东庄举办了首届莆田市药品、医疗器械展销会,200多展位被订购一空,交易额达1亿多元,效果极好。随后秀屿区政府便决定在东庄镇征地建设这个展销馆。展销馆投资556万元,占地80亩,内设400多个展位。今年参加展销会开幕式的有全国50多个城市的医疗厂商和医药代表。

8万人口,2万从医

漫步东庄镇街头,除了欧式豪华民居令人赞叹,还有许多大城市才常有的景象:国内各大银行都设有营业网点,而国内绝大多数乡镇都还只有农村信用社。街上有许多家代售飞机票、火车票的网点,厦门航空设立了专门的售票处。一些旅行社也设立了不少专门的窗口,推介热门旅游线路。

一个数字显示,中国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医院已有2000多家,其中由莆田东庄人经营的占总数的85%。而在东庄镇,目前有8万多人口,却有2万多人在全国各地从事医疗行业。

根据莆田市社科联的《莆商研究》统计,莆田人在全国所办的企业年产值400多亿元,销售额2000多亿,其中投资医疗行业的资本占1/3,常年在外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员超过8万人,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杭州等大中城市。

英雄莫嫌出身低

———游医之乡的挣扎与蜕变

莆田东庄是不是有什么医疗渊源?一个村庄何以全民从医?他们未来的路该走向何方?

“游医”二字太敏感

6月26日上午,记者在东庄镇政府大院采访,尽管记者不提当地人不愿听到的“游医”二字,但当地人还是相当谨慎,甚至极力回避,有的说不了解,有的推说领导们都下乡去了。

东庄镇政府院内“公开栏”中公布了当地政府部门领导和人大代表的姓名、照片和部分联系电话,其中就有赫赫有名的“游医家族”詹氏家族詹国栋的名字和电话,他是东庄镇一个叫做“马厂村”的党支部书记,记者拨打他的手机,手机拨通后响了两三分钟后他才接了电话。记者与这位“马书记”聊了几句,他开始还是比较热情,但听到记者欲采访时,他婉转地说自己不在东庄,而是在漳州有事,好些天都不会回来。

“暴富神话”不堪回首

在坊间,“莆田游医”的口碑并不好。有人说,他们是利用电线杆、厕所做宣传,打着祖传秘方、老军医的幌子,专治皮肤病、性病的;有人说,他们是躲进正规医院,请个老医生坐堂,打着医院、专家的旗号,开泌尿类专科门诊的;有人说,他们是利用了人们误信盲从、羞于声张(特别是“脏病”患者)的心理,靠坑(没病的说有病)、蒙(小病说大病)、拖(故意延长治疗期)、甚至假(卖假药)等不法手段赚钱的。

“莆田游医”的“恶名”,不仅使其成为各级医疗行政主管部门治理整顿的重点,还经常成为舆论监督的焦点。今年3月,由莆田市东庄镇人詹万龙投资的上海长江医院,因将“孕妇诊为不孕”,就遭到了媒体“炮轰”。“莆田游医”难免令人想起当年的温州鞋商。早年温州鞋商几近成为“假冒伪劣”代名词,屡遭传媒“棒喝”和监管部门“处理”。

当地人也不得不承认,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庄人在全国的行医中的确进行了一些欺诈行为,这给他们带来了巨额利润。莆田游医一般文化水平很低,很多人小学都没毕业,他们的行医知识都是由亲戚、同乡传授的,同时传授的还有一套欺诈患者的本领。他们敢把没病的人说成有病,敢把一个疗程的病治上十个疗程,敢把十几元一瓶的药卖到200多元。在暴利的驱使下,游医队伍日益发展壮大,在鼎盛时期,东庄镇的马厂村等地,几乎“全民皆医”,每家每户16—60岁的男人全部外出。游医热也席卷了东庄镇的其他村和东庄镇以外的一些乡镇。他们的足迹遍布了除台湾、西藏以外的全国各地。

一位供职当地政法部门的人士对记者称,当年莆田游医之所以迅速发展,根本原因是性病泛滥,患者一般都视为“难言之隐”,不敢到正规医院治疗,治不好、花多了钱也不敢声张,莆田游医正是利用了这种心理。

资本“漂白”见曙光

现在,不少实力雄厚的莆田人再也不是当初小诊所里小老板的模样了,他们用手中的资本以低调的姿态和惊人的动作,正在全国举办各种各样规模不等或亏或盈的民营医院。在中国国民的医疗消费支出不断增加以及城市医保的覆盖面不断扩大的背景之下,这些民营医院看到了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需求,他们企盼自身的存在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甚至想要“撼动”公立医院。然而,他们前进的道路依然坎坷。

经过多年发展,莆田游医早已超越原始阶段,进化到了“包医院”。游医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几个家族化的集团,如占氏集团、陈氏集团,他们操纵着全国各地数十上百家医院的性病、皮肤病专科门诊,资产达几亿甚至几十亿元。

“詹氏家族”是莆田赫赫有名的财富集团,据称其资金的调拨曾影响香港股市的波动。此家族的代表人物叫詹国团,属龙的,今年40出头。他们有多少家族成员、拥有多少财富,在全国又拥有多少家医院,因其运作低调,准确数据无人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莆田人投资民营医院约有50亿元的份额中,“詹氏家族”占了大头。

他们投资医院采取独资、合资和托管的模式,其中的“托管”,说白了就是“渗透”公立医院,虽然医院的性质不变,但经营权已经归属投资方,走“市场化”的路子。

现在,莆田人林林总总散落在全国属于中等规模以上的医疗投资机构就有100多家。知情者推断,就目前全国各地的民营医院而言,莆田人投入的资金不少于50亿元。

“在你们福州,鼓楼医院、台江医院、福兴医院等好多医院都是我们东庄人开的,如果你去这些医院办事,只要提到我的名字,大家都会把你当朋友看待。”游医鼻祖陈德良对记者如是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