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奋者 / 坦桑尼亚 / “狮子王”的故乡---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20...

0 0

   

“狮子王”的故乡---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2010-11-19 11:10:00)

2010-12-02  勤奋者
“狮子王”的故乡---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2010-11-19 11:10:00)

    告别了马赛村,我们的越野车重新驶上了通往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的公路.车越往塞伦盖提开,路边的马赛村越少,野生动物则越来越多.最多的是角马,有人说,角马是羚羊家族中最丑的一种,是当初上帝创造世间万物之后,用最后剩下的下脚料撮合成的.这种说法倒真是挺形象有趣的.这些角马们悠闲的啃着地上的青草,对我们的到来不屑一顾.有的甚至在我们的车前悠然的散步,等车要撞上屁股了才跑开.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除了角马,还有斑马(Zebra)和汤姆森瞪羚(Thomson's gazelle).这一带的草原是矮草草原(Short-grass Plain).从恩戈罗恩戈罗到塞伦盖提东南部地区都是这种矮草原.每年从11月到来年的3月,大量的角马,斑马等野生动物迁移到这里.在这期间的3,4个星期里,将有几十万只小角马同时出生在这片矮草原上.而在塞伦盖提的西北部一直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上的草越来越高,那里被称作高草草原(Long-grass Plain).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开了一会儿,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木框,标志着我们已经进入了塞伦盖提国家公园的地界.从这里开始,除了公园管理部门,研究机构,以及旅馆的工作人员,马赛人和其他当地人是不允许在公园内居住和放牧的.不久,我们来到了位于塞伦盖提国家公园东南方的纳比山入口(Naabi Hill Gate). Jonathan把车停在入口处的停车场上.停车场的一侧竖立着塞伦盖提国家公园的公告牌.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这里是国家公园的收费处,同时还是个野餐营地,周围有一些木桌和条凳,可供过往的游客在这里野餐.早上出发前,Jonathan已经在帐篷旅馆准备好了午餐盒,经过兴奋的一个上午,这会儿才觉得肚子里已是空空荡荡的了.这时,阴了一上午的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Jonathan说不要出去了,咱们就在车里吃午饭吧.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午餐盒里所有的东西.Jonathan下车去办手续,顺便把车检查了一下.我们看雨几乎停了,也下车转转,伸伸腿脚.停车场的周围有不少树,几只珍珠鸡(Guineafowl)悠闲在草丛里觅食.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一切就绪,我们上了路.终于正式进入向往已久的塞伦盖提国家公园了,心里是一阵的激动."塞伦盖提"一词来自马赛语,大概的意思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塞伦盖提国家公园面积大约14763平方公里,是坦桑尼亚最早的国家公园,并因公园内每年的百万野生动物大迁移而闻名于世.实际上塞伦盖提并不是只有草原,而是有着多种多样的生态环境,它与恩戈罗恩戈罗(Ngorongoro)保护区和附近其他的保留地,以及肯尼亚的马塞马拉国家保留地(Ma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构成了整个塞伦盖提生态系统,是世界上难得的众多不同种类的野生动物迁移和栖身之地.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历史上塞伦盖提被称为是"马赛之地",3百多年前是片无人涉及的处女地,后来马赛人迁移到了这里,与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为伍.但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欧洲人开始踏足塞伦盖提,先是来这里探险,然后从1913年起把这里变成了职业猎手的猎场.短短的几年里,就有大批野生动物,特别是猎手们最喜爱的猎物---狮子,大量的倒在了枪口之下.到了1921年,塞伦盖提的狮子已经所剩无几,这迫使当时统治坦桑尼亚的英国政府不得不划出一些保留地,来保护这里的野生动物.1951塞伦盖提国家公园正式成立.1959年,著名动物学家伯纳德.吉迈克(Bernard Grzimek)所拍摄的一部讲述塞伦盖提的记录片“塞伦盖提不应消亡(Serengeti Shall Not Die)”获得了奥斯卡奖,使塞伦盖提一下子受到了世人的瞩目.

    50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也有幸来到这块神奇之地.未来的几天大草原会给予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呢?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期盼.塞伦盖提是我们此行的重点,按行程安排,我们要先花两天时间在国家公园的中心区---塞隆奈拉(Seronera)游览,然后去国家公园的南部看野生动物迁移.

    小雨时紧时松地下着,坐在车里向外观望,天空上是浓云密布,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偶尔有一两棵猴面包树或金合欢树孤独的挺立在草原上.看着这广阔无垠的天地,纯净原始的自然景象,使我的心灵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撼.与上午看到的绿色矮草草原相比,这里的草原已经有些干黄了,草长得比较高,不时地随风摇曳着.我们已来到高草草原地区.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忽然,在远方我们发现了几个黑色移动的物体.仔细看去,原来是一个象群.在这非洲大草原上眼看着它们缓缓地走过,这些过去在电视里才看到的场面真真切切地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种感动和惊喜真是不可言喻.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不知什么时候小雨已经停了.又往前走了一段,前方路边出现了几只长颈鹿,低头啃吃着路边灌木丛的枝叶.Jonathan把车停在了它们的前面,它们好像早已看惯了路上来往的车辆,对人类已是见怪不怪了.我们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它们的食欲,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路边的树叶.它们离我们是那么的近,近的好像都能把头从我们的车窗伸进来.Jonathan风趣地说,你看,它们想跟你们握手呢.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离开长颈鹿不久,Jonathan忽然指着前面说,那边有一只转角牛羚(Topi).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只转角牛羚站在没膝高的草地里,警惕的注视着前方.转角牛羚也是羚羊家族的一员,中等个头,棕红色的皮毛,脸上和四肢的两侧有几块黑斑,像是在身上打了几块大补丁.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转角牛羚.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观看转角牛羚时,Jonathan悄悄告诉我们,远处有一只花豹(Leopard).一听到花豹,我的心立刻怦怦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非洲的大猫家族是我们此行最想看到的动物.前两天在前两个国家公园里都没能看见大猫,没想到刚进入塞伦盖提不久就遇上了花豹,看来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嘀.花豹通常都是单独行动,单独捕食.花豹最有名,最独特的行为是把捕获的猎物叼到树上,以防其它食肉动物的偷取或抢夺.吃饱的花豹通常都会趴在树上休息睡觉.在我们停车的周围并没有大树,我左看右瞧也没找到花豹的影子.我急切地问Jonathan,花豹在哪.他指着不太远的草丛说,看见那个上翘的尾巴了吗? 哇..,在他指的那片草丛里果然竖着一个黑白相间的小尾巴尖,而花豹的身子则隐藏在茅草中.他的眼力可真好,居然能在茫茫的茅草丛中发现那么个小尾巴尖.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不大的工夫,花豹突然竖起了身子,从草丛中探出了脑袋向前张望.太令人激动啦.我们清楚地看见了花豹.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花豹在看什么呢?原来它看上了远处的那只转角牛羚.花豹在那里张望了片刻,然后伏下身子,朝转角牛羚的方向走去.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我急忙把目光转向转角牛羚.此时,转角牛羚似乎也已感觉到了花豹的存在和威胁.只见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花豹的方向.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这时,花豹也许是捕食心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它可能没有想到,它过于匆忙的举动早已被具有高度警惕性的转角牛羚察觉到.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转角牛羚在花豹还没有到达有效攻击范围之内时,就一调屁股撤啦.其实,就算转角牛羚没有及时逃跑,花豹也未必能捕捉到转角牛羚.别看转角牛羚长的粗粗大大的,危急时刻它能跑出70公里的时速.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眼看着转角牛羚跑远了,花豹失望的走到一棵小树下,在树下的草丛中歇了一会儿.它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看周围,而除了我们,周围已无其它猎物.最后花豹离开了小树,逐渐隐没在高高的茅草中.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等花豹走远了,Jonathan发动了车子,我们继续赶路.刚才的一幕幕真是太棒了,虽然没有看到花豹追捕转角牛羚,以及与转角牛羚搏斗的场面,但这些也足以使我们兴奋半天的了.半道上我们路过了一个不太大的池塘,几只河马懒洋洋的趴在池塘中间一动不动.池塘周围稀稀拉拉的长着一些合欢树和猴面包树.在紧挨池塘边的一颗合欢树枝头上,站着不少灰色和白色的大鸟.河马是我们早已见过的,大鸟也是见过的,因此我们没有在此停留太久,就继续上路了.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一个激动人心的下午很快就要过去了,我们也准备开往今晚住宿的旅馆.半路上,在平坦的大草原上不时会出现一些突起的巨大岩石,这些都是早年的火山活动留下的遗迹.Jonathan说有时候狮子会在岩石上面休息.一听到狮子,我们马上又来了精神.我们在电视上已看过无数的狮子镜头,也在动物园里看见过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却从来没有看过野外的狮子.我告诉Jonathan,狮子也是我们极想看到的动物.Jonathan说,去旅馆之前,再带我们去旅馆附近的几处大岩石堆看看有没有狮子.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Jonathan打开了车上的对讲机,与其他车上的司机交换信息.他们说的是斯瓦西里语,我们什么也听不懂.突然,Jonathan把车拐上一条岔路,他说有司机告诉他,前面的岩石堆上有狮子.哇.., 今天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不仅看见了花豹,而且将要看到狮子.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那座岩石堆下,透过岩石周围的树丛,果然看见几只狮子躺在岩石上睡大觉.而有一只狮子趴在岩石上没有睡,时不时地东张西望一下,大概这是一只站岗放哨的狮子吧.看着这些岩石堆上的狮子,让人不由得联想起迪斯尼的著名动画片“狮子王(Lion King)”,据说这部动画片就是从塞伦盖提岩石堆上的狮子得到的灵感.虽然我们看到的都是母狮子,但一想到这里是"狮子王"的故乡还是让我们兴奋不已.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虽然整个下午我们都在路上,但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生机勃勃的野生动物天堂.感谢早年和后来各方面人士坚持不懈的努力,使塞伦盖提保持住了它原有的原始狂野的风貌.

塞伦盖提没有消亡!

 

游走坦桑(10) <wbr>鈥準ㄗ油踱澋墓氏---塞伦盖提不应消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