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陈桥兵变

2010-12-08  tianxiafu...

内容提要】:

陈桥兵变与唐末以来兵骄将悍的政治混乱有关,兵变前赵匡胤集团有机遇与时缘的巧合,促成其势力急剧发展,创造了不流血而建立一个大王朝的奇迹。奇迹的背后则凝聚着卓识与理性,蕴含着政治良机。在宋朝的官方史中,声称赵匡胤在陈桥兵变之前,是沒有预谋的。但是,近代多史认为,从赵匡胤即位无须出征,兵即自行遁去《辽史》也沒是年南 记录以及京变不久前即谣传“点检作天子,再加上黃袍之预备之事先草、及匡胤母之言:素有大志,今果然。即位之,趙匡胤封邱的守官,升了陈桥官的官职, 等史料來看,陈桥兵变应该是一起早有预谋的军事政变。而我认为,除此之外,从《资治通鉴续编》、《宋史》中关于陈桥驿兵变的记述中,以及其他一些方面如赵匡胤的个人品质、当时的社会环境等方面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关键词】:陈桥兵变   兵不血刃    个人品质

 

                                   (一)

《资治通鉴长编》中关于陈桥兵变的记述为,“建龙元年(庚申,九六0)春正月辛丑朔,镇、定二州言契丹入侵,北汉兵自土门东下,与契丹合。周景帝命太祖领宿卫诸将御之。”“壬寅,殿前司副都点检,镇宁节度使太原慕容延钊将前军先发。时都下讙言,将以出军之日策点检为天子,士民恐怖,争为逃避之计,惟内廷晏然不知。癸卯,大军出爱景门,纪律严甚,众心稍安。军校河中苗训者号知天文,见日下复有一日,黑光久相磨簜,指谓太祖亲吏宋城楚昭辅曰:‘此乃命也’。是夕,次陈桥驿,将士想与聚谋曰:‘主上幼弱,未能亲政。今我辈出死力,为国家破贼,谁则知之,不如先立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征,未晚也。都押衙上党李处耘,具以事白太祖弟匡义。’“匡义即与处耘同过归德节度掌书记蓟人赵普,语未竟,诸将突入,称说纷纭,普及匡义各以事理逆顺晓譬之,曰:‘太祖忠赤,必不汝赦。’诸将相顾,亦有稍稍引去者。已而复集,露刃大言曰:‘军中偶语则族。今已定议,太尉若不从,则我辈亦安肯退而受祸。’普察其势不可遏,与匡义同声叱之曰:‘策立,大事也,固宜审图,尔等何得使肆狂悖!’乃各就坐听命。普复谓曰:‘外寇压境,将莫谁何,盍先攘,归始议此。’诸将不可,曰:‘方今政出多门,若俟寇退师还,则事变未可知也。但当亟入京城,策立太尉,徐引而北,破贼不难。太尉苟不受策,六军决亦难使向前矣。’普顾匡义曰:‘事既无可奈何,政须早为约束。’因语诸将曰:‘兴王异性,谁云天命,实系人心。前军昨已过河,节度使各据方面,京城若乱,不惟外寇愈深,四方必转生变。若能严敕士兵,勿令剽劫,都城人心不摇,则四方自然宁谧,诸将亦可长保富贵矣。’皆许诺,及共部分。夜,遣衙队军使郭延赟驰告殿前都指挥使浚仪石守信,殿前都虞侯洛阳王审琦。守信,审琦皆素归心太祖也。将士环列待旦。太祖醉卧,初不省。甲辰黎明,四面叫呼而起,声震原野。普与匡义入白太祖,诸将已擐甲执兵,直扣寝门曰:‘诸将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太祖惊起披衣,未及酬应,则相与扶太祖上马,拥逼南行。”

由此记载,我们感觉到宋太祖赵匡胤似乎对于策立之事毫不知晓,一醉觉醒来,众将士簇拥,黄袍加身,不得已而为之。但事实上其中处处透露着其称帝端倪。文中记载建隆元年的镇、定二州言北汉、契丹联合南下,此事应该不假,《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契丹国志》等史书中都有记,镇、定二州的急报:北汉勾结契丹入寇,另外,镇、定二州节度使也不是赵匡胤的人,他们或是“追感周主因恩遇,时复泣下有异心的人,或是在宋初乞解官归山,又欲拥兵自重的人,他们不会为陈桥兵变造假情报的。但是,契丹、北汉的联合南下,似乎规模也不是很大,不会一时危及北周都京,由赵普和众将士的对话中可以看出,“普复谓曰:‘外寇压境,将莫谁何,盍先攘,归始议此。’诸将不可,曰:‘方今政出多门,若俟寇退师还,则事变未可知也。但当亟入京城,策立太尉,徐引而北,破贼不难。’但无论战事紧急与否,临危受命,领兵北御敌军,却在行军途中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这似乎也不应该,再说,赵匡胤也是一位有勇有谋,有胆有识的将帅,为何偏偏这一次犯糊涂呢?另外,为什么偏偏只他一人喝醉,像赵匡义、赵普、诸将士等都清醒得很呢,并且为赵匡胤即位策划整整一夜呢?这不过是一掩人耳目的计策,因吃醉假装不知借此来开脱叛主夺位之嫌罢了。再者,赵匡义、赵普对诸将说的“太尉忠赤,必不赦汝”,也没有应验。当黄袍加身时,只是“固拒之”没有明明确确、铿锵有力地说一个“不”字,顺水推舟,成其美意。还有,行军帐营中哪来的黄袍,这也难免瓜田李下之嫌。而赵普事实上已为夺权成功作了详细部署,“兴王异性,谁云天命,实系人心。前军昨已过河,节度使各据方面,京城若乱,不惟外寇愈深,四方必转生变。若能严敕士兵,勿令剽劫,都城人心不摇,则四方自然宁谧,诸将亦可长保富贵矣。’皆许诺,及共部分。夜,遣衙队军使郭延赟驰告殿前都指挥使浚仪石守信,殿前都虞侯洛阳王审琦。守信,审琦皆素归心太祖也。将士环列待旦。”这也可以看出夺权的早有准备。

这些只是从史书记载的文字中窥见的一些端倪,其实,赵匡胤的夺权既是其个人野心的结果,也是当时各方面因素所造就的。

 

              ()

首先,是自己手握兵权,具有最起码的夺权资本。赵匡胤,赵弘殷的第二个儿子,母亲杜氏。后唐天成二年,生于洛阳夹马营,然而,祖籍是涿郡人。由于父亲骁勇善战、屡建功劳,所以,凭恩荫和父亲“分典禁兵,一时荣之”。后“世宗即位,复典禁兵。” 在高平之战中由于他身先士卒“麾同列驰马冲其锋,汉兵大溃。乘胜攻河东城,焚其门。” 立大功一件,所以还军后,拜为殿前都虞侯,领严州刺史。后,三年春,随世宗征淮南,立大功,拜殿前都指挥军使,不久,又拜定国军节度使。四年春,从征寿春,还,拜义成军节度使,检校太保,仍任殿前都指挥使。四年冬,从征濠、泗,担任前锋。五年,改忠武节度使。六年,世宗北征,担任水路都部署。因“世宗在道,阅四方文书,得韦囊,中有木三尺余,题云 点检作天子’,异之。”而当时张永德为点检,“世宗不豫,还京师,拜太祖检校太傅,殿前都点检,以代永德。” 恭帝即位,改归德节度检校太尉。姑且不说世宗所看到的那块木牌是不是赵匡胤捣鬼,设计陷害张永德来取而代之。单说赵匡胤的地位也是随世宗打天下,拼死拼活换来的,这是其真本事。另外,以拜把的方式,团聚了一批生死与共的铁哥们,号称“义社十兄弟”这是兄弟是杨光义、石守信、李继勋、王审琦、刘庆义、刘守忠、刘廷让、韩重赟、王政忠和赵匡胤。这些人大多是后汉初年投奔郭威麾下的,现在已是禁军中手握兵权的中高级将领,而赵匡胤是他们的领袖。除了义社十兄弟,匡胤还有不少身为禁军将领的好友,例如慕容彦钊、韩令坤、高怀德、赵延徽、赵晁等。这足以说明:代周前夕,匡胤已在后周禁军中形成了自己的势力集团。

其次,当时的社会环境如清代赵翼所说,“王政不纲,权反在下,下凌上替,祸乱相寻,藩镇既蔑视朝廷,军士亦挟制主帅,古来僭乱之极,未有如五代者。 赵匡胤之前,已有周太祖郭威,唐废帝李从珂,唐明宗李嗣源由军士拥立。这是唐代藩镇割据后军士擅废立之权而留下的遗风,是王政下纲,下凌上替,祸乱相寻的反映。有如此一大环境,以及老上司郭威作为“榜样”,有其精心导演的“陈桥兵变”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三,赵匡胤的个人才能,这是他成为宋太祖的又一重要因素。

首先,他作战勇敢,并屡建奇功,深得主上赏识、将士倾心。高平一战,在指挥使樊爱能等人逃跑,军队危急的时刻,“麾同列驰马冲其锋,汉兵大溃。乘胜攻河东城,焚其门。”临危不惧,勇挑大任。再如,世宗四年冬,征讨濠、泗,担任前锋,“时南唐寨于十八里摊,世宗方议以橐驼济师,而太祖独躍马截流先渡,麾下骑随之,遂破其寨。因其战舰乘胜攻泗州,下之。” 等等例子中可见其是一位骁勇善战,又深得将士倾心的悍将。

其次,“性至仁,虽用兵,亦戒杀戮”。 这也是他争取士兵归附,百姓爱戴的法宝。如“亲征太原,道经潞州麻衣和尚院,躬祷佛前曰:‘此行止以吊伐为意,誓不杀一人。”开宝中,遣将平金陵,亲召曹彬、潘美戒之曰:“城陷之日,慎无杀戮。设若困,则李煜一门,不可加害。” (此条今见东轩笔录卷九)再如,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后,与三军将士约法三章“少帝及太后,我皆北面事之,公卿大臣,皆我比肩之人也,汝等毋得辄加凌暴。近世帝王,初入京城,皆纵兵大掠,擅劫府库,汝等毋得复然,事定,当愿赏汝。不然,当族诛汝。”  也可见其至仁的一面。

另外,善于察人。太祖曾和赵普议事,话不投机,太祖对赵普说“安得宰相如桑维翰者与之谋乎?赵普回答说“使维翰在,陛下亦不用。”大盖维翰爱钱。太祖说,“苟用其长,亦当护其短,措大眼孔小,赐与十万贯,则塞破屋子矣。”   (此条今见东轩笔录卷十一)

再者,崇尚节俭。“太祖服用俭素,退朝常衣絁袴麻鞋,寝殿门悬青布缘帘,殿中设青布缦。” “太祖公履俭约,多所减损,常服浣濯之衣。乘舆服用,皆尚质素,寝殿设青布缘苇帘,宫中闱幕,无文采之饰。尝出麻履布裳赐左右曰:‘我旧所服者也。’”  还有好读书等等。

这些优良的品质集赵匡胤于一身,恐怕不成就一番帝业也难。

 

(三)

    总之,唐末五代时期,藩镇跋扈、禁军骄横的混乱政局,为陈桥兵变提供了适宜的气候。再加上决策者的谋划水平和政治见识。使陈桥兵变成为一次和平兵变,没有喋血宫门,伏尸遍野,更没有烽烟四起,兵连祸结,几乎是兵不血刃,市不易肆,就取得了改朝换代的成功,创造了不流血而建立一个大王朝的奇迹。这并不仅仅是兵权与实力威慑的结果,与五代时期其他的兵变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它的背后凝结着更多的理性和人道,含蕴着一种对社会、对百姓负责的政治良机,时人正是从这种理性、人道、良知中感受到了希望:以兵威强制天下的历史正在结束,天下将由分裂战乱而走向太平。

 

注释:

  《书缦緑》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太祖)

 ④⑤⑥⑧⑨(《宋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一)

  赵翼《廿二史札记》

 ⑾⒀⒁⒂(《宋朝事实類苑》卷第一,祖宗圣训,太祖皇帝)

 

参考文献: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李焘撰 中华书局1979年版

《宋史》[元]脱脱等撰 中华书局 1977年版

《宋朝事实類苑》[宋]江少虞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