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影響中國的100本書 - 九十七:《說文解字》 - 讀書網

 LM0318 2010-12-10

《影響中國的100本書》

正文·九十七:《說文解字》

  最早、影響最大的字典

  《說之解字》又簡稱《說文》,作者是東漢許慎。此書作于和帝永元二年(100年),歷時21年,直到安帝建光二年(121年)才告完成。許慎在病中遣其子許沖將此書獻給皇帝。

  《說文》舊稱字書,按今天觀點看,它是我國語言學史上第一部分析字形、說解字義、辨識聲讀的字典。同時,它創立了漢民族風格的語言學——文獻語言學,《說文》就是文獻語言學的莫基之作。《說文》成書不久,就被當世學者所重視。

  如:鄭玄注三禮,應劭、晉灼注《漢書》,都曾援引《說文》以證字義。《說文》對傳統語言學的形成和發展有巨大影響,后世所說的文字、音韻、訓詁之字,大體不出《說文》所涉及的范圍,而《說文》本身則形成一個專門學科。《說文》完整而系統地保存了小篆和部分籀文,是我們認識更古文字——甲骨文和金文的橋梁;《說文》的訓解更是我們今天注釋古書、整理古籍的重要依據。所以《說文》在今天仍有巨大的學術價值和應用價值。

  《說文》這樣一部巨著,是在經學斗爭中產生的。今文經學與古文經學之爭是漢代學術思想領域中最重要的一場論爭。秦以前的典籍都是用六國時文字寫的,漢代稱六國文字為"古文",用古文書寫的經書稱為古文經。秦始皇出于愚民政策的需要,把這些用古文字寫成的《詩》《書》等典籍付之一炬。西漢初年,一些老年儒生憑記憶把五經口授給弟子,弟子用隸書記下來。隸書是漢代通行的文字,稱"今文",用今文書寫的經書,稱今文經。后來陸續發現用古文字寫的經書。

  這樣在漢代經學家中就分成了今文經學家和古文經學家。

  兩派的區別不只是表現為所依據的經學版本和文字不同,更主要的表現為怎樣使經學為封建統治服務上。今文經學家喜歡對經書作牽強附會的解釋和宣揚迷信的讖緯之學;

  古文經學家則強調讀懂經典,真正理解儒學精髓,為此側重名物訓詁,重視語言事實,比較簡明質樸。許慎屬于古文經學派,他編著《說文》是要以語言文字為武器,擴大古文經學在政治上和學術上的影響。

  《說文》全書共收單字9353個,另有重文(異體字)1163個,附在正字之末,把9353個字分別歸在540個部首之中。

  《說文》一書的突出貢獻可以概括為以下四點:

  1。建立部首是許慎的重大創造之一。漢字是憑借形體來表示意義的,因此,對漢字義符加以分析,把所有漢字都按所屬義符加以歸類,這是漢字學家的工作,這項工作,由許慎最先完成了。《說文》一共分540部,除了個別部首還可以合并與調整外,從總體上說都是合理的,都符合造字意圖。許慎在安排540部的次序上煞費苦心,把形體相近或相似的排在一起,這等于把540部又分成若干大類,這可以幫助讀者更深刻地理解義符,更正確地理解字義。

  每部所屬的字的排列也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依據以類相從的原則。具體說來有三種情況:其一,詞義相近的字排在一起;其二,詞義屬于積極的排在前邊,屬于消極的排在后邊;其三,專有名詞排在前邊,普通名詞排在后邊。

  許慎創造的540部首和一部之中各個字的排列方法,都是從文字學角度出發的,這種排列方法更能體現部首與部首、字與字之間的意義聯系,這與后世從檢字法角度的分部和按筆畫多少分類迥然不同。

  2。訓釋本義。許慎之前的經學家為經典作注,都是隨文而釋,所注釋的字(詞)義,基本上是這個字在一定語言環境中的具體意義和靈活意義。許慎在《說文》中緊緊抓住字的本義,并且只講本義(由于歷史的局限,個別字的本義講得不對),這無疑等于抓住了詞義的核心問題,因為一切引申義、比喻義等都是以本義為出發點的,掌握了本義,就能夠以簡馭繁,可以推知引申意義,解決一系列有關詞義的問題。

  此外,許慎在訓釋本義時,常常增加描寫和敘述的語言,使讀者加深對本義的理解,擴大讀者的知識面,豐富本義的內涵和外延。

  3。對漢字形音義三方面分析。許慎在每個字下,首先訓釋詞義,然后對字形構造進行分析,如果是形聲字,在分析字形時就指示了讀音,如果是非形聲字,則常常用讀若、讀與某同等方式指示讀音。漢字是屬于表義系統文字,是由最初的圖畫文字演變而來的,這樣通過字形分析來確定、證實字義完全符合漢民族語言文字的一般規律。而語音是語言的物質外殼,文字不過是記錄語言的符號,許慎深知"音義相依"、"義傅于音"的原則,所以在《說文》中非常重視音義關系,常常以聲音線索來說明字義的由來,這為后世訓詁學者提供了因聲求義的原則。

  4。以六書分析漢字。在許慎之前,有倉頡依據六書造字的傳說。現代文字學家認為,六書是對漢字造字規律的總結,而不是漢字產生之前的造字模式。在許慎之前,僅有六書的名稱: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沒有具體闡述,更沒有用來大量地分析漢字。許慎發展了六書理論,明確地為六書下定義,并把六書用于實踐,逐一分析《說文》所收錄的9353個漢字,這在漢字發展史和研究史上有著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重要意義,從而確立了漢字研究的民族風格、民族特色。

  《說文》問世以后,研究者蜂起。清代是《說文》研究的高峰時期。清代研究《說文》的學者不下200人,其中稱得上專家的有數十人之多。清代《說文》之學,可分為四類:其一,是校勘和考證工作,如嚴可均的《說文校議》、錢坫的《說文解字斠詮》等;其二,對《說文》進行匡正,如孔廣居的《說文疑疑》、俞樾的《兒笘錄》等;其三,對《說文》的全面研究,如段玉裁的《說文解字注》、桂馥的《說文解字義證》、朱駿聲的《說文通訓定聲》、王筠的《說文句讀》;其四,訂補前人或同時代學者關于《說文》研究的著作,如嚴章福的《說文校議議》、王紹蘭的《說文段注訂補》等。其中第三種最為重要,段玉裁、桂馥、朱駿聲、王筠被譽為清代《說文》四大家。4人之中,尤以段玉裁、朱駿聲最為突出。

  《說文》問世以后,也很快就引起當時學者的重視,在注釋經典時常常引證《說文》。到了南北朝時代,學者們對《說文》已經有了比較完整、系統的認識。唐代科舉考試規定要考《說文》。自唐代以后,一切字書、韻書及注釋書中的字義訓詁都依據《說文》。

  《說文》早期傳本不得而知,有記載最早刊刻者是唐代李陽冰,他在代宗大歷年間刊定《說文》,但其中摻雜李氏臆說頗多。南唐徐鉉、徐鍇兄弟二人精研《說文》,徐鍇的《說文解字系傳》是第一種《說文》注本,成書于南唐末年,世稱小徐本,徐鍇對李陽冰謬說多有匡正。徐鉉于宋太宗雍熙年間奉旨校定《說文》,世稱大徐本。另外,今尚存有唐寫本《說文》木部殘卷一卷,僅188字。清人研治《說文》,多以大徐本為基礎,同時參校小徐本。大小徐本今天均有中華書局影印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