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的人 / 戒邪淫 / 半个世纪的风流后遗症!邪淫恶行,报应惨...

0 0

   

半个世纪的风流后遗症!邪淫恶行,报应惨重!!

2010-12-11  忏悔的人
明知他已娶妻生子,她却义无反顾地爱他; 
  明明已嫁为人妇,她还是飞蛾扑火般地跟着他。 
  一段60年前发生的孽缘,并未随时光流转而消散于人生舞台。 
  如今这场悲剧的发生,其实早有伏笔埋下…… 
  2009年11月10日,北京的第二场大雪下得纷纷扬扬。丰台区金龙小区,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小孩和一些年轻的情侣,正在兴高采烈地堆雪人。在这有30多年历史的4栋破旧平房里,大多住着外来民工,有一些则干脆空着。这不得不让人猜想,这般冷清和萧条,是否和10个月前的那场案件有关? 
  2009年1月4日,这里曾发生一起血案,而凶手与受害人竟是年过八旬的老人。按说人活到这把年纪应该已经看透人生,不应再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是什么让这一切发生?当事隔一年之后笔者找到血案幸存者、76岁的李香老人时,她一个人独坐门口,对任何人的问候都不回答,只是嘟囔着:“王炳贵从监狱里出来,我拼了老命也要把他杀了!”显然杀戮并不能终结仇恨,只能让仇恨一步步升级…… 
  这个“凌晨杀手”有点老 
  2009年1月4日凌晨5点半,丰台区金龙小区院内,突然传出呼天抢地的哭喊声。闻讯赶过去的邻居发现:该区3栋102室里,84岁的薛文才和他76岁的妻子李香以及他们13岁的孙子毛毛躺在血泊之中。老人近50岁的女儿薛莲花,跪在地上大声哭喊:“老天啊,是谁这么残忍,竟然对手无寸铁的两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下毒手?” 
  警察和120急救车很快就赶到了案发现场,屋内一片狼藉。李香面部血肉模糊,无力地躺在床上,呼吸微弱;薛文才则平躺在卧室的地面上,浑身是血;毛毛无力地蜷曲在地上哀哀呻吟。 
  薛文才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 
  当日上午9点钟,警方正在部署侦破该案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跟在一名中年妇女身后,颤巍巍地来到了刑警大队。老者名叫王炳贵,今年79岁,陪同他前来的中年女子是他的大女儿。没等警察发问,王炳贵突然双腿跪下哽咽道,“人是我杀的”“我对不起那个小孩儿,对不起薛文才”……王炳贵语无伦次地说着。谁能想到:这个中等个头、瘦骨嶙峋、双腿不停哆嗦的老人,竟然就是制造了凌晨凶杀案,致一死二伤的恐怖杀手! 
  1月6日,医生宣布,被王炳贵伤害的毛毛脱离生命危险。一个星期之后,脸部几乎毁容、多次被医生发了“病危通知书”的李香,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脸上依然缠着厚厚纱布的她,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出院!我要去杀了王炳贵这个老东西!”当医生告诉她,王炳贵已经投案自首,目前被警方关押时,李香沉默了许久,然后问老伴薛文才在哪里。一旁的儿子和女儿异口同声:“爸爸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要过几天才能见家人。” 
  一个半月后,完全康复的李香出院回到家中,孩子们还不让她去见老头子,李香有了不祥的预感。她问女儿:“你爸是不是走了?”见女儿神色紧张,她伸手打翻了桌上的粥说:“我都快死的人了,你爸也84岁了,你们有什么可瞒的?”母亲的冷静,出乎孩子们的意料。他们经过商量后,最终把父亲的死讯告诉了母亲。 
  李香的身体恢复得很快,3月初她已经完全能自理了。李香拒绝去孩子们的家,她也不让他们过来陪自己。常常,她一个人呆坐在门口,从清晨到日暮,就如一尊雕塑。本应和相依相伴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伴安享天伦的李香,是在追忆那辛酸“浪漫”的旧时光吗? 
  两个男人,两段孽缘 
  李香这一辈子,和两个男人脱不了关系,一个是丈夫薛文才,另一个就是杀人的王炳贵。而她与他们的纠葛,还得追溯到半个多世纪以前。 
  1931年出生的王炳贵家境优越,自曾祖父开始就经营木材生意,到王炳贵成年,他们家已是京城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王炳贵接受了很好的教育,20岁时,他在一家私塾做先生。爱好诗词歌赋的王炳贵相貌堂堂,加之穿着讲究、谈吐优雅,成了许多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 
  他却对一个女孩情有独钟,这便是他私塾里的学生、比他小3岁的李香。王炳贵对模样清秀、身材高挑的李香一见钟情,但身为师长,他一直没敢表白。巧的是,李香也对仪表堂堂、身家显赫的王炳贵情窦暗生,先生对自己的爱慕,她也一点一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1954年,王炳贵在父母的包办下,与一个家里开染布工厂的女孩结了婚。婚后生活波澜不惊,妻子漂亮贤惠,但王炳贵却对李香念念不忘。让他欣慰的是,李香似乎并未因为他另娶他人而疏远他,相反,每次见到他都会主动打招呼。转眼间,王炳贵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19岁的李香也越发亭亭玉立。李香19岁生日那天晚上,王炳贵送给她一对黄金镯子,如此直白的表达让她毫不犹豫地委身于他。 
  对他们来说,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和父母斗争,只好偷偷地保持着这种暧昧关系。李香20岁时,也在父母的包办下,与一个布鞋店的老板成婚,这位老板就是比她大8岁的薛文才。虽然王、薛两家就隔了一条街,但李香结婚后,夫家对她看管得很严,她与王炳贵的联系少了很多。 
  其实,薛文才家的财富和名声只比王炳贵稍逊一筹,以他的条件完全可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为何他却娶了家境一般、名声也不怎么样的李香呢?李香在嫁给薛文才的那天晚上才知道答案:薛文才因为身体的原因,根本不能行夫妻之事。多年来他多处求医但依然无果。而他这个致命的弱点,或许就是李香婚后不检点的根本原因。他们的婚姻走到第四个年头的时候,李香和鞋店的一名学徒工有了私情,薛文才发现后将那个学徒驱逐出去。 
  李香虽然跟丈夫认错,但私下里依然难耐。其实,李香更想的人是已经多年没有联系的王炳贵。和店员的私情被丈夫发现后,她安分守己了一年多。1960年的一天,李香主动找到了王炳贵,而那时,王炳贵的妻子正身怀六甲,两人旧情复燃,开始频频约会。 
  没过多久,李香怀孕了。只有夫妻之名但从未行夫妻之实,但妻子竟然怀了孕!好在,旁人甚至父母都不知道孩子不是薛文才的。薛文才很想续薛家香火,再说妻子也威胁自己:要是说孩子不是他的,她就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个“太监”。 
  薛文才为儿子准备了盛大的百日宴,抱着孩子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薛文才忍了许久后问妻子,孩子究竟是谁的?他发誓不会去报复那个男人。李香就老实交代,孩子是王炳贵的。妻子与自己结婚前就和王炳贵纠缠不清,薛文才心里一直窝着火。他叫来一帮伙计,跑到王炳贵家讨说法。面对妻子和孩子,王炳贵打死都不承认。最后薛文才叫来了李香,李香就指着王炳贵说:“是你一直缠着我。我不从,你就说杀了我们全家。”王炳贵不相信这话是从李香嘴里说出来的,而他也因此遭到一顿暴打。 
  从那以后,王炳贵的妻子和儿女都对他冷若冰霜,老父亲气急败坏地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他的生意也开始日渐败落。王炳贵也曾想过,或许李香那样说是迫不得已。但是,李香却处处躲着他,还不时跟人声泪俱下地说他的坏话。再遇到薛文才时,对方还寒碜他:“我不能生儿子,有人帮我生!” 
  腹背受敌的王炳贵卖了老房子后,和家人搬到了郊区一所破旧的小平房里。李香曾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而这种爱却化成了刻骨的恨。 
  曾经错误的爱情, 
  终有一天会来报应你 
  李香接连生了3个孩子,而薛文才不能生育的消息,也渐渐地传开了。王炳贵早已与李香断了联系,但他却常常听到“李香的孩子肯定都是王炳贵的”之类的流言。王炳贵认为这些诬陷他的流言,是薛文才夫妇制造出来的。 
  而因为这些流言,王炳贵一辈子都活得窝囊憋屈,妻子和孩子看不起自己不说,周围人也从不把他当成好人。所幸,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渐渐地淡忘了早年的那场“丑闻”。 
  2000年,王炳贵和李香两家都搬到丰台区金秀小区,成了只隔一栋楼的邻居。两位老人经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见得多了,有时会对视片刻,然后默默走掉,偶尔也会点头招呼一下。 
  小区里有个小公园,平时有很多小孩在那里玩。王炳贵最小的孙子和李香的小孙女,每到周末都去看望老人,两个孩子老是在公园里玩耍,渐渐地就成了好伙伴。2009年1月3日,两个小孩一起玩跷跷板。小姑娘觉得小男孩老占着跷跷板不下来,就用拳头砸了人家,这一砸把小男孩的鼻子弄破流血了。王炳贵和儿子闻讯赶来后,指着女孩问:“你这个孩子没人管教吗?竟然还打人!”小女孩噘起嘴反击:“要你管!你个糟老头!” 
  王炳贵见小姑娘犯错了还这么嚣张,就用手推搡她道:“把你家长找来!我倒要看看谁教出了这么嚣张的孩子!”小姑娘大哭起来,大声嚷嚷着说王炳贵欺负她。正在这时,薛文才和李香也闻讯赶到了,看着孙女被一堆人围着,而一字一句斥责孙女的竟然是王炳贵,李香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仗着人多欺负人是不是?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什么人!”薛文才也火上浇油:“真是麻绳串草鞋,一代接一代啊。”周围人并不知道薛文才夫妇这些话背后的含义,但王炳贵却心知肚明。看来,他们还一直记恨着多年前两家的纠葛。 
  窝着一肚子火,加上长期以来攒下的怒气、怨气,王炳贵带着孙子回了家。他原准备去女儿家的,突然也不想去了。那一晚王炳贵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妻子多年前就去世了,而因为自己年轻时的风流往事,儿女也一直对他心存芥蒂,王炳贵也就很有“自知之明”地一个人生活,儿女和孙子只有在周末才回来看他。孙子被欺负,儿子也怪他没替孙子出气,甚至还讽刺他:“爸,没准那个小姑娘就是你的孙女呢!”王炳贵听后气急败坏,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原本随时光渐渐消逝的对李香的恨,在那一刻突然又被点燃了。 
  2009年1月4日凌晨,王炳贵照常5点钟就起了床。穿好衣服后,他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愣,几个小时前薛文才夫妇寒碜自己的场面还浮现在脑海里,而几十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胸口有一股气积压着,王炳贵一直在想是否要做一个了结。他想了很多,自己这一辈子寒酸窝囊的生活、儿女子孙因为他的“风流债”对他不亲,日子也过得并不顺遂。王炳贵想不通,最后他揣了一把水果刀,带上一个手电筒来到了李香家门口。王炳贵本来想敲门进去,没想到门轻轻一推就开了。他顺势走了进去,室内有3个房间,他打开手电筒看到李香和薛文才住一个大的房间,有个小男孩住在隔壁的小房间里。 
  王炳贵先走进小房间,朝小孩的脖子和胸部就是两刀,小孩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又来到大房间内,先是用刀猛扎李香的面部、胸部和腹部,李香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滚落到床下。薛文才被响声弄醒了,看到有人用刀在扎自己的妻子就要下床阻止,王炳贵用拳头使劲击打薛文才的面部,然后朝他的脸部、腿部、胸腹部连捅了7刀,薛文才最后瘫倒在地。李香微弱的声音传过来:“王炳贵,我做鬼也不放过你!”王炳贵在慌乱中丢下了刀,一路踉踉跄跄地跑回了家。回家后不久,他拨通了大女儿的电话,然后在她的陪同下到公安局自首。 
  50年前的一段孽缘, 
  原本不该发生 
  当王炳贵老实交代了作案经过后,先前的紧张和恐惧渐渐消散,他表现出大限将至前的平静,对于是在监狱里了却残生,还是被拉上刑场枪毙,他都能接受。被问到是否对不起子女后人时,他低声道:“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反正我都是快死的人了。再说,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咎由自取。” 
  目前王炳贵的案件仍在审理之中,法律不会因为他是八旬老人就轻判他。而对于暮年失去丈夫的李香,她接下来的生活无疑也是如坐囚牢。尽管孩子们一再表示不相信那些传言,尽管有很多好心人对她关心备至,但半年前还面色红润、身板硬朗的李香却一夕老去,她不跟任何人说话,一个人在孤寂而寒冷的平房里消磨余生时光。 
  她的内心深处,一定后悔年轻时错误的爱恋和婚姻,就像王炳贵的辩护律师所说的:“这一起悲剧,看似是久远年代里一段错误爱情、一场不对等婚姻种下的孽缘。但实际上它与特殊年代并没有太大关系。当今,已婚男女违背道德和法律出轨,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例子比比皆是。相互倾慕的爱情本没有错,但我们在相爱时,必须以法律和道德为基准,否则你就会自食其果。如果当初王炳贵冲破世俗和李香结合,如果薛文才发现妻子出轨后,不是怀着要为薛家续接香火的传统思想而及时阻止,那么这三个老人,也许能安静幸福地守候家庭,享受美好的晚年。” 
  (文中地名和人名,皆为化名) 
  (邪淫恶报迅速,消福消禄。文中女主角李某,婚前做小三,感召到不完全的丈夫和残缺的婚姻,王某则家业迅速衰败,名声狼籍....谁曾想,50年后,杀业机缘形成,报应更加惨烈,即使王某自首入狱,李某却继续着仇恨,杀心炽盛...这就是邪淫的报应!南无阿弥陀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