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0318 / 21 遼寧(遼) / 开元占经-卷6- 维基天文

0 0

   

开元占经-卷6- 维基天文

2010-12-19  LM0318
开元占经-卷六-日占二



日昼昏


《春秋•感精符》曰:“日者,阳之精曜,魄光明所以察下,夫以照灭昼晦,甚所惧也。”《春秋纬》曰:“后族专权,谋为国害,则日昼昏。”京氏曰:“奸臣盛,日昼昏。”《春秋•运斗枢》曰:“日昼昏之异,臣为政莫制持专权跋扈,阴骗舒。”《雒罪级》曰:“日昼昏,不言擅畔。”石氏曰:“日昼昏,行人无影,到暮不止,刑急,民无聊生,不出二年,大水下,田不收。”甘氏曰:“日昼错,鸟群鸣,天下国家分析,臣持政,期不出五年中。”甘氏曰:“日无故昼昏倒暮,不出一年,大水。”京房《别对灾异》曰:“国有谗佞,朝有残臣,则日无光,暗冥不明。”《易》曰:“日中见斗,日中星见,明其冥也;故贬之为暮也。其救也,远佞谄,近忠直,修经典,闭私道,则日光明。”《洪范传》曰:“日正昼而冥晦者,阴反为阳,臣反制君也。”《孝经雌雄图》曰:“子日昼冥者,水溢山崩,水灌凉州,凶在武都、酒泉。丑日昼冥者,鬼山崩,水出灌兖州,凶在济阴、任城。寅日昼冥者,虎山崩水,灌徐州,凶在下邳,琅琊。卯日昼冥者,水山崩,一日风,山水灌青州,凶在平原,齐国。辰日昼冥者,风山崩,水出灌扬州,凶在豫章,庐江。巳日昼冥者,龙山崩,一曰水山崩,水灌豫州,凶在淮扬、汝南、会国,一曰凶在淮扬、南昌。午日昼冥者,水山崩,一曰上山;水灌幽州,凶在日南,苍梧。一曰水灌青州,凶在平原,齐南。未日昼冥者,土山崩,一曰水山;水出灌荆州,凶在南阳。申日昼冥者,石山崩、水灌益州,凶在蜀郡、广汉,酉日昼冥者,铁山崩,水灌并州,凶在河内五原。戌日昼冥者,气山朋,水灌兖州,凶在河内、太原,一曰凶在河内、京兆。亥日昼冥者,岑山崩,水灌冀州,凶在赵国、清河。一曰,水灌兖州人民也。”

日无云而不见


《河图》曰:“天元云,日不见,三日为大丧,必在灭国。”甘氏曰:“八月朔日日不见,正月酉日日不见,主死。”《春秋•汉含孳》曰:“日不出,懦下。(不出谓日当出不出,君懦畏群下也)则就阴位(燕自阙)。”《春秋纬》曰:“沈日不出,则为天下冥冥,俱溺绝。”

日中乌见


《洛书》曰:“日中有乌见,名曰阴德,不出六十日,兵出;从其所向伐之胜,若有国主死。(按《抱朴子》曰吴赤乌十三年,日中乌见,三足。然魏蜀不见,孙权死。)京氏曰:“日中有乌见主失明,为政者乱。”《黄帝》曰:“日中三足乌,见者,其所居分野有白衣会,大旱,赤地。三足乌出,住日外者,天下大国受其灾,戴麻森森,哭声吟吟。”《太公阴秘》曰:“日中乌见者,君咎;双乌见者,将相逆入,斗者主出走,乌动者大饥,水旱不时,人民流在他乡。救之法:实仓库、举贤士,远佞邪、察后宫,任有道,赦不从,则灾消矣。”《孝经内记图》曰:“日无晕而乌见,所宿之国亡绝。”(王隐《晋书惠纪》曰:“元康六年六月日中若飞燕者,积数日,后有愍怀太子事。)《日傍气图》曰:“日中乌见,其国君死、期三年。”《荆州占》曰:“常以月十四日,候日,中有气如飞鸟,其地无居者。”京房《灾异》曰:“日月薄赤,见日中乌,将军出旌,举此不详,必亡。”

日中有杂云气


《黄帝占》曰:“日中有火光气见者,其国左右大臣欲反。”《春秋潜潭巴》曰:“君德鹰扬,君臣和,德道庆,则日含王字。”(日中有王字者,君德象,日光所照无不及也。)石氏曰:“日中有立人之象,君慎左右急。”《荆州占》曰:“日中有人行者,臣害主,而主争客胜;有三人,天钩主,人必更。”《杂云气占》曰:“青气入,白如老人,黑帽黑衣,杖刀立日中,从日出至食时不罢,君失位。”又曰:“青气入日,状如两乌,重立日中,从日出至食时不罢,日无精光,夷人为主,正治失痊,河水逆流。”京房曰:“祭天不顺兹谓逆,日中有黑子。”又曰:“臣不掩君恶,令下见于百姓;百姓恶君,则日变。”(中有黑者,阴也。皆日出入时也。)《文命钩》曰:“偏任权柄,大臣擅法,则有青黑子。”《甘氏占》曰:“日青赤掩月,不有战必有亡国。”《京房占》曰:“日中有黑云,若赤、若青、若黄,乍五、乍十、乍三十,天子崩。”(按《晋中兴书》曰:升平三年十月丙午,日中有黑子,如卵,少时而孝宗崩;太和四年十月乙未,日中有黑子,明年海西公废。)《太公阴秘》曰:日中有黑气,若一、若二、至四五者,此阳中伏阴,君害臣,上出者,臣谋君,旁出者,君谋臣;不出者,宫女有忧;昏见在臣,晨见在君。救之法:轻刑罚,赦无罪,节威权,安百姓,贷不足,则灾消矣。”又曰:“日中有黑气者,一菲二至四五者,教令不行,三公为乱,爵赏不平。不救者,臣诛君,子谋父。救之法,任贤直,信道德,退贪邪,轻刑罚,察奏纠,思刑戮,则无害。”又曰:“日中有黑气,见君有过而臣不掩,故日不明。见变不救者,主有忧。救之法,承顺天地,申用明堂,则无害矣。”《洪范五行传》曰:“人君有过,故不循天治,则日黑居侧,大如弹丸。”《荆州占》曰:“日中有黑气,大如桃李者,臣蔽主明。(按何法盛曰:“太兴四年三月癸未,日中有黑子,永昌元年十月辛卯,日中有黑子,是时中宗庞幸,刘隗擅作威福,残伤君道。王敦因之托晋阳之举兵,逼都辇,祸及忠贤,故日有瑕也。宁康元年十月巳酉,日中有黑子,如李,二年三月庚寅,日又有黑子,如鸡卵二枚,十一月己巳,日又有黑子,大如鸡子,是时帝已长,而康献皇后以从嫂临朝,实伤君道,故日有瑕。太元十三年二月庚子,日有黑子,大如李,十四年二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二十年十一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是时会稽王以母弟专政,故日有瑕。)京氏曰:“日有白云贯,天下有白徒之众三年,至其黑云,天下有谋不成。”京氏曰:“候日无色,其中有赤气大如爪,踊跃;为人君绝命。”京房《妖占》曰:“赤云贯日者,状如建鼓,此谓守威;有扈下此云启之所攻也。”《荆州占》曰:“赤云贯日如建鼓,三年不雨。”

日生牙齿足


《春秋•感精符》曰:“夷狄并侵,战兵将用,则日垂牙举足,其发必子辅政,擅威福。”郗萌曰:“日有齿足,则其国谋反。”甘氏曰:“日足白,有破诸侯王。”石氏曰:“日有白足,有战者破罢败将军死。”《洛书》曰:“日始见赤足,主坐急见伐,名臣反,辅相夺。”《春秋•感精符》曰:“日赤足,主颠蹶破杀王使并相伐。”《春秋纬•汉含孳》曰:“日赤足,君赤走,足为火。”又曰:“有赤足数十,下江下地,则君必出走。”《春秋•考异邮》曰:“日赤足,有兴兵者,日白足,杀诸王侯。”(按宋均注曰:“足动也,喻臣也,日色赤而为足,是臣下夺主势而兴兵也;白,金气,故杀大臣也。)《河图》曰:“日两足,庶雄起。”

日有彗芒


《孝经雌雄图》曰:“日彗者,君有火德,天下大丰。”高宗曰:“日上芒如烽火,国主失土。”《春秋纬•汉含孳》曰:“日垂芒,战争。”(谓芒角则战也。)《洛书》曰:“日有气而芒,色黄白润泽,是为阳光,天子有喜,小有德令赦。”夏氏曰:“上黄白芒,君福昌;不得正色,王有忧。”

日刺


《孝经雌雄图》曰:“日刺者,为有气刺日中也。谓下贱度上小,知其是非如豫行之也。一年有殃,臣之犯上也。日大色黄,最所极甚,则众阴恶气近傍,则贱度上心;为刺在左,为欲谏恶,在历为欲立王,在上为欲抚主,在下为欲易君。若此之变,君急责躬,自悔考过,执事慎其是非,以洽王治也。”又曰:“日刺甲乙,父子求恶也;日刺丙丁,君臣相疑,改政教也;日刺戊巳,后妃有意害君左右;日刺庚辛,将欲(阙××××)日刺壬癸,宦者有伤。”

日大小


《春秋•汉含孳》曰:“日大则(阙××)处阙消;日小则夺大。”日大于常则无光,君无羽翼也;日小于常则夺威势也。”《春秋纬》曰:“日大则(阙 ××××××)独立势不出;日小则以渐侵(阙××××××)石氏曰:“日消小者,所当国(阙×××××××××××)京氏曰:“日小主阙赏赐不当。”《春秋纬》曰:“赤帝之灾,日消小。”


日分毁


《孝经内记图》曰:“日分割,君失亡。”《春秋•合诚图》曰:“君蔽臣专,则日出乃毁。”《春秋•汉含孳》曰:“日毁则国毁。”(谓日分四五分、则国分也。)京氏曰:“日中分,不出五年,国亡。”《孝经雌雄图》曰:“日中分,天下分为二。”京氏曰:“露夺日光,日中破,军灾国。一曰:阴胜阳,臣胜君,两敌相当。”《洛书》曰:“贤人失位,谗进忠退,政烦民扰,则日分为两。无救,从王民叛。”《荆氏气占》曰:“日中分为两,国主死;分为两,见有乌居其中,争主死。”《荆州占》曰:“日中分为两,所舍国亡。”(按《孝经内说图》曰:当纣之时,六月壬子,分为两日,破为两巳,上者主尽。)《荆图占》曰:“日分为两,以上有从王。”《春秋•感精符》曰:“君臣争,则日裂;主偏任,则日裂为五。”《春秋纬》曰:“日毁为五,帝将煞,渐起偏任。”《孝经内记》曰: “日毁为五、此谓帝失天下,戮于中也。”《河图》曰:“日割国分。”《春秋纬》曰:“日裂,主诛臣争。”《尚书中候》曰:“夏桀无道,杀关龙逢,灭皇图,坏乱历纲。残贼天下,贤人逃,日伤。”《春秋纬》曰:“日坏者,(阙×××××××××××)京氏曰:“日地半,则国破亡,两敌相当。”《荆州占》曰: “常以正月三日尽八日,观日光无环者,天下有兵丧。”《春秋纬》曰:“日之穿,可贯杌。”(音脱。)

日夜出


《河图》曰:“日夜出,是谓阴明,割剖国分。”(按《墨子》曰:昔三苗大乱,正命殛之,日为夜出。随巢子曰:三苗大乱,妖日宵出。)《春秋•感精符》曰 “王阙,则日夜出。”《尚书金柜》曰:“日夜出者,纪纲灭,大臣专政,作威夺权;无救,大臣贼其主,夺其邦;其救也,亲仁贤,退骄佞,填四时,布恩惠,赦天下,则日夜出不为伤也。”《易纬》曰:“日夜出,隐谋合,国雄逃亡,从处易主。”《孝经内记图》曰:“日夜出,明臣贼其主,夺其家;一日兵起,天下饥,再出三年,君死国亡。”京氏曰:“日夜出,是谓阴反阳,不出二年,天下见大兵;不出一年,有大水;在所见处之国,天下不安。”又曰:“日暮而出,是谓阴重,天下见兵。”京氏曰:“日出于夕,人君不详,社稷亡。”郗萌曰:“日夜出,是谓阴阳,在国者亡,兵起,天下饥,以日命其国。郗萌曰:“日夜出照,见角宿,妾党纵横,四夷侵犯,十二诸侯攻伐败亡(阙×××××××××××××)《荆州占》曰:“日宵出,是谓明绝,(阙××××××××)内伐不昌,不出三年有(阙××××××××××××)《荆州占》曰:“日夜出,北斗见,天下兵悉起。”《荆州占》曰:“日夜出,不出二年,天下有兵、水,兵出在所见国。” (按韦昭《洞记》曰:“汉武三年四月有物如日夜出,三年春,河水溢于平原,大饥,人相食。闽越围东瓯,遣严助救之,闽越走。”)

日当出不出当入不入


《春秋纬•汉含孳》曰:“日当出不出,懦下,当入不入(阙)。”

日再出再中


石氏曰:“日再出,为渗光,其国君死,有兵起。”《春秋•汉含孳》曰:“日复中,支庶起。”京氏曰:“日再中,帝王穷。”(按《帝王郊祭志》文帝时新垣平上言曰:日再中居顷之日却复中,乃更以十七年为元年。)

日出复入 日入复出


京氏曰:“日出复入,日入复出,主降臣。”又曰:“日出复下,日入复高,日入复见,为还;天下大乱,期三年。”《荆州占》曰:“日出又还,不出三年,天下大乱。所谓反者,君不秉其柄,舍法度,用私意,不任官职,而好自治,则日反;日还者,为日出而复下,下而复高;无救,当为大乱,不轨皆叛,不从其敕。正心固一,修古道,守法正,无忒业,则日还不为伤也。”《春秋•感精符》曰:“主惊惧,则日入复出。”京氏曰:“日暮入复出,天下亡。”《春秋•汉含孳》曰: “日曜则畏后,文景移位,支庶起。跃谓日暮当下入,入更跃,此畏后权;文景者,日反也。”《春秋纬》曰:“跃如则曲从,天下骇扰,无君桀。”《孝经》曰: “日已入,而光复照,兵起。”

日坠 日流


《洛书》曰:“日从天坠,有道之君正天下,无道之君走。”《春秋汉含孳》曰:“日流则提击;流谓累如赤珠数十在日下,此则君兵提击东西也。”《春秋纬》曰:“日流,则君王灭,以沈湎并夺。”

日出异方


京氏曰:“日出于午,天子失国。”京氏曰:“日出于巳,天子失明,令不行。”《河图》曰:“日出西方,以母制。”

 

日并出


《春秋•运斗枢》曰:“主弱,公侯狡猾,起莫能匡,则日并照。”《河图》曰:“日不照,月不消,山吐泉,火烧林。”又曰:“两日照天下,民饥。”《春秋• 潜潭巴》曰:“两日并出,地裂水不流。”《诗纬•推度灾》:“逆天地,绝人伦,则二日出相争。”京氏曰:“两日并出,是谓诸侯有谋,自底灭亡,天下兴兵,无道之臣举兵亡。”又曰:“两日并出,天下争王。”《孝经纬》:“夏时,两日并出。谶曰:桀无道,两日照,夷山亡,龙逢诛,人民散,郊社墟。”《博物志》曰:“桀时,费昌之河上见二日;在东者焰焰将起,在西者沈沈将灭,若疾雷之声,问于冯夷曰:‘何者为夏?何者为殷?’夷曰:“西日为夏,东日为殷,桀将亡乎?于是费昌归,徙其族于东,归商也。’”京氏曰:“两日并出,是谓并明;假主争明,天下有两主。”京氏曰:“日并出,无道之臣为君争功德;先举兵者昌,后举兵者亡。”《荆州占》曰:“两日并出以上,是谓乱明;乱明出,天下大乱。家有亲亲,欲同谋上,皆成形。不出三年,五谷大贵,一石值千钱,国大饥。” 《荆州占》曰:“两日以上出,天下有灾,夏以两日亡。”《尚书•考灵曜》曰:“(阙)帝之亡,三日并照。”(《晋阳春秋》曰:建武元年,三日并出,观台令史谏章曰:天下其三分乎?)巫咸曰:三日并见于房心下,不出一年,天下治;有裂地为三州者。”京氏曰:“三日并出,大臣争夺王政。”又曰三日并出,不出三旬,诸侯争为王。《孝经内记》曰:“三日并出者,国君必亡其位。有人在前后宫中同,人君即亡也。”《荆州占》曰:“三日并出,其国有灭诸侯,有亡地空邑,河水大出;不则其年大兵并大丧。”《春秋纬》曰:“三日并出,天子黜。”又曰:“数日并出,两主争。”《京房占》曰:“二日、三日、四日、五日并出,此谓争明,天下兵作,亦主三、四、六主立。(按《国志》曰:建兴四年二月,江东初闻愍帝凶,问群臣并见五日;一日正中央,余在四边,夏侯族曰:天下多天子,何所怪也。)《汲冢书》曰:胤甲居西河,天有孳,十日并出。”《淮南子》曰:“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草木,民无所食,尧使羿射之,中其九,乌皆死,坠其翼。”

日重累


《孝经雌雄图》曰:“日重累;甲乙,皇太子重殃;丙丁,大臣折伤;戌巳,后妃失御,为崇是也;庚辛,将卒军奸大行也;壬癸,君政暮露,而下不掩救也。变变悉悉见见者,亡灭之事,惟有贤君良臣,除大恶,革伪朝,定尊卑;如此则消却变,众害伏也。”

日斗 斗而晕蚀


黄帝曰:“凡日斗,以日中三足乌见,为正日斗也;常以日出食时,候若三足乌,不见者不为斗也。”京氏曰:“两日斗,天下争;三日斗,法如鸡斗相搏,当视先灭,以决其事。”《金柜》曰:“日斗者,人君内无聪明,邪臣争权。日斗者无精,众人见乌其中,无救;期六十六日,王者亡其土地。其救,辟四门,来仁贤,授爵分职,循名责躬,则斗不为伤。”《海中占》曰:“日斗月蚀,主病胀,偏枯口舌,咽喉心腹。”京氏曰:“日斗,常以日出至食时以斗,斗后乌见,六十日王者亡地,若乌不见,不为斗。凡日斗不及三年,下有拔城大战,齐燕多水。”京氏曰:“日赤黑比斗者,其国分不出三年,中食人,大小民饥亡。”京氏曰:“日斗,黄者为中胜,中国强;青者为左胜,左国强;白为右胜,右国强;赤为前胜,前国强;黑者为后胜,后国强;不胜者,将有殃。”京房《对灾异》曰:“日斗,或赤、或白、或苍、或黄虎入邦,此谓守邑破亡,周君以此亡。”又曰:“数日俱出,若斗,天下兵大战。”石氏曰:“白日与黑日斗,其国相攻,天下有兵,不出三年,大饥。”《春秋纬》曰:“赤日相烫血滂滂;君臣无道行纵横。”京氏曰:“日斗、有变,晕、日蚀,君死,日皆伤,兵起。吕氏曰:“乱国之主,众莫亲;邪气盖积,则蚀斗。(按《尚书璇玑铃》曰:桀时有日斗蚀。太公《金柜》曰:三苗时有日斗也。)

日以十二辰斗


《孝经雌雄图》曰:“子日日斗者,李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子日日斗者,李氏、窦氏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丑日日斗者,赵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丑日日斗者,赵氏欲为天子。”《雌雄图》曰:“寅日日斗者,姚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寅日日斗者,邓氏、尚氏欲为天子。” 《雄雄图》曰:“卯日日斗者,张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卯日日斗者,卫氏、张氏欲为天子。”《雌雄图》曰:“辰日日斗者,边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辰日日斗者,陶氏、但氏欲为天子。”《雌雄图》曰:“巳日日斗者,步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巳日日斗者,宗氏、上氏欲为天子。”《雌雄图》曰:“午日日斗者,刘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午日日斗者,马氏郭氏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未日日斗者,朱氏、霍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未日日斗者,(阙×××)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申日日斗者,陈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申日日斗者,侯氏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酉日日斗者,(阙××××)欲为天子。”《魏氏图》曰:“酉日日斗者,周氏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戌日日斗者,阎氏欲为天子。” 《魏氏图》曰:“戌日日斗者,孔氏、刘氏欲为天子。”《孝经雌雄图》曰:“亥日日斗者,秦氏欲为天子。”《魏氏图》曰:“亥日日斗者,秦氏、尹氏欲为天子。

日月并出


《春秋•感精符》曰:“后妃专则日与月并照。”《春秋•考异邮》曰:“日月并照,出数月俱行,或大或大,满不消;其下必有煞君、灭邦、女主持政、大夫乱纲、夷狄内侵、天下咸兵。”京氏曰:“日月并出,为并明;天下有两主立。”京氏曰:“《气占》云:‘日月并俱出,君臣争明。’”京氏曰:“日月并出,兵在内。”京氏曰:“日月两见,是(阙××××××)皆有兵饥。”京氏曰:“日月并出,相去二寸,臣下作乱灭其主。”《魏氏图》曰:“日月并见者,君为臣,臣为君,其世乱,民相残。”《孝经内记图》曰:“日月两见,十日不雨,兵在内起及外。”《荆州占》曰:“日月并出,是谓灭亡,天下有国者亡。”《洪范五行传》曰:“吴之亡也,日月并出,其后越灭吴,臣欺其君,夷狄侵中国。”《荆州占》曰:“日月并见,是谓争光,大国弱小国,不出三年兵起,岁恶,风雨不时。”《荆州占》曰:“日月并出,是谓死丧,吏人会聚,以下凌上。”魏氏曰:“日月并昼见者,君弱臣强,以臣伐君,谋为天子。”

日月与大星并见


《洛书》曰:“日月大星并出昼见,是谓争明;大国弱,小国强,有立侯王者。”

日入月中 月入日中


《春秋•感精符》曰:“君亡失阳事,日月相干。”石氏曰:“日入月中,并不出,九十日兵大起。”《易令》曰:“日入月中,铁贵三位,二旬而止。”石氏曰: “日入月中,女主病,不则将军司马吉。”一曰:“日在月中,后死。”《荆州占》曰:“日见月中者,不出三年,人主亡;月入日中亦然。”《孝经内记图》曰: “月入日中,臣贼其主,夺其家。”石氏曰:“月入日中,光不灭,后妃持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