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9699 / 我的图书馆 / 广西山歌对唱

0 0

   

广西山歌对唱

2010-12-20  w99699

男:想拿金竹来做笛,

  十山竹子选一枝;

  妹你长得恁亮水,

  叫哥一见就着迷。

女:龙眼就爱配荔枝,

  辣椒就爱配芜荽;

  葱花韭菜各人爱,

  情人眼里出西施。

男:高山岭顶种高梁,

  高梁熬酒喷喷香;

  好吃不过高梁酒,

  好情不过晚姑娘。

女:蝙蝠会飞不是鸟,

  稗草结籽不是粮;

  露珠发光不是宝,

  好情不独晚姑娘。

男:妹你貌美是真美,

  不是哥我胡乱吹;

  看见一回眼发直,

  几多秋波眼角飞。

女:有心清水甜像蜜,

  情人眼里出西施;

  哥你莫来夸妹美,

  妹也不是桂花枝。

男:妹你长得白娇娇,

  好比田中嫩禾苗;

  妹是禾苗哥是水,

  真想来个从头浇。

女:哥你长得真是彪,

  好比山中金竹苗;

  金竹苗子好亮眼,

  妹想拿钱买一条。

男:妹你长得白皙皙,

  好比园中花一枝;

  蝴蝶看见飞来拢,

  蜜蜂来拢不舍离。

女:不比你,

  你才真是花一枝;

  走过塘边鲤鱼跳,

  路过山边百鸟啼。

男:妹你长得白蓬蓬,

  好比春天白芋蒙;

  牙齿白白像银打,

  辫子弯弯像条龙。

女:不比你,

  真难比你恁英雄;

  挑担好比下山虎,

  犁田好比过江龙。

男:妹你长得乖又乖,

  不高不矮好人才;

  两眼好比青铜镜,

  仰头照见九条街。

女:哥你长得真是乖,

  不高不矮好人才;

  两眼就像龙珠子,

  一闪一道电光来。

男:妹你好,

  好比神仙下凡来;

  走路好比风摆柳,

  坐下好比莲花开。

女:你才好,

  引得神仙下凡来;

  站在山顶彩霞拢,

  坐在园边惹花开。

男:难比你,

  你像唐朝杨贵妃;

  走过塘边鱼摆尾,

  路过山边蜜蜂追。

女:哥你靓,

  哥你又靓又会装;

  走过海边照个影,

  龙女看见想断肠。

男:妹才好,

  妹你又好又会装;

  孔雀开屏不比你,

  气死几多金凤凰。

女:象牙外美内也美,

  珍珠外光内也光;

  小心妹像枕头样,

  外头绸缎里面糠。

男:妹你长得嫩又鲜,

  好比冬笋用油煎;

  若是得吃油煎笋,

  死去三年嘴还甜。

女:莫对美貌恁贪婪,

  光图貌美不久长;

  浮萍不是生根草,

  长江不是养鱼塘。

男:妹的模样逗人爱,

  话音未了笑声来;

  眼似天星眉似月,

  嘴似芙蓉花正开。

女:哥是麻婆抱麻娃,

  别人不夸自己夸;

  无心就见满脸点,

  有情就见满脸花。

男:鸭嘴不比鸡嘴尖,

  哥嘴不比妹嘴甜;

  若还讨得甜嘴妹,

  煮菜不用放油盐。

女:虾嘴不比鱼嘴扁,

  妹嘴不比哥嘴圆;

  若还得个圆嘴伴,

  粗茶淡饭也觉甜。

男:金鸡不比凤凰美,

  老哥不比老妹威;

  妹的歌才盖四海,

  老哥搭档也光辉。

女:老哥真是好歌才,

  踏平几多山歌台;

  人人拜你做师傅,

  不敢同你坐平排。

男:歌才还是妹高才,

  木棉树上摆歌台;

  各路歌王不敢上,

  巧嘴画眉不敢挨。

女:鹧鸪不比画眉乖,

  情妹不比哥肚才;

  鹧鸪若得画眉伴,

  年年得上山歌台。

男:我歌哪有你歌多,

  你歌种有几大坡;

  我是开荒种小米,

  一年才种一小角。

女:我才哪比你才高,

  肚里墨水像波涛;

  哥你感冒打喷嚏,

  百里歌台闹洪涝。

男:我的歌才我知道,

  水平没有那么高;

  早上讨歌晚上唱,

  讨得几条唱几条。

女:老哥莫要太谦虚,

  你的水平我也知;

  画眉飞进火烧地,

  四处都难找高枝。

男:讲有水平我不认,

  讲有歌瘾我应承;

  画眉饿死深山里,

  听到歌声又还魂。

女:讲到歌瘾我也瘾,

  笛子同箫一个音;

  我俩靠歌做缘分,

  山歌搭台来连情。

男:这样讲来差不多,

  我俩话题又吻合;

  我当歌公也高兴,

  你当歌婆也快活。

女:老哥莫想恁方便,

  单凭歌瘾就来连;

  连情不像播谷种,

  单凭粳糯来共田。

男:这点老哥也明了,

  连情还靠好多条;

  妹你人好心也好,

  哥才千里来搭桥。

女:金竹还要靠山坡,

  嫩笋还要靠竹壳;

  哥你莫要抬举妹,

  多多包涵理才合。

男:哥我讲话是真话,

  棉花纺来是真纱;

  若还拿哥来比妹,

  就像萝卜比天麻。

女:莫恁夸,

  妹也不是金银花;

  妹是九月杨柳絮,

  没有香味难当茶。

男:今早牵牛去犁田,

  犁田犁到田中间;

  见妹打伞田边过,

  黄牛挨打几多鞭。

女:哥在村头喊补锅,

  妹在家中织绫罗;

  情妹听到哥声喊,

  丝线不知断几多。

男:妹在河边唱山歌,

  哥在田中捡田螺;

  乜斜偷看妹一眼,

  错把石头捡进箩。

女:挑水码头步步低,

  一层沙子一层泥;

  突然听到哥声气,

  好像腾云上天梯。

男:哥拿钩刀去砍柴,

  钩得头来尾也来;

  突然听到妹声气,

  钩刀丢下白石崖。

女:妹在江边洗衣裳,

  手拿棒槌眼望郎;

  棒槌打在妹手上,

  只怨棒槌不怨郎。

男:桃花李花千万朵,

  不比芙蓉花一枝;

  歌会相逢几多人,

  哪比情妹好心机。

女:竹笛芦笛千万条,

  不比银笛声恁飘;

  歌友交了几多个,

  哪比哥你恁好瞧。

男:妹的鼻子长得好,

  鼻头圆圆鼻梁长;

  一边透出莲花气,

  一边透出夜来香。

女:哥你莫夸妹鼻梁,

  妹的鼻梁像风箱;

  长期劳累喘大气,

  鼻孔宽宽鼻梁长。

男:妹鸳鸯,

  妹你梳头梳恁光;

  去到海边照水影,

  生生气死海龙王。

女:哥鸳鸯,

  哥你潇洒又会装;

  去到海边照水影,

  龙女见了断肝肠。

男:清水清,

  清水照见鲤鱼鳞;

  清水照出妹的脸,

  龙王立马请媒人。

女:清水清,

  清水照见鲤鱼鳍;

  清水照出哥的脸,

  龙女立马穿嫁衣。

男:天上起云云起斑,

  妹你穿红又穿蓝;

  情哥穿旧又穿烂,

  哪敢同妹讲笑玩。

女:秧鸡脚高穿短裙,

  鹧鸪脚矮穿花衣;

  虽然穿着不一样,

  总爱同在水边啼。

男:好花红,

  好花生在大海中;

  有船有桨排花坐,

  无船无桨难相逢。

女:世间只有常青树,

  人间未见常红花;

  果熟当摘哥就摘,

  莫叫猴子去守瓜。

男:好花球,

  好花就在水面浮;

  有船有桨跟花去,

  无船无桨望花流。

女:竹子当收你不收,

  笋子当留你不留;

  花在面前不伸手,

  又说无桨望花流。

男:好花鲜,

  好花开在海中间;

  无风都起三尺浪,

  叫哥哪样拢得边。

女:三月花多眼也乱,

  四月风多浪不平;

  狂草吹进灯草地,

  风流搞乱几多心。

男:好花开,

  好花开在陡石崖;

  三把楼梯不到顶,

  哥变猴子也难挨。

女:牵牛花藤攀石岩,

  不高不矮到山边;

  猴子看花不上眼,

  吃饱野果山上眠。

男:见妹好好哥想讨,

  见妹俏俏哥想求;

  饿猫坐在灯台底,

  老鼠也想来偷油。

女:一盏油灯挂柱头,

  一条灯芯三两油;

  哥你有心就来点,

  莫学老鼠暗来偷。

男:见妹长得白皙皙,

  好比凉薯剥了皮;

  哥想上前咬一口,

  又怕有人翻眼皮。

女:莫抬举,

  哥你抬举妹难当;

  妹脸白白是张纸,

  哥脸黑黑是檀香。

男:哥脸黑黑像木炭,

  实在不敢比檀香;

  天鹅飞进白云里,

  叫哥怎样去寻双?

女:哪个做工脸不黑?

  哪个烧火不冒烟?

  哥你黑脸白在手,

  白手起家后来甜。

男:肤色不由自己选,

  由人喜爱由人嫌;

  哥黑只是黑表面,

  嫩笋剥皮见新鲜。

女:白白瘦瘦妹不恋,

  乌乌黑黑妹喜欢;

  山中杨梅妹吃过,

  白的没有黑的甜。

男:妹的眼力真要得,

  哥我黑得有颜色;

  进山去找萝艻籽,

  哪个不把黑的摘。

女:山中老虎美在背,

  林中百灵美在嘴;

  绣花枕头美在外,

  种田人美在心扉。

男:山上选得花一枝,

  河中选得一条鱼;

  歌圩选得一个妹,

  貌美心美像珍珠。

女:哥是月亮妹是星,

  星子不比月亮明;

  妹是池塘哥是海,

  池水不比海水深。

男:阿妹好比仙桃果,

  谁不想来谁不争?

  阿哥若得尝一口,

  死去三年还复生。

女:象骨怎能当象牙?

  苦藤怎能结甜瓜?

  麻雀怎能当翠鸟,

  石板怎能种鲜花?

男:远看像蔸月中桂,

  近看像蔸白玉兰;

  玉兰不比妹美丽,

  桂花不比妹香甜。

女:石榴不比水槟榔,

  甘蔗不比蜜蜂糖;

  黄铜不比金子贵,

  月亮不比金太阳。

男:妹你长得实在美,

  像朵红云天上飞;

  红云飘落歌台上,

  几多后生动眼眉。

女:拿茶当酒饮不醉,

  木雕凤凰不会飞;

  妹是墙头一根草,

  风里雨里无人陪。

男:妹你靓,

  画张肖像荷包藏;

  白天时时拿来看,

  夜里放在枕头边。

女:哥你靓,

  画张肖像在伞边;

  有人妹把伞收拢,

  无人开伞又来连。

男:妹你长得好端庄,

  头上插花十二行;

  十二行花来比妹,

  行行逊色又逊香。

女:哥你长得好端庄,

  虎背熊腰好刚强;

  上山好比虎上岭,

  下水好比龙过江。

男:妹你长得十分娇,

  眉毛生来像柳条;

  两眼好比龙珠做,

  双肩好比龙鳞包。

女:甘蔗再甜不如糖,

  白菜不如芹菜香;

  妹是园边菜籽鸟,

  哥是山中金凤凰。

男:星星爱把月亮追,

  金鸡想把凤凰陪;

  心想织个金笼子,

  又怕得笼鸟又飞。

女:妹是路边一株梅,

  无人管来无人围;

  让哥拿回园里种,

  免在路边受风吹。

男:见妹生得实在乖,

  好比田中嫩禾胎;

  哪样变成田边草?

  风吹禾草得相挨。

女:见哥生得白悠悠,

  好比田中嫩禾蔸;

  哪样变成田边草?

  风吹禾草得相勾。

男:见妹生得白鲜鲜,

  好比田中嫩禾尖;

  哪样变成田边草?

  风吹禾草得相连。

女:哥你长得白漂漂,

  好比田中嫩禾苗;

  哪样变成田边草?

  风吹禾草得相交。

男:妹你长得白连连,

  好比冬笋放油煎;

  若是得吃油煎笋,

  十丈愁肠苦变甜。

女:哥你生得白悠悠,

  好比竹篙晒白绸;

  若是得穿红绸子,

  槟榔泡在心里头。

男:新买铜锣色似金,

  不敲不打不出声;

  手拨琵琶走天下,

  今日总算遇知音。

女:纸剪鸳鸯放窗边,

  特意留来给哥粘;

  鸳鸯戏水在今日,

  我俩相约在明天。

男:百样鸟来百样音,

  不比画眉叫一声;

  世上姣娥千千万,

  不比情妹合哥心。

女:哥你长得真精灵,

  虎背熊腰凤眼睛;

  世上后生千千万,

  不比情哥合妹心。

男:妹你如花又似锦,

  胜似南海观世音;

  走过塘边鲤鱼跳,

  走进庙堂佛起身。

女:哥伶俐,

  两眼望人笑眯眯;

  望得金鸡开了口,

  望得凤凰开声啼。

男:妹是路边一枝花,

  哥想连根挖回家;

  哥想拿回园里种,

  早上淋水夜开花。

女:妹是水仙花一朵,

  哥是牡丹花一丛;

  两枝好花同园种,

  冬去春来花同红。

男:见妹生得白漂漂,

  柳叶眉毛柳条腰;

  画妹面容街上摆,

  十人路过九个瞧。

女:犁头犁田犁尾翘,

  妹脸不怕人来瞧;

  田坎上面种茉莉,

  好花不怕大风摇。

男:妹像一棵甜沙梨,

  哥我看见不得吃;

  哥今来到梨树下,

  不得吃果也攀枝。

女:高山岭顶有口塘,

  天旱三年塘水干;

  塘里干涸就望水,

  塘中无水就望天。

男:街头讲妹好伶俐,

  街尾讲妹好聪明;

  街上有鞋哥不买,

  只有妹鞋合哥心。

女:村头讲哥最勤快,

  村尾讲哥最温柔;

  村上有菜妹不买,

  想哥茼蒿这一蔸。

男:远远见妹上街来,

  模样赛过祝英台;

  模样就像英台美,

  十分伶俐九分乖。

女:远远见哥街上过,

  模样就像梁山伯;

  模样就像山伯俊,

  十分潇洒九分阔。

男:情妹长得十分娇,

  走路无风衣自飘;

  腰杆就像柳条摆,

  好比风吹嫩禾苗。

女:哥你长得最标致,

  好比春笋剥了皮;

  阿哥若是包笋壳,

  节节包妹到老时。

男:妹你长得像枝花,

  心灵手巧会当家;

  凤凰含珠飞过岭,

  金鸡急得满地爬。

女:当家还是哥老行,

  玉珠算盘肚里藏;

  田头打算到田尾,

  谷子满囤银满箱。

男:妹你生得实在乖,

  好比三月嫩花开;

  嫩花招蜂蜂愿死,

  山伯气死祝英台。

女:山伯气死祝英台,

  只因山伯长得乖;

  哥你也是山伯样,

  妹想气死无人埋。

男:妹你长得真聪明,

  惹坏几多后生人;

  蝴蝶飞进蜘蛛网,

  死在树桠为花深。

女:聪明还是哥聪明,

  好比灯笼挂天庭;

  妹是画眉红豆眼,

  想看灯笼眼难睁。

男:妹你长得美娇娇,

  情哥越看越心焦;

  只恨今世无缘分,

  想去花洲又无桥。

女:想来花洲不用桥,

  哥是蜜蜂会高飞;

  有心就往园里进,

  无心莫在园边飞。

男:妹你生得白漂漂,

  好比凤凰下九霄;

  金鸡无缘来结配,

  十二肝肠断九条。

女:哥你生得壮墩墩,

  好比狮子下石门;

  龙女无缘成双对,

  十根肝肠断九根。

男:妹你生得好面容,

  好比桃花二月红;

  只恨皇天不开眼,

  玉女不给配金童。

女:哥你生得红扑扑,

  好比火鸟站金竹;

  可惜没有金笼子,

  难养火鸟在茅屋。

男:妹你长得好温柔,

  好比凤凰站枝头;

  眼见凤凰不到手,

  阿哥泪水肚中流。

女:花不到手莫怨天,

  只要有心就有缘;

  只有栽花勤淋水,

  春来自有花满园。

男:妹你生得实在靓,

  好比后园白牡丹;

  伸手摘花花落地,

  无缘到手伤心肝。

女:妹是后园白牡丹,

  年年开花三月三;

  哥是蜂王蜜满桶,

  无心去想妹花园。

男:妹是世上好姣娥,

  好比仙桃挂树枝;

  让哥密密吞口水,

  天上月亮手难摸。

女:哥是海南大鹩哥,(鹩哥,即八哥)

  游过岭来飞过坡;

  只因妹的门槛矮,

  飞过妹门不歇脚。

男:妹你生得水灵灵,

  好比月在海中明;

  千条竹午捞不起,

  白白沤坏这条心。

女:哥你长得水灵灵,

  好比沙中一粒金;

  妹打灯笼找不到,

  白白烧完这条芯。

男:妹你生得白皙皙,

  好比塘边杨柳枝;

  哥想变成金丝鸟,

  飞到高枝站一时。

女:哥你生得白生生,

  好比木棉在江滨;

  妹拿灯草树脚种,

  陪伴大树过一生。

男:门对门来街对街,

  哥我笨来妹你乖;

  妹是牡丹哥茉莉,

  两花难得共园栽。

女:街对街来门对门,

  妹我蠢笨哥聪明;

  哥是木棉妹灯草,

  有心难共一条根。

男:妹的歌声实在甜,

  唱得酸菜变新鲜;

  挖山听了不觉累,

  睡觉听了不想眠。

女:哥的声音实在美,

  唱得彩霞满天飞;

  挑水听了不觉累,

  相思病死又转回。

男:妹你是个山歌才,

  山歌句句口中来;

  天上小鸟你唱落,

  水底莲花你唱开。

女:哥你真是山哥才,

  头句唱了二句来;

  好比河边竹筒车,

  车得水花天上开。

男:妹你乖,

  好比仙花海上开;

  人人都赞观音美,

  观音还帮你拎鞋。

女:哥你乖,

  好比龙仔水面待;

  人人都说凤凰美,

  凤凰帮你搭歌台。

男:妹你插田真是乖,

  一路插出五行来;

  中间好比打墨线,

  两边好比剪刀裁。

女:我俩一同去插秧,

  哥插一行妹一行;

  妹是蜗牛慢慢走,

  哥是游龙过大江。

男:插田还是妹你乖,

  一蔸插了二蔸来;

  插秧好比鸡叮米,

  辫子一甩春风来。

女:哥莫夸妹插得快,

  妹的心中有安排;

  心想插完妹这块,

  再帮哥插得平排。

男:百样活路妹你乖,

  样样功夫手上来;

  种亩稻田收十担,

  种个南瓜两人抬。

女:活路还是哥你乖,

  百般手艺你能来;

  龙凤壮锦你会绣,

  花边长裙你会裁。

男:妹你长得十分靓,

  好比塘中水浮莲;

  妹是浮莲浮水面,

  哥变藕丝水下缠。

女:哥你长得十分帅,

  好比青松站石崖;

  哥是青松妹是柏,

  同去雪山站平排。

男:莫夸了,

  再夸也是人的花;

  越吹好花越飞远,

  不知落到谁的家。

女:莫讲了,

  再讲也是人的莲;

  越讲莲价就越贵,

  不知落到谁的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