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小雅 / 爱情婚姻 / 周汝昌先生谈古典诗词

   

周汝昌先生谈古典诗词

2010-12-23  诗小雅
  • 发布日期: 2010-12-19 00:00
  • 作者:王焕墉

周汝昌先生近照

不久前,我们一行故人专程赴京拜谒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向周汝老请教古典诗词问题。

先生今年已93岁高龄,依然思维敏捷。寒暄过后,转入正题,“我有些问题要当面向您请益。第一,初学诗词要学谁?读哪些书籍?如何提高?第二,古典诗词的格律能否突破?最后一个问题,古典诗的用韵能否放宽?用词韵是否可以?”

对第一个问题,周老没有正面作答。他说:中国的文学研究不像西方,形成庞大的系统,尤为重视理论研究,喜欢探寻共性的规律。中国的文学研究,不太注重系统性、理论性研究,古典诗词尤其如此,往往是在诗话、词话中闪耀思想的火花。中国古代诗话、词话是我国诗歌批评史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论其渊源,当自南朝齐、梁时期钟嵘所著《诗品》,然而明确以“诗话”冠名者当属北宋欧阳修。他的《六一诗话》可以看做是诗话体制的最早著作。“诗话”、“词话”形式短小却言简意赅,看似茶余饭后的闲谈,不甚经意,实则蕴含了深刻丰厚的思想。

言及于此,周老颇多遗憾,中国历代的诗话、词话数量浩繁,应该有组织地下力气挖掘、整理,可以出不少成果。这无疑将对弘扬我国古典文学艺术大有裨益,而且对繁荣社会主义文化也大有益处 。但这是一项浩繁的系统工程,目前恐无力顾及。

随之,周老指出:在学习古典诗词时,初学者经常感到困惑的是有不少很难理解、又很难讲的词,如“春寒料峭”中的“料峭”一词,怎么讲?再如:迷茫、迷离、恍惚都怎么讲,怎么理解?如果出版一部《中国艺术美学大词典》就好了。

关于诗词的韵律问题,周老说,诗、词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的音乐文学样式。诗词的音乐性都存在诗词的格律中。因此古典诗词不能没有格律。你说的将诗韵放宽,很好。现在年轻人掌握不好官韵。官韵就是平水韵。这个韵过去是科举时用的。现在年轻人作诗可以把诗韵放宽。这样可以避免伤他们的积极性,以后慢慢再用平水韵也不迟。

仙风诗骨应难老,笑语真情共一楼。此次会面令我们获益匪浅。我想古典文学尤其是诗词,在它们的外边有一道围墙,想突破它走入这个领域,确实不太容易。相反,具有一定功力的人想突破它从中走出来,也的确不容易。因为习惯了这些框框,不那样似乎就不成为这种文学样式了。周老是著名学者,居然能突破传统的东西,这种精神难能可贵,给后学树立了榜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