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蒙古部落的发展和国家的建立(三)(213)

 山乡武侠 2010-12-24
蒙古部落的发展和国家的建立(三)
 

三、蒙古国家的建立

一二六年,帖木真回到鄂嫩河源。全蒙古的贵族聚集庄这里举行大会,推举帖木真为全蒙古的汗,号成吉思汗(意为海洋般的大汗)。

这时,帖木真已占领东起兴安岭、西迄阿尔泰山,南达阴山界壕各部的牧地,控制着极其广阔的地区。对于如此广大的领域和众多的被征服者,残破的氏族

组织显然是无法统治了。成吉思汗作为蒙古奴隶主贵族的首领,为了保护奴隶主的利益,实行对广大奴隶的统治,必须建立起一套统治机构。顺应这种历史要求,作为阶级压迫机关的蒙古国家出现了。

一)国家制

千户制的普遍建立成吉思汗建国前,蒙古各氏族部落早已到处杂居了。随着战争的发展和部落贵族间的斗争,原来的部落组织已经不断地分裂而遭到破坏。大批原部落以外的人被吸收进来,各部被掳掠来的奴隶的数目急剧地增长,新占领的地区也远远超出蒙古部原居地的范围。为了保障奴隶主贵族集团的既得利益,成吉思汗将新占领地区的人户编为九十五个千户,分封给开国功臣和贵戚,分别进行统治。

成吉思汗将一些千户分配给自己的母亲、诸弟和于侄,其余的千户则分为左、右两翼,由他直接统治。右翼各千户分布在直到阿尔泰山的蒙古西部地区,大体上相当于克烈、乃蛮、斡亦刺和汪古部的旧地,以博尔尤和博尔忽为正副首领(《元朝秘史》称为右手万户)。左翼各千户分布在直到大兴安岭的东部地区,以木华黎和纳牙阿为正副首领(《元朝秘史》称为左手万户)。征服鄂毕河至额尔齐斯河的森林部落以后,成吉思汗又封八邻部贵族豁儿赤为镇守林木中百姓的万户。在成吉思汗周围,还建立了一支直属于他的护卫中军,由纳牙阿任中军万户那颜。

在千户以下,又分为百户、十户。这种十进位的组织,分别由万户、千户、百户那颜(长官)统属。它已完全不是氏族部落的血缘组织,而是在新兴的蒙古国家统辖下的各级军事、行政机构。军事系统和行政系统相结合,是蒙古国家的一个明显的特点。

怯薛 成吉思汗建国前所设置的护卫军怯薛,发展成为蒙古国家中枢的庞大的统治机构。成吉思汗把怯薛扩充到一万名。原来的八十名宿卫扩充为一千名。七十名散班扩充为八千名,与一千名作战时充先锋的勇士军合共万人,仍由阿儿孩合撒儿统领。

一万名怯薛军主要是由各级那颜和贵族的子弟选充,只有一小部分是选自平民(自身人)的子弟。成吉思汗规定:怯薛千户子弟可自带十名随从,百户子弟可带五名,十户及一般贵族子弟可带三名,此外,各级贵族子弟都还可带来一名兄弟入卫。入卫的怯薛,都由依附民户供纳马匹和财物,负担科敛。

怯薛在对外作战时,作为成吉思汗直接统领的主力军去掳掠人畜,优先获得财物;平时则作为蒙古国家的实体附属物捍卫着以成吉思汗为首的贵族统治,镇压被压迫者的反抗。怯薛分为四班,每三天轮流入值,每班有怯薛长统领。怯薛的职务还包括:冠服、弓矢、饮食、文史、车马、庐帐、府库、医药、卜祝之事。怯薛长也协助处理国家事务。怯薛是汗的亲军,也是国家的中枢行政机构。四怯薛长由博尔忽、博尔朮、木华黎、赤老温四人分任,号为四杰

断事官 怯薛中的札鲁忽赤,可以说是具备国家雏形时的专职官吏。成吉思汗在建国以前,就已任命他的异母弟别勒古台为札鲁忽赤之长,建国以后,他又任命义弟失吉忽秃忽为最高的札鲁忽赤,同时就札鲁忽赤的职权作出明确的规定。他说:当我被长生天护祐着,使天下百姓绥服时,你要给我做耳目,把天下住毡帐的、住房屋的百姓都分成份子,分配给母亲、我们、弟弟们和诸于侄,任何人都不得违背你的话。众百姓中如有盗贼诈伪的事,你惩戒着,可杀的杀,可罚的罚。又说:凡是将众百姓分成份子和断了的事都要写在青册上。经过失吉忽秃忽和我商量拟议过而写在青册白纸上的,直到子孙万代不许更改,更改的要治罪。札鲁忽赤汉译为断事官,从成吉思汗规定的职权范围看,它具体负责属民的分配和罪犯的判决,后来逐步形成为兼管财政和司法的官职。

法律(札撒) 在蒙古建国前,部落首领发布的号令称为札撒。据《集史》(第一卷第二册)记载,成吉思汗在一二三年战胜王罕以后,召开了大会,制定了完美而确切的札撒。一二一八年西征以前,他又召开了忽里勒台,在他们中重新规定了规章(额延)、法律(札撤)和自古以来的习惯法(约孙)。随着大汗权威的不断提高,成吉思汗的命令被记录下来就是札撒,并被奉为神圣的法律条规。札撒具有保护私有财产和奴隶主贵族利益的强烈阶级性,它确认奴隶主的父权、夫权和财产继承权,以及可以任意处置奴隶的权力。奴隶反抗主人,私藏俘虏和逃奴,私自给囚犯衣食,临阵退缩等,都要处以极刑。札撒对巩固新建的奴隶制国家和奴隶主的统治起了显著的作用。

制文字 蒙古原来没有文字。调发兵马用结草或刻木记事。一二四年,成吉思汗战胜乃蛮时,捉到乃蛮的掌印官塔塔统阿。塔塔统阿借用畏兀儿文(回鹘文)的字母拼写蒙古语,创造了蒙古族的文字,教给蒙古贵族子弟学习。蒙古文字的制作是蒙古历史上的一个重大的创举。

成吉思汗还从塔塔统阿那里学到了使用印章以为信验的办法;同时又采用了金朝通用的牌于制度,把汗的旨意(札儿里黑)刻在牌子上,作为调发兵马,传达命令的凭据。

新建立的蒙古国家制度,当然还是很不完备、较为原始的。但是,蒙古国家的出现,结束了草原长期以来的部落纷争,蒙古社会由此进入阶级社会,确立了奴隶制。这是蒙古族历史上,也是全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大的事件。它对中国各民族的历史,以至欧、亚两洲许多国家的历史,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二)敌对势力的消灭

蒙古国家建立后,成吉思汗即着手消除各种敌对势力,以巩固他的统治。

打击巫师势力 蒙古在氏族制时代,信奉原始的巫教。巫作为天的代表,传达天的意志,支配氏族部落事务,具有很大的权威。也速该临死时,即嘱托以巫为业的晃豁坛部人蒙力克照顾他的家族和孤儿帖木真。一二六年成吉思汗建国时,蒙力克的儿子阔阔出充当部落的神巫(帖卜腾格里),代天发言,宣布成吉思汗是承受天命而降生。但是,蒙古国家建立后,成吉思汗随即发现:帖卜腾格里是对汗的势力的一个重大的威胁。阔阔出和他的兄弟们擅自把成吉思汗的兄弟合撒儿捕来吊打,并向成吉思汗说:长生天曾有指示,令合撒儿掌管国政,从而引起成吉思汗对合撒儿的怀疑,夺取了原来分给合撒儿的部分部众。此后,阔阔出又把成吉思汗封赏给各贵族的操不同语言的百姓陆续收归自己,甚至成吉思汗的幼弟铁木哥斡赤斤的一些部众也去投附阔阔出。当铁木哥去索要部众时,竟被阔阔出迫令罚跪。成吉思汗逐渐看到了巫师势力的威胁,他以摔跤比武为名,命铁木哥和力士们折断阔阔出的脊骨,把他处死。成吉思汗向部众宣告说:帖卜腾格里将我的兄弟们打了,天不爱他,连他的身命都将去了。又对蒙力克老翁说:他与我齐等,所以将他送了。成吉思汗处死阔阔出,不仅仅除掉一个巫师,而且是铲除了产生于原始社会的巫师代天立言,干预部落事务的制度。成吉思汗这一果决的行动,巩固了汗的最高权力。

追击乃蛮、蔑儿乞和北征 成吉思汗建国时,太阳汗统治的乃蛮部虽然已被消灭,但不亦鲁黑汗所统治的残部仍然占据兀鲁塔黑山的西麓莎合水(索果克河)一带,宣称继承太阳汗的大统。太阳汗的儿子屈出律和蔑儿乞部的脱脱也逃来这里,与不亦鲁黑汗结聚在一起。这些残余的力量,仍然是蒙古汗国的严重威胁。

一二六年,成吉思汗建国时,就派兵向西进发,追击残敌,对聚集在索果克河的不亦鲁黑汗、屈出律和脱脱发起突然袭击。乘其不备,将不亦鲁黑汗赶过阿尔泰山,沿兀泷古(乌伦古)河而下,直到乞湿泐巴失海子(布伦托海)擒杀了不亦鲁黑汗,掳获了大批的牲畜和家口(奴隶),从而最后消灭了乃蛮。屈出律和脱脱西逃。

一二七年,成吉思汗派遣他的长子朮赤领兵北进。

成吉思汗在建国前的连年作战中,已先后征服了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民,即所谓毡帐里的百姓。蒙古草原的北面便是所谓林木中百姓,即森林地带的狩猎部落。临近草原的狩猎部落是斡亦刺部。他们的一支居住在库苏古尔湖以西、色楞格河北源德勒格尔河一带,曾经参预札木合、王罕和乃蛮太阳汗反成吉思汗的军事联合。朮赤统率的蒙古军到来时,此部的首领忽都合别乞即率先投降。

朮赤军由忽都合作向导,进军到失思失惕河(锡什锡德河)流域,征服了斡亦刺各部落,进而招降八河地区(贝加尔湖以西,安加拉诸源流)的秃马部、贝加尔湖以南的不里牙惕部和巴尔古津河流域的巴儿忽等部。

在叶尼塞河流域,西南至阿浦水(阿巴坎河),东北直到安加拉河一带,是乞儿吉思及其附庸昂哥刺部的驻地。乞儿吉恩在唐代史书上译作黠戛斯,曾在八四年与唐朝合力击溃回鹘汗国,接受唐朝的册封,但他们很快又衰落下去。契丹建国后,臣事辽朝,成为辽的属部。放牧牛羊是他们的主要职业,但在谦河一带,也有从事农业经营的。成吉思汗的使者来到这里时,乞儿吉思部的首领也迪亦纳勒(亦纳勒是首领的称号)不战而降。也迪携带白海青、白骗马、黑貂鼠等礼物来拜见朮赤。乞儿吉思部的那颜们还去朝见成吉思汗,贡献礼物。

成吉思汗把草原以北森林地带的属民交付他的长予朮赤去统治。斡亦刺部编为四千户,仍任忽都合为首领。豁儿赤受命去统治秃马部。秃马部女首领孛脱灰答儿浑等进行反抗,豁儿赤被拘捕。成吉思汗命忽都合去救援,也被秃马部民捉去。号称四杰之一的博尔忽领兵往征,在森林中被射死。成吉思汗在秃马部民的反抗下,屡遭失败,最后派遣朵儿伯多黑申率领大兵,从林中小路进军,登上山顶,才征服了秃马部。成吉思汗把俘掳来的李脱灰答儿浑赐给忽都合为妻。一百名秃马部民被赐给博尔忽的家属作奴隶。

秃马部发动对蒙古征服者的反抗时,成吉思汗遣使到乞儿吉思部征兵,遭到乞儿吉思的拒绝,同时起而反抗。成吉思汗又令朮赤领兵征讨,沿叶尼塞河而下,招降了秃巴思(即谦谦州人)、乌思、撼合纳等部。乞儿吉思人无力抵抗,向西溃逃。尤赤一直追到亦马儿河(鄂毕河上游)撤军,同时招降了脱额列思、帖良古、客失的迷、失必儿等森林中的部落。

为成吉思汗立了功的忽都合,受命统治秃马部旧地。成吉思汗并将他的女儿和长子尤赤的女儿嫁给忽都合的两个儿子为妻。忽都合的女儿斡兀立海迷失成为成吉思汗的孙儿贵由(窝阔台子)的妻子。成吉思汗家族通过婚姻关系,和斡亦刺部忽都合结成安答和忽答(亲家)(《集史》第一卷,第一册)。八邻部的贵族豁儿赤驻守在乞儿吉思以西直到额尔齐斯河,充当镇守脱额列思、帖良古、客思的迷等林木中百姓的万户。

三)畏兀儿等部的降附

成吉思汗征服了北方诸部落。一二八年,又继续进军去追击脱脱和屈出律两个残敌。屈出律和脱脱在索果克河遭到突然袭击后,率残部越过阿尔泰山的阿来岭(奎屯岭),逃到额尔齐斯河的支流不黑都儿麻(布克图尔玛)河发源处。蒙古军在斡亦刺部忽都合引导下,追上了脱脱和屈出律。脱脱在作战中,中流矢而死,成吉思汗又消灭了一个顽敌。

屈出律作战失败,经过畏兀儿人的别失八里、曲先等处,以及巴尔喀什湖东面哈刺鲁(唐代的葛罗禄)人的住地,逃往垂河(楚河),投奔西辽。脱脱子火都(《集史》作脱脱弟,今从《秘史》)渡额尔齐斯河南逃,企图进入畏兀儿地界。

畏兀儿族的降服 元代文献中所记载的畏兀儿,其统治者是唐代回鹃汗国的后裔,居住在天山以南的哈刺火州(即吐鲁番)和以北的别失八里(旧称北庭)一带。宋代史籍称他们为高昌西州回鹘。辽朝西迁后,畏兀儿处在西辽的控制之下。西辽在这里没有监国(少监),对畏兀儿人征收苛重的赋敛,并监督君主(亦都护)的活动。当蒙古军西进时,畏兀儿亦都护巴而尤阿而忒的斤便奋起杀死西辽的少监,派遣使臣向成吉思汗进贡珠宝方物。一二九年,归眼于蒙古。

蔑儿乞部脱脱的儿子火都战败南逃,派遣使者到哈刺火州要求收容。巴而尤阿而忒的斤拒绝了这个要求,杀死火都的使者,并领兵拒战。畏兀儿军在楚河一带与速不台率领的蒙古军击溃了火都的残部,并遣使把作战的经过报告了成吉思汗。

一二一一年,巴而朮阿而忒的斤亲自到克鲁伦河畔谒见成吉思汗。按照氏族收养子的旧例,成吉思汗收认巴而尤阿而忒的斤为第五子。成吉思汗又把自己的女儿也立安敦公主嫁给巴而尤阿而忒的斤为妻。畏兀儿的亦都护由此与蒙古的汗族建立了婚姻关系,而被纳入贵戚之列。

畏兀儿的归服,对于新建的蒙古国家来说,是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的事件。从畏兀儿往东南,可直接威胁西夏,往西则打开了进军西辽的通途。成吉思汗还因而得到一批有较高文化的畏兀儿的人才,在蒙古国家的发展中,起了显著的作用。

哈剌鲁等部的降服 住居在巴尔喀什湖南的哈刺鲁,也受西辽的控制。哈刺鲁的马木笃汗驻在海押立(卡帕尔城附近),西辽在这里也派遣监国进行统治。马木笃汗的父亲,前一代的汗即被西辽逼迫自杀而死。西辽的残暴统治,早已引起哈刺鲁贵族的强烈不满。

屈出律逃到西辽后,即与哈刺鲁马木笃汗联络,企图联合反抗西辽。一二一一年,成吉思汗派大将忽必来率兵西进,到哈刺鲁境。哈刺鲁的阿尔思兰汗(一说即马木笃、一说马木笃之弟,见《巴托尔德全集》第二卷上册)杀西辽监国,投降蒙古,并随忽必来往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扦把名叫阿勒合别姬的公主,赐给他为妻。哈刺鲁从此归属于蒙古统治。

伊犁河谷地区,占据阿力麻里(霍城西北、克根河西岸、阿尔泰古城)一带的脱黑鲁儿汗不扎儿是这里的伊斯兰教徒的首领。由于西辽强迫信奉佛教,他们正在联合起来以反抗西辽的统治。蒙古军到来时,脱黑鲁儿汗也投降了蒙古。

蒙古国家顺利地征服了西辽的这些属国,它的统治区便和西辽接壤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