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兵器与战争方式的变革

2010-12-24  维以不永殇

兵器与战争方式的变革
 
兵器与战争方式的变革一直是息息相关。但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地位却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过去一直是某种兵器的出现导致整个战争方式的巨变,现在则是根据战争方式的需要促成某种新型兵器的出现。即由过去的有什么样的兵器打什么样的仗,到今天的有什么样的战争造什么样的兵器。那么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古往今来几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革,领略一下其中的奥妙所在。

在古代,兵器是战争的先导,是战争方式中具有决定意义的因素。我们可以就兵器将古代战争划分成几个阶段。我们试图简化历史,仅仅以某钟兵器来代表。
弓箭 由于它的出现,使人类在和自然的战争中,第一次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人们至此可以不必冒着生命危险,用简陋的石头木棒和凶残的猛兽搏斗;可以不必费尽体力,靠两只笨拙的脚去和四条腿的家伙赛跑。人类靠了弓箭才赢得了生存的保证。这之后的任何兵器的出现,无论战车还是刀矛盾甲,都没有引起那种压倒性的变革。步兵,成为战争的主宰。

马镫 这个小东西的出现起先并不引人注意。在秦汉以前没有马镫,骑兵在马上作战缺乏稳定性,无法进行有力的冲杀劈砍。骑手一面作战一面要两腿夹紧马肚,防止从马上掉下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从发挥其作战能力。自从这东西出现后,骑兵的作战能力大为改观,从稳定性和冲击能力上都进一步加强,不仅可以配以刀矛等有力的劈刺工具,也可以稳定而准确的放箭远射。“弓箭+马镫”这个组合从此成为游牧民族无往而不利的法宝。千百年来,机动性和攻击能力都很差的步兵吃尽苦头。从汉高祖时期,那些打败了楚霸王的百战之师,在凶猛的匈奴骑兵面前,不堪一击。汉武帝为伐匈奴,在皇家御马苑养马七十万匹,还不惜两次劳师远征,攻打大宛,以夺取良马品种。有人骂汉武帝好大喜功,劳民伤财,其实不然,在当时,战马的品质直接影响到骑兵的战斗力,中原地区的马匹受环境和农耕经济形态影响,素质很差,是根本无法于精壮的匈奴马相抗衡的。汉武帝大修马政,目的就是为增强骑兵战斗力,以适应这种战争形式。三次大胜匈奴,每次出征都有十几万骑兵,占全军三分之一强。可到后期,马匹伤亡极大,难以补充,御苑良马消耗殆尽。到汉宣帝时,与匈奴一战,虽发兵二十万,但只有骑兵三万,反观匈奴,只有七万骑兵,却把汉军打的大败。这正反映了步骑之间战斗力的悬殊。战马因此作为一种战略物资,被严格管制。宋朝时,游牧民族政权均对私自贩卖马匹给宋人者施以重刑。所以在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东京之大,大小车辆均系牛拉,可见一斑。

  那么步兵就没有办法对付骑兵的办法了吗?有,就是深沟高垒,构筑坚强工事,避免和敌人野战,充分利用地利,配以先进的战术装备,拒敌于国门之外。长城就是最好的例证。在重型武器出现之前,骑兵对高大坚固的城池是毫无办法的。所以步骑之争得以持续千百年。直到宋时一种新的武器的出现才打破了僵局。
火炮 这是宋人首先发明用来对付游牧民族的。但由于火炮只是威力大,射速不快,不能阻挡迅疾如风的骑兵。反而让游牧民族学去,用来对付他们赖以生存的城池了。这方面成吉思汗是做的最好的。他将骑兵与先进的攻城武器结合起来,加之蒙古骑兵天性的纪律性与忍耐力,所以战斗力极强。成吉思汗领导之下蒙古全国皆兵。他的兵制,以十为单位成百成千组成,无薪给。各部队领导官只要有能力,升迁极快,不按年资。兵士极能刻苦耐劳,马可波罗说:“ 他们之能接受艰苦,世间无匹。他们能够一而再的几个月没有食物全靠牝马的乳汁和弓箭所猎取的禽兽为生。”又说:“如果在特殊环境之下,他们可以一次驰骋十天不食人 间烟火。”如果我们觉得这段文字夸大的话,则《元史》“太祖本纪”里记另一酋长的故事,也有“中道粮绝,捋羊乳为饮,刺橐驼血为食”的叙述。通常情形之下蒙古部队 无大小行李,兵士只带皮囊盛水,也利用之为渡河的浮囊。他们能在马背上假眠,必要时昼夜行军,环境许可就换马继续前进。

这样的兵员组成的部队,骑术又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再加以严格的军事纪律,遇到坚城或是采用退兵回袭战术,诱敌于城外歼灭;或是劫掠四周,长期坐困,或是等最厉害的攻城火炮、投石车来援后强行攻取。更因为当日科技尚没有产生应付骑兵以密集队形冲锋陷阵的对策,也就难怪成吉思汗兵威所至,锐不可当了。骑兵退出历史舞台尚要等数百年之后的另一种武器的出现。

步枪 枪很早就出现了,但一直没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原因在于射速、射程与精度不行。早期的火绳枪、燧发枪,均难以克服以上弊病。一个优秀的士兵可以做到每分钟发射三发,而当时步枪的最大射程不过二百米。试想一下,骑兵冲过这二百米需要几秒?所以当骑兵冲上来的时候,一个步兵最多能发一两枪。骑兵完全可以以最小的伤亡冲散敌阵,而一旦成为散兵游勇,步兵就只有束手待毙了。拿破仑纵横欧洲,主要就是靠他能精确的使用炮兵,还有他掌握了一只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骑兵—龙骑兵,由他的妹夫,勇猛的缪拉元帅率领。作战时,先以炮兵轰击,步兵方阵正面迎击,以精锐的骑兵迂回,待冲破敌阵时骑兵就用来扩大战果,漫山遍野的捉俘虏了。滑铁卢之役,拿破仑曾数次击溃敌军,但就是因为缺少骑兵,无法扩大战果,不能给敌以致命打击。骑兵至此仍决定着战争的命脉。

  所以,这里我所说的是指较先进的后膛装弹枪。这种枪的出现,彻底将战争引入了现代,也正式宣告了骑兵光荣历史的终结。从此骑兵只能作运输,侦察等辅助兵种了。同时,它也将千百年来以进攻精神为主的作战信条打破,改以防御为主。后膛枪最大的优点是大大提高了射速和精度。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僧格林沁率领的三千精锐八旗铁骑,以传统的集团密集冲锋的方式试图冲溃敌阵,却遭到了无情的射杀,只落得全军覆没,这就是最好的例证。普奥战争中,毛奇元帅就是打的防御战。奥军装备的是前膛枪,虽然它比普军的后膛枪射程远一倍。但他的士兵必须站着装弹。而普军则匍匐着快速从容的射杀这些暴露而密集的像靶子一样的士兵。之后的战争,直到一战时,都是以壕堑加铁丝网为工事的防御战,攻击一方要承受倍于敌人的伤亡。传统的密集兵阵被小巧灵活的散兵小队所取代。这时一种新的武器出现了—坦克。它的出现是为了打破胶着的阵地战的形式,为了能以进攻的方式打开战局而专门设计的。它初步体现了战争对武器的影响力在变革。  

  坦克飞机 这种铁甲怪物的出现使得战争的范围大大扩展,攻防能力异常强化,重新焕发了战争的进攻精神。这方面德国人又走在了前面。英勇的德国军人首先发明了俯冲式轰炸方式,使空中的打击力量成为战争中不可忽视的方面。古德里安将军率先创造了坦克集团突击理论,使得坦克成为了战争中新的主宰力量。正是靠着大规模的集中使用坦克,配以正确的作战计划,才造就闪电战的辉煌战绩。隆美尔元帅则是这种战术运用到极处的大师。他充分发扬了坦克这种武器的机动性和攻防能力,在大漠纵横驰骋,令敌人闻风丧胆。

  但是,盟军也有了新的突破。就是他们通过努力掌握了强大的海空优势。美国人的空中打击彻底使坦克失去了其固有的机动性。一旦被发现,必遭毁灭性的轰炸。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退守法国西海岸时,隆美尔坚持把坦克部署在第一线,而不是战略后方。古德里安曾说隆美尔这种牺牲坦克机动性的作法是倒退。隆美尔则嘲笑古德里安是东线来的乡巴老,没有见识过美国人强大的空中力量。部署在后方,固然可以视前线情况及时决定投入何方向。但恐怕一出动就会被空军炸个稀烂。这就是飞机的出现再次修改了战争形式,固有的理论又落后了。空地协同成为战争的新要求。
 
  至此,全部的兵器主宰战争形式的时代已结束,代之以根据战争需要决定武器的产生的时代。人类的控制力强大到了足以主宰战争走向的程度。

  在人道主义的信条被推崇,国际社会、新闻舆论的压力下,赤裸裸的侵略,占领他国领土,不计军人及平民生命的高残酷战争已不可能。新的国际形式对战争的形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为了适应它,必须主动改变武器装备及军对构成,修改战争理论。海湾战争给全世界的人们上了一课,原来战争还可以这样打。零伤亡,这是战争史上的突破。为了做到这点,精确制导的导弹、雷达、夜视系统、电子干扰、空中打击……为了给虔诚的伊斯兰士兵以心理打击,美国人还专门做了一种空中成像系统,在空中作成真主的神像。为了适应这一战争形式,各种武器应运而生。所以现代战争已完全超越了传统理论的界限。有一种新的提法叫:超限战。

  这是一个由两位中国的年轻军官率先提出的概念。未来的战争将不再是军人的专利,各种传统的战争的界限将统统被打破。电子战、信息战、生化战、金融战、心理战......一次人为的金融风暴,绝对比一场战争的破坏性要大的多。索马里的几具美国大兵的尸体被倒挂街头的镜头被西方媒体暴光后,对美国人的心理的打击不亚于战败,终于在舆论的压力下,被迫离开了索马里。几年后,他们的新概念得到了验证。“9·11”的恐怖袭击,之后的炭疽菌邮件攻击等,给美国造成的各种损失远远超过了当年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更重要的是对美国人心理上造成的破坏力。看不到全副武装的对手,敌人却又无处不在;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危险却又时刻环绕。这样的战争,让他们如何应付?

  这里所讨论的已不是具体的某种兵器了,而是一种综合的实体。只要是适应于现在的战争形式的一切具有打击力的形式,均可以称之为武器。
  今后的战争将怎么打,我们不要仅看采用何种新式武器,而在于能否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采用正确的战争形式,能否根据正确的战争形式使用一切适合该形式的武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