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的游戏 / 炒股心法 / 探讨一些技术分析学习方法的问题

0 0

   

探讨一些技术分析学习方法的问题

2011-01-05  孤独者的...

基本面、政策面、消息面、技术面,这面那面,对散户来说,没有哪个面可以领先于大资金,唯一平等的地方就是走势图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而且可以同时看到,不可能大资金昨天已经看到了今天的走势图,而散户明天才能看到今天的走势图,于是技术分析几乎成了散户唯一的出路。要想学好目前最好的技术分析理论--缠中说禅理论技术分析部分,实现稳定盈利,以下几个问题值得探讨一下:

1. 缠论还是禅论?

缠中说禅,其核心应该是“说禅”,“缠中”只不过是壮语,去掉“缠中”,命名为“说禅”仍然成立,去掉“说禅”,命名为“缠中”成立吗?看似一个小问题,却体现了禅徒对禅论本质的理解,把缠中说禅理论简称为缠论的人,不去体会禅如何解缠释禅,把精力都放在脱禅纠缠上。这些人或死抠定义一辈子也走不出书本,或喜欢两小儿辩日式的争论,做人做事做盘都纠缠不休,这样学到的还是禅吗?

2. 定理重要还是禅理重要?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把概念、公理、定理学好,练好基本功,打好基础,才能学好禅论。这固然没错,但不体会禅理,死背死抠定义,永远学不到真谛。试想:一个学法律的人,只是背会了刑法某条杀人要偿命,不知道杀人为什么要偿命,他能成为一个好律师吗?传统的技术分析方法尚讲究技术后面的市场意义,学习对市场理解更加深刻的禅论,不悟禅理行吗?恐怕学到形似可以,神似就难了。其实,学禅理并不影响练基本功,先有市场,后有对市场的认识和方法,再把这些认识和方法总结出来,才有了技术分析理论,哪个更基础,还看不出来吗?有了禅理这个基础,才更容易理解那些定义和定理。建议学禅论先看没有定义和定理的那些内容,好好体会那些语重心长的教导,不要这头线段划分的很好,那头又追涨杀跌。

3. 禅论中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吗?

之所以觉得矛盾,许多时候都是缠徒不悟禅理导致的。遇事总喜欢书上说过什么什么的,个个引经据典,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论起来没完没了,有的还喜欢来句名言:真理越辩越明。辩明白了吗?不感觉事倍功半吗?不要死抠字眼,体会禅的讲解要告诉你什么意思,把禅理搞通了,才能在矛盾中找到统一。那位在美国闯红灯被女友甩掉,在中国等绿灯又被女友甩掉的男青年,一定矛盾死了。

4. 文科生和理科生谁更容易学好禅论?

如果孔庆东是理科生,禅或许会说:像孔庆东这样的理科生是学不好禅论的。随便一句话,都能被缠徒搬来作为理论依据,于是死抠死缠成风,什么年代了,还迷信到这种程度,悲哀!我倒是看到许多理科生禅论学得太差劲了,对市场没有一点想像力,内心中总把还没走出来的线图画死。禅论在写作中,把物理模型转化为数学模型,自然要用到许多数学知识,但学禅论不需要太多数学知识,从数学到物理的过程要简单若干倍,文科生由于对语言的理解更透彻,学起来不见得比理科生差。再有,学禅论用的最多的不是数学,而是逻辑,不管文科生还是理科生,不讲道理不讲逻辑,横行霸道或好讲歪理的人是学不好的,市场不吃这一套。另外,最好再有一点艺术细胞,想像力丰富点,把各种可能的情况都想到,才更容易当下进行分类。

5. 当下需要干什么?

缠徒都学到的两个字是“当下”,当下你在干什么?有些人在预测点位,看市场会涨到哪里或者会跌到哪里,有些人在预测买卖点,预测市场在背驰段一定要再来个三卖才会产生一买等等,还有些人在预测走势,预测走到这里应该结束了,或应该还没结束。都知道禅论不预测,却总摆脱不了预测的习惯。禅论讲:市场不需要用脑,只需要眼和手,看到买点买,看到卖点卖。我觉得,市场不需要用心脏,不需要七上八下的,但需要脑眼手。当下需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是禅论讲的看和干,需要用到眼和手。另一件是分类,没有大脑光靠眼睛是分不了类的。在分类的过程中,不要认死理不要把走势画死,要灵活要讲逻辑,需要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想到,才能避免逻辑错误。比如黄金走到30以后,小级别背驰引发回调并盘整,不要认定M15还没有结束,或M15一定结束了,当下可以做的事就是分类:1. 30后的盘整,M15结束了,在走向下走势;2. 30后的盘整,M15没结束,在做上涨中的B中枢。对于1,又有几种分类:1.1 产生两个不重叠的M15中枢,形成下跌趋势;1.2 产生一个M15中枢,形成盘整走势,以盘背结束,低点不触及前一个M15中枢最高点;1.3 产生一个M15中枢,形成盘整走势,以盘背结束,低点触及到前一个M15中枢最高点。对于2,同样有几种分类:2.1 M15中枢后结束,开始向下走势;2.2 M15中枢后向上拉背驰段或类似背驰段。如果市场选择了1.1或1.3,那30肯定成立了;如果市场选择了2.1,回到前面的中枢后,30可以确立;如果市场选择了2.2,背驰段的高点作为30;如果市场选择了1.2,方向不确定,等下一个当下继续进行分类。在当下,有三种可能:一是明确的买卖点,可以操作;二是在各种逻辑的不确定性中推导出一种逻辑的必然,可以选择操作;三是方向不明确,继续观察,继续新的当下,而每一个“当下”的分类结果和前一个“当下”的分类结果不是必然相同的,当下是在不断变化的,正因为如此,我不愿意画什么点啊线的,活生生的走势画死了多没意思,不画吧看的人又迷惑,不知当下该怎么看了,所以我总要说明某某点是暂时这么标的,某某走势是暂时这么划分的。即使这样,还要有人问:不对啊,还没有结束吧?我说结束了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