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基督教原罪说与儒家性善论的比较

2011-01-20  5fn58

基督教原罪说与儒家性善论的比较

 

■孙宏赦

 

这是一个关于人性论的问题。所谓人性,指的是人的本质属性,即个人的、本体的、先于价值判断的,也就是在人的种种属性中,使人成其为人或使人有别于其它的那些属性。它涉及到人的地位问题,基督教与中国文化对此皆有深刻的认识。

基督教的“原罪教义”,源于《圣经·创世纪》第三章,人类始祖亚当、夏娃违背上帝的旨意偷吃禁果一事。它不是一般道德意义上的善或恶,而是人对神的背逆。其造成的直接后果是神、人关系的失和,即人与神的隔绝。基督教神学家奥古斯丁据此认为,罪从此由亚当一个人进入世界,众人因此都遗传了他的罪性(因全人类均是他的后代),这罪就是悖逆神。在人里面的“神的形象”遭到破坏,人无法依靠自身摆脱此罪,从此以后也无法不再犯罪,而生活在罪苦之中无力自拔。在“原罪”之下的人,只有依靠基督的救赎,才能释罪称义。“原罪说”是基督教强调人必须依靠外在拯救而无法自救的理论根据。

儒家的性善论思想最早由孟子提出,他的性善论是以心为性本,认为人性的善本质存在和发生于人心。“仁义礼智信”这些人性善的表现是发端于人人皆有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和是非之心。所以“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孟子·告子》)。这种以人心本有之善而认为人性本善的思想,经后继儒家的发展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并且成为中国文化传统认为人可以因自力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的依据。

基督教把人的地位定位于虽为受造物,但却大大高于自然界及其中一切事物了。由此可见,人性不是自然属性,或者说人的本质超乎自然之上。1如:人有神的“形象”和“样式”(参创一2627),上帝将“生气”吹给人,使人“成为有灵的活魂”(创二7);上帝曾让人“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创一26;诗八48)。这种思想在中国文化中,特别是在儒家传统中有着不少类似的论述。儒家称人为“三才”之一,而与天地并列。所谓“天”可理解为世界本源,“地”则为现代汉语的所谓“自然”。在儒家看来人的本质是超乎自然、脱离自然,即脱离兽性的。孟子所言“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稀”(《孟子·告子下》),是说明人的本质虽很微妙,却是“异于禽兽者”。告子所谓“食色性也”(《孟子·告子上》),说的虽是两种随处可见毫不微妙的属性,但却只是人的属性中与禽兽相重迭的那些部分,而不是人的本质的一部分。

一般视为儒家人性论代表的“性善说”,也表明儒家认为人的本质即人性之基础,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