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晖 / 灰晖的图书馆 /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0 0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2011-01-22  灰晖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The Predic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投资,需要未来的方向。许多人要的是对短期内市场未来方向的估算,所以我们常常听到类似下方的访问与对谈。

 

记者: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xx基金总经理。请问总经理,您觉得未来一年全球股市展望如何?

 

总经理:我想,假如美国次级房贷问题继续延烧的话,那么全球各经济体在与美国无法脱勾的情形下,表现不会乐观。假如联准会的行动,可有效的遏止次贷造成的市场信用危机,那么我想,今年全球股市仍是大有可为的。

 

记者:我们感谢总经理的分析。

 

这段谈话,有个类似的状况。

 

菜鸟来到赌场,准备玩数字轮盘。

 

菜鸟问:我要怎么下注呢?

 

老鸟:假如开出来的数字大的话,你要押大一点的数字。假如开出来的数字小的话,你要押小一点的数字。这样才比较会中。

 

菜鸟:这……

 

我们再把总经理的话翻译一下。”假如次贷问题解决不掉,那么市场悲观,投资人最好做空。假如可走出次贷阴霾,那么市场乐观,投资人最好做多。”

 

所以,记者谢什么?有什么好谢的。这一段话是100%的无用言论。

 

另外一种言论是像这样。

 

记者:今天我们请到某某投顾的分析师为我们解析大盘。老师请.

 

分析师:我想这周的盘势将是关键。假如这周跌破半年均线,那么大盘确定由多转空。假如守住的话,那么未来大盘便有向上攻坚的可能。

 

记者:谢谢分析师的分析.

 

这段话有个类似的状况。

 

菜鸟仍在赌场。

 

菜鸟问道:你觉得这台轮盘开出来的数字有怎样的倾向呢?

 

老鸟:假如再连续开出三个10以下的数字,那么这台轮盘最近有开出小数字的倾向。假如接下来开出30以上的数字,那么它有可能继续开出较大的数目。

 

菜鸟:这….

 

以上这些预测的人,其实很清楚知道自己无法准确的预测。他们很小心的在谈话中藏入,假如怎样,就会怎样的命题。其实他根本没在预测,他只是描述市场未来的可能走向,完全没有提到他觉得那个的可能性较高。这种预测,是没有用的。它无法帮助投资人抓到短期内市场的走向。但是,很多所谓的市场评析与访谈,就是这种浪费时间的言论。

 

真正有用的预测应像这样。”我估计次贷问题,到某月会完全解决。市场会在那之前的两个月就感受到,并开始以股价反应。请投资人在那之前,准备好手中的持股。”

 

或是,”我估计今年的利率会持续走低,然后到七月的时候,反转向上。”

 

或是在一月时说,”我推测,今年GDP会有5%的成长”

 

这种预测才是真正可能有用的预测。有明确的时点或是数量,这才能叫做预测。社会上的专门人员,如经济学家、信用市场专家、股市分析师,他们也致力于预测未来发展,并留下了长久的记录。我们来看他们表现如何。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本图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这张图表现的是标普500从1986到2005年间,其Operating earnings的实际数字与预测数字的比较。实线表实际数字,虚线表预测。仔细观看,你会看到一个型态。就是,预测的线条形状,几乎就是实际线条向右移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些分析师的预测,立足于过去。当过去显示Earnings在下降,分析师就会做出继续下降的预测。当过去的Earnings上涨,他们就会看涨。假如他们的工作目标是描述过去,那可真算得上满分,真是专家。假如是用来预测未来,那很抱歉,那是不及格,转折点都没抓到。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本图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对股市走势的预测也是一样。可以看到,虚线几乎就是实线右移。是一条描述过去的线。2000开始下跌好一阵子后,预测才转为向下。2002开始上涨好一阵子好,预测才转为向上。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本图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信用市场也是一样。对债券殖利率的预测,其实都是在描述过去。预测线就是实际曲线的右移。

 

这些专家的过去记录显示,他们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在这样有力的实证面前,为什么直到今日,许多财金专家的本业仍在预测未来,许多投资工作的核心,仍在预测短期的未来?为什么?

 

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方面来看。供给与需求。为什么供给这些预测资讯的专家,明明知道这是不能预测的,他们仍要继续预测?为什么投资大众,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宁愿去相信有人可以预测?

 

我们先从投资大众这边来看。理由有以下几点: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无知。不知道未来是不可测的。投资人宁愿顺从直觉,直觉认为好好努力,看数据、看线图,看所有可以看的资料,看得比别人多,就可以预测未来。这些顺从直觉的投资人,要不就是自己试图去预测,要不就是到处寻求可以预测的”大师”。他们从不审视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去找一下,过去是否有持续成功预测的记录。

 

而另一个驱使投资人这样做的重要原因是,假如你能预测股市或利率的趋势或转折点,那么大笔的财富,指日可待。要赚,没有比这个快的。许多怀抱”赚大钱”美梦的投资人,致力于此。顺从直觉,维持美梦,他们在市场中汲汲营营。什么指数化投资,每年个位数的股市报酬预测?怎么有人这样逊呢?事实是,一边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一边知道自己的无知,到底谁才是蠢蛋呢?

 

再来就是,对权威的盲从。人很容易为权威所折服。这是人类的一个心理弱点。心理实验中,只要一个穿上白袍手拿记录板的人,就可以让参与测验的人,服从命令,而实际上,他只是个心理系学生。光是像个专家的样子,就可以迷惑人心,更何况是现实世界中,有头衔有文凭的专家呢?

 

盲从这个字真是漂亮。因为,所以只好。投资人在漫无方向的金融世界中,就像个船难落海的旅客,一望无际的大海,那里才是生路?这时,落海的旅客中,假如有个权威人士,譬如他是市长、或是教授,或是衣着华丽看起来大有来头的人,他说,”我知道方向,大家跟我来吧!”你能拒绝他的提议吗?或者,你知道,此时,他也跟你有完全一样的身份,只是个落海的旅人呢?

 

心盲,只好跟随别人的指令。在金融世界也是如此。在投资界,不论你是享有盛名的投资大师,或是响誉学界的学者,都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所以真正自重自持的财经界重要人士,几乎都不做市场方向预测。巴菲特说” I am certainly not going to predict what general business or the stock market are going to do in the next year or two, since I don't have the faintest idea.”,爽快的承认自己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台大财金系教授邱显比先生,在书中也说,系上不成文规定,严禁同仁对外发表市场走向看法,因为猜不对也猜不中。

 

再来,我们换到讯息的提供者,专家方面来看。面对无法预测的市场,他们那张嘴为什么就是停不下来。

 

首先,最重要的理由是,他们需要信徒。这些信徒可以带来两个好处,名与利。就以股市常见,号称可以预知市场或是个股走势,可以带进带出的”老师”为例。假如他们说,”其实我也不知道。”那谁要跟他?他怎么赚订讯息的费用呢?这些人真是很有意思。我之前文章,曾举过基度山公爵的例子,值得再说一次。

 

基度山公爵知道藏宝位置后,没有自己发掘,他反而公开成立一家公司,要让所有股东,一起参与发掘宝藏所得的利益。这有可能吗?这些老师,能预知个股动向,要公开和投资人分享利益,有可能吗?动一点脑筋,你会发现,老师和老千,其实只差一个字。

 

这些专家(和伪专家)宣称自己可以知道市场走势,除了可以为自己带来金钱收入之外,另一个好处就是”名”。

 

众人的拥戴、大师的光采,是很有吸引力的事。对许多金融从业人员来说,能事先预测市场走向的人,才是专家、才有专长。于是他们致力于此。整天都在猜市场走向。

 

事实是,只要你运气好,就可以猜对。财经媒体的工作,就在于挑出这些运气好的人,就在于回头看。整天报导这次某某,又事前成功预测了指数会跌到那里、这次那个老师,又说对了某某股,会涨70%。那失败的人呢?他们被自动除名了。这些金融从业人员,加上财经媒体,成天预测,整天报导那些人预测对了,都是无意义的举动。他们的目的,在于诱骗没有深入思考的投资人,将他们的脑袋中灌满,只要你跟对人,就可以赚大钱的信念。然后,这个被跟的人,就可以名利双收。从那里收?当然是从投资人身上,不是从市场。假如他直接就能从市场中捞到大笔钞票,他就专心捞就好了,那么费力跟投资人分享要做什么?

 

因为这些猜对的人靠的是运气,不是实力。所以最终受害的,将是投资人。你,投资人,假如选择去相信这些骗局、这些大言不惭的话语,最终,他们的预言落空,害你亏蚀大把金钱的时候,你要为自己的这个行为负责。他们不会为你弥补损失。投资人将面对他们各式各样的理由。而他们的顾问费、订阅费,是真正可以称作”落袋为安”的收入。因为那是他们的本业收入

 

你以为他们的专业在预测吗?他们的本业,在让完全靠运气的预测,看起来理由充足,让投资人花钱买。会不会对?你以为他们在意吗?那是投资人的事。因为是投资人的钱嘛。下次那个老师说某某股会涨50%,你问他有没有把房子去抵压借钱来买。你以为他的信心程度,跟口水量成正比吗?

 

更有趣的是,金融业,不仅找出同行内运气好的人加以包装行销。他们也找一些”业外人士”,加以推广。行销内容聚焦于这个人如何的努力、如何的进修,而这些努力,在市场中获得的怎样的回报。编织出一个感人的故事。

 

这些人常有些特点,他们不见得是财金出身,却也获得了好的不得了的投资成绩,专业基金操盘手都难以望其项背。这就像一个状况,奥运体操比赛的金牌选手,是半路出家的,最近一年才开始练体操。他把中国、东欧那些从小开始练体操的人都打败了。想一下,这有可能吗?在这样严格要求每一个动作的美感和流畅度的比赛,在一个真正需要技巧的竞争,这有可能吗?或是一个加入棒球界两年的菜鸟,投的比王建民好,可能吗?看到投资界这个现象,你就应有所警觉,这是一个短期之内,运气成份很重的竞赛

 

金融界永远不会缺运气好的人。投资人成千上万,总有人会连续猜对。过去的明星不行了,再找个新的就好了。推广这些少数的成功经验,隐藏大多数失败的例子。让成千上万的投资人,前仆后继的加入这场游戏,盲目的进出市场,以为在操控自己的投资,以为努力就会有回报,让业界赚取上百亿的交易佣金。真是个美丽世界,不是吗?只不过业界的美丽,是投资人的哀愁。投资人依赖运气,买进卖出,都只是在奉养这些金融服务业罢了。

 

只要运气好,就可以猜对。但不代表,你具有预测的能力。金融界很需要这些因为运气好而猜对很多次的人。Ron RossThe Unbeatable Market一书中写道," Wall Street's favorite scam is pretending that luck is skill.”金融界的贯用技俩就是假装运气带来的好绩效是需要技巧的。挑出这些运气好的人,然后包装,加以推广。仿佛投资人的模范就应如此。一个专心于此,而获取庞大报酬的典范。少来了,对于金融业,那是Model。对于投资人,不是每个人都有叫林志玲的命。

 

投资人依赖专家的预测所受到的另一个伤害在于,有些预测,是有目的的。

 

有的财经专家,在专业的蒙皮下,有着豺狼般的心地。预测个股到几块、市场到xx点,汇率到几块,目的全不在提供正确的方向,他完全不这么想。这些预测,目的在吸引投资人的目光,引起他们的动作,帮自己抬轿。或是出货,或是制造买点。你假如有个愿意替你广为传播的媒体,有个大家都认得的头衔,你要做这些事,那是轻而易举。在美国2003基金丑闻爆发前不久,许多美国大券商的研究报告就被发现完全是在替自己抬轿。殷鉴不远。

 

最后,这些专家停不下来的原因,就是,他们总是有理由。面对失败的预测,他们总有理由为自己开脱。

 

他们的理由通常有以下几种类型。

 

首先是,如果… 就会…。譬如,之前公开预测出口将会成长的专家说”假如央行有把汇率守住,出口就不会衰退。”好像假如央行真的这样做的话,历史就会顺着他预测的方向进展。问题是,央行就是没这样做。这只是个藉口。

 

再来是,因为发生了突发事件。譬如,专家说,”股市应该像我预测般上涨的,可惜发生了恐怖攻击。”没预测对就是不对。专家都在预测之后,才承认人算不如天算,忘掉自己当初说得如何斩钉截铁。

 

还有,坚持预测,说只是还没发生罢了。所以这些预测的人常说长线上看xx点,不敢说几月到几点。长线是五年还是二十年啊?

 

还有人说,我是人,人也会有错的时候啊。让我做个简单的提醒。假如专家的预测连对一半都达不到的话,那铜板还比较高明。你不是有时候对就好了,你要对的比随机还要多。

 

为什么专家藉口那么多?因为他们即使预测错,也不会改变他们对自己的信心。为了维持自己的信心,为了Ego,他们寻找理由。

 

观察专家预测行为的心理学家Tetlock说道, “Expertise thus may not translate into predictive accuracy but it does translate into the ability to generate explanations for predictions that experts themselves find so compelling that the result is massive overconfidence.

 

专业背景不代表预测准确性。它倒是代表专家们制造一个有强力理由支持的预测的能力,而这个理由强到让专家们常犯下过于自信的毛病。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Tomgren在2004年的Journal of Behavioural Finance发表他进行的一个研究。研究中有两群参与者,一是门外汉,由心理系学生组成,一是专家,由操盘手、分析师组成。他们被要求从两支股票中,挑出他们觉得未来表现会比较好的一支。他们的资讯有公司名、产业别和过去12个月的表现。除了选股之外,他们也被要求对自己的选择有多少信心,进行评估。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整体的结果如上图所示。两组都蛮糟的,其准确度,accuracy,也就是选对表现较好的股票的机会,都低于50%。让人困窘的是,专业人士,选对的比例,比门外汉还低。而面对这个其实准确度不怎样的选择,专家们有高于60%的信心自己是对的,比门外汉还高。坚定的说出自己论点,说服力较大,对于职业生涯有利,可惜对投资人无所助益。

 

无用又无聊的预测

 

再来看这两群人怎样评估自己选择的基础。门外汉承认单纯的猜是他们选择的最重要依据。但是专家们,最重要的依剧是Other Knowledge,知识。不是猜、不是直觉、不是之前的表现,是知识。

 

好个知识!这个状况,英文叫I llusion of Knowledge,中文或许可以叫知识带来的幻觉。自以为学过这方面的东西,就觉得自己的立论,都应是立足于知识上的理性选择。事实上,知识没有带来这种能力,反倒是让专家们过于自信。说难听一点,这就是呆,还不知道自己呆。这就是我们衣冠楚楚的专家们。

 

价值投资之父,葛拉汉(Benjamin Graham)说 ”If I have noticed anything over these 60 years on Wall Street, it is that people do not succeed in forecasting what’s going to happen to the stock market.”

 

Keynes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一书中写道:"The sense in which I am using the term is that in which the prospect of a European war is uncertain, or the price of copper and the rate of interest twenty years hence, or the obsolescence of a new invention . . .About these matters, there is no scientific basis on which to form any calculable probability whatever. We simply do not know!"

 

今日,我们看到许多比葛拉汉和凯因斯还要伟大的专家,整天在预测。许多不知道葛拉汉和凯因斯说过什么的投资人,镇日需要有人帮他预测。

 

投资人因无知与盲从而形成的需求,专家为名、为利、为过度自信所驱动的供给,造成了今日热闹滚滚的投资界。

 

每天、每小时、每分钟,只要地球上某个地方有个市场运作着,就有人提供要如何操作的建议,就有人需要这些建议,而它们的绝大多数,都没有意义。将这些对于短期市场波动的预测,置于投资活动的核心。就像在核子反应炉炉心放入一根煤炭,然后希望会有电生出,是一样无聊可笑的行为。而且会带来一样的结果,失望。

 

每年的第一天,相信指数化投资的柏格网路论坛会举办一个有趣的活动。版主请网友们,大家一起来”预测”今年最后一个营业日的道琼工业指数收盘价。大家发言拥跃,每个人都猜一个数字。讨论串会累积到好几百篇的留言。到了明年一月一号,版主公布答案,某某版友猜得最准。而且,比美国金融业专业”预测”的最准数字都还要接近真实收盘价。年年屡试不爽。年年打败专业预测。为什么?因为猜的人很多罢了。每年这些版友们,都赏华尔街一个耳光。这是一个猜”与”预测”的最佳对比实例。

 

金融业希望投资人紧张不安、希望投资人随指数起伏心情动荡,希望投资人相信,抓对趋势进出市场,才是投资的正途。投资要那么累吗?你紧张、你害怕,所以你需要什么?你需要预测,专家的预测,那看起来立足在繁复专业的估计上,所推导出的预测。金融业创造投资人的需求,然后他们才会被需要。

 

事实上,预测看起来精巧繁复,是为了取信投资人,而非增加准确度。这些专家,往往逃不出看后照镜的窠臼,认为延伸最近的情势,就是最好的预测。而且,专家们对于准确度不怎样的预测,往往有高乎常人的信心,说起来头头是道,说服力十足。

 

投资朋友们,去阅读、去索取、去相信这些短视的预测,成就的不是你的投资,成就的是金融业的名利。那些漫天飞舞的市场讯息,当中绝大多数的分类属于不可回收垃圾。丢掉就好,根本不值一顾。

 

绿角对今年全球股市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不过和专家们不同的是,我承认我的看法和你家小黑狗对市场的看法,一样准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