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邵阳 / 启功先生 / 李可讲 : 启功先生的称呼

0 0

   

李可讲 : 启功先生的称呼

2011-01-24  天天邵阳


    从有关称呼的事情说起。
    启功先生谦己与恭敬,是出了名的。先生称呼别人,一定用敬。他老先生学问大,在各种场合、对各种人物的敬称形式多样,总能称呼得文雅而不迂腐,恭敬之外还要高看一眼。这称呼我看往往有些言过其实,但决不是奉承的意思,敬人有礼之外,包含一层善意的期许。这其实是一种被我们忽略了的文化,是符合人心的文化,其不传不是因其“过时”,而是因为丧失了那样的环境。现在的环境,这文化已经演变成了见人就称“领导”,匆忙而且直接。
    启功先生在世时,大家当面多称呼启先生。启先生做了七十多年的教师,这“先生”,是学生——先生的意思。也有称启老的,透着更加尊敬和一些正式感,启先生有时会回以“岂(启)敢”,这是启先生的说话风格,谦己,不受别人的过谦,还风趣。
有叫启老师的,那是弟子,主要是启先生教授古典文学的及门弟子。别的人这样称呼,不是启先生当不起,我觉得有些“傍大师”以自诩的嫌疑。
身边一些亲近的人,背后说起来称“老头”。
    流行的风气,称呼职衔。有称呼人家“张处”、“王局”的,也有称呼“张总裁”、“王大队”的。启先生有很多学界和社会职务,头衔还都不小。在启先生这儿,没听到过有人称呼启先生的职务、官衔。
    有些公共场合,启先生被直呼启功。现代传媒,无论怎样的大人物,一样是直呼其名。其大块文章颇有可删,对人的称谓总是惜字如金,那也好象没有什么。不过私下,在自己认可的文化习惯上,启先生还是有自己一贯的讲究。
启功先生的称呼

    一件,启先生有很多同侪好友,本也是文化大家。其中有一位,相处之间有些简陋,老先生总是“启功、启功”地当面直呼。中国人的名,是师长叫的。朋友相熟,可以不用敬称,那须直呼其字,才是道理。启先生听得莫可如何,对于有名无字的我们,已经不能直接体会,那感觉需要想象一下。比方说,你的朋友,总是用你小时候你妈妈叫你的乳名,当面叫你。
    另一件,别人给启先生来信,遇到先生觉得有过分的敬称,就将原信敬称字样剪下寄回,回信讲明“敬壁”。这个谦己的办法,别处我没见过。
    苗子老曾经对夫子抗议说:什么人物,也值得您给他写“启功敬题”?夫子不反驳,说,我是改名叫“启功敬”了。
    夫子不是所有场合“启功敬题”,可见不过是比苗子老的标准宽些。事情都有个界限,虚化一些,放宽一些,灵活一些,是夫子做法。给人写字的时候恭敬,不妨朋友聊天的时候诙谐。
    我觉得,这好象过去“两头大”的做法。满族还有更好的例子。中文过去是竖写向左,右为上。而满文,是竖写向右,左为上。所以有很多汉满文对照刻碑,中文在右,满文在左,各自为上。是个有趣的事。
    扯开了。中国说中日关系,而日本说日中关系,也是这样。
    再一件,启先生晚年眼睛不好,受人请托题写书名,有用集字的情况。出版社请求启先生为陈垣老校长的全集题签,我用电脑集好“陈垣全集”四字,请启先生过目。先生用笔画了样子:陈援庵先生全集,下署受业启功敬题。并且,启功两字低一格。启先生交代说:出版社再行设计是人家的事,我是一定要这样写的。
启功先生的称呼


    启先生有件随笔手札:
    刘庸于人无称谓,上款每书某某属,不得已而有称谓者,又无求正之语。曾见其为果益亭书联,上款题益亭前辈四字;为铁冶亭书册,上款题冶亭尚书鉴五字。故余于刘宦,但呼其名。
    刘罗锅官大势大,说话写字有时自信过度。这样,启先生“但呼其名”,有意轻慢,就是一件文雅有理的事情了。
    启先生永远自居于一位教师,老先生自己做过一种名片,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见过,印象深刻。这是一张名副其实的“名片”,说是名刺也行,反正上面就只一个手写的名字。
    我私下称呼老先生启夫子——老“老师”嘛,经纶满腹,风采循循。后学如我只能白云在望,高山仰止。称呼夫子,我以为是单向的,没有强调启先生于我如何,最能表达我对启先生口服心服的敬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