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凤凰网专稿

 

 

    内容提示:师昌绪,新中国成立时美国明令禁止回到“红色中国”的35名中国学者之一。1月14日,他荣获201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所获得的500万奖金全部用于金属所研究和设立奖学金。

 

    凤凰卫视2月6日《名人面对面》节目,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许戈辉:个人在大国政治的博弈中只能显得分外无力。当年中国在朝鲜战场上的胜利,使美国当局限制中国留学生回国。师昌绪为此曾试图去印度孟加拉工学院做研究学者,以此达到曲线回国的目的,然而一切离境理由都是徒劳。直到他托印度外交官带出的信件辗转到达周总理手中,师昌绪和一众学子才得以回国。很难想象1955年,他终于登上回国的克利夫兰号时的心情。但在这过程中,师昌绪所表现出的超人胆识,可谓传奇。

 

    师昌绪出身于地主家庭 战乱中学会容忍勤奋

 

    许戈辉:一位杰出的学者,他早年的家庭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吧?

 

    师昌绪:我出生在河北省保定的农村,我家有40口人,是五世同堂的大家庭。我的祖父是个进士,是那一带的义和团首领,后来被八国联军杀害了。这也算是爱国情绪的起源吧。我们这个家庭以维持大家庭为先,要有包容心。大家相处得还是比较好的,骡马成群。

 

    许戈辉:1931年9·18事件爆发,对于当时才11岁的您来讲,亡国和爱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师昌绪:人生观的形成,主要靠家庭教育、遗传因素,还有社会环境。在9·18以前,中国北方的战乱也很多。那时候就使我建立了这样的人生观——中国必须要强盛,否则人民不聊生。后来到了抗战时期,我们五六个弟兄逃到南方。中学里全是逃难的人,一唱《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全堂痛哭。

 

    许戈辉:您所在的保定师范是培养教师的,您后来为什么学了采矿冶金专业?

 

    师昌绪:本来从保定师范出来要教小学。国民政府教育部突然通知,说如果不想教书,可以转入同等学历的专科学校或者高中,所以我就转到高中了。后来我被保送到西北师范学院,半年后又被保送到西南联大电机系。但因为那时候穷,我就考了国立西北工学院。我那时候有一个实业救国的思想,而采矿冶金是最直接的,所以我就进了矿冶系。

 

    许戈辉:在那种战乱的情况下,学业能够保证吗?

 

    师昌绪:保定师范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它是华北最进步的一个学校,提倡“三杆主义”,就是笔杆、枪杆、锄杆。在保定师范那三年,我的性格改变得最厉害。因为我家是地主家庭,从小不用劳动。保定师范实际上是一种劳动生产教育,国民党政府的本意是想让学生没力量去闹学潮,但是对学生是很好的训练,使我更勤奋。

 

    师昌绪:1950年从美国坚持回国 有惊无险

 

    许戈辉:您的一生就是咱们国家从贫弱走向富强的历史。您去美国留学是在1948年?

 

    师昌绪:内战期间,我跑到北平。我一看北平乱的不得了,就决定出国,在美国呆了七年。1950年爆发朝鲜战争,当时我们五千名中国留学生的护照都被吊销了。1952年我念完博士以后,就到麻省理工学院做了三年工作。在这三年里,我一半时间做研究工作,一半时间进行回国斗争。给周总理写信,给美国群众写写信,控诉艾森豪威尔阻碍中国学生回国,我都参与了。我的宿舍有一台滚筒油印机,好几千封信都是在我宿舍印的。我还是到纽约去发的,因为我们不敢在波斯顿发。我带着两大皮箱的信,一上车就有列车员就问我,你为什么要回国啊?我很镇静地说,中国人讲究孝道,所以我要回国。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波斯顿的《基督教箴言报》登出了我的大照片,那个列车员就把我对上号了。这也是个风险,好在有惊无险。

 

    许戈辉:您那经历了那么多艰辛曲折最终回国了,还记得第一脚踏上祖国土地时候的心情吗?

 

    师昌绪:那时候香港还有英国统治下,我上大陆是被警察监视到罗湖的。到了郑州,接待我的是穿孝的嫂子和三个侄子。原来就是我登上船的那天,我妈妈就去世了。

 

    许戈辉:您的爱国热忱有没有受到过挫伤?

 

    师昌绪:文化大革命我被圈了十个月,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短裤上粘着肉。那时候我都不想活了。

 

    许戈辉:您在身体和精神上都遭受到那么大的折磨,为什么还能宽容地对待当年整您的人?

 

    师昌绪:在那样的一个时代,他也许是出于私心就做过头了。既然现在大家都平和了,还是和常人一样对待。我的心态就是,不攀比、不害人、随遇而安。

 

    师昌绪:500万奖金我都交给了金属所

 

    许戈辉:您获得的最高科技大奖的奖金怎么分配的呢?

 

    师昌绪:500万我都交给金属所了。这个钱政府有规定,其中450万用来搞研究,50万归个人。这是集体的工作,干脆都给所里设一个奖学金。这次得奖说的最多的,叫“空心涡轮叶片”。当时我们新的前进机设计好了,但没有发动机。铸造专家荣科就提出来搞空心叶片。因为衡量发动机的先进与否,主要是看燃烧温度。燃烧温度越高,发动机就越先进。空心叶片里头有窟窿眼,空气通过的同时把热量带走,叶片温度就会下降。我们的空心叶片做出来以后,试飞非常好。1963年我到英国访问的时候,空客发动机的总设计师跟我说,铸造不能做叶片,因为它有缺陷且不稳定,所以英国人做了八年也不敢用。80年代初,荣科领着他到我们航空发动机场参观。他看见我们的铸造空心涡轮叶片说:“我看到你们的成就,就没白来中国一趟。”从此他也敢用铸造叶片了,苏联紧接着也用了。现在的发动机和工业燃气轮机,都是用的铸造叶片来。你想工作成功要有三点:第一靠胆识,胆识就是基于知识、经验和预测;第二靠胆量,要敢于承担;第三要靠责任心。具备这三个条件你才能够真正取得成功。

 

    许戈辉:中国工程院是在您的倡导下成立的吧?

 

    师昌绪:我是倡导者之一。过去科学院的地位很高,但是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工程技术人员应该是主体。要想提高工程技术人员的地位,应该成立一个中国工程院。我们从1981年就开始倡导,1992年我们6个人给中央写信,最后得到批准。中国工程院真正成立是1994年,那时候我已经74岁了。

 

    许戈辉:您注意养生吗?有什么爱好?

 

    师昌绪:我没什么养生之道。我在美国七年就买了一个照相机,但很少玩。就是打打拳,或者走走步。当时我跟老伴说,解放了我们出去玩。等到真正解放有工作了也没空去玩了。

 

    许戈辉:您这样的生活态度,老伴跟着您吃了不少苦吧?

 

    师昌绪:我们在一个研究室,我是室主任,每次涨工资都轮不上她。我老伴心态也比较好,她也没抱怨过。人活一辈子要心态平衡,随遇而安。成功的几个因素,第一是竖立正确的人生观,这样你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第二是为人要海纳百川,学会容忍别人,看到别人的长处;第三要勤奋,洗碗做饭我都会做;第四就是机遇。

 

    背景资料:【香港《南华早报》1月15日报道】题:隐形战斗机团队证明了它的金属材料(记者陈冰琳)

 

    金属学及材料科学家师昌绪昨天以他对研发高性能战斗机的突出贡献,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而在此三天之前,中国内地的歼-20隐形战机才刚刚进行首次公开试飞。

 

    据中国内地研究飞机发动机的科学家介绍,曾经担任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所长的师教授研发出了几个系列的绝密的耐热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