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小小莆田牵动全国神经

2011-02-10  江湖青山...
特派记者叶文耀/文

  小小莆田牵动全国神经

  莆田是福建省一个地级市,人口300多万。莆田人办医院走过了一段传奇的经历。有人评价,中国医院传统体制的改革,莆田人扮演了领先者的角色,其大名无人不晓。在温州40多家的民营医院中,由莆田人参与投资兴办的就占大半,莆田人占据了温州民营医院的半壁江山之多。同样,创办于1987年的太原市类风湿病医院,从一个集资不足10万元的股份制民营医院发展为医药一体化集团,并于2000年在香港上市,形成了自己所特有的品牌优势。另据最新的统计,莆田人在全国经营的医院共有2000多家和各类门诊10000多家,已成为当今民营医院的主流,这些医疗机构正蓬勃发展和不断壮大,形成了许多集团公司……

  春节期间的莆田,处处可见一派繁荣兴旺:高档名车争奇斗艳,酒店宾馆人满为患。沿路过来,记者看到一组特别有趣的镜头:全国各地几十家的医疗集团和药家通过广告牌向莆田人民拜年:如北京金世纪药业向莆田人民拜年;新一代抗真菌药向莆田人民拜年等等。此外,据当地政府介绍,截至2006年头一个月,就有100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集团前来莆田招聘各类的医疗人才。就在记者前往莆田采访的前一天,一场大型的医疗药品器械展销会在秀屿区展销馆刚刚谢幕。据悉,医药展销会云集了全国各地500多家医药器械商家,300多个展位被订购一空。而记者来到莆田的第一天又遇上一场由卫生部管理研究所主办、山西太原电视台承办的“决胜2006中国民营医院发展突破瓶颈高峰论坛”正在举行。许多国内知名的专家,利用春节假期间,深入莆田与医院投资者就投资、办院、管理等问题进行研讨。

  目前,莆田投资医药行业的民间资本达100多亿元,常年在外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员超过6万人,仅秀屿区东庄镇就有3万多人,兴办的医院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杭州等100多个大中城市。秀屿区委办公室负责人许俊楷介绍,往事如昨,20年前的秀屿不堪回首。当年的秀屿人由于无法解决温饱生计,走上了外出行医的道路。当时大家“户帮户,亲带亲”,转移出了大量农村富裕劳动力。秀屿区有78万人口,如今25万人外出务工,其中经营医院有13万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村村在外办起了医院。

  医院老板大多在一个镇

  一位在温州兴办医院的老板带记者进入东庄镇石头村。绿树尽头,一座座各式各样建筑豪华气派的别墅楼拔地而起,甚是壮观。前后几公里,无不显示豪宅之奢华。带路的老板面对别墅群,如数家珍,说这是温州某某医院老板的别墅,这座别墅耗资几百万元,这座几千平方米……一路娓娓道来。

  据了解,石头村在东庄镇十几个村中也是比较寻常的一个村。有名的如东庄村、马厂村、石前村等。虽然盖起了豪宅,却很少住着人。有钱的老板像候鸟一样,全国各地飞翔,一年之中只有十来天时间呆在家乡,而且大多时间都居住在酒店里。当地人形象地比喻这些别墅最大用处只是用来“关蚊子”的。

  春节的莆田各个乡村仿佛是一场名车的展示会,有林肯、卡迪拉克、奔驰等。一辆辆高档豪华的轿车停在自家门口。一座别墅前一下子停了三辆名车,其中就有二辆为奔驰、宝马。这些名车分别来自全国各地省份,连难得一见的“藏”、“新”、“蒙”等牌照的轿车也都能看到。据说,这些五花八门边远地区牌照的名车都是医院老板专门托人用集装箱运回来的,老板们自己则另坐飞机直奔老家。

  记者来到一陈姓老板家中做客,这陈姓老板是当地有名陈氏家族的一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在全国经营医院。他的儿子20多岁就在温州从事医疗投资,先后经营过数家温州市民熟知的民营医院。聊天中,陈老板介绍,在早期经营时,他如同绝大多数莆田人一样,在厕所、电线杆等地方张贴“包治性病、皮肤病”广告,转战各地,属于早期的“游医方式”。但他认为,莆田人办医院也是抓住机遇,正当市场经济打破旧的医疗卫生体系,而新医疗体系还未健全时,莆田人闯出了一条民营医院发展的道路。现在的发展,如果还是以“游医方式”是行不通的,许多莆田人办的医院都逐步规范发展,运用现代化的管理模式,把医院做大做强。像一些医疗集团的发展覆盖了全国,以片区经营,还计划在国外办医院。

2楼


  莆田人也经常与温州人相比较。当记者感叹东庄镇豪华的别墅群时,陈老板却连说不如温州的柳市镇。莆田人同温州人非常类似。温州人勤快,能吃苦;但莆田人也善于创造奇迹,能抓住每一个机会。

  把莆田人当“游医”已过时

  近年来,莆田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发展医药产业,把它作为新兴产业之一加以重点扶持。在新建的医疗器械药品展销馆,上一场展览刚刚结束,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整理连夜筹备下一场展览。类似的医疗器械医药展销会此前在秀屿东庄镇也举办过三四年,但存在着规模小、不规范及服务不到位等现象。为做大做强莆田医药蛋糕,提高展销会档次,扩大影响力,莆田市委、市政府投资2000多万元在秀屿区兴建了占地5万多平方米的专用场地。

  秀屿区委宣传部外宣科负责人卓文华介绍,资本的原始积累都有不光彩地一面,但把莆田人比作“游医”是不恰当的,如今兴办的医疗机构基本都规范经营,成为主流力量。作为当地主管部门认为莆田人兴办民营医院有三大贡献:一是促使医药分家;二是壮大中国民营医院的发展;三是促进药价的不断下降。从总体上,莆田人经营医院,一般以各类专科、中医和特色医院为主,与公立医院相比,他们具有经营机制灵活、融资渠道多元化、市场开拓意识和服务意识强等优势,以其“简、便、验、廉”的特色满足人们日趋多样化、多层次的就医需求,已成为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莆田市委宣传部透露,还打算联系外地办医院的老板,组织本地媒体走出莆田采访,刊发系列报道,以扩大莆田人办医院的知名度。

  作为今后发展的新方向,集团化、连锁经营战略是一种成功的借鉴经验。如中屿集团、西红柿集团等,他们都是以投资医疗产业为主,融相关产业为一体的、多元化、跨地区的大型企业集团,兼并几十家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成为莆田民间资本成功运营的一大亮点。医疗市场给予民营医院同样的发展机会,为什么有的民营医院愈做愈强?从民营医院自身的角度来讲,首要问题是创新思维,以国内外广阔的视野审视自己,既有远见又着眼实际的发展规划,又要找准市场定位,在规模经营或特色医疗上下功夫,不断提高医院的科学管理水平,卓有成效地抓好医疗质量管理和服务水平的提高,为此莆田民营医院的投资者们提出了以下几点改良的“药方”:一是树立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二是加大科技投入;三善用“利器”拓市场,既要注册医疗服务商标,又要打造品牌;四是立足长远护品牌。建立品牌知名度,提高品牌美誉度和忠诚度,最终维护品牌。

3楼

把莆田人当“游医”已过时 

 温州人在经历“武林门火烧温州鞋”后,以质量立市、名牌兴市,多年后使温州有了许多高质量有品牌的产品。
 在今年经历了上海长江,北京新兴事件后,莆田人遭遇一系列的信任危机后,能否扭转形象,实现更大的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220.162.98.*

4楼

特别报道:8万人小镇2万人行医 

--------------------------------------------------------------------------------
 
来源: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一个8万人口的小镇,却有2万多人在全国各地从事医疗卫生行业,资产多达数百亿元,这在全国可能绝无仅有。 
  昔日,他们顶着“莆田游医”的恶名,在全国各地开办小诊所,专治皮肤病、性病;如今,他们俨然以中国民营医院“领军人”的面目出现,在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投资建设了占全国80%的民营医院。 
  他们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是中国民营卫生事业的拓荒者,是现行医疗卫生体制的搅局者,还是行业诚信规则的挑战者? 
  2月下旬,本报记者走进了这个福建莆田沿海小镇——— 

  当这个冬天将要过去的时候,民营医院突然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在人们的冷眼与质疑中,东庄人沉默着,似乎在执着地等待着民营医院的春天。 

              豪华民居江南罕见 

  这高大气派、装修豪华的民居,在富庶的江南也不多见。这些房屋的主人,大多是在外从事医疗行业的老板。这并未给当地的乡村干部带来多少荣耀感,他们小心翼翼地回避着这个话题,就连普通的村民,对这些豪宅的主人也讳莫如深…… 
  正月还没有过去,在福建莆田却已感到一丝燥热。 
  午后,街市上开始热闹起来。当很多地方已年味散尽时,这里过年的高潮刚刚到来,鞭炮声不绝于耳,空气中硝烟弥漫,小戏班的演出随处可见,人们依旧沉浸于新春的兴奋。 
  “这是闹元宵。”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样的活动从大年初六开始,一直要持续到正月底。闹元宵,就要放鞭炮、请戏班,还要互相请吃,开销不小,当地有“春节过了元宵难过”一说。 
  此时,在莆田秀屿区西南10余公里的东庄,却没有这般热闹,寂静中有一丝神秘和异样。 
  一幢幢鳞次栉比但略显杂乱的民居建筑引起记者的注意。这些民居一般是五六层或七八层,占地面积都很大。有些楼房还未完工,红砖裸露。相当一部分房子看上去气派非凡。这样豪华的民居,即便在经济富庶的江南,也颇罕见。 
  高大的楼房中似乎住的人很多,临街房屋大都被别人租用,开设商铺。街巷的墙壁或电线杆上,贴了不少招聘医药人才以及收购某种药品的小广告。一条大红的过街横幅告诉我们,春节期间,这里曾举办过民营医院发展论坛。通往城区的马路,间或树立着巨幅广告牌,落款大都为外地的医药集团。零散的信息,透露出这个滨海小镇的某种异样。 
  摩托车司机林师傅很热心,他带着我们去乡间寻找最显赫的医疗家族。“我们东庄镇,在外边开大医院的很多啊!不过,一过完年,他们又都出去了。” 
  忽然,一辆宝马车疾驰而过。在乡间小道,这显得有些突兀。田间,一位农妇在刨地瓜,绝尘而去的宝马,并没有让她抬起头多看一眼。 
  石前村,一个颇气派的院落。林师傅告诉我们,这里的主人是个开民营医院的大老板。院落内,五幢一模一样别墅风格的建筑连成一排,大门紧闭。 
  过了很久,一位中年人走来,听说是记者,并没多说什么,带着我们进了门。 
  偌大的院落中没有人。中年人把我们带进其中一幢楼房。客厅中,两位老人正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电视,电视机旁,放着一块写有“捐资助学,造福子孙”的镜框。中年人说,这两位老人就是房屋主人的父母。 
  但老人显然不愿和我们多聊。迟疑中,我们走出大院。村里人对我们的到来有一种警惕,对房屋主人的身份也保持缄默。 
  回到镇上,已是下午4点多钟。记者径直来到镇政府,年轻干部小王接待了我们。 
  与周边的高层民居相比,东庄镇政府显得有些寒酸。小王笑笑说:“藏富于民嘛!现在,乡镇一级政府也没有多少职能,也就是抓抓社会稳定,管管计划生育,哪里有钱呢?我们的工资还要靠区财政转移支付呢。” 
  “你知道上海长江医院最近被媒体曝光吗?医院老板是你们东庄人呢!” 

220.162.98.*

5楼

  “我为什么要去关心?”小王的回答让我们有些诧异。 
  “大约有多少东庄人在外边从事医疗卫生行业呢?” 
  “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说实话,他们在外面做得再好,与镇里没有关系。实际上,很多人还怕我们向他们伸手呢!所以,我们不了解。” 
  当晚,与在莆田机关工作的朋友闲聊。他说,要是正月初来采访,宾馆都住不上。“因为东庄人回家过年了呀!他们一般不住家里,而是住在莆田的酒店,回来还要谈生意呀,或搞一些招聘活动。” 
  “那他们在乡间造那么好的房子干什么?” 
  “攀比嘛!这些楼房,一般都要花100多万元呢!为了装电梯,有的人家把房子造到7层以上,最高的说是有13层哩!” 

              小偏方引发连锁反应 

  上世纪80年代,东庄人以治疗皮肤病起家。一开始租小旅馆开地下诊所,后来进医院承包专科办“院中院”,如今,又自己投资建造正规医院,逐渐形成数百亿元的资产规模。不过,如果当初没有乡村医生陈德良的一张皮肤病偏方,后来的一切,可能也就无从谈起。 
  第二天黄昏,我们在一幢3层小楼中找到陈德良,他正在搓麻将。 
  这幢楼房在马厂村村头,楼下是个小饭馆。和邻居比起来,陈德良的小楼并不起眼。 
  不过,这座楼房并不仅仅是个小饭馆。自从陈德良担任“陈靖姑祖庙管委会主任”以来,他得接待各地进香的人。妈祖是“海上女神”,陈靖姑是“陆上女神”,在大陆以外也有很多信众,尤其是台湾以及东南亚一带。每个月,他都要接待很多进香团,多的时候,一个月要接待数百人。 
  说起东庄人的从医史,陈德良是无法绕开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他,没有那张治疗皮肤病的偏方,或许就没有东庄人的今天。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 
  57岁的陈德良,早年就在乡间行医。他说,自己对草药有一定研究,还参加过政府组织的乡村医生培训,在四乡八邻还小有名气。 
  “1984年,我得到一个治疗皮肤病的偏方,很有效果。当时卫生条件不好,很多人得疥疮,我按照那个偏方制了药,一涂就好了。”他由此进入治疗皮肤病的行业。 
  偏方就像窗户纸,一捅就破。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偏方内容,做了一罐罐药水到处兜售。从此就有了遍布各地的“莆田游医”,他们租住小旅社,到处张贴小广告以招徕病人。“电线杆医院”、“厕所医院”等由此得名。 
  陈德良说,这是东庄人的“第一桶金”。 
  然而,这“第一桶金”偏偏与“皮肤病”、“性病”、“老军医”这样的字眼连在一起,在很多人看来,就有些不屑甚至不齿了。或许,这也为目前很多民营医院的窘境埋下了可怕的伏笔。 
  “要说他们开始有没有骗人的情况,有没有‘没病说有病、小病说大病’的情况,不好说。”陈德良小心地选择着用词。沉默片刻,他话锋一转:“现在,他们开的医院都很规范的。” 
  陈德良已离开医疗行业多年。1990年,他骑摩托车时出了事故,从此就不再行医看病。但是,他的4个子女都在从事医疗行业。“很多在外面办医院的人春节回家,总还会来看看我。”对此,他似乎颇满足。 
  记者来到相距不远的马厂村支书詹国栋家。很多在医疗行业做大的投资者,都出自这个小村。但是,詹国栋对此讳莫如深。看得出,对于村民在外从事医疗行业,这位村支书心情复杂。虽说有些人已声名显赫,但带给家乡的,似乎不全是荣耀。 
  太阳已经下山,我们驱车离开马厂村。暮色中,矗立在村道两旁一块块订火车票、飞机票的广告格外醒目。 
  究竟有多少人在外从事医疗行业,没有人给出这个统计。按照当地干部的说法,他们平时与家乡的联系很少,至多也就是春节时回家几天。 
  不过,在秀屿区政协主席康乃良的办公室,我们得到一份较为详实的材料。这是区政协去年4月对东庄镇专题调研后形成的。据不完全统计,秀屿区在外医疗行业企业共有1万家(东庄镇占93%),资产总数360亿元,年营业额3050亿元,员工总数63万;在外医药和医疗器械生产企业500家(东庄镇占80%),资产总数25亿元,年营业额50亿元,员工总数5万。 

220.162.98.*

6楼

  去年10月31日,秀屿医疗器械药品展销馆在东庄破土动工,莆田的《湄洲日报》报道说,东庄镇有2.1万外出人口,在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从事医疗行业,经营医院200多家。据估算,全国现有上规模的民营医院约80%为东庄人所有,固定资产300多亿元,行业年创利润13亿元。 
  而在与秀屿区委书记李辉龙的交谈中,他提供的数字是:全国注册的医院1万家左右,莆田人投资或参与投资的占15;全国2000家上规模的民营医院,莆田人占了85%。“这里说的莆田人,基本就是东庄人了。” 
  但东庄镇领导对于具体数字好像很忌讳,或模棱两可,或干脆否认。 
  因此,东庄究竟有多少人在全国创办了多少医院,可能还是一个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镇有那么多人在全国从事医疗行业,在全国绝无仅有。 
  当年,陈德良得到那张治疗皮肤病的小偏方时,绝不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民营医院也是“弱势群体”? 

  对最近关于长江医院的报道,秀屿区、东庄镇的人隐隐有些不快,认为不该“一棍子打死”。他们不止一次地说到,民营医院也是弱势群体,总被社会歧视、媒体追击,还得不到政府扶持。 
  镇长用一则老太太的寓言故事,为民营医院辩解 
  在李辉龙办公室,挂着很多规划图,办公桌正对面,是福兴医院规划图。“准备开工了,投资1亿多元,老板就是东庄镇后江村的人,叫林玉盛。” 
  很巧,当天下午采访康乃良时,记者见到了38岁的林玉盛。他1994年进入医疗行业,在河北开了一个五六百平方米的门诊部。2002年,他到福州投资建设了一家拥有128张床位的福兴医院,这在当时福州的民营医院中规模最大。目前,他在福州投资的医院已有3家。如今,他计划回老家投资,标准是三级医院,床位500张。这让家乡父母官感到兴奋。 
  “我们区把医疗器械作为重点产业培养,包括医生护士的专用服装等。那么多人在外面投资医院,我们搞医疗器械加工基地,一定有发展前途。”李辉龙说。 
  不仅如此,一个建在东庄镇的大型医疗器械药品展销馆也已落成,占地共80亩,投资2500多万元,展位400多个。今年1月26日至1月31日,秀屿医疗器械药品展销会在这里举行,盛况空前,“每天都是满满的”。春节,民营医院的老板回来举办医疗人才招聘会,前后持续20天。 
  东庄人回馈乡里的事不止这些。 
  前不久,秀屿区成立慈善总会,筹集捐款400多万元,其中东庄镇的民营医院老板就拿出200多万元。“年初二,几个东庄老板掏了38万元买礼花。以前回家还吵架,现在好多了。”康乃良说。 
  但有些问题终究无法回避:东庄走出去的很多人,是靠“电线杆医院”起家的,不少人自然满腹狐疑。更加剧了民营医院信任危机的,是由东庄人投资的长江医院爆出“把孕妇当做不孕症治疗”的丑闻。 
  但秀屿区、东庄镇的领导解释说:东庄人的原始积累从最初走街串巷看皮肤病开始,如果说一开始确有不规范,现在,医疗市场竞争如此激烈,不规范将难以生存。他们认为,长江医院事件仅仅是个案,并不代表东庄人的全部。 
  “不能只看负面,而看不到民营医院的好处。”镇长卢国平说,“以前有个老太太,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卖布鞋,小女儿卖雨伞。晴天她为小女儿担心,因为伞没人买了;雨天为大女儿担心,布鞋没人要了。邻居就劝她,你不能反过来想想?果然,此后老太太整天都乐呵呵的。”他认为,应该看到民营医院有利的一面,不要因为一家民营医院出了问题,就把所有民营医院“一棍子打死”。 
  他以秀屿区为例:如果按照每千人两张床位标准计算,秀屿区78万人口,需要1500多张床位。但秀屿医院大概一两百张床位。“要政府用财政资金来建大型医院,现实吗?必须引进民营资本。” 
  “东庄人从医,也是被逼出来的。”李辉龙认为,“以前,我们这个地方被叫做‘界外’,朝廷都不收税的。穷到什么程度?没有饭吃,用海蛎换地瓜渣吃。靠这点地,肚子都吃不饱,只有走出去。” 
  李辉龙认为,“东庄现象”之所以存在,有其合理性,也有其生命力。他说,东庄人最初的原始积累,可能是“血淋淋”的。但是,经过这一二十年发展,已经逐渐规模化、规范化。“如果是靠吹、靠骗,能生存下去吗?数以万计的人在从事这一行业,我看100万军队也消灭不了!” 
  据康乃良说,仅去年东庄人开办的医疗机构就淘汰了30%。“没有好医生、好设备、好的环境,要生存下来很难。” 
  林玉盛似乎很有同感:“我在福州的医院,收费还不到公立医院的一半。在我们医院生孩子,正常情况下,1500元就够了,在公立医院要三四千。做阑尾切除术,价格也差不多是这样。你可以去比较一下,民营医院的服务态度怎样,公立医院的服务态度又是如何?” 
  “民营医院无疑是必要的,关键是政府如何鼓励、扶持、规范。”这是李辉龙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政府不扶持,他们就可能要倒掉。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做事情有多难啊!办一个医院,要顺顺当当拿到营业执照谈何容易?他们真的很脆弱,可以说是弱势群体。关键是社会不要歧视他们。现在很多人还是习惯思维,一提到民营企业就认为是生产假货的,一提到民营医院就认为是骗人的。现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向民间资本放开了,为什么民资就不能介入医疗行业?”(汪晓东 屠知力)

221.224.71.*

7楼

我顶...............我们莆田人真是厉害!!!我感到骄傲

8楼

民营医院无疑是必要的,关键是政府如何鼓励、扶持、规范

10楼

那我想可能这些车都是他们的
http://post.baidu.com/f?kz=134750159

222.92.202.*

13楼

相信莆田人吧,毕竟现在听说也是很规范了,不像以前那样当游医了啊
115.149.121.*

14楼

简直欺骗老百姓,一两块钱的药费收人家几十块钱,黑到了极点,希望政府部门严厉打击。正因为这些弱势群体办的民营医院,才导致公立医院的医疗费用也那么高,如果不是这些民营医院撑起来的医疗费,公立医院也不会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如果只让民营医院的老板赚取利益,那么国家税收就要少收很多。严厉打击民营医院的滥收费用。。
180.188.94.*

15楼

大多数莆田人穷的要死。。。

像我家楼下那个莆仙扁肉店,说好听点是做生意,其实赚的钱都很有限,更不用说那些打工仔了,很穷,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211.138.147.*

16楼

十五楼的傻必……北京的吧……不要告诉我……我没去过北京,光北京莆田人就超过二十万…北京的建材市场……我们已经垄断……你们懒就懒吧……何必说别人呢……哪里没有穷人……再说莆仙人不吃扁肉,和饺子,更没有那概念……可能是福建沙县小吃,你随便看到一个福建小吃就说是莆仙小吃……看来北京人不是一般的愚昧……
59.60.128.*

17楼

15楼,你是哪里人?报上籍贯,看你家乡有多有钱

18楼

回复:14楼
我虽然也是莆田人,我也支持zf应该加强监督,出台政策,这样对莆田民营医院是挑战更是机会,只有这样,莆田民营医院才能做大做强,才有可能跟外国私有医疗集团抗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