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sa / 世界之窗 / 目击者与野人生活五昼夜

0 0

   

目击者与野人生活五昼夜

2011-02-13  miyasa
传说中的大脚怪
国外学者将“野人”脚印与人做对比

  神农架大脚印依然是个未解之谜,目击者声称曾与野人共同生活五昼夜

  “开展野人科考意义重大!”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说,9月10日至14日,中国探险协会组织了20位科学家赴神农架,进行科考和研讨。

  在与科学家的研讨会上,当地有关部门认为:历史记载、民间传说、科学发现和人证物证,都可以说明神农架的确有人形动物存在。

  已故的发现中国猿人头盖骨的贾兰坡教授,也是著名的古人类专家。他认为,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缺了一个环节,极有可能就是神农架的人形动物。

  寻找

  30年前找“野人”找到了金丝猴

  9月10日至14日牞中国探险协会组织20位科学家赴神农架牞科考和听取当地的汇报,还前往当地的金丝猴基地和燕子洞进行考察。30年前,对神农架进行第一次“野人”科考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找到金丝猴。

  湖北省考古研究所王善才介绍:历次科考已发现许多野人的毛发、脚印、粪便等等。尽管还尚未发现野人存在的直接证据,但间接证据还是发现了不少。考察者发现的毛发,已通过北京、上海和武汉等三地的法医们进行化验和鉴定,结论都是比现生的四种大猿要高级,比人要低级或接近于人,这都是很重要的科研成果。60多年前被“野人”抓去同“野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了长达5天5夜的邓执中老先生现还健在,退休后定居上海。当地曾目击到“野人”的还有: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佘传勤、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湖北记者站记者陈连生等。中国科学院古人类研究所袁振新教授认为,现在只能估计这种动物,有可能是由于人为和综合因素,残存在神农架之中的巨猿后裔。“此次去神农架时间很短,很难谈得上有什么重大发现,但对神农架科考工作是个重大的促进。”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说。

  悬疑

  红色毛发和大脚印是谁的?

  据了解,历年的科考中,工作人员除访问了大量目击者外,还发现了3000多根 “野人”毛发和2000多个“野人”脚印等遗物遗迹。特别是毛发,工作人员将其送往北京、上海和武汉等三地的科研单位进行了鉴定。

  北京将毛发作了压模制片及组织切片,对毛发的外部形态及内部结构,都进行了镜检观察,并还分别做了马熊、棕熊、黑熊、猩猩、金丝猴、长臂猿、鬣羚以及人类的比较切片和观察。结果发现,“野人”毛发与各种熊的毛发完全不同,比猿猴的也要高级得多。

  上海对毛发进行了质子X荧光分析——这是一种灵敏而可靠的实验手段。实验的结果是,“野人”毛发既不同于正常人,也不同于一般动物。“野人”毛发中的元素含量比值Fe/Zn约为正常人的50倍,普通动物的7倍左右,远比任何已知灵长类动物的高。

  武汉对“野人”毛发作了光学显微镜观察,毛发横切面及毛小皮印痕的对比观察。还对女人头发、狗熊毛、金丝猴背毛、猕猴毛、白眉长臂猿毛、猪毛、绵羊毛、黑猩猩毛、大猩猩毛等9种毛发作了对比观察和研究。

  观察研究的结果是,“野人”毛发的主要形态特征明显不同于灵长类动物。与现代人头发相比较,除了外观红色这一特征外,其它毛小皮、皮质髓质特征均接近于现代人。

  与此同时,各检测单位还对红色“野人”毛发是否为人工染色而作了褪色处理,但都褪不下来。

  从以上北京、上海和武汉等三地“野人”毛发鉴定情况看,其结果都是比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和长臂猿等高等灵长类动物要高级,比现代人稍低级或接近于人。这种鉴定结果的惊人一致,令人称奇。

  从发现的“野人”脚印看,其特征是:大脚板,一尺多长,最长的可达48厘米。一般是前宽10至12厘米,后宽6至7厘米,没有足弓,四个脚趾并拢,大拇指叉开,并比其他脚趾要粗一些,一般为3至5厘米。从脚印的尺寸大小来看,“野人”身材一般较高大,最高的可达2.5米左右。

  从一前一后两脚印之间的步幅看,一般都较大,有1米到1.5米左右。有的特大步幅,十分惊人,可达2米多。尤其是冬天冰雪封山时,在竹山枪刀山上的雪地中发现的众多行进中步幅在1.5米以上的大脚印,这是现代人怎么也无法造假的一种大脚印。因此,有人认为,除了“野人”所为,别无其他解释。

  对话

  目击者邓执中:我与野人生活了五昼夜!

  60多年前,邓执中曾和另外一个小男孩一起,被“野人”掳去,一起生活了五昼夜。日前,记者与邓老先生进行了对话,他对当年的经历记忆犹新。

  记者:还记得被“野人”掳去之前的情形吗?

  邓执中:那是1942年夏天,我住在竹溪县,但姐姐在房县上学。一天下午,我和另外一个小男孩去房县玩。黄昏时分,我们走在山路上,突然,看到几只浑身长满毛的人形动物。两个小孩尖叫一声,就晕过去了。

  记者:醒来之后呢?

  邓执中:醒来之后就发现我们正在一个山洞里。洞里有三个“野人”。其中一个“野人”腿受伤了,躺在地上呻吟。

  记者:你们吃什么呢?

  邓执中:地上到处是野果子,更多的是苞谷等。我们靠吃果子充饥。

  记者:“野人”之间如何交流?你能描绘一下它们的特征吗?

  邓执中:它们之间交流靠“嗷嗷”地叫唤。“野人”的个子很大很高,比我父母的个子高很多。身上到处是毛,但没有尾巴,走路时只用两条腿。

  记者:“野人”为什么会放走你呢?

  邓执中:洞里不是有个“野人”腿受伤了吗?它的腿是外伤,还生了蛆,十分难受。我就去采了些艾蒿以及其他一些野草回来。放在嘴里咀嚼之后,给受伤的“野人”敷上了。两三天后,“野人”的伤势好了不少,于是另外两个“野人”对我们的态度也友好了一些。当时我们吃的是果实,吃后经常拉肚子非常难受。可能是出于报恩之心吧。两个“野人”分别抱着我们狂奔,一直把我们送到附近有人家的河边才放下。

  记者:它们是两条腿跑还是四条腿跑呢?

  邓执中:它们是两只手分别抱着我们,靠两条腿奔跑。

  记者:另外那个小孩如今在哪里呢?

  邓执中:很遗憾。回去之后,由于惊吓,那个小孩不久后就去世了。

  新闻资料

  神农架野人之谜

  几个国家都有 “野人”的传闻。在美国,称“野人”为“沙斯夸支”,俗称“大脚怪”;在印度、尼泊尔,称“野人”为“雪人”;在中亚和蒙古,把“野人”叫“阿尔玛斯”;在西伯利亚,则叫“丘丘纳”;在非洲,将“野人”称“X人”。在我国,几千年以来,一个神秘的影子一直笼罩在神农架当地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野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神农架的代名词。

  被定为世界四大自然之谜的 “野人”,3000多年前就有了记载。神农架历代的地方志中,关于“野人”的记载不胜枚举。

  在众多与“野人”遭遇的事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1976年5月14日凌晨1时左右,一辆北京吉普车上坐着神农架的5位干部,当时汽车正在翻越海拔1700米的椿树哑。突然发现公路上有一动物迎着汽车低着头走来。和车相距仅几米时,那动物迅速闪开,向山坡上爬去,由于山坡太陡,加之这个动物又太慌张,结果摔回了路面,它蹲在路上,前肢着地,扬起头,两眼盯着汽车。车上人下车从两边包围这个动物,双方相距只有一二米。但见此物一身红毛,是从来没见过的动物,大家未敢妄动,僵持了一会儿,他们向它扔了块石头,那动物才转身慢慢走去。

  有一群执著的探索者,10年、20年、30年……痴心无悔地在神农架原始森林中寻找“野人”的踪迹。他们用生命的力量去求索,用科学的眼光在探寻,一心破解“野人”之谜,揭示人类起源的奥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