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的亲弟弟?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落网内幕(图)_stream_...

2011-02-16  翱翔瀚海

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落网内幕(图)


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落网内幕(图)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的亲弟弟 <wbr>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落网内幕(图)
贪官终于受到法律的严惩,举报人汪汉林总算松了一口气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市民举报揪出铁路巨贪

  6月28日,三峡坝区法院一审判决:汉口火车站原副站长潘莉贪污公款66.8万元,判刑8年,没收财产10万元。潘莉是汉口火车站的头号“蛀虫”——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的情妇。此前,刘志祥案于4月30日在湖北宜昌异地审结,刘志祥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刘志祥虽然只是一名处级干部,但却是被揪出来的极少数铁路巨贪之一。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的亲弟弟 <wbr>武汉铁路分局原副局长刘志祥落网内幕(图)

  “这是正义战胜邪恶的胜利,是我们党反腐斗争取得的又一个胜利!”对“汉口票霸”刘志祥和潘莉等人的腐败行为进行了4年举报并最终使其落网的汪汉林兴奋地告诉记者。

  6月27日,本报记者前往汉口,对这起普通市民告倒“汉口票霸”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票源被卡

  小市民举报“票霸”

  戴着墨镜,推着自行车,头发已经发白,语速有些迟缓,这就是今年61岁的汪汉林。在汉口火车站的广场上,记者找到了这个与刘志祥斗争了4年的举报人。汪汉林退休前是湖北省汽车集团公司后勤公司一名普通员工。从1974年开始,他便在汉口火车站送票。1999年他从汽车公司出来后,就专门从事票务活动。

  汪汉林说,他在汉口火车站从事票务工作已经有30年的时间。他递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的头衔是,某票务代办公司经理、经济师。

  记者与汪汉林接触一整天后发现,汪汉林的工作就是帮乘客预订车票,从中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在平时,这种服务性的工作散布于火车站周围,可一旦到春运、黄金周等客运高峰期,这些“票务工作者”便摇身一变,成为倒票的“黄牛党”。

  从2001年11月份开始,汪汉林开始搜集刘志祥倒票的大量证据,走上举报刘志祥之路。“刘志祥就是汉口火车站‘最大的票贩子’!”2002年9月12日,汪汉林在写给中央某领导的举报信中如此写道。

  内外勾结

  “汉口票霸”疯狂敛财

  以前在汉口火车站从事“倒票”的人都知道,有一个“63号”窗口便是出售优质车票的地方。63号窗口设置在离汉口火车站仅几百米的地方。每到车票紧俏的时期,这个窗口便出售 “增值”了的火车票。

  “刘志祥与何坚把紧俏票都垄断了。”汪汉林说。

  何坚又是何许人,为什么能够成为刘志祥“霸票”的帮手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何坚原是武汉某电视台后勤部的职工,同汪汉林一样,最开始是为了解决单位职工的订票问题与火车站接触较多,后来就成了“倒票”一族。

  刘志祥1997年开始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可刘志祥与何坚的密切关系始于1998 年。就是这一年,汉口火车站建站一百周年,汉口站花钱在何坚所在的电视台组播了一台专场文艺晚会。晚会上,刘志祥频频在荧屏上露脸。

  从那以后,何坚便经常请电视台的记者去采访报道刘志祥。两人的关系发展很快,不知从何时起,刘志祥与何坚开始联手垄断汉口火车站绝大部分卧铺车票和紧俏的座位票,并渐渐形成了一个坚实的网络和繁杂的销售体系。

  调查中,一名原汉口站的票务人员向记者反映,何坚的电脑直接与汉口站配票室电脑相连。他的票点每张都加“手续费”出售,一般是座位票加价5元至20元不等,卧铺票一般加价20元,黄金周和春运期间一律每张加价30元,紧张时,甚至每张加价50元。

  在汉口火车站跑票送票的人都知道,何坚就是紧俏票的代名词,而刘、何两人的关系,也成为汉口站公开的秘密。刘志祥也被冠以“汉口车站最大的票霸”。

  打击报复

  举报者一死一伤

  1997 年 1 月,老家在湖北汉川的高铁柱承包了汉口火车站招待所,并签下了8年的合约。不想尚未营业一年,汉口火车站便单方废除了合同。随后,高铁柱夫妇到法院起诉。官司赢了,法院判汉口火车站赔偿 20 万元,然而钱却一直没给。

  “高铁柱后来就找到了我。”汪汉林说,高向他索要了一份举报材料。为了要回法院判给自己的20万元赔偿金,高铁柱利用手中的举报信向刘志祥发出威胁信号。可就因为这封举报信,给高铁柱和汪汉林都带来了祸端。

  2002年9月2日中午,汪汉林独自骑自行车出门,在一个偏僻处,突然窜出几名手持木棒的男子,将他推倒在地,朝其腰腿处猛打,并抢走了举报刘志祥的各类材料。

  汪汉林遭袭可以认为是举报者与被举报者的首次博弈,但高铁柱的惨死,则将刘志祥推进了罪恶的深渊。

  高铁柱的妻子邓以华回忆说,2002年12月8日晚上6时许 ,包工头彭支红(已判刑)、无业人员冯立海(已判刑)等 4 人携带砍刀、匕首进入高铁柱的租住处,要带高铁柱出去“谈谈”。高铁柱不从,4 人便上前对其进行殴打。期间,冯立海持刀刺破高铁柱右股动脉,致使高铁柱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被捕后刘志祥供认:“没想到事情搞大了。”按照他的本意,只是想“让他们教训高铁柱一下……谁知道,他们下手重了”。

  躲避伤害

  汪汉林5次搬家

  武力并没有征服汪汉林,反倒更加坚定了他坚持举报的决心。

  2002年9月12日,腿伤未好的汪汉林拄着拐棍再次来到北京,继续他的举报之路。此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先后向中央、湖北省、武汉市的几十个部门单位进行检举揭发,痛陈刘志祥的罪行。

  “我在北京的时候,高铁柱曾打来长途电话,称彭支红安排了6个亡命之徒住在汉口火车站出口处的新欣宾馆,准备等我一回汉口就对付我。”汪汉林说,为此,他在北京和郑州滞留了20多天,这才躲过了一劫。

  高铁柱被害后,汪汉林一直不敢住在家中。为了躲避刘志祥的伤害,汪汉林短时间内先后搬了5次家,同时继续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贪官落网

  副厅长打电话感谢

  2003年9月26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就高铁柱被害案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对汉口站黑恶势力进行起诉和审理,敲响了刘志祥的丧钟。

  同年11月底,湖北省公安厅重案处杨处长找到了汪汉林。此时,他还躲在武汉郊区东西湖一个亲戚家中。

  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汪汉林配合重案组进行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2005年1月5日,湖北省公安厅决定进行收网。当天上午,刘志祥被“双规”。随后,公安部门共出动13台警车,60名警察,分组抓捕了包括潘莉在内的数名涉嫌刘志祥腐败案的汉口火车站干部职工。

  当天中年,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给汪汉林打来电话,感谢汪在调查和抓捕贪官刘志祥期间所做出的贡献。

  汪汉林告诉记者,4年来,他两次进京、六上郑州,一百多封挂号信、上百个长途电话,打字复印的举报材料就装了几大箱,经济上付出了高昂代价,至今花去费用3万多元,而期间的辛酸更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贪官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刘志祥的“贪、色、黑”

  刘志祥1956年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学历不高,为人处事好讲江湖义气,在朋友圈里人称“爽哥”。

  刘志祥干过轧土工、火车司机,最近十余年,刘志祥的仕途可谓一路春风,从人事科长到纪委书记再到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有人戏称他坐上了升官的电梯。1997年4月,刘志祥升任汉口火车站站长。2002年3月,升任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

  贪2006年3月16日,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

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带上了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他被指控伙同他人贪污公款1227万元,收受贿赂1439.8万元,并有10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抓捕刘志祥时,办案人员在其住宅内查抄了3000多万元现金。据称,这些钱很多都长了霉,公安机关从银行请来8名点钞员,带了6部点钞机,花2天时间才清点完。

  色在刘志祥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车站里只要是刘志祥看中的女人,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作为回报,刘志祥会给她们重新安排好的岗位。

  汉口火车站原副站长潘莉,起初是一名广播员,因为长相出众、声音甜美,深受刘志祥宠爱。此后短短几年,潘莉从广播员到客运值班员再到客运副主任、主任,2004年被提拔为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案发后,执法部门从潘莉家中搜出数百万元来历不明的现金。

  刘志祥被抓以后,专案组通过侦察调查,找到了刘志祥6岁多的私生子,这是他和另一个情妇刘某所生。

  刘志祥也有碰钉子的时候。此时,刘就会找出各种理由,不是将其调到又脏又累的岗位,就是让其待岗。一名退休干部向记者透露,刘志祥曾看中车站综治办副主任刘某的妻子,便提出条件企图让这位下属顺他的心意,但遭到拒绝。随后,刘某被降为普通员工。

  黑刘志祥任汉口站站长期间,对汉口站干部队伍进行了大换血。不足百人的干部队伍,受到排斥打击的干部就有70余人,其中近20多位干部被解聘。

  刘志祥的“黑”还体现在多次伤人事件上。其中,彭支红等人均成了刘的帮凶,刘也为这股自己培养起来的黑恶势力充当着保护伞。

  “刘志祥太猖狂了,涉黑使他自寻死路。”一名办案人员说,正因为刘的为所欲为,在汉口火车站酿成了一起震惊全国的“

 
人大代表车站被打事件”。

 

  41岁的徐晓铁是武汉市第十届人大代表,江汉区兆丰农业科研所所长。2002年3月14日上午10时多,徐晓铁接到电话,称农科所两名外地客户在汉口车站被人拦阻索要搬运费,无法上车。徐晓铁连忙赶到车站处理此事,一阵争执后,一群人拿着警棍、铁棒等对徐进行殴打。

  当时案发地点离火车站派出所只有20米。“在我出示了代表证后,仍然遭到毒打和被迫下跪,”徐晓铁称,“这是对法律的公然践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