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天行健 / / 《朱文公政训》 宋·朱熹 - 【综合国...

0 0

   

《朱文公政训》 宋·朱熹 - 【综合国学版】 - Unfettered Forum - 任...

2011-02-18  黑龙江天...
《朱文公政训》       宋·朱熹
  
       名著通览



  朱熹(1130—1200),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别称紫阳,徽州婺源(今属江西)人,侨寓建阳(今属福建)。



  朱熹曾登绍兴进士第,历事高、孝、光、宁四朝。凡所奏闻,皆正心、诚意、齐治、平均之道。累官转运副使、焕章阁待制、秘阁修撰,终宝文阁待制。庆
元年间致仕,不久卒。嘉泰初谥文,宝庆中赠太师,追封信国公,改徽国。



  朱熹的理学在明清两代被提到儒学正宗地位。他本人也备受历代统治者的尊崇,淳时从祀孔庙,清康熙中升位为“十哲”之一。



  《朱文公政训》是朱熹与门人弟子问答的语录汇编之一,虽署名为朱熹著,实则成于众弟子之手。



  朱熹曾经做过南康等地的地方官,有相当丰富的为政经验。《政训》中的言论都是朱熹从自己的从政经历出发,对当时治国安民中存在的若干问题,提出自
己的看法。它不仅部分地反映了朱熹的政治思想,而且,由于朱熹本人地位的缘故,所以对当时及以后的官吏都产生过不小的影响。



  朱熹强调为官者要有仁爱之心,要心度大方,要以仁心感化庶民。



  当官者要注意民事。“平易近民,为政之本”,要以民事为重,军政次之。



  对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管理方法,“临民以宽,待士以礼,驭吏以严。”



  为政要令行禁止。号令要明,刑罚也不能弛。要以严为本,以宽济之。



  对官吏的素质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要大公无私,不能存有个人杂念。要勤于政务,不能偷懒,对于已了和未了之事,要做记录,以便心中有数,还要定期清
理,不拖沓延误。官吏本身须是“晓事底人”,即明白事理,精明能干。要“自高一着”,比部属更有胆略和能力,方不致为属下所左右。还要多次亲自动手处
理实际问题,“熟后自会”,从实际工作中摸索出方法,积累经验。



  对于部属,要立下规章制度加以约束,如针对拖拉作风,要限定界限,逾期严究。



  全文



  论世事曰:须是心度大方,包裹得过,运动得行。



  今世士大夫,惟以苟且逐旋挨去为事,挨得时进且过,上下相咻以勿生事,不要十分理会事,且凭鹘突;才理会得分明,便做官不得。有人少负能声,及少
经挫抑,却悔其太惺惺了了,一切刓方为圆,随俗苟且,自道是年高见识长进。当官者,大小上下以不见吏民、不治事为得策。曲直在前,只不理会,庶几民自
不来,以此为止讼之道。民有冤抑,无处伸诉,只得忍遏;便有讼者,半年周岁不见消息,不得予决,民亦只得休和,居官者遂以为无讼之可听。风俗如此,可
畏可畏!



  被几个秀才在这里翻弄那吏文,翻得来难看。吏文只合直说,其事是如何,条贯是如何,使人一看便见方是。今只管弄闲语,说到紧要处,又只恁地带过去。



  因论郡县政治之乖曰:民虽众,毕竟只是一个心,甚易感也。



  吴英云:政治当明其号令,不必严刑以为威。曰号令既明,刑罚亦不可弛。苟不用刑罚,则号令徒挂墙壁尔。与其不遵以梗吾治,曷若惩其一以戒百?与其
覆实检察于其终,曷若严其始而使之无犯?做大事,岂可以小不忍为心?



  吾辈今经历如此,异时若有尺寸之柄,而不能为斯民除害去恶,岂不诚可罪耶?某尝谓今之世姑息不得,直须与他理会,庶几善弱可得存立。



  或问:为政者当以宽为本,而以严济之?曰:某谓当以严为本,而以宽济之。《曲礼》谓“涖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须是令行禁止,若曰令不行、禁不
止,而以是为宽,非也!



  今人说宽政多是事事不管,某谓坏了这“宽”字。



  为政,如无大利害,不必议更张,则所更一事未成,必哄然成纷扰,卒未已也。至于大家,且假借之,故子产书引郑曰:“安定国家,必大焉先。”



  问:为政更张之初,莫亦须稍严以整齐之否?曰:此事难断定说,在人如何处置,然亦何消要过于严?今所难者是难得晓事底人,若晓事底人历练多,事才
至面前,他都晓得依那事分寸而施以应之,人自然畏服。今人往往过严者,多半是自家不晓,又虑人欺己,又怕人慢己,遂将大拍头去拍他,要他畏。



  问治乱之机,曰:今看前古治乱,那里是一时做得?少是四、五十年,多是一、二百年酝酿方得如此。遂俛首太息。



  蜀远朝廷万有余里,择帅须用严毅,素有威名,足以畏压人心,则喜乱之徒不敢作矣。



  今之法家,惑于罪福报应之说,多喜出人罪以求福报。夫使无罪者不得直而有罪者得幸免,是乃所以为恶尔,何福报之有?《书》曰:“钦哉钦哉,惟刑之
恤哉!”所谓钦恤者,欲其详审曲直,令有罪者不得免,而无罪者不得滥刑也。今之法官,惑于钦恤之说,以为当宽人之罪而出其死,故凡罪之当杀者,必多为
可出之涂以俟奏裁,则率多减等,当斩者配,当配者徒,当徒者杖,当杖者笞,是乃卖弄条贯、舞法而受赃者耳,何钦恤之有?罪之疑者从轻,功之疑者从重。
所谓疑者,非法令之所能决,则罪从轻而功从重,惟此一条为然耳,非谓凡罪皆可以从轻,而凡功皆可以从重也。今之律令亦有此条,谓法所不能决者,则俟奏
裁。今乃明知其罪之当死,亦莫不为可生之涂以上之,惟寿皇不然,其情理重者皆杀之。



  杨通老相见,论纳米事。先生曰:今日有一件事最不好:州县多取于民,监司知之当禁止,却要分一分,此是何义理?又论广西盐曰:其法亦不密。



  如立定格,六斤不得过百钱,不知去海远处,搬担所费重,此乃许子之道,但当任其所之,随其所向,则其价自平。天下之事,所以可权衡者,正谓轻重不
同,乃今一定其价,安得不弊?又论汀寇止四十人,至调泉、建、福三州兵,临境无寇,须令汀守分析。先生曰:才做从官,不带职出,便把这事做欠阙。见风
吹草动便喜,做事不顾义理,只是简利多害少者为之。今士大夫皆有此病。



  今赈饥之事,利七而害三,则当冒三分之害而全七分之利。然必欲求全,恐并与所谓利者失之矣。



  直卿言辛幼安帅湖南,赈济榜文只用八字,曰:“劫禾者斩,闭籴者配。”



  先生曰:这便见得他有才,此八字若做两榜便乱道。又曰:要之,只是粗法。



  因论保伍法,或曰此诚急务,曰:固是。先王比闾保伍之法,便是此法,都是从这里做起,所谓分数是也。兵书云:御众有多寡,分数是也。看是统驭几人,
只是分数明,所以不乱。王介甫锐意欲行保伍法,以去天下坐食之兵,不曾做得成。范仲达为袁州万载令,行得保伍极好。自来言保伍法无及之者。此人有心力,
行得极整肃,虽有奸细,更无所容。每有疑似无行止人,保伍不敢著,互相传送至县;县验其无他,方令传送出境。讫任满,无一寇盗。顷张定叟知袁州,托其
询问,则其法已亡,偶有一县吏,略记大概。



  某《保甲草》中所说,县郭四门外,置隅官四人,此最紧要,盖所以防卫县郭以制变。县有官府狱讼仓库之属,须是四面有个防卫始得,一个隅官须各管得
十来里方可。诸乡则只置弹压之类,而不复置隅官,默寓个大小相维之意于其间。又后面子弟一段,须是著意理会。这个子弟真个要他用,非其他泛泛之比,须
是别有个拔擢旌赏以激劝之乃可。此等事难处,须是理会,教他整密,无些罅缝方可。



  今日言事,欲论一事一人,皆先探上意如何,方进文字。



  为守令第一是民事为重,其次则便是军政。今人都不理会。



  谓李思永曰:衡阳讼谍如何?思永曰:无根之讼甚多。先生曰:与他研穷道理,分别是非曲直,自然讼少。若厌其多,不与分别,愈见事多。



  官无大小,凡事只是一个公。若公时,做得来也精采,便若小官,人也望风畏服;若不公,便是宰相,做来做去也只得个没下稍。



  人之仕宦不能尽心尽职者,是无那先其事而后其食底心。



  尝叹州县官碌碌,民无所告诉,兼民情难知,耳目难得,其人看来如何明察,亦多有不知者。以此观之,若是见得分明,决断时岂可使有毫发不尽?



  又叹云:民情难知如此,只是将什么人为耳目之寄!



  如看道理,辨是非,须是自高一着。今做官人几时个个是阘冗人?多是要立作向上;那个不说道先着驭吏?少间无有不拱手听命于吏者。这只是自家不见得
道理,事来都区处不下,吏人弄得惯熟,却见得高于他,只得委任之。



  胡致堂言吏人不可使他知我有恤他之意,此说极好。小处可恤,大处不可恤。又曰:三、五十钱底可恤。若有人来理会,亦须治他。



  某与诸公说下稍去仕宦不可不知,须是有旁通历,逐日公事开项逐一记。



  了即勾了,未了须理会教了,方不废事。



  当官文书薄历,须逐日结押,不可拖下。



  廖德明赴潮倅告别,临行,求一安乐法。曰:圣门无此法。



  人只任闲散不可,须是读书。又谓闲散是虚乐,不是实乐。



  因说僧家有规矩严整,士人却不循礼,曰:他却是心有用处。今士人虽有好底。不肯为非,亦是他资质偶然如此,要之其心实无所用,每日闲慢时多。



  问:精神收敛便昏是如何?曰:也不妨。又曰:昏毕竟是慢。如临君父渊崖,必不如此。又曰:若倦,且磕睡些时无害。问:非是读书过当,倦后如此,是
才收敛来稍久便困。曰:便是精神短后如此。



  今人掀然有飞扬之心,以为治国平天下如指诸掌,不知自家一个身心都安顿未有下落,如何说功名事业?怎生治人?古时英雄豪杰不如此。张子房不问着他
不说,诸葛孔明甚么样端严?今学为英雄之学,务为跅弛豪纵,全不检点身心。某须是事事从心上理会起,举止动步,事事有个道理。一毫不然,便是欠阙了他。
道理固是,天下事无不当理会,只是有先后缓急之序,须先立其本,方以次推及其余。



  郭德元告行,先生曰:人若于日间,闲言语省得一两句,闲人客省见得一两人也济事。若浑身都在闹场中,如何得进?



  问气弱胆小之病,曰:只去做工夫,到理明而气自强,胆自大矣。



  舜弼游屏山归,因说园甚佳,曰:园虽佳而人之志则荒矣。



  平易近民,为政之本。



  今之赋轻处更不可重,只重处减似那轻处可矣。



  朋友言某官失了税簿,先生曰:此岂可失了?此是根本,无这个后如何稽考?所以《周官》建官,便皆要那史。所谓史,便是掌管那簿底。



  问应事心便去了,曰:心在此应事,不可谓之出在外。



  问事事当理则不必能容,能容则必不能事事当理,曰:容只是宽平不狭。



  如这个人当杀则杀之,理合当杀,非是自家不容他。



  天下万事,都是合做底,而今也不能杀定合做甚底事;对贤教人,也不曾杀定教人如何做。只自家日用间看甚事来,便做工夫。今日一样事来,明日又一样
事来,预定不得。若指定是事亲,而又有事长;指定是事长,而又有事君。只日用间看有甚事来,便做工夫。



  某在漳州,有讼田者契数十本,自崇宁起来事甚难考,其人将正契藏了,更不可理会。某但索四畔众契比验,四至昭然,及验前后所断,情伪更不能逃,理
亦如是如此。



  问:作事多始锐而终辍,莫是只为血气使?曰:虽说要义理之气。然血气亦不可无。《孟子》气体之充,但要以义理为主耳。



  德粹问:在四明守官要顾义理,才到利害重处则顾忌,只是一去如何?



  先生曰:无他,只是志不立,却随利害走了。



  人在官固当理会官事,然后做得官好。只是使人道是一好官人,须讲学立大本,则有源流。若只要人道是好官人,今日做得一件,明日又做一件,却穷了。
德粹云:初到明州,问为学于沈叔晦,叔晦曰:若要读书,且于婺源山中坐。既在四明,且理会官事。先生曰:县尉既做了四年,滕德粹元不曾理事。



  尧卿问:事来断制不下,当何以处之?曰:便断制不得,也着断制,不成掉了?又问:莫须且随力量做去?曰:也只得随力量做去。又问:事有至理,理有
至当,十分处今已看得七、八分,待穷来穷去,熟后自解,到那分数足处?曰:虽未能从容,只是熟后自会。只是熟,只是熟!



  胡叔器问:每常多有恐惧,何由可免?曰:须是自下工夫,看此事是当恐惧不当恐惧。《遗书》云:治怒难,治惧亦难,克己可以治怒,明理可以治惧。若
于道理见得了,何惧之有?



  一日谓鲁可几曰:事不要察取尽。



  因人之昏弱而箴之曰:人做事全靠这些子精神。



  或问人因欲事事物物理会,然精神有限,不解一一都理会得,曰:固有做不尽底,但立一个纲程,不可先自放倒也。须静着心,实着意,沉潜反复,终久自
晓得去。



  郑子上问:士君子多要回互以避娇激之名,莫学颜子之浑厚否?曰:浑厚自是浑厚,今人只学一般回互底心意,不是浑厚。浑厚是可做便做,不计利害之谓。
今却是计利害太甚,做成回互耳,其弊至于可以得利者无不为。



  如陈仲弓送宦者葬,所谓有仲弓之志则可,无仲弓之志则不可。因说东汉事势,士君子欲全身远害,则有不仕而已。虽出仕,遇宦官纵横,如何畏祸,不与
他理会得?若未免仕,只得辞尊居卑,辞富居贫。若既要为大官,又要避祸,无此理。



  宋莒公曰:应从而违,堪供而阙,此六经之亚文也,谓子不从父不义之命,及力所不能养者,古人皆不以不孝坐之。义当从而不从,力可供而不供,然后坐
以不孝之罪。



  某作县,临行,请教于友人,友人曰:张直柔在彼,每事可询访之。某人到官,忽有旨令诸县造战船,召匠计之,所费甚巨。因亿临行请教之语,亟访策于
张,张曰:此事甚易。可作一小者,计其丈尺,又广狭长短,即是推之,则大者可见矣。遂如其语为之,比成推算,比前所计之费减十之三四。



  其后诸县皆重有科敷,独是邑不扰而办。后其人知绍兴府,太后山陵被旨令应副钱数万,结砖为墙。其大小厚薄,呼砖匠于后园,依样造之,会其直比降之
数减数倍,遂申朝廷,乞绍兴自认砖墙。正中宦者欺弊,遂急沮其请,只令绍兴府应副钱,不得干预砖墙事。



  李椿年行经界,先从他家田上量起。今之辅弼,能有此心否?



  王詹事守泉。初到任,会七邑宰劝酒,历告之以爱民之意,出一绝云:九重天子爱民深,令尹宜怀恻怛心。今日黄堂一杯酒,使君端为庶民斟。七邑宰皆为
之感动。故吏民无人不畏爱,去之日,父老儿童攀辕者不计其数,公亦为之垂泪。至今泉人犹怀之如父母。



  辛幼安为闽宪,问政,答曰:临民以宽,待士以礼,驶吏以严。恭甫再为潭帅,律己愈谨,驭己愈严。某谓如此方是。



  吴公路作《南剑天柱滩记》曰:事如大小,为之必成;害无大小,除之必去。此是其志。



  龙泉簿范伯崇寄书来云:今日气象,官无大小,皆难于有为,盖通身是病,无下药处耳,安得大贤君子正其根本,使万目具举,吾民得乐其生耶?



  严陵之政,远近能言之,盖恻怛之心发于诚然,加之明敏,何事不立?



  主簿就职内大有事,县中许多薄书皆当管。某向为同安簿,许多赋税出入之簿,逐日点对佥押,以免吏人作弊。时某人为泉倅,薄书皆过其目,后归乡与说
及,亦懵不知。他是极仔细官人,是时亦只恁呈过。



  因说赈济曰:平居须是修陂塘始得。到得旱了,赈济委无良策,然下手得早,亦得便宜。在南康时,才见旱,便刬刷钱物,库中得三万来贯,准氦籴料,添
支官兵,却去上供钱内借三万贯籴米,赈籴早时籴,得却籴钱还官中解发,是以不阙事。旧来截住客船籴三分米,至于客船不来。某见官中及上户自有米,遂出
榜放客船米自,便不籴客船米,又且米价不甚贵。又曰:悔一件事,南康煞有常平米,是庚寅辛卯年大旱时籴,米价甚贵。在法不得减元价,遂不曾粜,当时只
好粜了,上章待罪,且得为更新米一番,亦缘当时自有米,所以不动此米,久为南康官吏之害。



  因论常平仓曰:某自典二州,知常平之弊,如此更不敢理会着。南康自有五、六万硕,漳州亦六、七万硕,尽是浮埃空壳,如何敢挑动?这一件事不知做甚
合杀?某在浙东常奏云:常平仓与省仓不可相连,须要东西置立,令两仓相去远方可。每常官吏点检省仓,则挂省仓某号牌子;检点常平仓,则挂常平仓牌子。
只是一个仓,互相遮瞒。今所在常平仓都教司法管,此最不是。少间太守要侵支,司法如何敢拗?通判虽管常平,而其职实管于司法,又所在通判,太率避嫌,
不敢与知州争事,韩文公例以嫌不可否事者也。且如经总制钱、牙契钱、倍契钱之类,被尽知州瞒朝廷夺去,更不敢争。



  与陈尉说治盗事。因曰:凡事须仔细体察,思量到人所思量不到处,防备到人所防备不到处,方得无事。又曰:凡事须是小心寅畏,若恁地麄心驾去不得。
又曰:某尝作郡来,每见有贼发,则惕然皇恐,便思自家是长民之官,所以致此是何由?遂百种为收捉,捉得便自欢喜,不捉得则终夜皇恐。



  因说郑惠叔爱惜官钱,云:某见人将官钱胡使,为之痛心。两为守皆承弊政之后,其所用官钱,并无分明。凡所送遗,并无定例,但随意所向为厚薄。问胥,
皆云有时这般官员过往,或十千,或五千,后番或是这样,又全不送,白休了。某遂云:如此不得朝廷有个公库在这里?若过往官员,当随其高下多少与之,乃
是公道,岂可把为自家私恩?于是立为定例,看甚么官员过此,便用甚么例送与之,却得公溥。后来至于凡入广诸小官,如簿尉之属,个个有五千之助,觉得意
思尽好。



  问:今之神祠,无义理者极多,若当官处于极无义理之神祠,虽系勅额,凡祈祷之类,不往可否?曰:某当官所至,须理会一番。如仪案所具,合祈祷神示;
有无义理者,使人可也。



  马子严见,言近有人作假书请托公事者,先生曰:收假书而不见下书之人,非善处事者。旧见吴提刑公路当官,凡下书者须令当听投下,却将书于背处观之,
观毕,方发付其人,令等回书。前辈处事详密如此。又某当官时,有人将书来者,亦有法以待之。须是留其人吃汤,当面拆书,若无他,方令其去。



  而今救荒甚可笑。自古救荒只有两说:第一是感召和气以致丰穰,其次只有储蓄之计。若待他饿时理会,更有何策?东边遣使去赈济,西边遣使去赈济,只
讨得逐州几个紫绫册子来,某处已如何处置、已如何经画,原无实惠及民。或问先生向来救荒如何?曰:只是讨得紫绫册子,更有何策?



  赈济无奇策,不如讲水利,到赈济时成甚事?向在浙东,疑山阴、会稽二县刷饥饿的人少,通判郑南再三云数实,及仔细刷起三倍。



  绍兴时去得迟,已无擘画,只依常行,先差一通判抄劄城下两县饥民。



  其人不留意,只抄得四万来人,外县却抄得多,遂欲治之而不曾,却托石天民重抄,得八万人,是时已迟,天民云:甚易!只关集大保长,尽在一寺,令供
出人之贫者。大保长无有不知数目,便办却分作数等赈济赈粜。其初令画地图,量道里远近,就僧寺或庄宇,置粜米所于门首,立木窗,关防再入之人。



  先生语次问浙东旱,可学云:浙东民户歌先生之德,先生曰:向时到部,州县有措置,亦赖朝廷应副得以效力,已自有名无实者多。因曰:向时浙东先措置
分户高下出米,不知有米无米不同,有徐木者献策,须是逐乡使相推排有米者,时以事逼不曾行,今若行之,一县甚易。大抵今时做事,在州郡已难,在监司尤
难,以地阔远,动成文具。惟县令于民亲,行之为易。计米之有无,而委乡之聪明、诚信者处之。聪明者人不能欺,诚信者人不忍欺。



  若昏懦之人,为人所欺,谲诈之士,则务欲容私,此大不可。



  建阳簿权县,有妇人,夫无以赡父母,欲取以归,事到官,簿断听离。



  致道深以为不然,谓夫妇之义,岂可以贫而相弃,官司又岂可遂从其请?曰:这般事都就一边看不得。若是夫不才,不能育其妻,妻无以自给,又奈何?



  这似不可拘以大义。只怕妻之欲离其夫,别有曲折,不可不根究。直卿云其兄任某处,有继母与父不恤前妻之子,其子数人,贫窭不能自活,哀鸣于有司,
有司以名分不便,只得安慰而遣之,竟无如之何。曰:不然。这般所在,当以官法治之也,须追出后母,责治戒励。若更离间前妻之子,不存活他,定须痛治。
因云昔为浙东仓时,绍兴有继母与夫之表弟通,遂为接脚夫,擅用其家业,恣意破荡,其子不甘,来诉。初以其名分不便,却之,后赶至数十里外,其情甚切,
遂与受理。委杨敬仲,敬仲深以为子诉母不便,某告之曰:曾与其父思量否?其父身死,其妻辄弃背与人私通而败其家业,其罪至此,官司若不与根治,则其父
得不衔冤于地下乎?今官司只得且把他儿子顿在一边。渠当时亦以为然。某后去官,想成休了初追之急,其接脚夫即赴井,其有罪盖不可掩。



  郡中出公牒,延郡士黄知录等入学,而张教授与旧职事沮格,至是先生下学,变色厉词曰:教授分教一邦,合当自行规矩,而今却容许多无行之人,争讼职
事,都不成学校。士人先要识个礼义廉退之节,若寡廉鲜耻,虽能文要何用?



  诣学学官以例讲书,谓诸生曰:且须看他古人道理意思如何,今却只做得一篇文字,读了望他古人道理意思处,都不曾见。



  问先生禁漳民礼佛朝岳,皆所以正人心也。曰:未说到如此,只是男女混淆,便当禁约尔。侍坐诸公各言诸处浮巫瞽惑等事,先生蹙额嗟叹而已。



  因举江西有玉隆万寿宫、太平兴国宫,每岁两处朝拜,不惮远近奔趋,失其本心,一至于此,曰:某尝见其如此,深哀其愚。上升一事,断无此理,岂有许
多人一日同登天,自后又却不见一个登天之人?



  郑湜问戢盗曰:只是严保伍之法。郑之:保伍之中,其弊自难关防,如保头等易得挟势为扰。曰:当今逐处乡村,举众有推服底人为保头,又不然,则行某
漳州教军之法,以戢盗心,这是已试之效,因与说某在漳州,初到时,教习诸军弓射等事,皆无一人能之。后分许多军作三番,每月轮番入教场。



  挽弓及等者有赏,其不及者留在只管挽射,及等则止,终不及则罢之。两月之间,翕然都会射,及上等者亦多。



  经界科半年便都了。以半年之劳,而革数百年之弊,且未说到久,亦须四、五十年,未便卒坏,若行,则令四县特作四楼,以贮簿籍,州特作一楼以贮四县
之图帐,不与他文书混。阖郡皆曰不可者,只是一样人田多税少,便造说唪吓以为必有害无利,一样人有惮劳懒做事,却被那说所诬,遂合辞以为不可,其下者
因翕然从之。今之为县,真有爱民之心者十人,则十人以经界为利;无意于民者十人,而十人以经界为害。今之民,只教贫者纳税,富者自在收田置田,不要纳
税,如此则人便道好,更无些事不顺,他便称颂为贤守。



  因论漳、泉行经界事,假未得人势亦着做。古人立事,亦硬当着做,以死继之而已。韩魏公作相,温公在言路,凡事颇不以魏公为然,魏公甚被他激挠。后
来温公作魏公祠堂记,却说得魏公事,分明见得魏公不可及处,温公方心服他。记中所载魏公之言曰:凡为人臣者,尽力以事君,死生以之,顾事之是非何如耳,
至于成败,天也,岂可豫忧其不成,遂辄不为哉?公为此言时,乃仁宗之末、英宗之初,盖朝廷多故之时也。



  客说社仓讼事,曰:如今官司鹘突,多无理会,不知莫办。因说如今委送事,不知属官能否,胡乱送去,更无分晓了绝时节。某在潭州时,州中僚属,朝夕
相见,却自知得分晓,只县官无由得知。后来区处,每月版帐钱,令县官逐人轮番押来,当日留住,试以公事。又怕他鹘突写来,却与立了格式,云今蒙使府委
送某事如何一;某人于某年月日,于某处理某事,某官如何断一;又于某时,某再理,某官如何断一;某今看详某事理如此,于条合如何结绝。如此,人之贤否,
皆不得而稳。



  今人狱事,只管理会要从厚,不知不问是非善恶,只务从厚,岂不长奸惠恶?大凡事付之无心,因其所犯,考其实情,重轻厚薄,付之当然可也,若从薄者
固不是,只云我只要从厚,则此病所系亦不轻。某在长沙治一姓张人,初不知其恶如此,只因所犯追来,久之乃出头,适有大赦,遂且与编管。



  后来闻得此人凶恶不可言,人只是平白地打杀不问,门前有一木桥,商贩者自桥上过,若以柱杖拄其桥,必捉来吊缚,此等类甚多,若不痛治,何以惩戒?
公等他日仕宦,不问官大小,每日词状须置一簿,穿字号,录判语;到事亦作一簿,发放文字亦作一簿,每日必勾了号,要一日内许多事都了方得。



  若或做不办,又作一簿记未了事,日日检点了,如此方不被人瞒了事。今人只胡乱随人来理会,来与不来都不知,岂不误事?



  先生爱说“恰好”二字,云;凡事自有恰好处。



  先生每与学者云:凡事无许多闲劳扰。



  有亲戚托人求举,先生曰:亲戚固是亲戚,然荐人于人,亦须是荐贤始得,今乡里平平等人,无可称之实,某部不与发书。



  择之劳先生人事之繁,答曰:大凡事,只得耐烦做将去,才起厌心便不得。



  先生一日说及受赃者,怒形于言曰:某见此等人,只与大字面配去。徐又曰:今说公吏不合取钱,为知县者自要钱矣。节节言之,为之吁叹。



  侍先生到唐石。唐石有社仓,往往支发不时,故被人来告,先生云:救弊之道,在今日极是要严。不严,如何得实惠及此等细民?



  道夫言察院黄公钹刚正,人素畏惮。其族有纵恶马踏人者,公治之急,其人避之惟谨,公则斩其马足以谢所伤。先生曰:某南康临罢,有跃马于市者,踏一
小儿将死,某时在学中,令送军院,次日以属知录,晚过廨舍,知录云:早上所喻已栲治如法。某既而不能无疑。回至军院,则其人冠屦俨然,初未尝经拷掠也,
遂将吏人并犯者讯之,次日吏人杖脊勒罢。偶一相识云:此是人家子弟,何苦辱之?某曰:人命所系,岂可宽弛?若云子弟得跃马踏入,则后日将有甚于此者矣。
况州郡乃朝廷行法之地,保佑善良,抑挫豪横,乃其职也。纵而不问,其可得耶?后某罢,诸公相饯于白鹿,某为极口说西铭“民吾同胞,物吾与也”一段。今
之为秀才者便主张秀才,为武官者主张武官,为子弟者便主张子弟,其所陷溺,一至于此!



  因说慢令致期谓之贼,曰:昔在同安作簿时,每点追税,必先期晓示。



  只以一幅纸截作三片,用小榜遍贴,云本厅取几日点追甚乡分税,仰人乡户司知委。只如此,到限日近时,纳者纷纷然,此只是一个信而已。如或违限遭点,
定断不恕,所以人怕。



  大率文章盛则国家却衰,如康贞观、开元都无文章,及韩昌黎、柳河东以文显,而唐之治已不如前矣。汪圣锡云:国初制诏,虽麄却甚好。又如汉高八年诏
与文帝即位诏,只三数句。今人敷衍许多,无过只是此个柱子。



  杨通老问赵守断人立后事错了,人无所诉。曰:理却是心之骨,这骨子不端正,少间万事一齐都差了。不知人心如何恁地这般都是要自用,不肯分委属官,
所以事丛杂,处置不暇,胡乱断去。在法,属官自合每日到官长处共理会事,如不至者自有罪。今则属官虽要来,长官自不要他来,他也只得休,这般法意是多
少好?某尝说或是作县,看是状牒如何烦多,都自有个措置。每听词状,集属官都来,列位于厅上,看有多少,均分之,各自判去。



  若是眼前易事,各自处断;若有可疑等事,便留在,集众较量断去,无有不当,则狱讼如何会壅?此非独为长官者省事,而属官亦各欲自效兼是,如簿尉等
初官,使之决狱听讼得熟,是亦教诲之也。某在漳州,丰宪送下状如雨,初亦为随手断几件,后觉多了,恐被他压倒了,于是措置几只橱子,在厅上分了头项,
送下讼来,即与上簿合索案底索自入一厨,人案已足底,自入一厨。一日集诸同官,各分几件去定夺,只于厅两边设幙位,令逐项叙来历,末后拟判。俟食时即
就郡厨办数味,饮食同坐,食讫,即逐人以所定事较量。



  初间定得几个来,自去做文章,都不说着事情。某不免先为画样子,云某官今承受提刑司判下状系某事一;甲家于某年某月某日有甚干照计几项,乙家于某
年某月某日有甚干照计几项,逐项次第写令状明一;甲家如何因甚么事争起到官,乙家如何来解释互论,甲家又如何供对,已前事分明了一;某年某月某日如何
断一;某年某月某日家于某官番诉,某官又如何断,以后几经番诉并画一。写出后面,却点对以前所断当否。或有未尽情节,拟断在后,如此了却,把来看中间
有拟得是底,并依其所拟断决,合追人便追人,若不消追人,便只依其所拟,回申提刑司去;有拟得未是底,或大事可疑,却合众商量,如此事都了,并无壅滞。
杨通老云:天下事体,固是说道当从原头理会来,也须是从下面细处理会将上始得。曰:固是。如做监司只管怕讼多,措置不下,然要省状也不得,若不受词讼,
何以知得守令政事之当否,全在这里见得,只如入建阳,受建阳民户讼,这个知县之善恶便见得。如今做守令,其弊百端,岂能尽防?如胥吏沉滞公事,邀求于
人,人知可恶,无术以防之,要好在严立程限他,限日到,自要苦苦邀索不得,若是做守令,有可以白干沉滞底事,便是无头脑,须逐事上簿,逐事要了始得。
某为守,一日词诉,一日着到,合是第九日亦词讼,某却罢了此词讼,明日是休日,今日便刷起,一旬之内有未了事,一齐都要了。大抵做官,须是令自家常闲,
吏胥常忙,方苦得。自家被文字来丛了,讨头不见,吏胥便来作弊。做官须是立纲纪,纲纪既立,都自无事。如诸县发簿历到州,在法本州点对,自有限月:如
初间是本州磨算司便自有十日限,却交过通判审计司亦有五日限。今到处并不管着限日,或迟延一月,或迟延两三月,以邀索县道,直待计嘱满其所欲,方与呈
州。初过磨算司使一番钱了。到审计司又使一番钱,到倅厅发回呈州呈覆吏人,又要钱。某曾作薄,知其弊,于南康及漳州皆用限日。



  他这般法意甚好,后来一向埋没了。某每到即以法晓谕,定要如此,亦使磨底磨得仔细,审底审得仔细,有新簿旧簿不同处,便批出理会。初间吏辈以为无
甚紧要,在漳州押下县簿,付磨算司及审计司限到满日,却不见到,根究出乃是交点司未将上,即时决两吏,后来却每每及限。虽欲邀索,也不敢迁延,县道知
得限严,也不被他邀索。如此等事,整顿得几件,自是省事,此是大纲纪。如某为守,凡遇支给官员俸给,预先示以期日,到此日,只要一日支尽,更不留未支,
这亦防邀索之弊。看百弊之多,只得严限以促之,使他大段邀索不得。又曰:法初立时,有多少好意思,后来节次臣僚胡乱申请,皆变坏了。今非独下之人不畏
法,把法做文具事,上自朝廷,也只把做文具行了,皆不期于必行。前夜说上下视法令皆为闲事,如不许州郡监司馈送,几番行下,而州郡监司亦复如前,但变
换名目,多是做忌日,去寺中焚香,于是皆有折送,其数不薄。间有甚无廉耻者,本无忌日,乃设为忌日焚香以图馈送者。朝廷诏令事事都如此无纲纪,人人玩
弛,可虑可虑!又曰:只如省部有时行下文字,尽有好处,只是后来付之胥吏之手,都没收杀。某在漳州,忽行下文字,应诸州用铸印处,或有阙损磨灭底,并
许申上重行改造。此亦有当申者,如或有铸印处,乃是兵刑钱谷处,如尉有铸印,亦有管部弓兵司理。主郡刑狱乃无铸印,后来申去,又如掉在水中一般。过得
几时,又行文字来,又申去,又休了。如今事事如此,省部文字一付之吏手,一味邀索,百端阻截。如某在绍兴,有诏助米人从县保明到州,州保明到监司,监
司方与申部,忽然部中又行下一文字来,再令保明,某遂与逐一详细申去,已云从下一一保明讫,未委今来因何再作行移?如此申去休了。后来忽又行下来,云
助米人称进士,未委是何处,几时请到文解,还是乡贯如何,仰一一牒问上来。这是叵耐不叵耐?他事事敢如此邀求取索。当初朝廷只许进士助米,所谓进士,
只是科举终场人,如何恁地说?某当时若便得这省吏在前,即时便与刺两行字配将去,然申省去将谓省官须治此吏,那里治他?



  先生于州治射堂之后圃,画为井字九区:中区石甃为高坛,中之后区为茆庵,庵三窗,左窗檽为泰卦,右为否卦,后为复卦,前扇为剥卦,庵前接为小屋;
前区为小茆亭;左右三区,各列植桃李,而间以梅。九区之外,围绕植竹。是日游其间,笑谓诸生曰:上有九畴八卦之象,下有九丘八阵之法。



  吾辈不用有忿世嫉恶之意,第常自体此心宽明无系累,则日充日明,岂可涯涘耶?



  今为避祸之说者,固出于相爱,然得某壁立万仞,岂不益为吾道之光?



  或有人劝某宜略从时,某答之云:但恐如草性,锻炼得无性了,救不得病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