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胞弟刘志祥被曝已由死缓改为有期

2011-02-19  晓柳
刘志军胞弟刘志祥被曝已由死缓改为有期

2011年02月18日 23:4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何勇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何勇

早在刘志军同父异母的胞弟、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因腐败被查时,已经有种种线索指向刘志军,但刘志军只是有惊无险,在质疑声中依然稳坐铁道部的第一把交椅。

未受胞弟案牵连

1953年和1956年,刘志军和刘志祥兄弟俩先后出生在湖北鄂州一个小村庄。兄弟俩都与铁路有着不解之缘,先后担任铁路枢纽武汉铁路局局长和副局长,又都分别在铁路部门任上落马。

2006年3月16,曾先后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审,后被判死缓。

让人意外的是,刘志祥的案子并没有牵扯到刘志军。刘志祥在2002年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因为与汉口火车站招待所承包商高铁柱(殁年42岁)转租一事发生纠纷,后刘志祥得知高铁柱准备与他人一起到有关部门举报其违法犯罪问题,便指使无业人员彭支红去“修理”高铁柱。彭支红邀约并指使冯立海(已判刑)殴打高铁柱。2002年12月8日,冯立海又邀约他人携带弹簧刀、铁管等凶器窜入高铁柱的租住处,对其进行殴打,高铁柱被刺破右股动静脉,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此外,刘志祥在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期间贪污、受贿高达3000多万元。

据长年举报刘志祥的原湖北汽车工业总公司退休职工汪汉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事实上在高铁柱命案中,高铁柱在被殴打致死后,仅仅是以刑事罪追究了凶手彭支红等人的责任,而背后指使者刘志祥并没有被究查出来。”

汪汉林从1973年起就开始在单位从事接待和票务工作,对车站如何跟票贩子勾结倒票非常清楚。因为熟知刘志祥的腐败问题,他从2001年12月起,先后六上郑州、三上北京向中央和省20多个有关部门反映刘志祥的问题。但一直到2004年,有关部门都没有对刘志祥进行侦查,期间刘志祥雇凶杀人不但没有被追究,反而升官至武汉铁路局副局长。

2004年,时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尚武认为高铁柱案有冤情,才开始对刘志祥展开调查。经过一年的侦查,在掌握了刘志祥大量的证据以及贪腐线索后,2005年1月5日,刘志祥才被抓了起来。

“造福”家乡

在刘志祥案发时有相关人士猜测,刘志军是湖北人,在其任铁道部部长期间对湖北铁路交通建设支持力度巨大,这多少左右了湖北方面对刘志祥案件的公正判决。到底刘志军在刘志祥案件中起到多大作用我们无从知晓,但一个微妙的变化是,在刘志军任铁道部部长期间,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的铁路建设得到一个极快的提升。

2009年3月18日,郑州铁路局一分为二,原先隶属于郑州铁路局的武汉铁路分局改制成为与郑州铁路局并行的铁路局。升格后的武汉铁路局,不仅扩大了职能,还将原郑州铁路局下属的襄樊铁路分局划拨进去,同时又将南昌铁路局400多公里铁路划归武汉铁路局调度。这次调整后,武汉成为与北京、郑州、上海并列的中国四大铁路枢纽中心。

2004年11月26日,铁道部与湖北省签署了一份《铁道部、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湖北铁路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谈纪要》。这个纪要,可谓是刘志军送给家乡人民的一份厚礼,随后一些重要铁路建设项目在湖北展开。仅2009年,湖北省境内在建的铁路项目达22项,建设总投资1600亿元,在武汉市就形成了武汉、汉口、武昌三站鼎立的铁路客运中心格局。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刘志祥2005年羁押期间,铁道部拿出200亿元专项建设资金来加强湖北地区的铁路系统建设。这其中一部分用来扩建武昌和汉口两个老火车站,一部分用来建设武广高铁武汉火车站,还有一部分用来修建武汉到合肥的武合客运专线。其中,建设武汉高铁武汉站花了13亿元,改造武昌站花了10亿元,汉口站改造花了13亿元,而剩余的钱则花到了建设武合客运专线湖北境内150公里上去了。

有相关人士指出,也正是这200亿元左右了湖北方面对这个案件的公正审理,但这200亿元是国务院下拨的铁路建设专用资金,并不是刘志军个人的。但刘志军顺水推舟的做法至少在他弟弟案件的判决中起了一定作用,最终本应该判死刑的刘志祥只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了个死缓。

记者向武汉铁路局和湖北有关部门求证了这一说法,但截至发稿未获得证实。

鉴于铁道部上述的做法,郑州铁路局内部当时对刘志军意见很大。据郑州铁路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称,河南驻马店和信阳车务段以前也是郑州铁路局的,但在郑州铁路局一分为二后,驻马店和信阳都划拨给武汉铁路局了。当年,驻马店方面想建设一条煤运专线,找到河南有关方面,但河南方面的反馈是:“既然你们划拨给武汉铁路局了,就找武汉铁路局要钱去。”最后,驻马店的煤运专线也就不了了之。

汪汉林认为,武汉铁路局从郑州铁路局划拨出去虽然有湖北省的努力,但跟刘志军的关系也很大。

据汪汉林透露,他在2002年举报刘志祥过程中,曾先后找到郑州铁路局检察院、郑州铁路局监察处,有关人士告诉他,“你很正义,但这个问题最好还是不要碰了”。而那时,刘志军正面临升迁,当时他刚刚参加了中组部中青干部培训班的学习,升迁在即。

一位武汉铁路局相关人士反映,在刘志祥领导下的汉口火车站完全是家长式的管理,典型的一言堂,铁路职工私下都称汉口站为“刘家大湾”。

刘志军的能量

记者辗转联系上一位当年湖北省公安厅当时查刘志祥案专案组的成员,该成员透露,“当时办这个案子的时候难度很大,同时也牵扯到我们公安内部,由于种种原因,案子没有继续追踪。”

汪汉林认为,在刘志祥案中,刘志军通过他的能量直接或间接地施展了非常大的影响。

据汪汉林称,后来在审理的刘志祥案中,刘志祥的家属与高铁柱的家属达成庭外调解,刘志祥的家属给了高铁柱的家属80万元。

武汉铁路局职工向记者反映,事实上,刘志祥先被判死缓后,还没到几年迅速从死缓改为无期,再从无期改为有期。2009年4月间,刘志祥从最先羁押他的襄樊襄北农场改到条件更好的武汉大军山监狱自办的玻璃厂。而在玻璃厂期间,刘志祥也就是种种花草,在监狱中还能享受到五菜一汤的待遇。在牢里,刘志祥甚至还能使用手机,通过他以前担任武汉铁路局副局长的关系为别人介绍铁路工程。“实质上,这些都是继续利用他跟刘志军的兄弟关系。”该职工说。

武铁洪山住宅小区是武汉铁路局的一处家属区,据在这里居住的部分武铁职工反映,今年春节期间,刘志祥还在武汉某医院保外就医,期间家属区还有部分铁路职工去给他送礼。2月12日,刘志军案发后,有关部门立即对刘志祥重新收监。

刘志军结过两次婚,第一任妻子是时任武汉铁路分局领导黄某的侄女。刘志军初中毕业后先是武昌段的一个养路工,因为写得一手好字,特受黄某的赏识,先后被黄某提拔并送到长沙进修学习。回来后,提拔刘志军当了团委书记。之后,依靠这层关系,刘志军完成了自己官场上的原始积累,仕途一路顺风。在升任为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后,又辗转郑州、广州、沈阳铁路局任职,2002年在沈阳铁路局局长任上调到铁道部任副部长,后官至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

资料

目前,铁道部主要依据《铁路建设项目甲供甲控物资设备目录》、《铁路工程招投标办法》、《工程建设项货物招标投标办法》、《评标委员会和评标方法暂行规定》以及《铁路建设项目物资设备管理办法》等规定,铁路招标流程大致分为以下六步:

招标人公开发布“招标公告”。公告须载明招标人信息;招标货物的名称、数量、技术规格、资金来源;对投标人的资格要求;评标的标准和方法等。

资格预审,即在招标前对潜在投标人进行资格审查。或资格后审,即在开标后对投标人进行资格审查。

此后,便是投标人投标。投标人应当对招标文件提出的实质性要求和条件作出响应。投标有效期最短不少于20日。

开标。即在有投标人出席的情况下,招标人当众宣布投标人的名称、投标价格。

评标。按照规定的评标标准和方法,由评标委员会,对各投标人的投标文件进行评价比较和分析,从中选出最佳投标人。评标是招标投标中最为重要的阶段,评标能否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决定了整个招标投标是否公平和公正;评标的质量,决定了能否从众多投标竞争者中选出最能满足招标项目要求的中标者。

定标,在评标委员会提出书面评标报告后,招标人一般应当在15日内确定中标人,但最迟30个工作日。一般应确定在评标中“排名第一”的中标候选人为中标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