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全面曝光:中国王牌战机横空出世背后的传奇

 佛弟子心觉 2011-02-22
   中国王牌战斗机横空出世背后的传奇

  全面揭秘:歼10横空出世背后的传奇

  关键词 立项

  成都所定为研制总体设计单位

  时间:上世纪80年代中期

  20世纪80年代,世界局部战争烽烟四起,我国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国际形势。

  我军以前购买的米格21日趋落后,又无法换代。当时的装备以歼-6、歼-7为主力机种,其航程、机动性、火力、电子设备等方面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国防武器装备现代化的需要,与国际先进战机相比,差距日益扩大。研制新机,缩小差距,已迫在眉睫。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天,经过总参、国防科工委、空军、航空部各局负责人、全国着名专家学者的反复论证,国防科工委的领导正式宣布:中航工业成都所新式气动布局方案为我国新一代战机的总体方案。

  消息传来,中航工业成都所沸腾了。

  随后,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歼-10飞机立项,并列为国家重大专项。中航工业成都所为研制总体设计单位。

  从此,中航工业成都所带着祖国的厚望和荷在肩上的千钧重任,踏上了攀登航空科技高峰的漫漫征程……

  关键词 1∶1样机

  全尺寸样机总装“五个一次成功”

  时间:1991年8月27日

  1989年12月,上级下达了全尺寸样机研制任务,要求在1991年10月完成全部工作。研制全尺寸金属样机在中航工业成都所是第一次,全航空部也是史无前例。

  为了确保质量和进度,所里挑选了有工程经验、有奉献精神的技术骨干组成了四个工作小组。建立了每天例会制度,提出:当天工作当天完成,下班时间不以作息时间为准,以完成当天工作指标为准。

  在这一批骨干当中,多数同志已人到中年,但他们深知“人生难得几次搏”,放弃对家属子女的照顾,不计个人得失,拼命也要拿下这个堡垒。

  在样机厂房墙上,计划网络图显得十分醒目,上面有数百个节点,每完成一个节点就会插上一面小红旗。每天上班,大家都要习惯地看看红旗插到哪了,谁又跑在时间的前面,研制人员你追我赶,工作紧张而有序。

  样机总装在酷热的8月进行,为了保密,有窗不能开,有门不能敞,厂房内时常出现40℃高温,热得像蒸笼。现场的医生不时提醒大家:“喝点水,休息一下再干吧。”可是谁也不听劝阻。

  现场的铆枪声、机器声压过了人们的协调声,调度只有用哨子指挥。起落架收放由于没有动力源,几个设计员和工人一道扛上扛下;工作梯上爬满了技术员和工人,有的在安装,有的在协调;质检组的同志,严把每一道工序,差一点也不行,质检不盖章,红旗是插不上的。

  当小红旗插到计划网络图的最后一个节点时,时针指向1991年8月27日凌晨6点,只有亲自参加战斗的同志才能体会到此刻的心情是何等欢畅!

  全尺寸样机总装只用了27天,并且取得了“五个一次成功”的骄人成绩:

  机身、机翼对合一次成功;

  起落架安装收放一次成功;

  座舱、舱盖安装协调一次成功;

  垂尾和后机身对合一次成功;

  发动机安装一次成功!

 

    关键词 设计图纸

  6.7万多张图纸一年时间出手

  时间:上世纪90年代初期

  设计图纸是飞机试制的重要依据,为了保障研制总进度,上级限定发生产图的时间只有一年。

  歼-10飞机设计发图与国内其它机种不同,采用了先进的计算机辅助设计。上世纪90年代初期,全所只有几十台终端,无法满足几百人同时上机的需求,几万张A4图纸要按时描出,怎么办?所里把设计发图的科研计划按图号进行分解,千斤重担大家挑,人人身上有指标。


 

  为了加快进度,部分图纸采用手工绘制,绘图时只能围绕着高大的图板来回走动,一天伏案工作长达十多个小时。一张张草图一笔一画地绘制出来了,可怎么将这些图纸尽快地输入计算机,难题又出现了。经过激烈的“争吵”和商量,最后达成了共识:机器24小时运转,设计人员几班倒,轮流上! 眼睛熬红了,上点眼药水继续干。实在困极了,趴在桌上眯上几分钟,接下来还是工作。

  就这样,通常需要一年半到两年周期完成的6.7万多张A4图纸,中航工业成都所的科技人员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出手了!

  关键词 首飞

  这一刻 现场的人都流泪了

  时间:1998年

  1998年,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指导下,经过全线参研人员的不懈努力,终于迎来了中国航空工业翘首以盼的春天。

  这一天,天气多云,能见度不太理想,风力较小。

  首飞现场,歼-10飞机的首飞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消防、抢险、救护、牵引、电气源等各种辅助车辆已按序进场到位。

  “歼-10飞机具备放飞条件,同意放飞。”总设计师宋文骢、行政总指挥刘高倬等分别在放飞评审书上郑重签字。

  期待、兴奋和略显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机场。

  因进场人数有限,成都所许多设计人员自己打的或乘坐公交车提前来到现场附近。在场站四周的房顶上,在对面农家的小楼上,甚至在旁边公园的树杈上,到处都站满了人。

  下午2点过,伴飞的飞机滑入跑道,迅速起飞,飞向指定空域等待。

  人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远远望去,型号飞机缓缓地滑入主跑道,稳稳地停在起飞线上。

  “启动了!”不知谁叫了一声。话音刚落,只见飞机像离弦的利箭,风驰电掣般轰鸣着高速滑了过来,抬前轮,腾空,在人们的头顶呼啸而过,然后转弯,渐渐消失在天际。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事。飞机飞得那么平稳,人们好像都呆住了,然后才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几分钟后,型号飞机在指定空域与伴飞飞机会合,双机编队从机场上空通过。一圈、两圈……每一次通场,两机编队的队形都是那样稳健,两机的运动轨迹是那样整齐划一,体现了试飞员高超的驾驶技术,也表现出飞机良好的可操纵性和跟随性。

  几圈过后,飞机进入陆航线,人们翘首以待的时刻就要来到了,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下来了!”首席试飞员雷强驾驶飞机在跑道端头下滑,拉平,主轮两点轻飘接地,放伞,减油门,刹车,几个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飞机前主轮稳稳地压在跑道线上,机尾橙黄色的阻力伞像一朵盛开的巨大鲜花,庆祝着首飞的成功。

  机场上再次掌声雷动。这一刻,所有的艰辛和付出都得到了最好的回报。首长们流泪了,老专家流泪了,青年技术员流泪了,试飞员也流泪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