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仕途风雨:曾安然度过胞弟涉贪等波折!!!

2011-02-28  小鸟枝头...

刘志军仕途风雨:曾安然度过胞弟涉贪等波折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8日15:48  民主与法制时报
民主与法制时报头版 民主与法制时报头版

刘志军人生经历 刘志军人生经历

  刘志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被免去铁道部党组书记职位,并接受中纪委调查,成为2011年第一个落马的部级官员,也是自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在2003年因贪污去职之后,第二个丢官的部长。

  8年铁道部长任期内,胞弟涉贪、雪灾瘫痪铁路、胶济铁路列车相撞,风雨波折不断,刘志军都安然度过。近几年,国内高铁建设成绩斐然,但风光背后却暗藏隐患。种种迹象显示,刘的主要违纪违法事实与高铁工程相关。

  刘志军的“仕途风雨”

  □本报记者 张 蕾 发自武汉

  2月11日晚,58岁的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被有关部门带走,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据知情人士称,刘志军当时的表情十分平静,没有过多言语,似乎已有心理准备。

  次日下午3点,铁路系统局级以上干部按紧急通知的要求到铁道部开会。在干部会上,原海关总署署长盛光祖被宣布调任铁道部党组书记。两个小时后,新华网发布了刘志军接受调查和被免职的消息。

  刘志军被免职当晚,铁道部召开全路电视电话会议,盛光祖在会上强调,当前要集中精力,切实抓好铁路安全和稳定工作。会上宣布,从当天起到3月底全路开展为期一个半月的安全大检查。随即,铁道部的官方网站删除了刘志军的相关资料。

  刘志军是踏入2011年后,第一个因涉嫌违纪而落马的部级官员,也是自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在2003年因贪污去职之后,第二个丢官的部长。他的落马,不仅意味着其“政坛不倒翁”的称号成为历史,也标志着中国铁路历时将近8年的“刘志军时代”走向终结。在其任上,中国铁路进入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投资建设阶段,高铁建设高歌猛进,但体制改革停滞不前,安全事故和腐败案件屡有出现,备受指责的“一票难求、一车难求”现象依然没有消除。

  无论是主政铁道部期间力推的高速铁路,还是个性鲜明的工作和生活风格,刘志军在系统内外都不乏争议。尤其是被认为是刘志军时代最大亮点的高铁,在政企不分和监督约束不够到位的铁路系统,其潜藏的经济、技术、管理等风险有可能因人为因素而放大。这些风险如同魔咒一般,变幻莫测却又并非无法驾驭。

  刘金湾的荣耀

  从1972年以养路工人的身份进入武汉铁路分局算起,湖北鄂州人刘志军已经在铁路系统工作了39年。他在基层铁路局工作多年,1995年进入铁道部,2003年3月升任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步入其职业生涯的权力顶峰,直到今年2月12日突然跌落。

  在媒体关于刘志军被免职报道频频时,刘志军的家乡湖北省鄂州华容区牌坊村刘金湾却显得平静异常。但这个消息足以让湖北省鄂州华容区牌坊村的村民错愕。曾几何时,刘志军曾是他们的骄傲。

  尽管牌坊村村民传言,在2011年大年初四时,刘志军曾经回到过这个村庄。但是并没有人亲眼看到过他。

  刘金湾距离武汉近100公里,驱车前往,下了高速以后需经过一段坑洼不平的水泥路,在接近刘金湾时,公路变成了村级小路,略显狭窄。这是个极其普通的村庄,到处可见低矮的瓦房,刘志军的家在村子中间,一栋两层的楼房。较之别户,稍许有些显眼。大门紧闭,窗户上的一片玻璃已经破损。据知情人士透露,刘志军的父亲2003年过世后,今年90岁的母亲,在武汉生活。

  刘志军被免职和接受调查的新闻,在这里是个凝重而尴尬的话题,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农民,靠实力打拼成正部级官员的奋斗史,才是村里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牌坊村的刘征(化名)1952年出生,比刘志军大一岁,他还能回忆起他们一起读书的日子,甚至一起在襄渝铁路修路时的经历。

  在他的回忆中,刘志军初中毕业和他一起去修铁路。刘志军很聪明,文笔也好。在当修路工期间,他们住在丹江口市的丁家营村。刘志军是修路队的文书,负责起草表扬稿,出板报,“很受领导器重”。刘志军也给了刘征美好的记忆。据刘征回忆,在刘志军进入武昌北站以后,他们曾经去看望过刘志军,当时刘志军每个月20多元的工资,但还是大方地请他们看电影,给他们买洗澡票。

  随后刘志军调到了武昌站团委工作,他的人生由此彻底改变,仕途顺畅。在短短几年中,官至武汉铁路分局团委书记。20世纪80年代,他先后到华东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培训三年,此后又辗转郑州、广州、沈阳铁路局任职,1994年在沈铁局长任上调任铁道部党组成员、总调度长。

  坊间传闻,刘志军在铁路食堂的厨房里邂逅了时任铁路系统某官员的女儿,这成为刘志军一路高升的契机。此后,刘志军共有过三任妻子。

  在刘征的表述中,刘志军是一个讲原则的人。曾经有一次,牌坊村想修路却苦于没有资金,通过刘志军的亲戚捎话,让刘志军帮忙,但是刘志军拒绝了。  在网络上,有刘金湾的网友回忆,他10岁时曾见过刘志军,还参加了其婚礼,当时刘志军已经是武汉铁路分局的局长,“婚礼很简单,只是在老家的土砖房前摆了几桌宴请八方乡邻,然后在乡亲们的再三要求下和妻子跳了个‘交谊舞’以活跃气氛。”

  显然刘志军在湖北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在刘志军任期内,大力建设武汉铁路。他在任铁道部部长的几年中,武汉铁路迅速发展,成为与北京、郑州、上海并列的中国四大铁路枢纽中心。

  未受胞弟案牵连

  早在刘志军同父异母的胞弟、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因腐败被查时,已经有种种线索指向刘志军。但刘志军只是有惊无险,在质疑声中依然稳坐铁道部的第一把交椅。

  刘志军和刘志祥兄弟俩都与铁路有着不解之缘,先后担任铁路枢纽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和副局长,又都分别在铁路部门任上落马。

  2006年3月16日,曾先后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后被判死缓。

  让人意外的是,刘志祥的案子并没有牵扯到刘志军。刘志祥在2002年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因为与汉口火车站招待所承包商高铁柱(殁年42岁)转租一事发生纠纷,后刘志祥得知高铁柱准备与他人一起到有关部门举报其违法犯罪问题,便指使无业人员彭支红去“修理”高铁柱。彭支红邀约并指使冯立海(已判刑)殴打高铁柱。2002年12月8日,冯立海又邀约他人携带弹簧刀、铁管等凶器窜入高铁柱的租住处,对其进行殴打,高铁柱被刺破右股动静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此外,刘志祥在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期间贪污、受贿高达3000多万元。

  据长年举报刘志祥的原湖北汽车工业总公司退休职工汪汉林透露,“事实上在高铁柱命案中,高铁柱在被殴打致死后,仅仅是以刑事罪追究了凶手彭支红等人的责任,而背后指使者刘志祥并没有被究查出来。”

  汪汉林从1973年起就开始在单位从事接待和票务工作,对车站如何跟票贩子勾结倒票非常清楚。因为熟知刘志祥的腐败问题,他从2001年12月起,先后六上郑州、三上北京向中央和省20多个有关部门反映刘志祥的问题。但一直到2004年,有关部门都没有对刘志祥进行侦查,期间刘志祥雇凶杀人不但没有被追究,反而升官至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

  2004年,时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尚武认为高铁柱案有冤情,才开始对刘志祥展开调查。经过一年的侦查,在掌握了刘志祥大量的证据以及贪腐线索后,2005年1月5日,刘志祥才被抓了起来。

  刘志祥被判决死缓后,《法制日报》曾经报道,刘志军在得知此事后态度很清楚,要求依法办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然而《中国经营报》的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刘志祥2005年羁押期间,铁道部拿出200亿元专项建设资金加强湖北地区的铁路系统建设。其中一部分用来扩建武昌和汉口两个老火车站,一部分用来建设武广高铁武汉火车站,还有一部分用来修建武汉到合肥的武合客运专线。其中,建设武汉高铁武汉站花了13亿元,改造武昌站花了10亿元,汉口站改造花了13亿元,而剩余的钱则花到了建设武合客运专线湖北境内150公里上去了。

  有相关人士指出,也正是这200亿元左右了湖北方面对这个案件的审理,但这200亿元是国务院下拨的铁路建设专用资金,并不是刘志军个人的。但刘志军顺水推舟的做法至少在他弟弟案件的判决中起了一定作用,最终本应该判死刑的刘志祥只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了死缓。

  记者向武汉铁路局和湖北有关部门求证这一说法,但截至发稿未获得证实。

  武汉铁路局职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事实上,刘志祥被判死缓后,没有几年迅速从死缓改为无期,再从无期改为有期。2009年4月间,刘志祥从最先羁押他的襄樊襄北农场改到条件更好的武汉大军山监狱自办的玻璃厂。今年春节期间,刘志祥还在武汉某医院保外就医。2月12日,刘志军案发后,有关部门立即对刘志祥重新收监。

  刘志军并没有受到刘志祥案任何影响。随后,刘志军实施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和谐号”动车组也从此驶入了百姓的生活。高铁发展进入快车道。

  火车相撞阴霾

  在刘志军的仕途中,唯一一次被处分是2008年4月28日胶济铁路淄博段发生两列火车相撞事故。该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伤。

  当时,刘志军立即赶赴事故现场指挥,要求全力救治受伤旅客。事故发生一年后,国务院做出行政问责,因为对该事故负有重大领导责任,刘志军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记过处分期限为12个月。

  “4·28”火车相撞事故后不到半年,10月13日,济南至青岛的胶济线铁路再次出现超速事故,由于济南机务段带道司机错误操作,导致DJ5506次列车超速,最高运行速度达到162公里/小时。超过允许速度42公里,超速运行了3分23秒,在这种状况下“不出事、没翻车,实在是侥幸,实在是撞上大运了”。

  两次事故同时出现在胶济铁路,新任济南铁路局局长耿志修因该事故被免职。

  刘志军时常在公共场合强调铁路运行安全,不到一年的时间,两起如此重大的事故,这在列车运行史上非常罕见。

  经历这些危机,刘志军依然屹立不倒。有人士猜测,这表明中央对刘志军还是肯定的。

  除此之外,2008年伊始的一场雪灾后,数十万人滞留火车站。有社会人士对铁道部工作提出批评。面对批评时,刘志军态度诚恳:“表扬是一种鼓励,批评也是一种鼓励,都将促进铁道部今后工作的改进。”

  然而坊间传闻,刘志军似乎没有这样的肚量,当年刘志军调离郑州铁路局的时候,觉得自己受了“压制和排挤”。2003年,刘志军被任命为铁道部长后,在2005年铁路改制中,他将郑州铁路局拆分为郑州、武汉、西安三个局。不仅将河南境内的漯河、驻马店、南阳、信阳划分出去,而且将一个市区的两个车站划归为两个不同的铁路局管辖,如平顶山市,西站由郑州铁路局管,东站则归武汉局管。这种划分,因被怀疑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被人们称为“刘氏归统法”,饱受质疑。

  多面刘志军

  铁路内部有人用“疯子”称呼刘志军,原因是他工作上雷厉风行,自己想做的事情别人很难阻挡,有些近乎偏执。在这一点上,最为典型的就是刘志军力推的高速铁路。

  刘志军2003年起执掌铁道部的8年,是中国铁路有史以来投资规模最大、建设速度最快的“跨越式”发展时期。刘志军任职期间,中国铁路在机车车辆、高原铁路、既有线提速、重载运输等方面均取得明显进步,但刘志军最为看重的亮点,是高速铁路的跃进式发展。

  但在高铁建设光鲜夺目的业绩背后,暗藏的工程建设和物质设备采购潜规则,以及先后爆发的多起案件,让这一亮点失色不少,刘志军自身也或许受到牵连。

  据记者了解,纪检、司法部门掌握的刘志军主要违纪违法事实,系山西女商人丁书苗通过向其行贿、提供工程回扣等方式,为丁书苗获得高铁工程以及设备采购订单提供便利。

  有媒体报道,目前查实的贿赂金额约在300万元上下,而刘志军收取的回扣比例约在2.5%,至于工程回扣的总额,目前正在核算中。但是这并非官方确切消息。同样有媒体报道,刘志军受贿或涉数十亿元人民币,与高铁招标及港沪多家上市公司弊案有关,同时据传刘志军还有18名情妇。同样没有得到官方确认。《中国经营报》报道,刘志军个人作风腐败,得权后不断提拔亲属。

  这些报道跟他接受调查前的报道相比,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刘志军。

  在此前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刘志军每年春节,都会连续十多天深入运输一线检查指导工作。就在其落马的前几天,仍然在火车站检查工作——在1月30日至2月8日,刘志军连续10天,先后检查了长吉城际高铁、包西铁路、太中银铁路、郑西高铁,并检查了部分铁路重点工程建设情况。

  武汉铁路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回忆起刘志军,说他“非常敬业,干活不计代价,有时候经常半夜开会。他创造了连续几十个小时检查提速线路的记录。”

  有时刘志军表现得异常低调,甚至在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嘱咐媒体不要让他入镜。

  刘志军的低调并没有赢得民众口碑。刘志军主政铁道部期间,虽然铁路多次提速,每年春运,一票难求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变,民众认为,刘志军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刘志军在否认了火车票实名制的可行性时,让众多网友激愤。同时,有网友发现,2007年,刘志军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诺,到2010年春运,一票难求问题将得到解决。到2009年,刘志军又改口为,到2012年这种情况将得到缓解,随后到2010年,铁道部则声称2020年将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这不断推迟的解决春运难题的时限让网友诟病。

  2004年春运期间,刘志军曾来到深圳火车站,发现有一些旅客是从票贩子手里买的高价票时,立刻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甚至表示:“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知道农民的艰辛,他们一年到头在外打工不容易呀!决不能因为我们工作不力,使他们的血汗钱被票贩子盘剥!”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今年1月,刘志军在部署2011年反腐倡廉工作时还指出:“领导干部要管好亲属,不要利用自己的影响谋取私利,管好下属,有不好的苗头及时提醒、敲打;有党性原则和法纪观念,不能干的事情坚决不干。”

  随后不久,刘志军因为严重违纪,被中央纪委调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