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黑 / 我的图书馆 / 赞比亚资源开发市场前景广阔

0 0

   

赞比亚资源开发市场前景广阔

2011-03-02  半个小黑
赞比亚资源开发市场前景广阔
 


       赞比亚位于非洲东南部,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采矿业已有 80 余年历史,目前以铜为主产品的矿业是其支柱产业之一,其行业法规、行业标准等相关政策,以及矿业人才储备和配套产业的发展,都有良好的基础,主要矿产品的储量分布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一、赞比亚资源分布及开发状况

  1.铜

  赞比亚的铜资源是一条西北向的铜带,长 200-250 公里,宽 65 公里。赞比亚-刚果铜矿带是世界上最大的沉积型铜矿床,2000年,赞比亚境内己探明铜储量为 12 亿吨,平均品位2.5%。2002 年在西北省卢姆瓦纳(Lumwana)地区发现的新铜矿储量为4.8亿吨,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尚未开发的铜矿之一,由澳大利亚的 Equinox Resources Ltd.和加拿大的Phelps Dodge两家公司联合勘探,目前正征集合作投资伙伴共同开发。据有关资料,2004年赞比亚的铜储量为 20 亿吨,有待于进一步勘探。

  赞比亚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铜生产国之一。1964年赞比亚独立时的铜产量为69.7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13%,1969年,达到 74 万吨的高峰,以后逐渐下降。90 年代后半期以来,赞比亚铜产量已下降到年产 30 万吨左右,在世界所占比例也已下降到仅 2% 左右。

  随着 2000 年 3 月全部矿山私有化的完成,投资增加,生产逐渐恢复,产量也逐年上升。由于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带动世界铜需求的上升和库存的减少,2003 年下半年开始,铜价迅速上涨。在这一有利因素刺激下,赞比亚铜产量迅速增加,2003 年,铜产量达到 349817 吨,创十年来新高,2004年继续大幅攀升,达到398154吨,比上年再增13.8%。

  2.钴

  钴与铜伴生,集中分布在赞比亚北部和西北部的铜带省和西北省。据美国地质调查局1997 年的报告,赞比亚钴资源约 54 万吨,平均品位 0.078%。

  因原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投资能力不足,上世纪 90 年代,赞比亚的铜、钴产量波动都相当大。近几年,钴产量基本稳定在 3000-4000 吨,占全球产量的15-20%。2004年各矿山因集中精力开采铜矿,钴的生产受到影响,产量为2309吨,出口量为2328吨,分别比上年减少 27.9% 和 31.0%。

 

赞比亚钴产量和出口量(吨)

 

2001

2002

2003

2004

产量

3986

3913

3202

2309

出口量

4721

4016

3374

2328

 

  3.其他有色金属

  
除铜、钴外,赞比亚还有铅、锌、铁、猛、镍等有色金属矿产资源。

  铅锌:已探明铅锌矿储量约 500 万吨,锌的平均品位为 25%,铅为 10%。

  :主要分布在中西部,估计储量在 9 亿吨左右,含铁 50%,其中中部省的蒙布瓦(Mumbwa)地区有 1.9 亿吨的探明储量,并有两处品位在 62% 以上的富矿。赞比亚的铁矿至今未开发。

    :赞比亚有开采价值的锰矿分布在东北部卢阿普拉省的曼萨(Mansa),据 1985 年的资料,有品位为 60-70% 的储量 150 万吨。

  镍:出现在卢萨卡南部,资源状况不明。2004年7月,澳大利亚的一家矿业公司阿比登(Albidon)投资 150 万美元,开始在这一地区进行镍矿地质勘探。

 

赞比亚钢产量和出口量(吨)

 

2001

2002

2003

2004

量产

298150

340367

349817

398154

出口量

296926

349000

329564

355729

资料来源:赞比亚财政与国家计划部;赞比亚银行季度报告

 

4.煤

  赞比亚煤资源主要分布在南方省。唯一在采的国有煤矿曼巴煤矿(Maamba Collieries)煤层最厚达 10 米,平均厚度 5.5 米,储量估计为 7800 万吨,煤质优良。目前政府对该矿进行商业化,聘用新的管理层,同时依然寻求投资伙伴。政府并表示,若有新的投资者有意收购该矿,政府可考虑接管部分债务。

  随着近两年赞比亚经济的恢复性增长和采矿业、制造业的渐趋活跃,对煤炭的需求有所增加,从而吸引了采煤业的外来投资。2004年,由于中资公司科蓝煤矿的生产逐渐走向正常化,赞煤炭产量从连续 5 年的下跌中复苏,比上年增长36%,超过了10万吨。

  5.其他非金属矿和工业矿物

  
赞比亚还有品种丰富的其他矿产资源,如磷灰石、石灰石、石墨、重晶石、大理石、煤等。

  磷灰石:在赞比亚的东部、中部、北部及卢萨卡有广泛的分布。根据 1985 年的资料,已探明的储量包括:东方省的齐来布韦(Chilembwe)150万吨,品位为 15%P205 度(埋深 50 米);北方省的恩孔布韦(NKombwe)160万吨,品位为 8%P205 度;卢萨卡的鲁芬萨(Rufunsa)200 万吨,品位为 3%P205 度。

  石灰石:卢萨卡的奇兰嘎至卡富埃之间有广泛的石灰石分布,但储量、品位等资料不详。赞比亚目前仅有一家水泥厂,产品供不应求,市场价格高(约110美元/吨)。正在进行私有化的铜带省恩多拉石灰矿有石灰石探明储量 1900 万吨,可供开采四十年。

  6.宝石资源

  赞比亚宝石种类较多,有紫水晶、黄水晶、祖母绿、电气石、石榴石、海蓝宝石、钻石等。但宝石开采多为私营小企业,规模小,加工水平低,大部分宝石以非正规渠道进行交易,因此统计很不完善。赞政府拟成立宝石交易所,把宝石交易纳入正规市场。

  欧盟出资的“私营部门发展计划”始于2000年为中小企业提供长期信贷支持和技术合作,其中包括为宝石矿提供融资以购买设备。2003 年和 2004 年,该计划还两次赞助赞比亚的宝石矿主参加了在中国香港和深圳举办的国际宝石展览会。2004年7月,世界银行又向赞比亚提供了一笔 2815 万美元的贷款,用于“经济发展与多元化支持项目”,旨在发展宝石、农业和旅游业等部门。

 

赞比亚宝石产量(公斤)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紫水晶(Amethyst)

1017834

1145028

1157866

绿柱石(Beryl)

890

567

941

祖母绿(Emerald)

369

764

770

电气石(Tourmaline)

60833

28000

30755

资料来源:赞比亚矿业发展部

 

  二、中资公司参与赞矿业建设现状

  
1991年赞政府开始实行国有经济的私有化,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ZCCM)的私有化始于 1996 年至 2000 年 3 月全部完成。中国公司在 ZCCM 的私有化过程中采取了积极姿态。1998年 2 月,中方以 2000 万美元购得谦比西铜矿,当年3月注册成立中色建设非洲矿业有限公司,中方拥有85%股权,赞方占15%。

  谦比西铜矿的投资总额为1.5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央预算内基建投资 7900 万美元、进出口银行出口信贷4.7亿元人民币(合5695万美元)和流动资金贷款 1405 万美元。这是中国在赞比亚最大投资,是中国在非洲继苏丹油田后又一个大的资源开发型项目,也是中国第一个海外开发有色金属资源的项目。该矿在如期完成包括坑内和地表工程在内的复产建设工程后,于 2003年 7 月 28 日举行了复产开工三周年暨正式投产仪式,该矿将逐步形成日处理矿石 6500 吨的生产能力,年生产铜精矿可达 11.4 万吨(铜金属含量约 5 万吨)。

  2003年中资私营企业科蓝公司在南方省投资 70 多万美元,开采煤矿。该公司在赞已经营十多年,原从事建筑工程项目,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和丰富的市场经验,建立了广泛的营销网络。在对产品供需、运输、市场前景有了准确判断后,自筹资金投资勘探经过两年时间的运营,使生产走上正轨。目前该矿年产近10万吨,销售情况良好,赞比亚唯一的水泥厂和最大的纺织厂都是该公司的客户,发展前景乐观。

  此外还有一些中资私营企业经营铜矿、宝石矿的开采和加工,但属于小额零星投资,没有形成规模生产。

  三、风险与机会并存

  
矿产资源具有不可再生性,目前赞比亚的矿业对外国投资者开放,是我们充分利用两种资源贯彻落实“走出去”战略的一个良好机遇,同时也还存在比较高的投资风险。采矿业投资金额大,回收周期长,因此投资赞比亚的矿业领域需深入调研,充分论证,审慎投资。

  1.经济落后,基础设施差

  赞比亚采矿业历史悠久,但长期的殖民统治,使经济严重单一化基本没有自己的工业体系,绝大部分工业产品依靠进口,尽管当地有能力生产水泥、炸药、酸等采矿所需原辅材料,但价格昂贵,如水泥价格在 110 美元/吨以上,且供应没有保证;基础设施条件差,电力供应和通讯服务落后,特别是在 11 月至次年 4 月的雨季期间电力供应经常中断;作为内陆国家,交通运输成本高昂也是影响投资的一个不利因素,目前赞比亚的进出口货物一般经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港或南非德班港,一个20英尺的集装箱由国内抵达卢萨卡的运费约需4500美元左右,其中陆路部分运费约占一半;劳动力素质低,易引发安全事故,需要特别加强防护措施和安全管理。以上这些因素,增加了矿业投资成本。

  2、当地政府重视发展经济建设欢迎外国投资,但依然存在发展思路不明确,各部门政策不协调等问题,特别是在移民、劳工、税收政策等方面,比较保守

  
赞比亚矿业主管部门是矿业发展部,该部下属的地质调查局负责勘探和划定矿区,矿业局负责审批矿业投资申请、发放采矿许可,在矿山密布的铜带省还有一个负责矿山生产、安全的分支机构;矿产品的出口由商贸工部管理,实行登记许可制度;在赞工作的外国人须到移民局申请工作许可;此外,各矿山还要接受所在地地方政府的管辖。

  赞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各主管部门之间有时对文件、合同会有不同解释,有时甚至互相抵触。例如,赞比亚政府与中国有色金属对外工程建设公司1998年签署的《谦比希矿开发协议》中规定,15年内不对谦比希矿的正常生产征收新的税种。但在1999年,新修订的资产税法要求所有的矿山向地方政府缴纳资产税,谦比希矿所在地区的地方政府据此不承认赞中央政府签署的开发协议,开始向非矿公司征收资产税,并多次强制执行,甚至扣留非矿公司的车辆和人员,严重干扰了非矿公司的经营。又如,曾有一台湾商人向矿业局申请并取得一处矿区的采矿权,但后来发现地质调查局同时为另一公司对该区块做了矿区划界,两公司的纠纷耗时一年未能解决,严重影响投资者前期投入资金的回收和今后的投资信心。因此,在投资矿山之前,一定要充分了解当地法律法规,办妥各类手续,特别要注意文本的有效适用范围。

  3.信息缺乏

  
由于缺乏资金,赞比亚的公共信息服务系统还比较落后,矿业发展部、商贸工部等许多政府部门都还没有建立自己的网站,信息发布渠道仍以文本形式为主。2004年,赞第一次组织政府代表团在厦门举行的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并表示有可能在今后做矿业领域的专场招商,这为有兴趣到赞比亚投资矿业的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4、投资大、回收期长,企业资金不足

  
同样由于资金的不足,赞比亚地质和矿产资源勘探工作开展不力,有关资料均很粗略,且不准确,需要投资者自行勘探,投入大,风险高。目前赞比亚的新矿山都是划定矿区后交投资者先投资勘探,后投资开发。例如西北省 Lumwana 地区的一个储量 4.8 亿吨的铜矿,就是由澳大利亚的 Equinox Resources Ltd.和加拿大的Phelps Dodge公司共同投资,经过两年的勘探发现的;科蓝公司在寻找具商业开采价值的矿脉过程中也经历了多次挫折,经近两年时间生产才逐渐正常,其间感到资金压力很大。

  总之,赞比亚的矿业领域尽管存在很多潜在的机会,但前期投入大、风险高,尤其是大型矿山的勘探开采,所需资金数额巨大,中国公司还不具备雄厚实力独家承担如此大的投资风险。建议由国家设立多种渠道资金组成的“海外资源风险勘探基金”,从资金上对海外资源的投资开发给予必要的扶持,充分贯彻落实商务部等六部委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支持企业在非洲开展资源领域投资合作有关政策问题的通知》精神,在信息、外汇、资金、税收、保险等多方面给予支持,以利企业及时把握投资机遇,促进中赞在矿业领域的互利合作。特别是对铜、钴这类战略资源,需要政府从战略角度出发,通盘考虑,给予政策扶持和适度倾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