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ihzw / 我的图书馆 / 无限的诱惑 - 文学频道 - 红袖添香

0 0

   

无限的诱惑 - 文学频道 - 红袖添香

2011-03-04  yalihzw

无限的诱惑文 / 王飞达

发布于:2011-3-1 22:07:07 ┊ 字数14300 ┊ 阅读1049 ┊ 
分享到 
 
  
  色是无底深渊,游戏自取灭亡。已婚男拉开了人生戏幕,却不知何时是尽头……
  一
  她走了。我今天送她到龙华车站,去广西的长途汽车。人很多,我帮她提着大包小包,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多年来我们生活在一起的生活用品,她感觉有留下来的必要,我不能勉强她放弃,毕竟睹物思人,人之常情。我没有更好的礼物送给她,她带走属于她回忆的青春,我悲哀,我自悔,人生啊,悔之已悔,何需重生!
  车已走远,我不愿把车起动,呆了一会儿,猛抽了几支烟,一刻的疑固,犹如隔世。我在嘈杂的人群中驶出了车站,进入大道,慢慢前行,不知何处去。
  山水田园,一个深圳很普遍的休闲中心。我常去,带着她,是我们忙中偷乐的地方。今天是我唯一的一个人来。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座位,一样的菜,不一样的人。我习惯别人陪酒,叫来熟悉的一个客家妹,她酒量很好,我无味,一杯又一杯,心想,醉一回又何妨。长醉不知佳人归,佳人处处若人醉。酒已足,付红包,买单。
  回来,找来房东退房。我的行政经理已给我办好了,给我拿出来一箱书,杂务已处理。经理交给我一个信封,我随手打开,一张工行的卡,我一年前给她的,一张纸写有四行字:莫道****春已去,何处寻春你已知。男儿不恋床第事,待妾重返傍君时。
  凡人重生死离别,君子觉人仁人义,骚人看万里春风。手机一响,客家妹:王大哥,枚姐回家了,我能陪你吗?我等你!我不能犹豫,我去,无非云雨几交加,多少人民币。
  一样的环境,不同的是这是包房,不是租房,我又何所谓。她比枚姐确实漂亮。高耸入云,只在胸前,白肌嫩滑,休想不尝。她很内行,轻轻一触摸,我虽久经风月,不堪一击。舌绕身,乳贴肌,三十六项,项项入微。末了,她自惭不如枚姐,如有来日,不再亏待我,我又何尝亏待她呢,她不要钱,要卡,枚姐留下来的卡。枚姐告诉她,卡是枚姐送给她的礼物,我无言,随之而去。
  我回来了,人去楼空。枚姐刚来电话,问我卡给客家妹没有,我不明白,一张年前给出的卡,重新要我交给另一个人,何况她不知道密码,废卡有何用,女人永远弄不懂!末了还要我明天送客家妹回梅州,好啊,再游万绿湖……
  初六一早我被客家妹叫醒,很不情愿早起。答应了事不能失言,特别在女人面前。在超市随便买了一些礼品。我不习惯买礼物,最讨厌逛市场,男人啊男人,再不喜欢的事,为了可爱的女人也得去做。
  车开到她的楼下,她早在等我。她只挎了一个包,很简单。广东女孩就不一样,回家不会有大包小包。她的确漂亮,身材较高,丰臾,皮肤白而嫩,正常的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占有的****。在街边一小店,她买早餐,四个肉包,一瓶牛奶,她真能吃,却不见长肉。
  车进了高速,我想一个多钟就可以到河源。“王哥,你知道枚姐为什么要回广西吗?”“不知道。”“你知道枚姐为什么把卡给我吗?”“不知道。”“王哥,你知道枚姐为什么要你送我吗?”“不知道。”我开车不习惯说话,知道不知道有何意义,人已走,春已去。
  “昨天我去把卡查了,卡里五万没有动,是你去年给枚姐的,她一直没有用这张卡,你现在资金紧张,枚姐要给回你。”我收下,女人心眼真多,无语。
  路上车多,快到惠州时,我特意把车速放慢,打开车窗,风有点凉,感觉很清醒,惬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
  “你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看枚姐不顺眼,动不动对枚姐发火,晚上也不回去同她吃饭,回家总是醉醉的。”她知道真多。“枚姐告诉你的?”“她什么都会跟我说呀!我们是大学同学呢!”
  我懵!枚姐跟我两年,我竟然不知她们是同学,是我平常没有留意?还是她保密得好?女人真可怕,妈的,这不是在玩我!枚姐一定知道我跟客家妹上床的事。跟谁都可以,怎么跟客家妹上了床。
  做也做了,何况是客家妹诱惑的结果,她不在乎,我在乎谁啊。客家妹的身段,男人见了谁不想上。如果枚姐问起来,我如实说吧。
  车到河源。“到你家还有多远?我们先去万绿湖吧,我很多年没有去过了,听说现在好多了。之后我请你吃完中饭,再送你回家。”
  “不用啦,你把车开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吧,我自己回家去,前面不远啦。”我想也是,女孩通常不敢突然把一男人带回家去。我把车停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你去把尾箱打开吧,我给你父亲买了两瓶酒,不知道买什么好。”
  “你先把车窗关好吧。”她静静看着我,眼神有一股欲火,这种眼神很长时间来没有见过。多年前我在一家公司打工时,一个QC妹对我有过这种眼神,我知道这意味要发生的事。但不想在我的车内再干那种快乐的事。以前跟枚姐经常干,在我车内。但那是在晚上,而且比较熟识的地方。难道她想跟枚姐一样尝试这种快乐?不行,在大白天,一个陌生的地方,去行男女之欢,实在不安全。去开房,花钱值得。
  “王哥,你到后面来吧!”她脱开了上衣,没有戴乳罩,圆而大的乳,挺身而出,似山间的竹笋破土。
  水乳交融,风雨过后,不知所错。
  自我工厂初八开工后,我一直没有见过客家妹。我前天去过山水田园,听说她没有去上班,CALL她,关机。枚姐也关机。给她QQ留言,也没有结果。也许她们故意躲我吧,但没有特别的理由。这些天工厂特忙,我也没有时间去想她们。她们会找我,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找我,我马上要跟老婆办理离婚,虽然不是很麻烦,费时间却不少。
  没想到这年头结婚麻烦,离婚更麻烦。老婆其实不愿意离婚,我也不愿意,但还是离了。儿子给了她,房子给了她,票子给了她,但心不能给她。想当年我爱她死去活来,她爱我活来死去。我在香港上班,每天赶回深圳,再晚她也等我一起吃饭。我们南北两地人,我老家湖南,喜辣,她石家庄人好面食,彼此迁就,十分快乐,快乐却有尽头。原总以为白头谐老,世事变化太快,感情亦如此。爱也爱了,分也分了,却没有恨,无限惆怅上心头。
  二
  无论我怎么坚持,工厂已没有办法支撑下去了。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我的报应,不是项羽所感叹:天亡我,非我之罪也。我一手搭起的平台,在不知不觉中塌跨下来。何去何从是我必须要考虑的事。
  找来我之前的一个朋友,刘总,他有意收购我的公司。我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底气与资格,他能接手是我的大幸。
  清盘之后,我仍是负债。这些债一定要偿还。我现在已一无所有,怎么还?目前的生活都是问题。父不以子为子,妻不以夫为夫的状况立马出现了,过去所谓的亲朋好友已经逃之夭夭。我漫步在深圳街头,毫无目的四处漫游。我失望了,但还没有绝望。
  啊莲是个好女孩。我无意中碰到了她,在深夜一点。她看到我一个人在喝闷酒,独自一人在酒巴。她感到很奇怪,往日的美女绕身,左搂右抱的场景在我身边不再。风花春月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女子察人观事,针针见血。她知道我肯定出事了,但不知道出何事。我醉了,完全失去了意识。啊莲帮我买了单,搀扶着我摇摇摆摆进了她的出租房,这是我清醒后知道的事。
  这样的两房一厅,在深圳再普遍不过。啊莲与她的同道小姐合租。我来过这好几次,那时意气风发,唯我独尊。今日却是丧家之犬,今非昔比。啊莲似乎不理这些她关心不到的事,一如往日对我照顾无微不至。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啊莲已帮我打好了早餐上来。她的同伴郝小姐仍在梦游。我知道她们这些在酒吧开工的人,都是中午后才起来,她们的生活跟常人完全颠倒过来的。啊莲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声音开得很小,我想她在等我。啊莲看到我醒过来,她进到房间叫我先洗漱,再吃早餐。
  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是喝醉酒。怎么跑到啊莲住处来了。我有点担心,我明白这里的规矩,过夜就是八百。如果以前我从来用不着考虑这些事,今日我不得不考虑。我给不了这个钱,我的租房马上要交租金,給了她我就喝西北风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